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89 蘇系內部彌硝煙

晚上吃了個團圓飯,桌上氛圍還是不錯的,主要呂雯在蘇青的面前不僅不敢多言,而且還各種討好蘇青,討好的方法自然是夸方志誠和寧薔薇這對準夫妻是多么的優秀。蘇青目光何等厲害,她哪里不知道呂雯的為人,私下告訴方志誠,看在二舅的面子上不要與二舅媽過多計較,同時讓她好好勸寧薔薇,不要因為呂雯有什么想法。
  方志誠笑道:“我現在都有點吃醋了,你什么事情都為薔薇考慮。”
  蘇青淡淡笑道:“關心你的媳婦兒,還不是為了你日后的婚姻做考慮?都說婆媳難相處,兒子夾在中間最無奈。我與她關系處好了,你豈不是會好受一點?”
  方志誠暗忖蘇青和寧薔薇都是性格剛烈的主兒,他還曾經真擔心過兩人會發生什么沖突,不過讓他意外的是,蘇青和寧薔薇格外投緣。
  方志誠頷首道:“媽,謝謝你了!我會跟薔薇好好解釋。”
  蘇青停頓片刻,說道:“我后天就回去了,初四陸續會有人來拜年。你如果嫌麻煩,也可以提前回去。”
  方志誠笑道:“既然是決定在這里過年,自然要等到初五之后再回去了。”
  蘇青點點頭,道:“志誠,有件事我得提醒你。蘇家很復雜,沒有你現在看到的那么簡單。此前你應該接觸過,你外公大哥那家人。”
  方志誠點頭道:“外公的葬禮上,我遇見過,沒有過多了解和接觸。”
  蘇青道:“雖然同出一脈,在大局上也能做到同氣連枝,但他們也蠢蠢欲動,有其他想法。”
  方志誠并非第一天進入社會,蘇青如此明顯的暗示,他哪里不知曉,嘆道:“以前有外公鎮著,他們沒有小動作,現在外公走了,恐怕早已有什么想法了。”
  蘇青道:“旁支那邊有兩個副部級干部,如果不是你二叔在陜州控制局面,恐怕他們早已有變動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那二叔豈不是短時間內不能去燕京與你匯合?”
  蘇青眼中精光一閃,暗忖方志誠的反應真快,即使蘇摩一瞬間沒有想明白,自己為何阻止蘇摩等人去陜州。陜州看上去平靜,那是因為有蘇摩在,如果蘇摩離開了,誰知道會發生什么變化呢?
  蘇青點頭道:“初四他們表面上來拜年,也可能會生出一些事端,你要注意小心應付。”
  方志誠嘆氣道:“媽,我知道了,你放心。”
  蘇青拉著方志誠的手,又陸續聊了會天,方志誠說了一些自己在大學里的趣事,蘇青也這么多年在燕京官場上的經歷,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十一點多。蘇青指了指腕上的手表,笑道:“行了,你趕緊回去吧,不然薔薇可得抱怨我,霸占你太長時間了。”
  方志誠微微笑道:“上半夜陪媽媽,下半夜陪老婆。”
  蘇青伸手在方志誠的腦門上敲了一記,“調皮!”
  回到自己的房間,燈還亮著,寧薔薇側身面朝墻的那一側臥著,外面空了一條被子,今天大舅媽董之秋害怕兩人凍著,又送來了一床,方志誠除去了外衣,躺入新被子里,閉上了眼睛。許久之后,他輕聲問道:“你睡著了嗎?”
  寧薔薇嗯了一聲,道:“別吵吵。”
  方志誠好笑道:“究竟是睡著了,還是沒睡著?”
  寧薔薇坐起身子,瞪了方志誠一眼,道:“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方志誠害怕寧薔薇發飆,一腳把自己踹下床,連忙道:“從現在開始我不說話,行了吧?”
  寧薔薇翻了個白眼,躺下繼續背靠著方志誠。
  不知過了多久,寧薔薇聽著方志誠均勻的呼吸聲,知道他已經睡熟了,于是慢慢轉動身體,調整了個姿勢,心中默默地想著,兩個人睡覺真的很不習慣,因為側躺的緣故,半個身子都麻了。
  兩人雖然同居一室,但做到了井水不犯河水,這讓方志誠都覺得有點詫異。歸根到底,還是寧薔薇給方志誠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如果自己真要霸王硬上弓,指不定要受到什么慘絕人寰的反擊。
  年初二與年初三,蘇霖充當司機的身份,載著蘇青、方志誠、寧薔薇一家三口,在西京市的幾個比較著名的景點逛了一圈。除了蘇霖的那輛保時捷車有點拉風之外,他們就像普通的人一樣享受著短暫的閑暇。初三晚上七點,蘇青離開了西京,再次踏往華夏最波云詭譎的政治中心。
  初四上午八點左右,蘇家旁支的人前來拜年,董之秋早已準備好茶點,眾人坐在會客廳內聊天。
  蘇家大伯膝下有兩子一女,此外蘇家老太爺還有一個妹妹,因此前來拜年的還有另外一家人。蘇家老太爺的妹妹嫁去的人家姓王,生有一子一女,這一脈相比較蘇家大伯又潦倒了很多,這在對話的過程中,方志誠能夠深刻地感覺出來。
  看到某個話題,王家那邊說話有點吞吐,不夠自信,而蘇家大伯這邊則顯得很強勢。
  蘇摩道:“我們大人在這邊談話,你們年輕人可以找點事情做做嘛。”
  蘇霖站起身,笑道:“要不打麻將吧,我前段時間不是購置了麻將桌嘛,現在派上用場了。”
  蘇摩對自己這個弟弟向來無可奈何,見他準備跟著小輩扎團打麻將,連忙喚住他,道:“讓他們年輕人在一起玩,你過去做什么?”
  蘇霖笑道:“我可是年輕人啊,你們聊的那些話題太沒勁,我還是跟他們一起玩吧。”
  蘇摩喊不住蘇霖,只能無可奈何的搖頭,蘇勁在旁邊笑話道:“老三還是這樣啊,一點也不成熟。”
  蘇摩表面不動聲色,但心中頗為不高興,即使蘇霖做事有點飄,但還輪不到蘇勁來評說。
  蘇勁現在是陜州省統*戰部部長,盡管常委排名比不上蘇摩,但手中掌握的權力也不小。蘇摩知道他心中憋著一股氣,當初蘇勁是陜西省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不出意外的話,可以轉副為正,但蘇摩卻頂替了他的位置,蘇勁只能往旁邊退了一步,成為統*戰部長。
  在蘇系核心力量之中,蘇青第一,陜州省委書記任遵第二,蘇摩第三,常務副省長曹錢排在第四,而蘇勁只能排在第五或者第六位置。
  但是蘇勁一直認為,自己比蘇摩要強,他理應排在第三的位置。
  蘇摩和蘇勁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天來,主要是圍繞陜州省近期的動態,及中央那邊的情況。蘇摩委婉地告訴蘇勁,自己可能短期不會去中央,這讓蘇勁隱隱不快,因為蘇摩有一天在西京,那意味著就得一直壓著自己。
  蘇霖過年置辦年貨的時候,買了麻將桌,之前一直還沒有用過,今天第一次用,自然自己要首當其沖地感受一下。寧薔薇一竅不通,但被蘇霖逼著上了桌,方志誠則坐在她身后看牌,不時地指點一下。
  蘇媛和蘇力兩人還是學生,所以只能站在旁邊,董之秋的女兒蘇靜坐在寧薔薇的對面,蘇霖坐在寧薔薇的上手,蘇勁的兒子蘇陌如坐在寧薔薇的下手。
  幾局下來,卻是寧薔薇胡了好幾牌,蘇陌如瞄了寧薔薇一眼,道:“三舅,雖然知道你錢多,但你也不能總是這么白送給薔薇啊。”
  蘇霖擺了擺手,笑道:“胡說八道,薔薇現在手氣很好,閉著眼睛都能胡牌。”
  蘇陌如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三舅,這牌繼續這么來的話,我就不玩了啊。”
  蘇霖瞄了一眼安靜坐在自己身后的王敢,笑道:“你如果不玩的話,就讓王敢,我看他的性格挺好,可沒你那么多的怨言。”
  蘇陌如不屑地瞟了一眼王敢,道:“三舅,你這話說的,以王敢那沉默的性格,恐怕牌桌上會把你悶死。”
  方志誠看了一眼王敢,他年紀比自己略大一兩歲,他目光中神色明顯地暗了暗,沒有多說什么。
  方志誠心中有點不舒服,笑道:“陌如,你這話說得有點不大動聽啊。”
  蘇陌如聳了聳肩,道:“你剛進蘇家不知道,我和王敢從小玩到大,他的性格我太了解,知道我在開玩笑,一定不會介意的。你說對嗎?”
  王敢尷尬地笑了笑,道:“三舅,志誠,陌如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我這個人很無趣,真上了牌桌,肯定把氣氛搞糟了。”
  方志誠從蘇陌如眼神中看出了得意之色,不乏挑釁,眉頭皺了皺,卻沒有表現出來。隨后的幾牌,盡管蘇霖有所收斂,但寧薔薇還是連連胡牌。
  蘇霖看了一眼方志誠,笑著與寧薔薇,道:“沒想到你這個狗頭軍師還蠻厲害的。”
  方志誠笑了笑,道:“亂打的。”
  這麻將的牌技還是當初被沈薇給帶出來的,沈薇原本的麻將癮很大,但輸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看到方志誠再也提不起打麻將的興趣了。方志誠有時候在想,是不是因為自己是個摸麻高手,才吸引了桀驁不馴的沈薇。
  蘇陌如輸了不少,心情不是太好,把氣撒在王敢的身上,這王敢卻不反抗,讓方志誠暗自為王敢不平。
  麻將結束之后,蘇霖跟方志誠拖在隊伍的后面,蘇霖低聲與方志誠道:“陌如是那邊培養的干部,比你大三歲,也是正處級干部,不出意外的話,明天能沖副廳級。”
  方志誠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明白了。”
  蘇陌如對王敢盛氣凌人,其實是在變相地與自己叫陣,可惜在牌桌上,因為蘇霖的暗中放水,卻沒討得什么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