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775 借道義的制高點

(月底了,求月票支持,過期月票就沒用了哦。)
  第二天清晨,方志誠換好運動服,按照以往的習慣準備跑步,剛出了小區,便被人給攔住了。“大姐,你有什么事?”方志誠認出了婦人,正是昨晚在趙橋鎮派出所的那位受害者的老婆。
  婦人噗通一聲跪下,哽咽道:“方書記,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幫我丈夫討回公道。”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第一反應是趙橋鎮派出所有人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以及住址,第二反應是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趙橋鎮派出所的掌控,所以他們只能給婦人指了條明路,求方志誠親自出面,為方志誠做主。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伸手將婦人托了起來,道:“大姐,你仔細跟我說明情況,昨天我也在現場,所以如果我有能力,肯定會幫你們。”
  那婦人見方志誠如此說話,抹了抹眼角的淚漬,道:“我叫張翠華,我的丈夫叫蘭道峰。我們夫妻倆雖然生活不算富裕,但感情很好。昨天我突然接到了他工友的電話,說老蘭出事了,我當時就懵了,感覺天塌了。我們有個女兒,她天生有腎病,以前有老蘭撐著,勉強還能養活她,但現在他走了,我女兒的藥費就成了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嘆道:“現在是怎么處理?”
  張翠華哽咽道:“他們的意思,給我們賠償三十萬,然后事情就到此為止。但我覺得不行,倒不是嫌錢少了,只是老蘭說沒就沒了,這讓我感覺對不起他。”
  方志誠沉默片刻,像張翠華遇到的事情,也是常事。出了人命案,并不一定都能讓兇手以命抵命、繩之以法,正常都是以錢私了。
  社會有陰暗的一面,很多人活得很渺小、卑微。
  方志誠道:“張大姐,謝謝你信任我。這件事情,我會幫你重點關注,但是我希望你能照顧好自己,不要沖動,因為我害怕那樣你會落入危險之中。”
  方志誠隱隱察覺到,這其中應該有一股力量在降低事情的影響面。張翠華只是個婦人而已,如果想要跟那股力量斗爭的話,終究只會是胳膊擰不過大腿。
  張翠華輕嘆了一聲,道:“那我就先謝謝方書記。我不影響你了,再見。”
  方志誠見張翠華拖著略顯蹣跚的腳步,無奈地搖了搖頭,心中一動,等她消失在角落,方志誠跟了過去,張翠華轉入了一個小巷子,然后與一個年輕女子在對話。
  “見到方書記了嗎?”那女子問道。
  “見到了,他也答應了我。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我想去上訪,先去市政府,如果不行的話,那就去省里。我一定要為老蘭討回公道。”張翠華帶著哭腔說道。
  女子嘆了一口氣,道:“張大姐,你稍安勿躁,聽我的,暫時先不要急著去上訪,看方書記怎么說,如果他不管的話,到時候你再走其他途徑也不遲!”
  言畢,張翠華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么。方志誠則挪到了隱蔽之處,從側面見到了一個年輕女子扶著張翠華緩步離開。方志誠皺眉想了想,忍住那個女子卻是昨天給自己做筆錄的那位女警。
  方志誠當時對那位女警沒有太多印象,只記得她的面貌比較清秀,談吐也還不錯。現在琢磨著,暗忖這女警倒是挺不錯的,昨晚肯定是對張翠華起了同情心,所以才暗中相助于她。至于自己的身份還有地址,肯定也是這個女警暗中查出的,這也就可以解釋一切,讓方志誠放下心。
  畢竟張翠華能夠主動找到自己尋求幫助,這其中有一些疑點,方志誠現在處理問題已經變得很謹慎。
  方志誠看到此幕,心情還是一暖,盡管現在新聞當中不斷曝出很多冷漠的故事,但事實上人性還是善良的,像女警這樣愿意挺身而出的人并不少。
  方志誠也暗下決心,要幫助張翠華找回一個公道。
  上班之后,項新主動來到辦公室,跟方志誠匯報昨晚案件的進展,“經過一晚上的審訊,基本已經認定,這是一個誤殺案。雙方原本都是同事,因為一些口角,所以發生沖突。其中死去之人,并非與對方直接發生口角和沖突之人,定性為被誤傷,現在可能要私下解決。”
  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點了點頭,道:“私下解決的處置方案呢?是不是直接做甩手掌柜給兩方了?”
  項新微微一愣,苦笑道:“一般來說,基層派出所民警辦事,都會這么做,只要雙方達成和解,不會上綱上線,畢竟法律資源也是有限的,如果情況不是嚴重到一定的程度,都選擇私下協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項新說的也是華夏公安辦案的一個共性情況,采取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情況。
  方志誠沉聲道:“那我問你,什么才叫做嚴重程度?現在都有人死亡了,還不嚴重,那還有什么稱得上嚴重的?”
  項新見方志誠言辭鋒芒畢露,意識到自己的這個頂頭上司又開始來勁了,他輕嘆了一聲,道:“方書記,此事我與喬振華溝通了一下,他收到了市局和趙橋鎮黨委的雙重壓力,昨天晚上趙橋鎮黨委召開了緊急會議,最終決定將此事給按下來。”
  方志誠驚訝道:“按下來?”
  “趙橋鎮黨委認為,此事如果擴散的話,將對當地的工業園區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你也知道,今年趙橋鎮依靠工業園三期的發展,已經實現在全區招商引資領跑,如果現在出現負*面消息,那么將極大地影響來年的招商引資工作。”項新一邊說,一邊抬眼打量著方志誠,觀察他的表情,得出的結論是,自己根本看不透方志誠在想什么。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你認為應該怎么辦。”
  項新沒想到方志誠會直接問自己,他嘴角不禁泛起了苦笑,道:“站在趙橋鎮黨委的角度來看,將事情控制在有效范圍內,這是可以理解的。”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他沒想到項新是這么認為的,所謂站在趙橋鎮黨委角度,看上去是他轉移了立場,事實上也是他內心所想,只不過說得委婉點而已。
  方志誠沉聲道:“我不這么認為。”
  項新其實知道方志誠的意思,他沉聲問道:“要詳查徹查?”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了窗邊,低聲道:“如果那個被誤殺的人,是你的親戚,或者你的家人,你會怎么想?”
  項新尷尬地笑道:“如果那樣的話,我當然會追究到底。”
  方志誠無奈搖頭,道:“老項,你跟我說了一句大實話。作為正常人,因為能力有限,看到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大可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作為你我,千萬不能抱有那樣的想法。因為一旦那么想,你我所負責的這一塊地區,會變得混亂不堪。因為我們是權力者。”
  “因為我們握有權力,所以就承擔著懲惡揚善的義務。如果我們知道這個案件有著明顯的不公平,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那么你讓那個家庭,那個死者的妻子和孩子將何去何從?而且漠視生命的態度,就是這么一層又一層的放任,最終成為了一種習慣性的思維。”
  項新嘆了一聲,道:“方書記,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方志誠目光堅定地與項新說道:“老項,雖然我們現在還改變不了外界很多東西,但自己的一些原則不能變,對人的同情,對不公平的反抗,這些都要保留下來。我知道你的苦衷,身處你的位置,推動很多事情,需要花費很多精力。就以這個案件來看,趙橋鎮黨委那邊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但是,我認為,如果是正確的事情,我們應該去做,因為那樣我們才能問心無愧。”
  項新看著方志誠,發現他變化了很多,以前的方志誠,他會較真,但不會明顯得表露出來,然而現在他正在把內心的能量慢慢地釋放,來影響身邊的人或者事情。
  項新意識到方志誠在做嘗試,他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在霞光實現,并為之努力。
  項新點了點頭,道:“我等會就讓趙橋鎮派出所那邊實施逮捕,同時區公安局會安排專門調查小組,跟進追蹤此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記住要保護好受害者家屬,我懷疑,他們會采取其他手段。”
  項新道:“我這就去辦。”
  等項新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走到窗口,望著窗外略顯得有點荒涼的冬景,無奈地搖了搖頭,眼中透出一抹深邃之色。
  方志誠發現自己在這件事上其實還是點功利,剛才跟項新說的那一番話,三分真七分假,其實追究那個案件,從某種角度上,是掌握工業園發展中的弱點。而所謂的伸張正義,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只是安插了一個合理的理由而已。
  這就如同古代行軍打仗之事,出師需有名,替張翠華處理此事,那是要借了道義的制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