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8 無恥下作的程斌

一個很小的細節,幾乎沒有人能發現,只是方志誠始終關注夏翔與張國鑫的表情,所以捕捉到兩人相視那一瞬間,嘴角露出難以察覺的會心一笑。張國鑫作為葉家新調入銀州的領軍人物,他進入銀州官場之后,勢必要造出一番聲勢,如此振臂一呼,才能令麾下從者無數。
  張國鑫的第一把火,便燒在這個關鍵時刻,他上任之后的第一個常委會,必須要爭取到話語權。
  于是張國鑫翻開那本棕色封皮的筆記本,翻到第二頁,上面寫著幾人的名字,每個人下方都有一些資料,這些資料都是極為隱蔽,由葉家在銀州扎根多年,埋下諸多眼線,調查出來的灰色信息,無論哪一條都極為勁爆,有可能拽出一批人。
  張國鑫在前面幾個人名上畫了幾個圈,嘴角浮現出笑意,心中暗忖這宋文迪怕是不知,自己已然做好萬全的準備。
  在宋文迪的辦公室內安置了極為隱秘的“順風耳”,宋文迪無論有什么動作,他都是很快能得知,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張國鑫對即將到來的第一輪紛爭極有信心,所以他與夏翔對視一眼,暗示他按照原來的計劃,跟隨自己的腳步,給宋文迪一記凌厲的打擊,動搖他對常委會的控制力。
  至于夏翔,他樂得坐山觀虎斗,此前與宋文迪多次交鋒,讓他意識到若是與宋文迪正面角逐,只能是吃力不討好,所以夏翔開始改變策略,在暗處打黑圈,讓宋文迪抓不到把柄的同時,又能起到騷擾的作用。
  如今張國鑫來到銀州,這讓夏翔大喜過望,因為有張國鑫頂在前面,自己則可以更好地在暗地里斡旋,所以張國鑫尋求自己幫助時,夏翔沒有任何反對,他與張國鑫商討了市工商局、國土局、公安局等幾個關鍵部門的崗位人選,兩人準備聯手狙擊宋文迪在這幾個部門的布局。
  邱恒德等待宋文迪交代完之后,從文件袋里取出一份材料,然后站起身,分發給眾人。等回到位置上之后,邱恒德才仔細凝眉掃視那幾個關鍵位置的人選安排,他臉上露出輕松之色。
  這份材料是五分鐘之前,由方志誠交給自己的,在此之前,沒人知道究竟名單上的人選是誰。邱恒德昨天下午與宋文迪溝通時,宋文迪提到的幾個名字,讓邱恒德感到十分詫異,因為宋文迪挑選了一批并非己方重點關注的人選,等到這份最終名單浮出水面之后,邱恒德意識到昨天下午在宋文迪辦公室內的討論,只是虛晃一槍而已,宋文迪還是按照以前的思路選擇了候選人。
  張國鑫的面色難堪,他目光凌厲地看了一眼宋文迪,因為這份材料上的名單,與昨天下午“順風耳”竊聽來的消息,完全不相符,這也意味著自己精心籌劃的立威之謀被宋文迪給狡猾地給封堵了。
  為了打出一記凌厲的重拳,張國鑫安排人連夜調出宋文迪昨天下午與邱恒德商議的那份名單,那份名單上所有人均有把柄捏在張國鑫的手中,一旦宋文迪提及,張國鑫便可以將那些隱秘的資料全部抖落出來,打宋文迪一個措手不及,然后在與夏翔聯手,推出其他的候選人,屆時宋文迪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張國鑫下意識從口袋里去掏煙盒,卻被宋文迪打斷這習慣性的動作,宋文迪微微一笑,道:“名單都看到了,大家談談吧,常委會不是一言堂,我來銀州的時間比較短,比不上在座一些人,所以與恒德同志商議好,現在這份名單只是一份草稿,任何有借鑒性的意見,我們都要尊重。”言畢,他下意識瞄了瞄夏翔,將皮球轉移到夏翔的腳下。
  宋文迪現在并不知道究竟是誰那么膽大妄為,在自己辦公室安置竊聽器,但他重點懷疑的對象,無疑是夏翔與張國鑫兩人,所以他現在要進行試探,瞧出誰會露出馬腳。
  夏翔望了一眼宋文迪,又看了一眼張國鑫,琢磨著張國鑫的表情有些不對勁,他輕聲蹙眉道:“市工商局、國土局、公安局均為關鍵部門,這些人選在能力上都沒有任何問題,不過,一名稱職的干部,能力固然重要,關鍵還在于威望、品德等,我對這些人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工作方面,至于生活層次,便不是太了解,還需要其他同志擦亮慧眼,共同探討。”
  夏翔盡管沒有明言,但言外之意很明確,他并不是很贊同這份名單,但沒有說出自己的理由。宋文迪情緒復雜地看了一眼夏翔,知道夏翔只是助攻,主攻者或許還在張國鑫的身上。于是,宋文迪冷冷地盯著張國鑫,極有深意地掃視一眼,似笑非笑道:“國鑫同志,你雖然來銀州時間極短,但黨務工作經驗豐富,有識人之能,而且作為一名新到銀州的領導,觀點必然更為客觀,你不妨直言幾句。”
  張國鑫暗忖宋文迪果然老辣,三言兩語之間,便把自己逼到了風口浪尖,他摘下了鼻梁上的黑框眼鏡,清咳一聲道:“文迪書記給我出了一個難題啊。我仔細閱讀了這份材料,不得不說咱們銀州組織部的工作做得很細、很全面,這些候選人員的簡歷文字,言簡意賅,同時每名候選人的核心競爭力都很明顯,比如丁豐同志,是省公安系統樹立的模范人物,戰功赫赫,咱們自然要支持,至于工商及國土兩個部門的候選人,也具備較強的業務能力,至于民聲口碑,也是出類拔萃的,所以我支持組織部所作的決定。”
  張國鑫此言一出,夏翔頓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張國鑫似乎沒有意識到夏翔的表情,又重新戴上眼鏡,捧著茶杯,輕輕地吹了吹浮葉,不再多言。
  因為張國鑫臨陣倒戈,夏翔只能退避,見三大巨頭達成共識,其余常委自然也是樂見其成,很快通過了幾個關鍵部門干部崗位的任命。
  會議散去之后,夏翔緊緊地跟在張國鑫的身后,含著怒意,輕聲質問道:“老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原本定好的計劃,為什么中途變卦了?”
  張國鑫輕吁一口氣,壓低聲音道:“走,去我辦公室喝杯茶,我給你好好解釋。”
  邱恒德站在宋文迪的右側,見夏翔與張國鑫交頭接耳,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低聲道:“這次還真夠僥幸,若非文迪書記,保留了一手,恐怕今天的會議不會有這么順利。”
  宋文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邱恒德,淡淡道:“昨天下午那場戲,你配合得不錯。”
  邱恒德訕訕道:“只能說文迪書記的演技太高,竟然也嚇了我一身冷汗。”
  宋文迪風輕云淡,嘴角浮現出一絲憂慮,低嘆道:“官場向來波云詭譎,若是不能靈活變化,極有可能處于下風。國鑫同志剛來銀州不到月余,便開始攪動風波,后面的工作定然很難開展,他分管黨組工作,以后與你交涉的地方很多,還需你自己注意才好。”
  邱恒德面露凝重之色,雖然這次的人事之爭,己方占據上風,但那也是因為有巧合在內,若不是方志誠心細如發,又怎能輕易發現市委書記辦公室內竟多了一只“順風耳”?
  邱恒德微笑道:“這次還是多虧了方志誠,若不是他,勝負當真難料,我離國鑫同志的位置不遠,他那個筆記本上密密麻麻都是字,顯然有備而來。”
  宋文迪輕輕地點頭,由衷地嘆道:“志誠的確是我的福將,因為他的緣故,我因勢利導,巧妙拆掉了不少陰招。可惜,他年紀太輕,即使我想提他一把,也要顧忌人言可畏。”
  邱恒德見宋文迪對方志誠的評價如此之高,心中暗自為方志誠感到高興,隨著與方志誠相處時間變長,邱恒德越來越覺得方志誠是一個很難得的年輕人。
  方志誠不僅在暴雨洪水之中救了邱恒德,若非他親自督促,被拐走的樂樂,恐怕也不會那么輕易被尋到。邱恒德夫妻倆如今對方志誠都很滿意,暗自達成一致意見,想撮合方志誠與謝雨馨。邱恒德潛意識里甚至將方志誠視作自己的連襟。
  送走夏翔之后,張國鑫收到葉明鏡的電話。張國鑫將常委會始末與葉明鏡大致說了一番,葉明鏡沉默許久,輕嘆道:“沒想到宋文迪如此老辣,如此隱蔽的安排,竟然還被他洞察,夏翔被他壓得一蹶不振,也是有道理的。。”
  張國鑫低聲道:“竊聽器是否要盡快拿掉,否則,恐怕會出現問題。”
  葉明鏡擺了擺手,自信道:“我安排的人都極有素質,絕對不會被人發現,所以這點你可以放心。至于竊聽器,那就送給宋文迪了,若是再重新去市委書記一次,反而增加暴露的風險。”
  張國鑫點點頭,低聲道:“那下面一步,該如何做?”
  葉明鏡語氣深沉道:“對于銀州重機,我勢在必得,下一步自然圍繞銀州重機的收購,你務必要配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