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790 那背影僅可追趕

在餐廳內擺了三桌,長輩坐一桌,年青一輩坐了兩座,方志誠暗忖這就是大家族了,蘇家是那種比較低調的家族,但也稱得上人丁興旺。長輩那邊討論的話題多是圍繞年輕一輩,蘇勁笑道:“陌如還是很有天分的,在柳河市干得不錯,我覺得明年要讓他更進一步,承擔更多的壓力和責任,蘇二,你覺得呢?”
  蘇摩眉頭挑了挑,道:“會不會太著急了?”
  蘇勁嘆氣道:“蘇二,不能不著急啊,現在咱們蘇家看上去這一輩年輕人不少,但真是處于青黃不接的時間,如果現在不提幾個年輕人上去,恐怕多年后會出現難以為繼的情況。二叔曾經說過一句話,謀事要謀十年后。現在我們就應該為十年之后的事情來考慮。有句話,我說得可能會讓你感覺有些狂妄,但也不得不說。細數現在蘇家的年輕一輩,也只有蘇陌如能夠獨擋一面。”
  蘇霖夾了一塊雞肉放在碗里,聽到這話就不樂意了,不悅道:“勁哥,這話我不敢茍同,論級別志誠與陌如一樣都是正處級,而且志誠比陌如還年輕幾歲,他的潛力更佳。”
  蘇勁目光往鄰桌飄了一眼,淡淡笑道:“老三,別忘了,他可是姓方不姓蘇。”
  蘇霖把筷子放下,道:“姓只是個代號而已,他是我大姐的兒子,那就是蘇家人。”
  蘇勁輕嘆了一聲,道:“老三,你這火爆脾氣,我們只是閑聊,你如此上火做什么?”
  蘇摩瞄了蘇霖一眼,給他使了個眼色,道:“今天是過年,大家開心一點。”
  蘇霖出了蘇青之外,是誰的賬也不買,淡淡道:“我也想開心呢,可惜有些人就是想挑事。”
  蘇勁有點不高興了,蘇摩說話他還能聽幾句,畢竟蘇摩在省委常委會排的名次比自己還靠前幾位,但蘇霖又算什么?
  蘇勁沉聲道:“蘇霖,別以為你這幾年公司搞得不錯,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不是我和你二哥在暗中幫忙,你恐怕早就出事了。”
  蘇霖譏笑道:“是啊,多虧了你。我謝謝你啊。”
  董之秋這時候咳嗽了一聲,道:“是覺得我今天做的這些菜不合胃口嗎?那我全部撤掉,重新準備如何?”
  蘇勁對董之秋還是有一定的尊重,笑道:“大嫂,千萬別這么說,我和老三只是斗斗嘴而已。”
  董之秋嘆了一口氣,道:“老爺子還健在的時候,也沒見你們在桌上斗過嘴。”
  蘇勁知道董之秋的意思,暗諷自己,這老爺子剛剛去世,就內斗上了。
  蘇勁主動提起酒杯,朝蘇霖敬了一杯,蘇霖撇嘴一笑,將瓷杯遙遙一指,一飲而盡。
  鄰桌蘇陌如跟之前一樣,不時地拿王敢開玩笑,王敢淡淡一笑,也不多言。
  蘇陌如笑道:“王敢,你今天定要和志誠多喝幾杯。他現在年紀輕,級別就過年,再過個幾年,指不定要他的幫助呢。”
  王敢知道蘇陌如的意思,這是讓自己勸酒,他性格比較隨和,笑著舉杯道:“志誠,上次見面就想跟你多聊幾句,可惜當時的氣氛不對,現在補上吧,我連飲三杯,你隨意。”
  方志誠瞄了一眼蘇陌如,知道他是在其中挑事,而王敢則成為了槍,心中暗嘆了一聲,笑道:“王哥,我酒量不佳,但你喝了三杯,為了表示尊重,我也喝三杯。”言畢,方志誠皺著眉頭,連干了三杯,喝完之后,寧薔薇臉上露出擔心之色,這方志誠的酒量不佳,她也是知道的。
  “志誠,真夠爽快!”蘇陌如起身舉杯,“王敢與你喝了三杯,我自然不能落后,咱們以后可是要相互提攜,共同進步。”言畢,蘇陌如連喝了三杯。
  在座之人都看得出來,蘇陌如這是故意要整醉方志誠了。
  方志誠如果不喝的話,那豈就是不給蘇陌如面子,同時認慫了。但如果喝了的話,今天這頓飯肯定要醉倒,難免存為笑柄。
  方志誠將酒杯推到了一邊,瞇著眼睛,笑道:“陌如,這酒我是肯定不能喝了,再喝就過量了。不過,你既然說到了相互提攜,共同進步,你飲了三杯酒,我也不自然要跟上,不如以飲料代酒吧。”言畢,他還沒等蘇陌如說話,拿著身側寧薔薇的飲料連喝了三大口。
  蘇陌如面色有點難看,道:“志誠,這可不算數啊。大老爺們哪能喝飲料?”
  方志誠笑道:“你有所不知,淮南現在酒桌上都不喝酒了,以飲料代替酒,心意到便可以了。”
  蘇陌如暗忖方志誠這是故意折自己的面子,但又不能火,只能忍下。
  又過了片刻,蘇陌如問道:“志誠,聽說你在漢州搞了一個互聯網產業基地?”
  方志誠點頭笑道:“是啊,不過現在還處于起步階段,過幾年才能看出效果。”
  蘇陌如淡淡一笑,道:“你對這個基地很有信心嘛,不過據我所知,臧毅在漢州搞得更出色一點,在漢州推動工業制造展,讓整個漢州的經濟硬實力往前邁了一大步。”
  在座的都是聰明人,能夠明顯從蘇陌如的口中聽到一股輕視的味道。蘇陌如這是拿臧毅來壓方志誠了。
  蘇陌如繼續道:“有人說臧毅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我認為他也只是一般而已。你認為呢?”
  蘇陌如說臧毅只是一般,但方志誠在漢州在政績上明顯壓了一頭,那豈不是暗諷方志誠的能力和水平更是一般?
  方志誠淡淡笑道:“臧毅此人,盡管行事有點陰鷙也有點功利,但他能力還是很強的。”
  蘇陌如輕蔑一笑,道:“如果與他成為對手,我絕對不會被他壓著打。”
  方志誠眉頭挑了挑,繼續展示了很好的修養,輕聲道:“哦?看來陌如,你對自己的能力還是很自信的。”
  蘇陌如點了點頭,道:“不出意外,明年我進了榜,會比他名次更高一點。”
  方志誠笑道:“你說的是青年榜嗎?沒想到陌如竟在意那些虛名。”
  蘇陌如微微一怔,笑道:“那是個衡量能力的標準,榜單名次決定著你的潛力。”
  方志誠知道蘇陌如這兩年在柳河市做出的成績,主要精力放在教育上,他是柳河市教育局局長。柳河市在去年出了燕京大學班和水木大學班。兩個班的學生近六十人,均被兩所大學錄取,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蘇陌如被教育部高度重視,認為他是教育系統的人才。
  盡管教育部在國家諸多部位之中,綜合實力排名靠后,不過教育興國、人才強國這是國策,所以蘇陌如尋找一個冷門研究,不與別人拼招商引資,拼經濟部署,走自己的教育之路,晉升之路反而少了不少強力的競爭對手。
  方志誠道:“那祝陌如兄前程似錦,早日在青年榜大放異彩。”
  蘇陌如淡淡笑道:“祝你也是如此,能盡快擠入青年榜,若你我兄弟二人同時進入榜單,這就為蘇家重振,提供了基礎。”
  方志誠從蘇陌如語氣中能聽出一絲傲慢,因為他現在明顯搶在了自己的前面,笑道:“你忘記了一人,我覺得敢哥也有潛力,三人同時進入青年榜,才是正理。”
  王敢面色有點尷尬,蘇陌如嘴角露出一絲輕蔑,暗忖方志誠也太幼稚了,青年榜是誰想進就能進的嗎?當然,他也可以這么理解,方志誠還是太年輕,根本不知道青年榜的意義何在。
  主要能進入青年榜,如果不出現特殊的意外,幾十年后成為部級干部,那是板上釘釘之事。
  午宴過后,方志誠因為喝了點酒,所以去臥室休息。蘇陌如沒有跟著那些晚輩在一起打牌,而是跟蘇摩、蘇勁等長輩聊天。蘇陌如這是有意將自己跟那幫年輕人明顯地區別開,自己已經有資格跟家族長輩在一起聊核心問題了。
  下午三點左右,拜年的蘇家旁支6續離開,等人全部送走之后,蘇霖站在蘇摩的右側,不悅地說道:“今天蘇勁的目的太明顯了,這是故意要推蘇陌如成為下一代的核心人物。”
  蘇摩嘆了一口氣,道:“陌如他還是很有潛力的,如果從教育這一路徑走出不同尋常之處,倒也是蘇家的好事。”
  蘇霖眉頭擰起,道:“老二,你不會想重點扶持他吧?”
  蘇摩淡淡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特別看重志誠,但你也知道,單靠志誠一人,是沒法支撐起一個大家族的。如果當年的事情重演,那該如何呢?”
  蘇霖握緊拳頭,道:“絕無可能!”
  蘇摩朝著蘇霖詭異的一笑,道:“如果齊頭并進,一明一暗,那也是不錯的策略。”
  蘇霖盯著蘇摩的笑容,嘆了一口氣,道:“你這表情真夠陰的,讓我看得很不舒服,越來越像咱們的死鬼老爹了。”自從蘇老太爺死了之后,蘇摩改變了不少,讓蘇霖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了。
  蘇摩吸了一口氣,道:“老爺子的境界,我這一輩子只能追趕,只能望其項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