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786 聚少離多情不減

寧薔薇知道這母子倆這么長時間才見面,肯定有私話要說,自己在現場的話,兩人有些話肯定不會說,正好蘇媛過來與蘇青打招呼露了個面,于是寧薔薇便聰明地找到借口,跟蘇媛出去走走。
  蘇青將一切看在眼里,道:“志誠,薔薇這女孩我看了,還真是不錯,雖然出生在大家族,但一點也不嬌氣,而且善解人意,你覺得呢?”
  方志誠笑道:“媽,你的眼睛多厲害,你認準了的兒媳婦,那是不會錯的。”
  蘇青搖了搖頭,輕嘆道:“其實啊,我一開始還很擔心,因為政治婚姻多半不幸,尤其現在的社會跟以往不一樣,接觸的東西很多,我怕你會抵觸。”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一開始會抵觸,但仔細想明白之后,就接受了。畢竟我們都是社會人,社會給了你責任,你必須要去接受并且承受。”
  蘇青嘆氣道:“你讓我很放心,考慮問題很成熟。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是想跟你聊聊,可能會讓你感覺到一點不舒服,但作為你的媽媽,我覺得必須要了解你的想法。”
  方志誠頷,心知肚明,蘇青這是準備要問起自己那些混亂的生活了。
  不出所料,蘇青道:“我之前想要了解你,所以安排人搜集了你的一些資料。對于那些女人,你準備怎么辦?”
  方志誠沉默許久,考慮究竟是掩飾還是如實交代,最終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蘇青無奈搖頭,道:“以前你沒有成家,胡來可以,但結婚之后,可得注意修身養性,不能再胡來了。我不準你對不起薔薇。”
  蘇青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很輕柔,帶著些許責備,也帶著些許關心。
  方志誠頓了頓,輕嘆道:“如果你要我跟她們斷絕關系的話,我恐怕很難做到。”
  蘇青怔了怔,無奈笑道:“你誤會了,我不是讓你和她們徹底斷絕關系,至少這情債不能再惹了。否則的話,早晚有一天會出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知道蘇青關心自己,她說話也是講求技巧的,在維護方志誠的尊嚴。
  方志誠苦惱道:“感情這東西真的很難講,有時候明知那是禁區,還會去闖。結果不僅自己淪陷了,還惹得對方也倒了霉。”
  蘇青伸手在方志誠的手背上拍了拍,道:“我知道你們男人,都很難拒絕誘惑。尤其你還年輕,心中藏著野馬,但我相信你會長大的,會處理好自己的感情問題。另外,我想問問,沈薇的事情。”
  方志誠有點吃驚,張大嘴巴,望著蘇青,因為沈薇懷了自己孩子的事情,只有少數幾人知曉。
  蘇青繼續道:“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秘密。我也不瞞你,我讓你二舅安排人調查了你身邊所有的女人,在調查秦玉茗的過程中,現她去年到瑞士呆了兩個月,然后深入調查之后,現秦玉茗是去照顧她的閨蜜沈薇。后來繼續調查下去,就現沈薇懷的那個孩子是我的外孫女。”
  方志誠愕然無語,道:“我有點天真了,原本以為能瞞住所有人的。”
  方志誠并沒有對蘇摩安排人調查自己的私生活感覺到奇怪,蘇摩他們也是想更好地保護自己。
  蘇青道:“志誠,這個世界比你想象得還要險惡,只要有心了解,你能夠獲取任何信息。那是你的骨肉,你準備怎么辦?寧家不會去管你以前在外面的生活作風,但若是得知你在外面有私生女,這事情恐怕不會小。”
  方志誠嘆道:“沈薇說,那個小孩跟她姓,也由她來撫養!”
  蘇青仔細地看著方志誠,道:“我不懷疑你的判斷,你之所以信任她,是因為你們之前有很好的感情基礎,沈薇能為你出國產女,這是很多女人都辦不到的。但是,小孩出生之后,就沒有父親,沒有一個健全的家庭,那很殘忍,我于心不忍。”
  方志誠低聲道:“沈薇曾經說過,她準備等沈璇大一點,以養女的身份帶回國。”
  蘇青搖了搖頭,道:“那可不行!既然知道她是你的骨肉,我就不能讓她流落在外面。”
  方志誠知道蘇青的意思,沈璇的存在恐怕引起了蘇青內心深處的回憶,從某種意義上來看,方志誠也是私生子,經歷了很多磨難,蘇青不想讓自己的外孫女也走那條路。
  方志誠嘆道:“沈薇很任性,我也拿她沒有太多辦法,等有機會我跟她商量一下吧。”
  蘇青點了點頭,道:“你與沈薇溝通一下,如果她愿意離婚的話,我會給她一個合適的名分。”
  方志誠聽到此處,很意外地問道:“什么名分?”
  蘇青緩緩道:“寧家那邊我會去溝通好,說明情況,爭取他們的諒解,讓他們接受孩子,那個孩子會進入蘇家的族譜,而沈薇永遠是那個孩子的母親。蘇家孩子的母親,我會給她這個身份。”
  方志誠無奈道:“這似乎變得復雜啊。”
  “你還是沒有引起重視,這本來就是一件很復雜的問題。如果現在不及時處理,等到以后,恐怕會變得無法挽回。”蘇青搖了搖頭,語氣埋怨道,“這還不是你惹出來的禍事?”
  方志誠終于知道蘇青今天為何認真地跟自己聊天,方志誠在外面惹了許多情債,蘇青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有了孩子,蘇青就不能坐視旁觀,畢竟沈璇身上流著方志誠的血液,也是蘇青生命的延續。
  蘇青想了想,道:“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會親自與沈薇溝通,看她是什么想法,孩子是無辜的,她有資格也必須生活在一個陽光的環境里。”
  方志誠聽蘇青這么說,心中還是感覺到愧疚,他想得沒有自己母親思考的縝密和長遠。人是會改變的,現在沈薇和自己的感情不錯,但總有一天會有變化,到時候沈璇該怎么辦呢?
  方志誠懊惱道:“對不起,我犯錯了。”
  蘇青目光變得溫柔,望著方志誠,道:“志誠,這雖是錯,但可以挽回,所以你沒必要擔心。”
  在母親的眼中,任何錯誤都可以被諒解,這就是母性的光輝,方志誠道:“我希望這件事,還是由我來處理。畢竟孽緣是我惹下的,我會妥善處理好。”
  蘇青點了點頭,道:“好的,我尊重你的意思。”
  母子倆沉默片刻之后,方志誠先打這略有點尷尬的氛圍,道:“燕京那邊的情況,還好嗎?”
  蘇青點了點頭,道:“局勢有點混亂,不過混亂一點并非壞事。只有那樣才能亂中取利,火中取粟,下一屆一號長已經不會連任,接班人雖然早已選定,但還是有不少人虎視眈眈,燕京現在勢入火。你二舅和三舅建議我讓你去燕京鍍金,在我看來,還不是恰當的時機。你還年輕,等兩年,等新班子穩定下來之后,再到燕京,也是一樣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其實我也不想離開霞光,盡管那里是三四線城市,但只要沉下心去經營,三到五年內一定能夠出成績。”
  蘇青道:“三到五年?時間太久了!雖然不讓你來燕京,但你的位置還是得調整調整。現在我和你二舅也沒有達成一致,給你安排什么位置。如果穩定一點,可以來陜州省;若還是在淮南的話,壓力會很大。”
  方志誠道:“您的意思呢?”
  蘇青笑道:“我打算讓你來陜州,不過你二舅不同意,他認為還是要給你多歷練歷練,畢竟你現在還很年輕,需要積累資源。若是到了陜州官場,就像進了保溫箱,不需要怎么努力,就可以辦成很多事情。”
  方志誠思忖良久,道:“我聽二舅的。”
  蘇青見方志誠如此表態,很是欣慰,道:“你二舅看上去很嚴肅,不過對你還是很關心的。這段時間,他經常跟我聊你的事情,雖然你與他相處的時候,可能會感覺到他有點冰冷。”
  方志誠微笑道:“媽,我知道好歹。二舅是想培養我,他害怕我走的太順利了。”
  蘇青輕嘆了一聲,道:“其實我更想讓你走得平坦一點,不過理性告訴我,那樣是不對的。”
  方志誠能夠感覺到蘇青心中的糾結,鐵娘子在官場上以理性、果斷和嚴苛著稱,但面對自己曾多年失散的兒子,還是免不了各種溺愛,恨不得讓方志誠過上最好的生活。盡管蘇青在竭力地控制那種溺愛的情緒,但還是忍不住釋放出來,所以蘇摩才會少有的在方志誠的前程上和姐姐起了爭執。
  方志誠還是第一次跟蘇青聊這么久的時間,以前更多是通過電話來溝通,而蘇青太忙碌了,即使通電話那也時間有限。所以大年初一午飯后的這場談話,母子倆非常珍惜,他們彼此互換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與情感。
  不過,方志誠沒有去觸碰那個很敏感的話題,那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當年遭遇了什么事情,才會讓蘇青誓終生不嫁,將所有精力放在仕途之上。
  這對蘇青而言,肯定是藏在心中的一個特別巨大的傷口,所以方志誠也就不忍心去觸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