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77 官員的惻隱之心

臧毅離開會議室的時候,心情有點沉重,盡管對方的計劃被自己猜中,但還是沒有阻止一切發生。會議的結果不出所料,章天靈要求市委辦督查室牽頭成立專門調查小組,聯合紀委、公安、檢察院調查工業園現存的問題,重點研究解決環境污染隱患和工廠之間暴力搶奪人員及其他潛在隱患和問題。
  臧毅與胡鋼并肩而行,胡鋼嘆道:“這件事你怎么沒有跟我提前通氣,否則的話,我也好幫你一下。”
  臧毅淡淡笑道:“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了解的情況也不多,所以不好與你匯報。”
  胡鋼心知肚明,臧毅這是防著自己一手,他只能佯作不知,道:“工業園那邊問題不小,現在整頓一下,也是好事,畢竟現在不處理,等到以后再爆發出來,可能影響更大。”
  臧毅點了點頭,道:“謝謝胡市長的提醒。”
  兩人在樓下分別乘坐自己的公務車,胡鋼透過車窗朝隔壁那輛車望了一眼,只看到臧毅模糊的上本身側影,他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暗嘆了一聲,臧毅此人還是過于“獨”了一點。盡管他行事有手段,思考問題很成熟,但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感覺。即使自己現在與他是同盟關系,但仍然有所擔心,會不會哪一天被他一腳踹開。
  原本霞光工業園是臧毅的試驗田,臧毅在這里能夠做到說一不二,但經過這場會議,章天靈成功將手深入其中,以監督的角度,對工業園的發展進行控制。調查是起點,最終目的是安插自己的心腹人馬,對工業園的控制權進行爭奪。
  胡鋼知道工業園是一塊香噴噴的蛋糕,但還是沒有伸手,因為自己與臧毅處于合作關系,若是此刻下手,可能會動搖與臧毅的關系。
  萬衡跟著章天靈進了市委書記辦公室,章天靈親自給萬衡泡了一杯茶,笑道:“志誠,在這件事的處理上辦得極為巧妙。”
  萬衡點頭道:“的確,找到問題的切入點讓臧毅有點出其不意。工業園那邊的確有點烏煙瘴氣,政府保持緘默,老百姓的投訴如石沉大海,也是沒有太多辦法。如果不是志誠正好碰見了此事,并進行了跟蹤調查,恐怕此事也會被掩埋。據說趙橋鎮黨委那邊想盡一切辦法,威脅受害者家屬極其親屬。”
  章天靈面露凝重之色,道:“趙橋鎮黨委那邊,你認為該如何處理?”
  萬衡露出決然之色,道:“當然是追究有關人等的責任。”
  章天靈點了點頭,嘆氣道:“漢州官場有些水深啊。”
  萬衡感同身受的笑了笑,卻道:“水至清則無魚,渾濁點也無妨。”
  方志誠和臧毅之間的對立,現在霞光官場人人皆知,兩人之間的競爭,有時候會讓氛圍變得復雜而混亂,但有時候也因為競爭關系,才能讓對方的行事布局更加縝密,不留給對方把柄。
  站在市委書記的角度,章天靈很看重臧毅在漢州的工業制造布局,但他在布局的過程中難免會留下一些小尾巴,如果方志誠能夠及時地“提醒”一下他,這樣也可以讓他在布局的過程中更加完善。
  相同的道理,如果方志誠沒有一個能給他帶來壓力的強大對手,他的進步也不會這么大,對互聯網產業基地的投入也不會如此之多。
  兩個人的競爭,彼此刺激對方進步,即使造成些許“混亂”也無傷大雅。
  快下班的時候,方志誠讓秘書商燕去外面買了些水果及補品,下班之后,郭勁遠開車將方志誠送到了市人民醫院。盡管方志誠讓項新安排人保護好張翠華,但對面工廠的保安還是下手既快且狠,將張翠華打傷。
  來到了病房,方志誠先敲了敲門,一個女孩站在門邊,道:“請問你找誰?”
  方志誠認出這女孩是張翠華的女兒,想摸摸她的腦袋,卻被她警惕地避開。方志誠苦笑道:“我來探望你的媽媽。”
  女孩“哦”了一聲,蹦跳著走入其內,道:“媽媽,外面有個叔叔來探望你。”
  方志誠已經走入其內,張翠華看到方志誠,連忙坐直,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張翠華傷得挺嚴重,肋骨還有了骨折,輕聲道:“張大姐,你躺著吧。”
  張翠華嗯了一聲,道:“謝謝方書記,你這么忙,還抽時間來看我。”
  方志誠將水果及營養品擺放在柜子上,道:“一定要來的。我是要跟你匯報一下后續的情況。”
  張翠華忐忑且不安地問道:“怎么說?”
  方志誠道:“肇事的兇手已經被逮捕,會按照相應的審判流程,對其進行定罪。同時洪升汽車配件制造公司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會給你一定的經濟賠償。”
  張翠華性格很倔強,眼圈微紅,道:“我不要賠償,我只希望老蘭在地下有知,他不是白死的。”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雖然人命更加重要,但據我所知,你們的家庭條件并不富裕。而且小姑娘還有病,所以你們還是收下錢吧。”
  張翠華不再說話,淚水從眼角流下,小女孩挺懂事,連忙拿了紙巾過去幫她擦淚水,低聲道:“媽媽,別哭。”
  方志誠見此場景不僅也有點感動,鼻子有點酸澀,暗忖自己終究還是為這隊可憐的母女做了些事情,否則良心難安。
  正準備出門,一個俏麗的身影擋住了自己前行的方向,小女孩飛奔過去,牽住她的手,笑道:“婁阿姨,你來了啊?”
  姓婁的女子嘴角顯著淺笑,笑道:“是啊,我下班之后先去給你們買了晚餐,所以耽擱了一下。”這時她看到了方志誠,微微一怔,道:“方書記,你好!”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婁警員,我們又見面了。”方志誠調查過她,這個女警名叫婁瑤,去年剛進入趙橋鎮派出所。
  婁瑤微微一愣,道:“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這算什么麻煩呢?”
  婁瑤想了想,低聲請求道:“方書記,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方志誠點點頭,道:“當然可以。”
  來到了醫院的樓梯間,婁瑤目光清澈地說道:“方書記,你沒有讓我失望,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領導。但我請求你還能繼續幫助張大姐一家。”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你應該知道,事情已經有結果,我已經幫她爭取到了最大的利益。犯罪嫌疑人會被追究刑事責任,同時肇事者所在的公司也會她足夠的賠償。”
  婁瑤搖了搖頭,道:“還不夠!你看到了沒,張大姐一家現在這么困難,而笑笑身患重病。”
  方志誠仔細回想那個小女孩,她的臉色的確不大好,不過給人的感覺很陽光,倒也配得上笑笑的名字。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覺得我還需要做什么?”
  婁瑤緩緩道:“我希望你能出面幫笑笑辦一個募捐儀式,雖然工廠方面會給她們母女倆賠償,但我估計那筆錢對于笑笑的病而言,也是杯水車薪。而且她們以后還得生活,如果那筆錢全部用于治病,她們以后該怎么辦?”
  方志誠盯著婁瑤瞄了一眼,道:“你和張翠華是什么關系?”
  婁瑤微微一怔,搖頭道:“和你一樣,我是當天才認識她的。你是不是覺得我挺高尚?”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的確有點奇怪,現在這個世界上不求回報的熱心人已經很少了。”
  婁瑤嘆氣道:“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那么做,只是看到笑笑的臉,我就受不了。”
  方志誠沉默許久,道:“既然你一個普通人都有惻隱之心,我作為父母官怎么還能麻木不仁?關于她倆的事情,我會交給民政部門,讓他們在政府系統搞一次募捐,錢不一定很多,但至少會讓大家關注這件事。”
  婁瑤松了一口氣,道:“方書記,謝謝你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不用客氣,我也應該替他們母女倆謝謝你。”
  方志誠轉身出了醫院,坐入轎車,郭勁遠正準備開車,方志誠道:“等會兒吧,我抽根煙。”
  煙燒了半根,婁瑤從里面走了出來,她朝不遠處招了招手,方志誠順著她招手的方向望去,苦笑了一聲,暗忖自己竟然是多此一舉了。方志誠原本還打算順便帶婁瑤一程,現在看來婁瑤已經有人來接她了。
  “走吧。”方志誠將煙直接掐滅,將整個背部靠在座位上。
  “去哪兒?”郭勁遠問道。
  方志誠想了想,還是輕聲說了那個地方,雖然自己一直無視樸泫雅的存在,但既然她那么可憐地請求了自己,還是給她一點面子吧。
  車子行駛了十來分鐘,停靠在一家韓式餐館的門口,方志誠報了包廂號碼,一個身著韓服的女子微笑著將自己迎上了二樓。進入包廂,發現里面已經有三人,樸泫雅見到方志誠,眼中露出驚喜之色,連忙起身,輕聲道:“歐巴,你不是說有事嗎?怎么來了!”
  方志誠笑道:“推掉了,有什么事情能比你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