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91 揣著明白裝糊涂

蘇霖知道蘇摩的意思,他心中有打算,重點培養方志誠成為蘇家下一代的核心人物,但為了避免當年大哥一枝獨秀遭到陷害的情況再次出現,所以現在把蘇陌如推出來,這算得上轉移對手注意力的一種方式。
  簡而言之,蘇陌如成為擋在方志誠的遮風板,如果對面有什么陰招,會直接朝著蘇陌如而去。
  當然這也有可能出現另一種情況,那就是蘇陌如真的夠出色,利用好蘇摩的支持,展現出足夠的實力,成為引領蘇家前行的靈魂人物。
  蘇霖也知道,蘇家的崛起不可能只放在方志誠一人的身上,畢竟現在方志誠還太年輕了,仕途是何等的復雜,尤其是越到后面,遇到的困難和敵人只會更加的強大。所以誰也沒法保證,方志誠能否順利地走到最后。
  盡管他現在很年輕就到了同齡人難以企及的位置,但官場之上卡一道門,說不定能耗上你五至十年,所以年齡優勢有時候也是站不住腳的。
  臧毅是方志誠人生路上的一塊磨刀石,而蘇陌如也一樣,成為激勵方志誠進步成長的動力。在未來,還會源源不斷出現各種各樣的敵人,方志誠沒法躲避,只能一個個地去解決,并在解決對手的過程中讓自己慢慢學會成長。
  蘇家在方志誠身上會傾注很多資源,但也不會只扶持他一人,如果他被淘汰,那么蘇家也會選擇另外一人,這就是得與失的辯證之處。
  過了初四,春節就算結束了。初五早上方志誠與寧薔薇一起搭乘航班前往云海,雖說是到蘇家過年,但寧家還是要去一趟。寧香草開車接到了方志誠和寧薔薇,寧香草笑問:“怎么樣?這個年過得如何?”
  方志誠笑道:“整體而言,還是挺順利的,主要薔薇很配合我,讓家里人都喜歡她。尤其是我媽,對她贊不絕口。”
  寧薔薇癟嘴道:“什么叫做我配合你?我這是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沒禮貌。”
  寧香草微微一笑,“我覺得啊,你倆越來越有感覺了。”
  寧薔薇不悅道:“什么感覺?”
  寧香草淡淡道:“當然是小夫妻的感覺啊?”
  寧薔薇瞪了方志誠一眼,道:“誰跟她是夫妻!呸呸呸!”
  方志誠從側面望了一眼寧香草,不知是不是角度的問題,覺得寧香草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便就一笑了之,將目光飄向了車窗外。
  回到了寧家老宅,方志誠意外的發現,今天府內的客人不只是自己。寧香草與方志誠低聲道:“忘記跟你說了,昨天臧毅過來拜年了。”
  “他來做什么?”方志誠很不開心地說道。
  寧香草抬眼看了一下方志誠,道:“大過年的,總不能將客人拒之門外,所以便讓他在這里住了一晚,明天你們正好同行,一起去漢州。”
  方志誠只覺得一股怒氣從腹腔燒到了喉嚨眼,道:“你這不是把老虎和獅子圈在一個窩了嗎?”
  寧香草笑道:“我怎么覺得你倆一個是狼一個是狽,狼狽一窩,坑瀣
  一氣。”
  方志誠重重地吐了一口氣,終究還是沒說什么。臧毅是寧家的客人,跟自己無關,他只能表示一下自己的態度而已。
  臧毅坐在客廳與寧玉蘭喝茶,見方志誠進入,笑著起身,主動打招呼,道:“志誠,你過來了啊?我剛才準備和香草一起去機場接你們,不過被香草拒絕了。”
  方志誠摸了摸鼻子,打趣道:“那的確不合適。你是我的領導,哪有領導接下屬的?”
  臧毅擺了擺手,淡淡笑道:“現在是放假,就不要把工作上的事情搬出來說了。”
  方志誠道:“那讓你去接我和薔薇也不合適,因為你和我都是客人。”
  臧毅頓了頓,暗忖方志誠這嘴巴可真厲害,他不屑與方志誠在舌尖上爭個高下,否則即使贏了,反而讓寧家三姐妹看了笑話,笑道:“沒錯!還是香草考慮的周到。”
  寧香草看著方志誠和臧毅寒暄,心中暗嘆了一聲,不知內情的人,見方志誠和臧毅的熱乎勁,哪里會猜到他倆是競爭對手,恐怕只會認為這兩人是多年沒見的好朋友。
  寧玉蘭隨后安排了房間,與蘇家的待遇不同,方志誠是**的臥室,與寧薔薇的房間緊挨著。寧玉蘭笑道:“志誠,別多想,主要你和薔薇沒有結婚,所以兩人還是要分開,等你們正式完婚,我會把東邊的那間大房子整理出來給你倆當作婚房。”
  方志誠連忙道:“應該如此。”
  寧玉蘭笑著看了方志誠一眼,方志誠能讀出這個眼神的意思,寧薔薇在蘇家是跟自己在一個房子里住,她恐怕是知道的。這就是男方和女方的區別。男方巴不得方志誠早點搞定寧香草,而女方則要保持一定的矜持,不能讓男方給輕視了。
  將行李擺放好,午飯也已經準備好了,寧玉蘭在燕京教書,寧香草也更喜歡住在自己的那間小公寓,所以寧家老宅平時很少有人居住,聘請了兩個人,一個管家,負責打理寧宅的日常事務,另一個是阿姨,負責打掃衛生,收拾家院。
  桌上吃飯的也沒有很多人,寧玉蘭道:“昨天姨媽他們過來拜年,你們沒遇上,姨媽他們說好了,等有空要請你倆吃飯。”
  方志誠心中有數,暗忖臧毅昨天來得倒是挺巧,恐怕正好遇上寧家這邊的親戚了。他心中越想越覺得不是滋味,再望向寧香草,她目光注視著餐桌,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一只纖纖玉手在方志誠的眼前晃了晃,寧薔薇眉頭皺著,疑惑道:“你這是想什么呢?吃飯的時候也走神。”
  方志誠這才回過神,抬頭只見臧毅舉著酒杯,連忙自己也舉杯,笑道:“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好意思。”
  兩人碰杯,二錢酒下肚,方志誠心中暗自覺得人生就是這么變幻莫測,誰能想到自己會在家宴上跟臧毅觥籌交錯?
  這頓飯吃得有點安靜。飯局結束之后,方志誠和臧毅坐在客廳喝茶,寧玉蘭笑道:“你們聊會,我和她倆忙點事。”
  等三姐妹離開,方志
  誠和臧毅之間許久沒有說話,臧毅首先打破幾乎凝固的氛圍,道:“是不是讓你感覺到很意外?有一天,咱倆會坐在寧家的老宅,品著香茗,如此安逸地對話?咱倆在漢州雖說神交已久,但真正見面交流的次數卻是幾乎沒有。”
  方志誠淡淡一笑,反問臧毅,道:“你覺得咱倆真的能安逸相處嗎?一切不過是假象罷了。”
  臧毅擺了擺手,道:“我覺得只要你放下戒備,咱倆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你這態度,讓我感覺到意外了。”
  臧毅沉默片刻,端起茶杯,吹了吹上面浮動的綠尖兒,道:“政治就是這樣,對手和朋友是隨著時間變化而變化的。咱們上一刻是敵人,不代表一輩子都是敵人。”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但絕對不會是朋友。”
  臧毅微微一怔,他原本以為方志誠會順著自己話說,這樣可以緩和矛盾,他淡淡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固執。”
  方志誠輕嘆道:“是啊,你對我應該很了解,我就是這么個性格。”
  臧毅放下茶杯,道:“果然。我分析得沒錯。其實相對于薔薇,你更喜歡香草吧?”
  方志誠有點詫異,他抬起臉,目光與臧毅相對,道:“你想多了。”
  臧毅聳了聳肩,淡淡道:“我想沒想多,你心知肚明。不過你也知道,我心里深愛的是薔薇,而不是香草。”
  方志誠頓時覺得有點寒意,他理解了臧毅的意思,既然自己搶走了寧薔薇,為何自己不能奪走寧香草呢。
  臧毅輕聲道:“得不到心愛的,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在這一點上,咱倆還真可算是同病相憐吧。”
  方志誠面色變得暗沉,道:“你就這么確定,你能讓寧香草接受你?”
  臧毅自信地一笑,道:“世界上沒有十拿九穩的事情,但我會朝那個方向努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點精神品質我還是有的。”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那就祝你早日成功。”
  臧毅笑道:“到那時候,咱倆可就成了連襟。”
  方志誠道:“可惜在此之前,咱倆什么關系都不是。”
  臧毅想了許久,繼續試探道:“其實你可以轉換個角度,我們可以嘗試合作。”
  方志誠有些冷淡地說道:“道不同難以相謀。”
  臧毅攤手,一改平時的嚴肅,嘆氣自嘲道:“得了,我剛才的話全部都白說了。”
  這時寧家三姐妹從外面走入,寧薔薇笑道:“你倆聊得挺開心嘛,我還以為你們會吵架呢?”
  臧毅道:“男人的戰爭跟女人的戰爭不一樣。女人的戰爭在嘴巴上,而男人的戰爭在其他層面。”
  方志誠笑道:“老臧,說話總是這么文縐縐的,我都聽不大懂呢。”
  寧香草道:“有種人就是揣著明白裝糊涂。”
  方志誠低聲嘀咕道:“有種人就是明知對面有個坑,還往下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