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783 成雙入對的春節

有時候過招,并不是面對面的角逐,暗處的交鋒,無處不在。
  與改委的老領導討論了觀點,現國家對電子商務充滿寬容與期待,這讓臧毅感覺到有些慌張,因為他隱隱察覺方志誠提前抓住了趨勢的尾巴。
  臧毅在東北振興司這么多年,研究得最多的就是趨勢,久而久之,他覺得當趨勢到來的時候,想要牢牢抓住這個機會,難度是很大的,其實就是碰運氣。所以臧毅從那時候起不關注趨勢,而關注已經成熟的經濟規律,所以他花費了很多精力在工業制造上。
  不過,從現在全球經濟趨勢下行的情況下,工業制造想要提振國家或者地方經濟真的存在難度,雖然他從沒有質疑過自己在漢州的布局,但他有種感覺,方志誠在霞光的互聯網信息產業布局,有可能比自己更有前瞻性。
  現在的互聯網展度太快了,2oo9年華夏的互聯網用戶已經過了美利堅的人口,這意味著華夏在互聯網經濟的潛在市場容量將過美利堅。
  而且現在政府對待新興產業的態度也不一樣了。以前政府對新興的產業會很警惕,出*臺一系列的限制政策,但隨著成功入世,現在的政府變得更有自信,對創新也真正做到了支持,只要新興的行業不違反法律及道德底線,一般都會給予高度的寬容。所以電子商務展,迎來了最好的時機。
  春節前,方志誠帶著區長莫進、區委組織部部長陳,帶領安全生產第一檢查組先對霞光區內幾家綜合商城進行了走訪檢查,主要是檢驗人口密集場所的安全防范情況。在檢查的過程中,方志誠要求幾家綜合商城關注電房、泵房、鍋爐房、消防控制室等重點部位,以及營業區通道暢通情況、電梯口人員疏導情況等等。
  隨后方志誠又到三元橋社區,檢查食品安全工作。方志誠要求食品經營單位必須嚴格進貨手續,健全管理制度,為社區群眾提供質量可靠的食品;同時還要求相關部門加強檢查、檢測,確保節日期間食品市場監管責任到位,為廣大群眾營造一個安全放心的食品消費環境。
  光是開展檢查安全生產工作就花費了三四天,等外務活動辦完之后,方志誠又把政法委書記項新喊到辦公室,囑咐他要注意春節期間的社會治安問題。
  方志誠之所以如此認真對待,是因為知道春節這段時間放假,政府部門處于真空狀態,如果不提前做好準備,出了什么大事,不僅春節過不安,而且很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損失。
  方志誠已經適應了自己的現在的身份,他是霞光區的一把手,很多事情必須要他來話,重點去抓,才能夠落實到實處。
  方志誠再三強調道:“老項,我翻過以前的資料,每年春節公安口子都有疏忽,大事不多,小事不少,尤其是防盜方面,今年一定要抓到位,不能掉以輕心。”
  項新笑道:“方書記,我耳朵里都已經生繭子了。你這話已經在不同的場合跟我說過十幾遍了。我就是再笨,也領會你的意思了。”也難怪項新抱怨,方志誠的確跟大媽一樣嘮叨了很多次。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沒辦法,責任在身啊,有時候不得不變得謹慎。”這是方志誠擔任地區一把手過的第一個春節,以前沒有感覺到壓力,現在自己身在其位,才能感受到一把手并不是那么好當的。
  項新道:“你已經將春節維穩的責任分配到各級,確保責任到人,所以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吁了一口氣,準備緩和一下氣氛,笑道:“你今年春節準備怎么過?”
  項新下意識地搓了搓手,道:“有啥好過的,當然是陪老婆和孩子了。”
  方志誠打趣道:“不去找那些情人嗎?”
  項新眨了眨眼睛,笑道:“情人也有家庭,春節是一家人團聚的時候,應該給情人空間。”
  方志誠沒好氣道:“你還有心得了。”
  項新笑道:“是啊,經驗之談呢。”
  方志誠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駱冰恢復得如何了?”
  項新嘆了一口氣,道:“趙崚那事對她的打擊很大,療養院那邊說,她的精神狀態雖然好了很多,但還是不夠穩定,暫時還出不來。”
  方志誠輕嘆道:“還是有點負罪感啊。”
  項新搖頭道:“她和趙崚早就出現矛盾,如果不是咱們的話,恐怕也不會有太好的結果。”
  方志誠點了點頭,徐徐道:“老項,不出意外的話,我在霞光呆的時間,不會過半年。”
  項新微微一怔,沉聲道:“你要走?太快了吧?”方志誠在霞光呆了還不足兩年,不過像方志誠這樣年輕的干部,兩三年跳級,也實屬正常。但,方志誠若是離開之后,自己該怎么辦呢?項新難免開始為自己的未來有所考慮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霞光現在看上去很穩定,但我知道,一旦我離開,這里恐怕又得變得混亂了。”
  項新點了點頭,道:“莫區長現在是被你壓著,如果你走了,就不會這么安靜了。如果他擔任區委書記的話,成浩、張曉亮,包括我,日子怕是都不怎么好過。”
  方志誠沉聲道:“所以我計劃在離開之前,把霞光的格局變一變。你認為,誰是最好候選人?”
  項新沉默許久,道:“沒有!成浩雖然行事沉穩可靠,但處理問題不夠靈活;張曉亮太圓滑了一點,擔任區委書記,恐怕霞光的風氣要大變;至于陳,他還太年輕,難以服眾……”
  項新將所有常委都點評了一番,基本還算是中肯。
  方志誠頷道:“老項,你分析得沒錯。他們都不太合適,但你忘記分析一個人,那就是你。”
  項新連忙搖頭,擺手苦笑道:“方書記,我就更不合適了,我對經濟可是一竅不通。”
  方志誠笑道:“經濟的確是你的短板,但區委書記的職責不僅僅是要搞活地方經濟,更重要的是要保持政府體系的平衡,讓政府有條不紊地運轉。你很擅長處理人際關系,有這方面的才能和天賦。”
  聽方志誠這么一說,項新心中五味雜陳,因為他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選擇在離開霞光之后,把位置交給自己。
  當然,他知道這也有可能這只是個試探而已,項新吐了一口氣,一本正經地說道:“方書記,如果你真的這么看好我,那我一定會咬牙上,不辜負你的期望。”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在項新的肩膀上按了按。自己一直在觀察項新,他雖然不太擅長經濟,但心胸開闊,處理問題縝密,人際關系處理得也非常好,真正的一把手,不一定非得是經濟專家,學會識人用人,就可以了。項新算是可以值得托付的對象。
  當然,最終選擇把權力交給項新,這恐怕會讓不少人大跌眼鏡吧。
  方志誠還沒離開霞光區委書記的位置,但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布置了。回蘇家過年,在家庭聚會過程中,二舅、三舅他們肯定有相關的部署,年后恐怕一系列的變化就會出現,他必須得提前落子。
  年三十下午三點左右,區委大院內的各級部門都6續放假。等貢德海確認大部分人都離開區委大院之后,方志誠這才動身,由郭勁遠送自己前往瓊金機場。前一日得到消息,令方志誠感覺到意外的是,今年寧薔薇決定跟自己回家過年,所以兩人約好了在瓊金機場見面。
  抵達機場之后,方志誠給郭勁遠塞了個紅包,郭勁遠微微一愣,連忙拒絕,卻被方志誠給制止了。方志誠笑道:“這是給孩子的壓歲錢,你沒資格拒絕。”
  郭勁遠笑了笑,知道方志誠的脾氣,還是收下了。等郭勁遠離開航站樓之后,方志誠拖著行李箱往里走,寧薔薇早就到機場了,按照她短信里的地址,方志誠找到了寧薔薇。
  寧薔薇還是那么的英姿煞爽,扎著根馬尾,穿著一身中性化的風衣,踩著黑亮的軍式皮靴。寧薔薇的個子本來就很高,身材纖長站的筆直,所以在人群中就顯得異常的醒目。
  方志誠翻了翻手腕,笑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寧薔薇瞥了瞥方志誠,帥氣地說道:“知道你很忙,我沒那么斤斤計較。”
  方志誠笑了笑,暗忖這就是跟女漢子相處的好處,與嗲嗲女的反應不一樣,若是讓嗲嗲女久等了,想必是各種抱怨和撒嬌,非得她解了氣不可。
  寧薔薇帶的東西很簡單,只是一個行李箱,方志誠過去幫她拿著,寧薔薇微微一怔,沒說什么,算是默許了方志誠獻上的小殷勤。
  上了飛機,方志誠將行李正準備放上,寧薔薇喊了一聲“等等”,然后從行李里取出了一本書。書名叫做《軍旅青春》,現在部隊里挺火的一本書。
  方志誠笑道:“沒想到你還挺文藝的。”
  寧薔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是怕太無聊,所以備了一本書。”
  盡管寧薔薇語氣帶著火藥味,辣辣的沖得狠,但方志誠覺得有種熟悉感,薔薇花若是不帶刺,豈不是少了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