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88 撫鞘藏鋒且不鳴

(最近很忙,暫且每日一更!上個月,月票榜最后被反,最終位列12,讓煙斗郁悶無比。不過,依然感謝天道、迷戀、陳東6638等熱心書友及眾多管理的支持。月初,大家都有保底月票吧,趕緊支持本書吧!)
  書房內,曹錢坐在沙上,捧著茶杯,問道:“蘇主任呢?”
  在座的都是陜州省的干部,雖然工作忙碌,但平時還是有見面的機會。他們今天來拜年,并非是與蘇摩交流,主要還是想與蘇青見一面。因為蘇青長期呆在燕京,能在陜州見她一面,非常難得。
  不要小看與蘇青見的這一面,她只要稍微透露一點消息,對于諸人都有天大的好處。因為蘇青的位置很特殊,國務院未來展的趨勢,她心中有一本賬。所以幾個副部級實權干部,心中都在盤算,是否能從蘇青口中印證一些消息和趨勢。
  蘇摩笑了笑道:“我姐中午才到家,現在在休息。等會我再去看看,如果睡醒了,就安排她和你們見一面。在這之前,就請大家心喝茶,隨便聊聊吧。”
  其他幾人紛紛表示理解,他們都有渠道知曉,蘇青是在兩三個小時之前剛到西京。
  曹錢是陜州省常務副省長,比蘇摩大兩歲,是蘇系安排在陜州省的中堅力量,如果蘇摩離開陜州去中央展,那么曹錢就將成為蘇系在陜州的關鍵人物,延續蘇家在陜州的強勢力量。
  另外兩人分別是省委常委、延城市市委書記程平潮和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張順業,這幾人都與蘇摩的關系很親近,也是當年老爺子重點提拔培養的核心力量。
  蘇家是一個大家族,除開旁支之外,現在關鍵就是依靠這些雖是外姓,但身份特征明顯的人物。
  蘇家并非單靠蘇老爺子一人延續的香火,旁支也是不可小覷的一股力量。蘇老的哥哥也曾經是共和國的高級干部,不過功勛比不上蘇老卓著,而且離世得也很早,他那一脈也有不少優秀的人物,或從政或從商,不過,相比較而言,還是以蘇老這一脈作為核心。
  主要原因在于,在蘇老的手上,創建了一個根據地,那就是將陜州省牢牢地掌握在了手中。全國一流的家族多是如此,比如云海寧家,南粵葉家,燕京唐家,巴蜀傅家。其實華夏三十多省市,早已被核心勢力所瓜分,成為積蓄力量的根基。
  蘇家當年從燕京舞臺退出之后,之所以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從第一梯隊掉出,關鍵就是對于陜州的絕對空中,大家都知道,雖然蘇家已經落寞,但只要有陜州省,他們隨時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兩杯茶下肚,曹錢終于忍不住,輕聲問道:“蘇部長,今天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我說話也就直接點,當初如果沒有蘇老太爺的照顧或者提攜,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現在蘇老太爺走了,按照原來他給我們透露過的意思,咱們下一步就是朝中央走了。不知你有什么打算?”
  蘇摩緩緩搖頭,眉頭皺著,沒有說話。
  程平潮道:“老曹說得沒錯,現在我們心中憋著一把火呢。”
  蘇摩知道這幾人的想法,人都有向上之心,陜州雖然是個很好的舞臺,但畢竟已經看到了盡頭,再往上看,那就是中央了。
  蘇摩正準備開口,書房的門被推開,蘇青笑道:“聽說你們都在,我也過來湊個熱鬧,你們不會不歡迎吧?”
  在座眾人都連忙起身,蘇摩認真地說道:“姐,他們都是過來拜訪你的,只是你在休息,所以沒過去打擾。”
  蘇摩在蘇青的面前一向如此,非常尊敬,曹錢等人見過幾次,一開始都覺得意外,因為蘇摩在官場上一直表現得很高調,即使在一把手面前也從未露出畢恭畢敬的神態,但見過幾次就習以為常了。
  蘇摩此生最信任和崇拜的就是自己的姐姐蘇青。
  蘇青點了點頭,與蘇摩低聲道:“我也是剛剛得知,志誠過去喊我的。”
  蘇摩暗忖方志誠倒是細心。
  蘇青坐下,蘇摩給蘇青泡了一杯茶,蘇青放在手邊暖手,沒喝。
  蘇摩輕聲道:“姐,我們正在聊天呢,你站的角度高,不如給我們指點指點。”
  蘇青擺了擺手,道:“談不上指點,大家一起商議吧,看能否碰撞出什么火花。”
  程平潮深吸了一口氣,道:“蘇主任,我們想知道,下一步該如何來做?當初老爺子離世之前,曾經給我們說過一句話,如果他走了,我們就可以往中央靠近一步。老實說,我們大家心中都憋著一股勁。”
  蘇青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們,我也可以向你們透露一個消息,預計在十八大,‘西三角’將重新作為重點挖掘的政策。2oo4年,曾經推進過這個概念,但因為前二號長下臺之后,經濟政策有所調整,沒有能延續西部開這一規劃,但下一屆換任之后,西三角將重新納入國家政策,所以作為西三角的一角,西京市將成為重點。”
  所謂的西三角,指的是西部三個重要的城市,巴蜀省成川市,直轄市渝慶市,陜州省西京市。以這三座城市的經濟圈,形成三角式大經濟圈,如此一來競爭除長三角經濟圈、珠三角經濟圈、環渤海經濟圈之外的第四大經濟圈。
  程平潮自然能明白蘇青的意思,去年兩會時,渝慶市委書記提出打造新西三角經濟圈概念,引起熱議,受到了中央的關注,不過他心中有點疑惑道:“那您的意思,我們不去中央,而是繼續留在陜州?”
  蘇青淡淡一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未來的兩到三年內,西三角將成為國家重要的戰略部署,屆時時機才成熟。”
  一直沉默不言的張順業此刻開口道:“我們明白意思了,如果西三角經濟圈計劃成型,那就意味著陜州省的干部就有了個登云梯,不需要從中央部門兜兜轉轉,一步登天了。”
  蘇青道:“張部長理解的沒錯。”
  西三角一旦提出,那么陜州省的政治地位將得到提升。現在全國正部級省市之中,四個直轄市、南粵、北疆的黨委一把手極有可能出現副國級兼任的現象,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他們的政治地位比較特殊。
  如果西三角計劃一旦成型,那就意味著陜州省也有可能會成為副國級高配兼任的情況,這對于地方干部而言,就是個登云梯。
  蘇摩現蘇青朝自己望了一眼,他能夠讀懂姐姐目光中的意思,恐怕自己暫時不必去中央去與蘇青匯合,而是要在陜州省繼續停留。
  隨后有聊了一些話題,蘇青作為國務院的政策研究及制定者,簡單幾句便能讓諸人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對于一些政策和趨勢的解讀,蘇青能做到言簡意賅,同時一語中的。有了蘇青的指點,他們在明年的工作中就有了方向。
  送走了幾人,蘇摩嘆了一口氣,道:“姐,你還是打算讓我暫時留在陜州?”
  蘇摩比其他人了解蘇青。
  蘇青目光有些深邃,“按照老爺子的意思,等他去世之后,你就可以去中央,但我認為時機還沒到,現在中央及全國的政局非常復雜,如果你去了,很有可能受到波及,我不是在阻礙你進步,而是在保護你。”
  西三角經濟圈是未來的趨勢,但剛才蘇青與三個陜州干部并沒有說到關鍵原因,其實不執行老爺子留下的計劃,并不只因為陜州的政治地位將得到提升,而是因為現在燕京的風向太過于惡劣。
  蘇青道:“每一次的權力交接,都會伴隨著風暴。而據我了解,這一次風波將會很大,誰在中心都有可能受到牽連。”
  蘇摩連忙道:“我去的話,也好為你分擔一些壓力!”
  蘇青擺了擺手,自信地一笑,在蘇摩的肩膀上按了按,道:“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你過去的話,反而會讓我分心。”
  蘇摩嘆了一口氣,蘇青現在是家長,她的命令自己必須要接受。
  蘇摩道:“誰更有希望?”
  蘇青搖了搖頭,道:“誰也不知道結果,我們的劍雖然夠鋒利了,但還沒有到出鞘的時機。至于誰更有可能問鼎,我們不必太關注,先要準確預測未來哪些位置是可以留給我們的。”
  蘇摩輕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廖長,他……”
  蘇青眼中露出一絲復雜的情緒,她知道蘇摩想問自己什么。
  蘇青搖了搖頭,蘇摩苦笑道:“對不起,我多嘴了。”
  蘇青道:“我和他雖然從小一起長大,但畢竟那么多年過去,感情已經消淡了。”
  蘇摩理解蘇青的意思,如果不出意外,廖長也是將來問鼎最高的熱門人選,當初廖長在年輕的時候可是追求過蘇青,然而被蘇青給拒絕了。這當中有一些復雜的男女情感故事。如果蘇家和廖家聯系在一起,隨著廖長下一屆的強勢問鼎,蘇家崛起的度將會大大提升。
  然而蘇摩知道蘇青不愿想起曾經的那段往事,盡管志誠回到蘇家,這讓蘇青變化了,但是有些刺扎入肉里,許久不不拔,那就成了肉刺,一旦觸碰那就是鉆心入肺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