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78 泫雅的特殊身份

樸泫雅的父親看上去保養得不錯,臉上氣色很好,眼角稍有皺紋,他個子不算高,但身材勻稱,其實很足,一雙眼睛帶著殺氣,當方志誠進入包廂之后,就不停地在方志誠身上掃描。
  方志誠也能理解樸父,自己的女兒不肯回韓國,心情想必很糟糕,而在樸泫雅虛構的故事中,自己就是那個拴住女兒的罪魁禍首,所以樸父對方志誠充滿敵意,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樸父與身邊的那個中年男人說了一句韓語,那中年男人翻譯道:“方先生,謝謝你能來赴約,我們邊吃邊聊。”
  方志誠瞄了樸泫雅一眼,他原本就知道樸泫雅的家庭可能不簡單,但沒想到樸父隨身還帶著翻譯,這架勢說明樸父肯定是一個有經濟實力的人。
  方志誠笑了笑,道:“謝謝款待。”
  飯桌上的氣氛有點尷尬,三個人在吃飯,那個中年翻譯并沒有動筷子,而是關注著樸父的言行。方志誠暗自嘆了一口氣,怎么今天的這個飯局有點像參加一個國際交流活動,氛圍太過古怪了。
  韓餐主要以小火鍋烤肉醬湯拌飯為主,方志誠吃了并不是很習慣,不過樸泫雅卻是吃的津津有味。大約一個小時左右,三人吃完晚餐。中年翻譯接到樸父的指示后,道:“樸先生,想跟你單獨聊一會。”
  樸泫雅眼中閃過詫異之色,用漢語道:“爸,有什么事情不能當著我的面說嗎?”
  樸父回答道:“這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你就不用參與了。”
  方志誠盡管聽不懂兩人的對話,而那翻譯也沒有給自己翻成華夏語,但他還是猜出了些許,伸手在樸泫雅的手背上輕輕地拍了拍,道:“泫雅,你出去吧,我想跟你父親單獨說幾句。”
  樸泫雅擔憂地看了一眼方志誠,然后猶豫不決地出了包廂。在翻譯的溝通下,方志誠與樸父開始進行對話。
  樸父盯著方志誠看了幾秒,道:“你為什么要聯合泫雅騙我?”
  方志誠微微一怔,意識到自己充當樸泫雅愛人的計劃已經敗露,他淡淡笑道:“作為她的朋友,我想幫幫她而已。”
  樸父搖了搖頭,道:“不敢茍同,你這樣不是幫她,而是在害她。據我所知,她華夏生活得并不順心,在你家中充當……保姆……你知道嗎?樸泫雅在出國之前,都是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她從來沒有吃過那么多苦。”
  方志誠輕嘆道:“樸叔叔,你的想法,我也不能認同。誰說當保姆,她就不順心?名義上,她在我家中幫我打掃房子,我給她工資,但事實上,我從來沒有將她當成保姆,而且給她很多自由。我相信,現在她已經將我的家當成了自己的房子。否則的話,她也不會拒絕回國。”
  樸父頓了頓,沉聲道:“不瞞你說,我調查過你和她的關系。我知道你是華夏的官員,雖然現在級別不是很高,但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你現在已經有婚約在身。我希望你能幫我說服泫雅,讓她跟我回國。”
  方志誠聳了聳肩,知道樸父剛才簡單的一段話中隱含的意思,他對自己很了解,能夠說這些話,就意味著能夠動用關系,讓方志誠吃點虧。
  方志誠道:“對不起,我恐怕沒法幫你,因為我沒有資格對別人的人生指手畫腳。”
  樸父眼神中充滿了怒氣,似乎對方志誠的態度很不滿意,他盡量壓制火氣,“說吧,你就究竟需要什么?”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為什么這么問?”
  樸父道:“你知道樸泫雅的身份,所以想從她身上得到些什么,所以才故意接近她,然后讓她愛上你。你最終只是想從她身上得到什么吧?”
  方志誠苦笑道:“第一,我真的不知道樸泫雅有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身份;第二,即使她有很顯赫的家庭,有了不起的父親,我想這與我沒什么關系。至于她愛上我,我只能說,這我也不想。”
  方志誠原本以為樸父聽到這句話,會很生氣,但沒想到他長吁了一口氣。
  樸父的態度有些改變,片刻之后,道:“跟你今天的對話,雖然談不上很對胃口,但讓我放心了。因為我能夠看得出來,你沒有刻意的奉承我。如果你刻意的討好我,讓泫雅跟你在一起,我就會懷疑你的動機。不過,你表現得很真誠,與我的對話也保持不卑不亢的態度。至少我可以知道,泫雅并沒有受到你的蠱惑。”
  方志誠暗忖這樸父原來之前都是在詐自己,淡淡地笑道:“樸叔叔,我能夠理解你。泫雅是你的女兒,你為她考慮,那是人之常情。從我這段時間,對她的了解來看,她的性格有點怪,似乎喜歡生活在一個比較封閉的圈子里。所以她這種性格會特別敏感特別的固執,所以我建議你在勸她的時候,要多一點技巧。”
  樸父嘆了一口氣,道:“你分析得沒錯,泫雅從很小的時候,就很孤僻,她沒有什么朋友,所以大學上完之后,就來到了華夏留學。我原本打算將她送到歐洲,不過,她似乎對華夏文化情有獨鐘。我一直很尊重她的意見,但現在她似乎想永遠留在華夏,這我難以接受。”
  方志誠道:“她雖然性格……特別了一點,但有自己喜歡的東西,并為之努力,她這樣的狀態并沒有什么不好的。同時,可以看得出來,樸叔叔你是一個很開明的人,過去給她許多自由的空間,而未來的路,也是得由泫雅自己來走,你為何不給她提供更多的自由呢?”
  樸父沉默許久,道:“你說得沒錯,但我有自己的立場。你也知道,我年紀大了,在國內也有些產業。我只有泫雅獨女一個,那些產業最終還是要給她的。”
  方志誠道:“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都希望把自己最好的東西交給自己的子女,但是父母認為好的東西,對于子女而言,有可能并非最喜愛的。試想一下,即使樸泫雅回去成為你的接班人,以她的性格,會快樂嗎?我想,反而對她是一種負擔。”
  樸父有所觸動,苦笑道:“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
  方志誠道:“在華夏也是一樣,有很多家族企業,他們希望子承父業,結果兒子在經營企業上可能并不擅長,最終導致企業反而一步步沒落。如果你想讓自己的事業延續下去,其實可以尋找其他方式,比如招募專業的經理人來打理。那樣既會讓你的企業正常展,而泫雅也可以做自己覺得開心的事情。”
  樸父輕嘆道:“那也是下下之策了。我的想法,是給泫雅找一個能干的丈夫,讓他來幫我打理企業。”
  方志誠笑道:“這也得看泫雅樂意不樂意了。”
  樸父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他現這個年輕人身上還是有優點,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隨著交談時間緩緩流淌,已經完全消失不見,轉而取代的是一種淡淡的欣賞。
  這主要因為樸父知道方志誠對樸泫雅并沒有惡意,他甚至意識到方志誠根本不知道樸泫雅的家庭情況。
  樸父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擅長用眼睛去觀察人,從而分析得出他的性格,在樸父看來,方志誠很優秀,泫雅喜歡上他,也是有道理的。
  兩人交談了半個小時,樸泫雅已經按捺不住,終于還是敲響了門,見方志誠和樸父相談甚歡,露出詫異之色。
  樸父起身道:“今天我們就聊到這里吧。”
  方志誠與樸父主動握手,道“行,以后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隨時和我聯系。”
  樸父看了一眼樸泫雅,問道:“你今天跟我住酒店嗎?”
  樸泫雅認真地搖了搖頭,道:“不了,我要和歐巴一起回家。”言畢,她摟住了方志誠的胳膊。
  樸父自然看到了這個細微的動作,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道:“那好,這段時間我都不會離開漢州,有空我約你們吃飯吧。”
  等目送樸父開車離開,樸泫雅驚叫了一聲,道:“歐巴,你是怎么做到的?為什么爸爸會對你那么和善?”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拉開樸泫雅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輕聲道:“因為我跟他坦白了一切,從而獲得了他的信任。”
  樸泫雅露出慌張之色,道:“歐巴,如果他知道你不是我的男朋友,而我還住在你家,一定會讓我回國的。”
  方志誠笑了笑,道:“放心吧,你爸是一個很善解人意的人,他一定會體諒你,不會逼你的。”
  樸泫雅攤開手,道:“紙包不住火,總有一天會被他知道的。反正,無論他如何威逼利誘,我都不想回國。因為我的劇本還沒有完成,我要成為一個著名的劇作家。”
  方志誠暗忖樸泫雅還是太單純了,他的父親恐怕早就安排私家偵探調查自己和她,如果隱瞞的話,只會讓樸父更加堅定決心,要讓樸泫雅回國,所以還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勸樸父能理解樸泫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