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784 洞房花燭提早來

飛機平緩地升空,從瓊金飛往西京大約一百分鐘,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寧薔薇托著下巴翻閱那本軍旅小說,似乎不大想搭理方志誠,方志誠識趣地不去打擾,將目光掃向窗外,鳥瞰著外面的城市夜景,燈光點點,高樓大廈變得越來越小,燈光在黑暗中異常醒目,仿佛成了暗空中的星星,一時間有點入神。
  飛機在中途遇到了空氣流,所以有些顛簸,方志誠見寧薔薇一點不為所動,已經習以為常。見她做著自己的事情,方志誠便閉眼瞇了一會兒,也不知道多久,才悠悠醒來,寧薔薇道:“醒得還挺及時的,等下飛機就降落了。”
  方志誠怔了怔,道:“怎么飛機上沒提供晚餐嗎?”
  寧薔薇淡淡道:“當然提供了,不過你似乎太累了,我就拒絕空姐了。”
  “那你呢,吃了沒有?”方志誠好奇道。
  寧薔薇擺了擺手,面無表情地搖頭道:“我不餓。”
  “這算是咱倆同甘共苦嗎?”方志誠想了想,道:“等下出了機場找個地方填飽肚子吧,餓著可不行,傳到大姐的耳朵里,還以為我虐待你呢。”
  寧薔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想多了吧,我大姐知道我的生存能力,我可不需要你來照顧。”
  方志誠笑道:“不要這么不近人情,你既然是跟著來過年,當然全程都是我照料你。如果去了寧家的話……嗯……那咱倆的角色就要互換一下了。”
  寧薔薇正準備反唇相譏,這時機艙的廣播響了起來,提醒大家檢查安全帶,做好著陸的準備。
  隨后飛機一陣減速,只聽外面傳來機輪和地面接觸后發生的嗡嗡之聲,方志誠意識到這是安全著陸了。
  下了飛機之后,打開手機,里面已經有未讀短信,蘇霖在半個小時發來的,讓自己一下飛機便直接聯系他。方志誠便給蘇霖回了個電話,蘇霖笑道:“運氣不錯,竟然沒有晚點。你們先去拿了托運的行李,然后來出口找我們。”
  方志誠笑道:“我們沒有行李,等下就出來。”
  與寧薔薇一人一個行李箱,剛出入口,便見到蘇霖朝自己招手,他旁邊站著一位俏麗的年輕女子,方志誠認出這是蘇霖的女兒蘇媛。
  蘇霖笑道:“我本來準備一個人來接機,但蘇媛非要來接表哥和表嫂,便帶她過來了。”
  “表哥表嫂,好!”蘇媛看上去有點靦腆,禮貌地跟方志誠打招呼。
  方志誠倒是無所謂,寧薔薇卻是滿面羞紅,有些不知所措。這一聲表嫂,讓她覺得很尷尬。
  雖然知道這次蘇家之行,實際上就是確定了兩人的關系,但寧薔薇還是覺得內心有點接受不了,見方志誠故意朝自己一臉壞笑,氣不打一處來,只能忍氣吞聲。
  蘇霖很細心,沒有直接帶著方志誠和寧薔薇回家,而是先帶他們找了一家餐廳,吃了晚飯。讓方志誠感覺很意外的是,寧薔薇似乎除了跟自己之外,有親和力,很擅長處理人際關系,前后不到一個小時,她便和蘇媛成了好朋友。
  蘇家嫡系分為四個家庭,大哥蘇剛,二姐蘇青,二弟蘇摩,三弟蘇霖。蘇剛的妻子為董之秋,育有一子一女,可惜兒子英年早逝,現在女兒蘇靜與方志誠相差了一歲;二姐蘇青,一生未嫁,但中年發現自己還有方志誠這個兒子;二弟蘇摩,妻子為呂雯,有個兒子,名叫蘇力,不過現在才上高中;三弟蘇摩,妻子袁琪,女兒蘇媛,現在還在讀大學。
  蘇媛湊到寧薔薇的耳邊說了一句,寧薔薇笑著點了點頭,道:“我們吃完了,你們繼續。”言畢兩人起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行去。
  蘇霖朝著方志誠眨了眨眼,笑道:“小子不錯啊,別人都知道寧家老三是一朵誰都難以馴服的胭脂馬,沒想到被你調教地挺服帖,很禮貌,沒有想象中那么難以相處。”
  方志誠淡淡苦笑:“她這是在演戲呢,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蘇霖露出了然之色,安慰道:“這樣也不錯了,至少在公眾場合會給你面子。”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在這方面她還是有分寸的,畢竟她代表著寧家,如果表現得太糟糕,那可得影響寧家的形象。”
  蘇霖笑道:“看得出來,你們這對夫妻可是歡喜冤家啊。”
  方志誠聳了聳肩,無奈道:“慢慢磨合吧。”
  蘇霖點了點頭,神秘地說道:“放心吧,這次春節一定能磨合好的。”
  回到蘇家大宅,方志誠才知道蘇霖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蘇家這次為方志誠和寧薔薇只安排了一個房間,畢竟這兩人已經是夫妻,安排兩間也沒道理。寧薔薇得知這個消息之后,臉都白了,不過她還是忍住,沒有在人前發火。
  進了臥室之后,發現只有一床被子,寧薔薇終于開始發怒,道:“一張床,一條被子,這怎么睡?”
  方志誠有意想刺激一下寧薔薇,道:“兩米二的大床,咱倆都不是那種大胖子,足夠橫著躺豎著躺,另外屋內開著暖氣,我睡覺很安靜,不會跟你搶被子,所以也足夠蓋了。”
  寧薔薇一對鳳目散發著殺氣,道:“你覺得合適嗎?”
  方志誠笑道:“怎么不合適?你不會那么封建吧?非得領了結婚證?”
  寧薔薇臉色泛紅,道:“你恐怕搞錯了,即使領了結婚證,我也不打算跟你擠在一張床上。”
  方志誠吸了一口氣,道:“能不能放松一點,只不過是擠在一張床上而已,我又不會對你做什么。”
  寧薔薇瞪著方志誠,這時門突然被敲響,卻是蘇霖的妻子袁琪聽到動靜,過來探望。
  袁琪笑道:“怎么?難道對房間不滿意嗎?家里雖然房間很多,但很多常年沒有人居住,即使收拾出來,里面的空氣也不大好,所以你們的大舅媽特地把自己的房間給讓了出來。”
  寧薔薇聽袁琪這么說,頓時覺得不好意思,意識到剛才跟方志誠的爭吵,被袁琪誤會,以為自己是在挑三揀四。
  寧薔薇連忙道:“這房間挺好的,很寬敞,也挺溫馨。”
  袁琪點了點頭,笑道:“那就好,先住一宿,看明天需要添置什么,跟我說,或者跟你大舅媽說,都是可以的。”
  蘇青今天沒有趕回家,估計要明天中午才能回來,所以照顧方志誠和寧薔薇的責任就在幾位舅媽的身上。
  袁琪轉身回到自己的臥室,蘇霖笑道:“怎么樣?寧家那小姑娘不鬧了吧?”
  袁琪點了點頭,道:“那女孩面子薄,沒有在我面前表現出來。不過,咱們這樣做,妥當嗎?”
  蘇霖擺了擺手,道:“即使傳到寧家的耳朵里,他們也不會介意,畢竟他們肯定會結婚,若是能早點開花結果,那反而是美事了。”
  袁琪嘆了一口氣,道:“罷了,你們這些男人啊,總是想著生米煮成熟飯,我替寧三挺惋惜的。”
  蘇霖笑道:“你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要學會站在志誠的角度來考慮,洞房花燭,早晚要經歷,還不如早點捅破那層窗戶紙呢。”
  袁琪道:“當初就是被你這種花心思給騙了。”
  蘇霖咂了砸嘴,道:“那我還得騙你一輩子。”
  袁琪靜靜地看著蘇霖,發現他眼神透著真摯,盡管知道自己的老公在外面的風聲不佳,但袁琪知道,在蘇霖的心中,永遠有自己的位置。
  男人在外,難免遇到應酬,尤其是蘇霖所處的環境,往往要逢場作戲。當風言風語傳到袁琪的耳朵里時,她一開始很難受,但時間久了之后,她發現蘇霖即使再忙,在與自己在一起時,永遠會像當初承諾的那樣,滿是柔情。
  除了蘇霖夫妻關注著方志誠所在的那個臥室,另外一個房間內,蘇摩和呂雯也在聊著方志誠和寧薔薇的到來。呂雯皺眉,不高興地說道:“現在人跟咱們過去比不了,太開放,都還沒結婚呢,就住在一個房間……”
  蘇摩哼了一聲,不悅道:“少說幾句行不行?”
  呂雯不依不饒道:“你說大嫂是不是有點太喜歡方志誠了啊?竟然把自己的房間讓出來給他們住。當初我們要那個房間,大嫂可是沒松口呢。還有,大嫂怎么想不明白呢,方志誠畢竟不姓蘇……”
  蘇摩見呂雯越說越難聽,面色變得陰沉下來,低聲打斷道:“你又開始犯病了嗎?”
  呂雯了解蘇摩的性格,該抱怨的要抱怨,但千萬不能太過分,她也就不繼續說下去,低聲勸道:“說到底,咱兒子未來才是蘇家的正統接班人,他方志誠終究還是個外人。你們現在給他那么多資源,值得嗎?”
  蘇摩甩了甩手,不悅地說道:“以后再跟我說這樣的話,小心我翻臉。志誠,怎么不是蘇家人?他是我姐姐的兒子。”
  呂雯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苦笑道:“罷了,我不說了,省得被別人又罵我,誤以為我想要爭這蘇家的家產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