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85 深宅之處有異響

(十月最后一天,月票留著就作廢了,不如支持步步高升更進一步!煙斗拜謝!)
  在部隊里多年養成的習慣,只要有點動靜,寧薔薇會立馬反應過來,所以夜里方志誠開門出去好幾次,寧薔薇終于有點忍不住,坐起身,道:“你怎么總是進進出出的?”
  方志誠一臉疲倦,無力地說道:“我估計是,晚餐吃壞了肚子。”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沒好氣道:“要不,你睡到床上來,地板我一樣能睡。”
  方志誠擺了擺手,繼續躺在地板上,道:“不用管我,你繼續睡覺吧。”
  寧薔薇經過方志誠這么一折騰,沒了睡意,看了一眼手表,時間是凌晨三點,又將目光瞄向方志誠,他把所有的棉衣都穿上,然后還搭著自己的衣服,整個人裹得嚴嚴實實。寧薔薇終于心生不忍,下床用手試了試方志誠的額頭,感覺不是特別燙,才放下心來。
  方志誠翻了個身,半睜著眼睛,道:“怎么了?關心我嗎?”
  寧薔薇道:“人都有惻隱之心,盡管我很討厭你,但感覺你現在很可憐,所以看看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方志誠動了動身體,讓自己躺的舒服一點,嘆氣道:“分明是關心,非要找個牽強的理由。放心吧,我也是經歷過苦日子的,睡地板還算不上可憐。”
  寧薔薇想了想,重新上了床,低聲道:“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上床,但是不允許動手動腳。”
  地板上什么都沒有鋪,**的,哪里有床舒服,方志誠果斷起身,爬上了床,口中嘀咕道:“我都被你打得有陰影了,敢跟你動手動腳?”
  寧薔薇心中暗自好笑,突然又皺了皺眉,道:“你是不是故意玩了個花招?”
  方志誠脫掉了棉衣,鉆進了被子里,撇嘴道:“怎么可能呢?我是那種人嗎?”
  寧薔薇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往里面挪了挪,給方志誠提供了一個空間。方志誠倒是不客氣,霸占了寧薔薇焐熱的位置,道:“好溫暖,好舒服,睡覺吧。”
  身邊躺著一個大活人,寧薔薇哪里睡得著,生怕方志誠有什么不軌舉動。不過隨著方志誠均勻的呼吸聲,寧薔薇慢慢放下芥蒂,逐漸步入了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霹靂巴拉的鞭炮聲打破了安靜,方志誠睜開眼,引入眼簾的是寧薔薇那種精致漂亮的臉蛋,她似乎也感覺到了鞭炮聲,所以眉頭微微的咬著,帶動睫毛輕輕地顫動,微微翕合的鼻梁小巧而挺直,寧薔薇安靜的這一刻,真的會讓人誤以為,這是一個淑女。
  幾根絲散亂遮住了她飽滿圓潤的額頭,方志誠忍不住伸手掃了掃,盡管動作輕柔,寧薔薇還是敏感地醒來,她現方志誠正在凝視著自己,下意識地往后面挪動了一下,道:“你這是想做什么?”
  方志誠道:“剛才有只蚊子,我想拍死它。”
  寧薔薇無奈地說道:“無聊的笑話。現在幾點了?”方志誠的目光并不讓她感覺反感,不過覺得帶刺,扎得人心癢癢的。
  方志誠沒有注意寧薔薇的異常,如實道:“大約六七點吧?”
  寧薔薇坐直了身體,道:“嗯,時間不早了,起來吧……”
  方志誠無語道:“起來做什么?”
  寧薔薇笑道:“當然是健身啊。”
  方志誠吃驚道:“大年初一,還健身,有病吧?”
  寧薔薇搖了搖頭,道:“健身鍛煉,貴在堅持,我給你半個小時時間。”言畢,寧薔薇起身開始收拾自己。
  方志誠無奈,誰讓攤上這么個準媳婦呢,只能也跟著洗臉刷牙,然后換了一身休閑裝,穿上了運動鞋。西京要比漢州溫度低很多,剛出門就是一陣寒風,吹得方志誠鼻涕橫流,而寧薔薇仿佛沒有任何感覺,健步如飛,眨眼便把自己甩了十來米,這不禁激起方志誠的大男子主義,咬著牙跟上了寧薔薇的度。
  因為不太熟悉周邊的環境,所以只跑了半個小時,便折返。剛進門,便遇見了董之秋,她驚訝地問道:“你們這是做什么去了?”
  寧薔薇笑道:“我和志誠每天都習慣晨練。”
  董之秋關心地掃了掃兩人,道:“陜州不比淮南和云海,冬天的風能殺人,你們以后晨練的話,還是要多穿點衣服才行。對了,昨晚睡得還好嗎?暖氣夠不夠,要不要調高?”
  方志誠笑道:“挺舒服的,謝謝大舅媽。”
  董之秋淡淡一笑,道:“我正在準備早餐,你們喜歡吃什么?”
  方志誠道:“粥、米飯都可以。”
  董之秋笑道:“等十五分鐘,你們就可以過來吃早飯了。洗澡的地方,在東邊走廊的盡頭,什么時候都有熱水。”
  言畢,董之秋繼續忙碌,寧薔薇看了一眼董之秋,低聲道:“蘇家的人,似乎都挺和善。”
  方志誠笑道:“那是你沒遇上厲害的。”
  “哦?”寧薔薇道:“誰?”
  方志誠笑道:“等遇上了,你就知道了。”
  兩人洗了澡,各自洗了衣服,正好早餐也準備好了。蘇媛、蘇力看上去沒睡醒,還是堅持上桌吃飯,蘇靜則和董之秋在張羅,將早餐擺上桌。從這里可以看出,蘇家的家風還是很嚴格的,只要在家,到了時間點,那就得一起吃飯。
  袁琪準備寧薔薇盛粥,方志誠笑道:“不用麻煩三舅媽,還是我來吧。”
  呂雯陰陽怪氣地說道:“沒錯,要給志誠展現一下紳士風度的機會嘛。”
  方志誠淡淡一笑,給寧薔薇盛好了稀飯。
  呂雯邊吃邊問道:“你們小倆口精力真好,昨晚夜里才到家,聽說一早上還去晨練了?”
  方志誠解釋道:“我有點認床,睡不著,所以就拉著薔薇起來走走了。”
  呂雯嘆氣道:“是啊,要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我也住不習慣呢。”
  董之秋聽出呂雯的敵意,皺眉道:“呂雯,少說幾句,難道對早餐不滿意嗎?”
  呂雯頓了頓,不再多言。
  早餐吃完之后,方志誠苦笑道:“你知道了吧,在蘇家,也有不歡迎我的。”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是啊,我被你連累,也被記恨上了。”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苦笑到:“其實也能理解,如果不是我突然出現,蘇力就是蘇家唯一的男人,所以二舅媽把我視作他潛在的競爭對手。”
  寧薔薇蹙眉道:“你和蘇力有年齡差,她其實可以換個角度,如果蘇力真的走仕途,你可以為他打好基礎。”
  方志誠笑道:“不是任何人都能像你這樣看得長遠。”
  寧薔薇點了點頭,她從小出生在寧家這個大家族,即使未親身經歷,但也曾耳濡目染很多內外斗爭,還是能夠理解個中的復雜情況。家族的資源是有限的,就那么多,如果全部給了一人,那么剩下的一人,肯定就少了很多資源。如果不是方志誠,蘇力就是唯一的繼承者,大量的資源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然而現在不一樣了,大家先關注的是方志誠,至于蘇力的話,都覺得他年紀還小,可以等等再培養。
  十一點左右,蘇青趕到了家中,一家人都出來接她。現在蘇青是蘇家不容置疑的核心人物。蘇青見到寧薔薇之后,遞給她一個袋子,笑道:“給你的禮物。”
  寧薔薇在長輩面前表現得乖巧聽話,道:“謝謝伯母。”
  蘇霖在旁邊笑道:“伯母什么?要喊媽。”
  蘇青瞪了蘇霖一眼,道:“不準欺負薔薇。”
  蘇霖最怵自己這個大姐,尷尬地撓了撓頭,道:“姐,我怎么會欺負薔薇呢?不行你問問她?”
  旁邊呂雯笑道:“姐,你可別冤枉小叔,他啊,很關心志誠和薔薇,昨晚航班很晚,原本打算讓司機去接他們回來,小叔非得親自去接呢。”
  蘇青笑道:“我也是開個玩笑,不必當真。”
  眾人都覺得有點怪怪的,畢竟很少見到蘇青會這樣,她不僅在工作中以嚴肅著稱,在家里也很少露出笑容,但明顯她的性格有所變化。
  午餐比較豐盛,都是陜州一些著名的菜肴,比如四大碗,關中燴菜,燒雞公等,寧薔薇倒也不拘束吃了不少,桌上雖然呂雯還是不時地尖酸刻薄幾句,不過在蘇青的面前,她倒也不敢太過放肆。
  午飯結束之后,方志誠和寧薔薇被蘇青喊至房中。蘇青眼角帶著笑意,望著自己的兒子和未來兒媳,心中滿是喜悅。
  蘇青伸手握住了寧薔薇的手,輕聲道:“薔薇,我知道對于這個婚姻,你肯定有想法。但作為志誠的母親,我像你保證,無論你們結婚的前提是什么,從這一刻,我會像對待親身女兒一樣看待你。”
  寧薔薇從蘇青的手心感覺到溫暖,不知為何竟然感覺到鼻子起了酸意。感情是可以傳染的,寧薔薇能感覺到蘇青說這句話的真摯。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蘇阿姨,我們會好好的。”
  蘇青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我昨天給你爸爸打過電話,最終達成的一件是,今年農歷九月,你們便結婚。”
  寧薔薇臉頰泛起了紅霞,低聲道:“一切按照長輩的意思來辦。”
  蘇青點頭,對寧薔薇打心底里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