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787 蘇家一劍磨十年

(新的一月,求諸位手中保底月票!)
  看得出蘇青有些疲憊,方志誠便起身離開房間,讓她有個休息的時間。對于蘇青而言,每天都是高負荷運轉,即使昨天是除夕夜也在處理公務,大年初一到初三可以短暫的休息,初四往后工作陸續就多了。
  所以蘇青在陜州停留的時間不會很長,已經預定了初三晚上的航班。
  蘇青以女子之身在男性為尊的社會環境中殺出了朗朗乾坤,一方面借助蘇家的資源,另一方面與她的努力分不開。
  不過隨著方志誠的出現,蘇青有了明顯的變化,她的生活中不僅只有工作,定期了解方志誠的情況也成為了一部分。所以雖然蘇青和方志誠不在一個城市,但蘇青對方志誠一點也陌生。
  至于安排人調查秦玉茗等人,蘇青也是為了方志誠好,也是避免再次出現被有關部門隔離審查那樣的情況。
  方志誠出了蘇青的臥室,站在長廊上抽了一支煙。對于沈璇的問題,自己的確沒有正視過,但這又是不得不去考慮的一個問題。知子莫若母,蘇青點出了這個問題,并想來幫助自己,但方志誠卻在猶豫,因為他知道沈薇夫妻之間的感情,如果真讓沈薇去和蕭鏘離婚,那么自己的罪過可就越來越重了。
  方志誠掏出了手機,先給蕭鏘打了個電話。蕭鏘頗為意外,笑道:“志誠,新年好啊!”
  方志誠道:“蕭大哥,祝你新年好,來年事業順利,家庭幸福、平安。”
  自從沈薇出國,蕭鏘與方志誠的關系也淡了,很久沒聯系過,不過平常過節,兩人都會互短信。蕭鏘接到方志誠的拜年電話,內心還是挺高興的,笑道:“我的事業已經定型了,倒是你潛力無窮。祝你來年財源廣進,步步高升!”
  蕭鏘在省民政廳工作,這是個清水衙門,除非有什么特別大的變化,否則很難走到一把手的位置。
  方志誠與蕭鏘寒暄了幾句,互相問候了近期的情況,然后方志誠看似有點不經意地問起沈薇的事情。
  蕭鏘苦嘆道:“沈薇在國外讀書,我想去探望她,沒想到組織部那邊不允許,所以探親未能成行。這就是咱們公務員的悲哀了,看上去光鮮亮麗,事實上又是一把無形的枷鎖。”
  方志誠暗忖此事還是自己從中作祟的,吸了吸鼻翼,轉移話題道:“蕭大哥,主要還是你太縱容薇姐了,她想去留學,你就放她去了。”
  蕭鏘無奈苦笑道:“千萬別學我。婚姻是一座圍城,沒有圍住她,卻圍住了我一人,真是苦不堪言啊。”
  方志誠笑道:“其實換個思路想想,你現在很自由,完全有機會瀟灑瀟灑。”
  蕭鏘連忙道:“我可沒那個膽子啊,雖然老婆在國外,但還是要注意,否則,被她知曉,恐怕要鬧翻天了。”
  方志誠笑著解讀道:“原來是有心無膽啊。有空來漢州吧,我保證幫你妥善安排好。”
  蕭鏘咳嗽了一聲,有些狼狽道:“打住!我還真沒有那個想法。”
  兩人聊了些近況,方才結束。掛斷了方志誠的電話,蕭鏘嘆了一口氣,自己也是男人,怎么可能沒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呢?不過即使有了心,也不能告訴方志誠,方志誠和秦玉茗是情侶,兩人之間沒有把門的道理,自己如果有什么不檢點地傳到秦玉茗耳朵里,沈薇即使在國外,哪有不知曉的道理?
  況且蕭鏘上過一次當,害怕方志誠再次受到沈薇的指示,暗中釣魚,讓自己咬餌。
  “這個方志誠啊!”
  蕭鏘無奈苦笑,他對方志誠之前有所懷疑,以為他和沈薇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但沈薇出國之后,蕭鏘對方志誠就沒有那方面的懷疑了。不過呢,蕭鏘對方志誠還是存著警惕之心,畢竟一朝被蛇十年怕井繩,總不能再挖跳到他和沈薇聯手挖的坑里了。
  方志誠無奈苦笑,對于自己剛才的舉動也是感覺到好笑,自己似乎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又像是黃鼠狼在給雞鴨拜年。
  隨后方志誠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慢慢地回電話和打電話。過年這段時間,短信特別多,方志誠在心里將名單歸類,有些人回復的字數長一點,有些人回復的字數短一點,有些人就干脆不回復,重點的人物要直接打電話過去溝通。比如和宋文迪、邱恒德、萬衡、章天靈,自然是要親自通個電話,和張曉亮、成浩等人一條短信即可。
  平常有想法但沒機會打的電話,趁著過年的熱鬧勁,都可以主動去聯系,別人不會排斥,反而會覺得心里舒服。
  處理好工作上的人際關系維護,方志誠6續給女人們打電話,先給秦玉茗撥了一個,寧薔薇跟自己回西京過年的事情,方志誠沒有瞞著秦玉茗。秦玉茗心情倒是挺平靜,囑咐方志誠一定要照顧好寧薔薇,這讓方志誠反而有點空落落的感覺。問起秦父秦母有沒有介意自己沒跟著回去過年,秦玉茗笑道,他們老倆口沒在銀州過年,我給他們報了旅游團,直接出國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那豈不是你得一個人過年了?
  秦玉茗笑道,我跟秦朗夫妻倆一起過,不冷清。
  隨后方志誠給葉輕柔打電話,被小妖女纏了很久。聽說他人在陜州,竟威脅要飛到陜州來,在方志誠軟硬兼施之下,最終承諾明年開春陪她去旅游,這才將她哄好。
  與趙清雅打電話,主要是圍繞瓊漢同城化和空中市網,兩人雖然現在看上去有點漸行漸遠,不再去談感情問題,但對彼此的關心通過簡單的語言和詞語便能感受到。
  給戚蕓打了個電話,她與曹彰離婚之后,過年在父母家,聽語氣頗為平和;趙凝回豫州過年,趙家雖然因為金家的緣故而破落了不少,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在當地還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至于佟思晴還有姜佩,方志誠也只是了個短信,沒有打電話去聯系。
  讓方志誠意外的是,翻看未讀短信的過程中,他現了吳海燕的名字。自從自己離開東臺之后,與吳海燕便斷了聯系,沒想到時隔兩年,她還惦記著自己。方志誠想了想,還是回了一條短信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寧薔薇找到了方志誠,見他埋著頭對付手機,道:“在忙什么呢?”
  方志誠連忙將手機收起來,若是讓寧薔薇知道自己手機的秘密,那可就糟糕了,笑道:“春節嘛,免不了和朋友們寒暄幾句。對了,你不用給朋友短信或者打電話嗎?”
  寧薔薇搖頭道:“我給家里打過電話了,我可沒你那么多的朋友。”
  方志誠尷尬一笑,他知道寧薔薇對自己復雜的感情心知肚明,轉移話題道:“剛才跟蘇媛干嘛去了?”
  寧薔薇漫不經心地說道:“在院子里逛了逛,沒想到蘇家的宅子很大,逛了有四十多分鐘。”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其實這也是我第二次來到這里,對它也不是很熟悉。”
  寧薔薇道:“看得出來,你和我一樣都是客人。”
  方志誠笑道:“我會融入這里。”
  寧薔薇道:“那是你的事情。”
  方志誠輕嘆道:“等你我結婚了,那就是你我的事情了。”
  寧薔薇癟了癟嘴,沒有說什么。這時蘇摩找到他倆,原來有人來拜訪,所以讓方志誠和寧薔薇去見見客人。
  在大年初一來拜年的,都是蘇家陣營的嫡系,一群人中,方志誠見到了孟西山,與上次相比,方志誠現孟西山似乎有點變化,背挺得沒有那么直了。
  孟西山見到方志誠之后非常高興,作為長輩給方志誠和寧薔薇一人一個紅包,讓方志誠感覺怪怪的,因為自從過了二十歲之后,自己就很少領到壓歲錢了。
  除了孟西山之外,還有幾人都是陜州省核心干部,與方志誠見過面之后,便跟著蘇摩進了書房,喝茶聊天去了。
  陜州省是蘇家的大本營,蘇老爺子從燕京退到陜州之后,更是將這里經營得密不透風,盡管中央領導也意識到了陜州的問題所在,也曾空降幾個強勢一把手,但最終都是鎩羽而歸。陜州省這幾年在經濟上雖然沒有什么重大的突破,但基本情況還是比較穩定,對于執行中央的政策也是很到位,于是中央就默許了陜州成為蘇家的自留地。
  但這并不能說明陜州現在沒有隱患,作為西陲重省,無論是經濟、軍事、文化,都有著重要的地位。陜州歸于蘇家,穩定的同時也滋生了不少**,為了避免在蘇家鐵娘子往上更進一步扯后腿,從去年上半年,陜州省紀委便開始一系列的自查自糾行動。在這場行動中,數千名干部受到了影響,看似自殺式的行動,卻讓其他競爭對手少了手段。
  如果蘇青順利地往上更進一步,蘇摩將極有可能走出陜州省,前往燕京跟蘇青進行會師。一旦成功會師,蘇家雖說很難達到十多年前的盛況,但距離也不遠了。蘇摩離開陜州之后,自然要將陜州的事務要轉交給他人,今天來的幾人之中,便有候選者。
  雖只與蘇家這些中間力量交談了數語,但方志誠能夠感覺到他們的信任與團結。蘇系陣營正蓄積著一股可怕的力量,似乎壓抑了多年,只等恰當的時間噴涌而出,一鳴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