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76 神對手與豬隊友

“臧市長,霞光公安局那邊似乎不松口,要追究當天鬧事者的刑事責任。此事趙橋鎮黨委盡管全力掩蓋,但已經廣泛地傳播開。現在工廠內部人心不安,很多人萌生退意。”洪升汽車零部件制造公司的總經理涂榮無奈地匯報道,“公司高層已經有了商議,只要受害者家屬愿意私下協商,那么我們愿意給更多的補償。”
  洪升汽車零部件制造公司,是工業制造論壇召開后,簽下的重點企業。這個公司是奧迪、寶馬、奔馳、凱迪拉克等豪華轎車在國內的配件生產商之一,年銷售超過五十億。
  雖然洪升汽車零部件公司只是暫時在漢州建了一個分廠,但臧毅看中的是洪升汽車零部件制造公司的潛力,他們正在籌備上市,等募集到資金之后,準備自主研發汽車品牌,而這發展規劃,將在漢州實施。
  現在汽車需求量每年都在增加,這位國內生產商提供了需求。而且隨著國內汽車技術的進步,已經具備了基礎汽車制造能力,所以國產汽車將是未來重要的增長點。
  臧毅瞄了一眼涂榮,嘆氣道:“老涂,我想跟你確認一下,此事究竟是誤傷還是故意傷人。”
  涂榮連忙語氣凝重地說道:“當然是誤傷,誰沒事做敢惹人命案?”
  臧毅目光在涂榮身上掃了掃,搖頭道:“可是我了解到的消息,并非如此。”
  涂榮心中有些慌張,尷尬地笑道:“臧市長,你的消息肯定不準確,有人惡意中傷我們。”
  臧毅淡淡地笑了笑,道:“我都沒有說消息是什么,你怎么知道是惡意中傷?”
  涂榮暗暗一驚,苦笑道:“從你的語氣推斷出來的,難道不是嗎?”
  臧毅站起身,在涂榮的肩膀上按了按,輕嘆道:“老涂,我知道企業在起步階都會很艱難,尤其是招工問題,沒有足夠的人手,你廠房建設得再完善也沒用。但你也不能因為要招工,所以就動用江湖手段行事啊。”
  涂榮心中暗嘆了一聲,知道此事還是瞞不住臧毅,他苦笑道:“臧市長,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此事我也沒想到弄得這么大。”
  臧毅眉頭皺起,道:“現在已經晚了,我知道你們原來只是想懾服一下對方,但結果出乎意外,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該承擔的責任,你們還是要承擔的。”
  涂榮驚疑道:“什么責任?”
  臧毅道:“你們廠方需要作出合理的解釋,對受害者家屬給予慰問,從感情的角度尋求原諒。”
  涂榮苦笑道:“可是受害者家屬是油鹽不進啊!現在每天都要到工廠門口,拉著橫幅,要我們給個說法。”
  臧毅道:“受害者家屬的行為再怎么偏激,但他們現在是大眾同情的那一方,所以你們也要耐下心來解決問題。”
  涂榮道:“臧市長,其實在我看來,事情沒那么復雜,大不了給更多的補償。”
  臧毅盯著涂榮看了許久,道:“老涂,如果你真的這么認為,那我也不攔著你。在政府層面,你放心,我會交代好,盡量控制住勢頭,不會影響到洪升。但具體如何解決問題,還是需要你們自行處理。”
  等涂榮離開之后,臧毅嘆了一口氣,給市公安局副局長陳恒輝打了個電話。陳恒輝是臧毅在市公安局安排的一顆重要棋子,如果不錯意外的話,當臧毅成為市長,那么陳恒輝就是市公安局的局長。陳恒輝是省公安廳的下派干部,如果追溯源頭,與文景隆有著一定的關系,如今在市公安局排名第三位,主要負責。
  現在洪升的問題已經牽扯到公安系統,所以臧毅必須要動用陳恒輝這枚棋子。
  陳恒輝知道臧毅所為何事,匯報道:“市局這邊已經安排調查小組,準備接手這個案件。不過霞光區公安局方面似乎不太買賬。”
  臧毅早已猜到這一情況,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霞光方面在處理問題的時候,不會按照市里的指示來辦理。”
  陳恒輝詫異道:“難道他們會抗命?”陳恒輝是從部隊轉業的,他以前是軍人,所以進入官場之后,還是會認為下級聽從上級安排,是義務所在。
  臧毅暗忖陳恒輝還是沒看清楚其中的困難所在,輕嘆道:“談不上抗命,雖然市局是區局的上級部門,但他們也要聽取區委的指示。”
  陳恒輝點了點頭,理解其中的問題,霞光區方面恐怕不會按照市里的指示來辦。
  陳恒輝道:“現在我們需要怎么做?”
  臧毅道:“配合洪升公司,盡快結案。”
  陳恒輝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斷了電話之后,臧毅手指在辦公桌面上輕輕地敲打,終于他等來了方志誠的進攻。在空中超市網選擇倉儲的問題上,臧毅給予了刁難,其實他知道,方志誠肯定會給自己反擊,否則的話,臧毅還會進一步地阻撓方志誠在互聯網產業上的布局。
  臧毅原本以為方志誠會重點在工業制造發展和環境污染的對立出招,但未曾想竟然找到了工業園新老企業之間的矛盾這一切入點。盡管看上去問題沒有影響到原則,但如果吸引太多的目光,其他問題也會隨之暴露。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這個人命案很快會成為市委常委會上的議題,然后環境問題也會浮出水面,隨之會引起討論,究竟是否要在漢州推行工業制造。
  下午的常委例會上,胡鋼主持會議,章天靈一直保持著沉默,會議進行一個小時左右,萬衡咳嗽了一聲,道:“胡市長,我認為今天需要重點討論一下霞光工業園人命案的問題。”
  胡鋼目光不經意地朝臧毅的方向掃了掃,道:“據我所知,這是一個民事糾紛,霞光公安局那邊已經開始著手處理。”
  萬衡淡淡道:“如果是一個簡單的民事糾紛,為何市公安局會成立專門的小組,接管此事呢?”
  胡鋼微微一怔,此事臧毅沒有跟自己提前通氣,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臧毅清聲道:“萬書記,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一直關注著工業園的情況。所以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就安排市局的陳恒輝同志介入調查。從初步調查的情況來看,結果并不是很嚴重,如同胡市長所說,這只是個民事糾紛而已。”
  萬衡搖了搖頭,道:“但是我從霞光區那邊了解的情況,并不那么簡單。現在懷疑洪升汽車配件制造公司的總經理涂榮故意指示人滋事,案件發生之后,還安排人對受害者家屬進行恐嚇。”
  臧毅皺了皺眉,露出驚疑之色,道:“萬書記,你說的是否有點太夸張了?”
  萬衡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不是看到證據,我也不相信會有這等事情發生。下面請大家觀看一段視頻,這就發生在上午洪升公司門口,視頻內容是保安強行對受害者家屬進行驅趕。”
  現場視頻是用手機拍攝的,時長只有一分鐘,并不是很清晰,但可以到保安對受害者進行了毆打。常委們輪流看了一番,除了臧毅和胡鋼神色不變外,其他人表情都有點凝重。
  萬衡嘆了一口氣道:“是不是感覺有點觸目驚心?這還是和諧社會嗎?”
  臧毅面色陰沉,他心中暗罵涂榮愚蠢,自己已經交代他要人性化處理,但還是如此偏激的行事,這還讓自己為他說話。他心中暗嘆,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
  現在局面已經完全失去了主動權,臧毅知道,現在如果自己還站在涂榮那邊,已經無力回天。
  章天靈拿著手機,看了兩遍,沉聲道:“同志們,在我看來,洪升汽車配件制造公司的暴力行為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們政府的態度。不可否認,對待企業,我們應該提供幫助和支持,但不是保持一味的縱容,并充當他們行惡違法的保*護傘。我知道洪升這家企業,他們是現在市內重點培育的預上市企業,市政府應當給它提供足夠的支持,在政策和資金上為他們開辟綠色通道。但所有的支持和幫助是建立在他們合理的訴求之上,并不是支持他們動用江湖手段欺凌百姓。”
  臧毅發現在常委會上,自己竟然是第一次如此處于下風,從胡鋼的眼神中透露了一抹愛莫能助的表情。主要因為這件問題,牽扯到了原則性,胡鋼即使想出手相助,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章天靈沉聲道:“臧市長,我能理解你的立場,你一直想在漢州推動工業制造的發展,所以一直盡心盡力地為那些企業提供足夠的幫助,但是政府在給企業寬容的同時,也要行使監督權。據我所知,之前一直有工業園新入幾家企業存在環境污染隱患的舉報信,現在我們是否要認真地看待一下,是否嚴格一點對待這些新入漢州的工業制造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