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74 弱勢群體的角度

霞光工業園的工人數量是一定的,當新企業來到漢州之后,原有的人數沒有增加,新企業卻又非常需要員工,于是開出競爭力很強的薪酬,這就使得老員工從老企業轉入新企業。老企業難以留住人,出現了用工荒,老企業和新企業出現矛盾,是工業園區的核心問題之一。
  方志誠面色沉重,緩步走到出現糾紛的現場,大約有十幾人,互相斗毆,飯館場內被砸得稀爛,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已經起不了身。
  突然有人大叫了一聲,道:“別打了,出人命了啊!”
  這時其余幾個糾纏在一起的人,面露驚慌之色,停下了動作,原本處于強勢的那一方,形色慌亂,準備離開現場。
  方志誠與郭勁遠吩咐道:“控制一下,誰也不能離開!”
  郭勁遠點了點頭,攔住了準備逃離的那人,那人微微一愣,怒道:“擋著我做什么?”
  郭勁遠冷冷道:“出事了,等警察來到現場,你們才能走。”
  那人心中慌張,掄起了拳頭,朝著郭勁遠砸了過去,怒道:“好狗不擋路,給我滾開!”
  郭勁遠早已有所戒備,往后撤了一步,躲過了這拳,反身一擰,捉住了那人的拳頭,然后在他膝關節內側踢了一腳,他就跪倒在地上。
  其余幾人也想走,郭勁遠快上步,都用了這一招,6續擰住他的胳膊,再用力踢一腳他們的膝關節內側。不到三十秒鐘,那幾人就爬不起來。
  郭勁遠用的招術看上去簡單,但如果放在行家人眼中,那可就知道玄虛所在,郭勁遠的內家功夫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華夏功夫和其他國家格斗技巧不同一樣的地方,在于對人體穴位的關注。
  郭勁遠剛才幾招,就是這一道理,那簡單的一腳,精準無比,踢中了他們小腿和大腿連接處的“委中穴”,一般練家子都會打這個穴位,腿直接抬不起來。
  場上已經有人報了警,并撥打了急救12o,大約過了十來分鐘,警車轟鳴,三個出警人員趕到現場,隨后醫院的救護車也趕到,將場內昏過去的兩人抬上了架子,送入救護車內。
  竟然出現了人命案,那三名警員也有點慌了,趕緊給所里打電話,未過多久,又有幾輛車趕到了現場。這幾人沒有穿警*服,應該是下班了,得到消息,匆忙趕過來支援的。不得不說,經過前段時間的規整,現在霞光公安系統已經有了煥然一新的感覺。
  “受害者人呢?”其中一名中年胖子,他一到,幾名警員就湊了過去,應該是當地派出所的干部。
  其中一名警員匯報道:“已經送上救護車了。不過,剛才我們觀察了一下,估計救不活了。”
  那中年胖子皺了皺眉,道:“兇手呢?逃掉了沒?”
  警員低聲道:“一個沒逃,全部在現場!”
  中年胖子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道:“他們是傻嗎?一個沒逃,等著被我們抓!”
  警員苦笑道:“他們原來準備逃逸的,但被人攔住了。總共有六人,現在怎么辦,把他們全部帶到警局嗎?”
  中年胖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分批次送到派出所吧,事情有點麻煩啊。你順便在現場喊幾名目擊證人,回所里做個簡單的筆錄吧。”
  警員點了點頭,轉身走到人群中,道:“有沒有人愿意跟我們去所里做個筆錄,只要將今天生的始末全部說一下,就可以了。”
  在場很多人都看到了經過,但誰又愿意惹事生非?華夏人只做看客的心態非常嚴重。
  方志誠伸手揮了揮,道:“我們跟你們去所里吧。”
  那警員微微一愣,旋即點頭,道:“那就上車吧?”
  方志誠道:“我們有車!”
  負責洪建村轄區的派出所,為趙橋鎮派出所。所處的位置比較偏,郭勁遠跟在警車后面行駛了幾分鐘,轉過幾條鄉道,才來到派出所。私人車輛不允許進入派出所內,郭勁遠將車停在了外面。
  肇事者被帶入大審訊室,而方志誠和郭勁遠被帶入筆錄室。
  一個看上去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女警,拿著筆記本和筆,與方志誠進行了簡單的談話。方志誠從客觀角度,對現場生的情況始末做了簡單描述。
  這時外面突然出現了騷動,女警道:“我先出去看看,等下再繼續筆錄。”
  方志誠也有點好奇,也跟著出了審訊室,只見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婦人走在最前面,身后跟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兩人正在悲痛地哭泣。
  “殺人兇手在哪里?我們要見兇手!”那少婦看上去有些絕望,“一家老小都等著他養活,現在他死了,你們讓我們怎么辦?”
  女警走過去,低聲勸道:“先不要激動,人都被控制住了,等事情查明真相,一定會給你們說法的。”
  “還要查什么?”婦人道,“剛才醫院那邊有消息,人已經死了。”
  女警見小女孩嗚嗚直哭,心生不忍,道:“對不起,現在不能讓你們見對方。”
  這是公安內部都知道的處理糾紛技巧,如果讓彼此見了面,那會導致現場更加混亂。
  中年胖子這時從審訊室走了出來,大聲道:“吵什么?現在情況還不明朗,你老公怎么死的,還不知道情況,有人說,是正當防衛,是你老公先動的手。”
  婦人被這么一嚇,忍住了哭聲,片刻反應過來,道:“這不可能!我老公特別老實,從來不惹是生非,怎么可能先動手呢?那幾人我知道,以前是我老公的同事,最近這段時間去了新工廠,不斷往新工廠挖人,我老公不愿意去,他是技術工,如果不去的話,其他人去了也沒有什么意義。前幾日我老公說過,有人恐嚇他,如果不離開現在的工廠,就要弄死他。”
  中年胖子皺了皺眉,道:“現在缺乏證據,不知道是誰先動手的。還需要繼續調查,等情況明朗之后,自然會給你交代。”
  中年胖子目光凌厲,掃視著場上的所有人,突然落到了一個人的身上,他臉色微變,意識到什么,咳嗽了一聲,拉過女警低聲囑咐了幾句。隨后女警走到方志誠的身邊,低聲道:“我們所長請你們去辦公室坐一坐。”
  方志誠點了點頭,意識到那個中年胖子怕是認出自己來了,道:“還是先做完筆錄吧。”
  女警微微一愣,道:“那行!”
  做完筆錄之后,方志誠來到了所長辦公室,那中年胖子一臉微笑,已經泡好了茶,道:“方書記,真沒想到,您竟然在現場。”
  方志誠剛才已經看過所內的公示欄,這中年胖子名叫喬振華,是趙橋鎮派出所的所長。方志誠點了點頭,“今天心血來潮,想到工業園這邊來放松下心情,沒想到遇到這么大的事情。”
  喬振華臉上露出苦笑,無奈道:“方書記,您是不知道,自從工業園三期項目引入新企業之后,這邊的治安情況變得非常復雜。一周至少會出現三次類似的糾紛,當然,今天這么嚴重,出現了人命案,還是次。”
  喬振華心中暗自叫苦,今天也算是倒霉,沒想到這么大的事情,竟然被一把手給現了,他仔細想了許久,暗忖自己剛才沒有什么過錯,心中才緩和了一些。
  自從前段時間,霞光區某個派出所不長眼的負責人連方志誠都不認識,政法委書記項新將方書記的照片傳給了所有派出所,讓他們記住方書記,以后避免再次出現烏龍事件。在現場的時候,人數眾多,光線也不好,所以喬振華沒有現,等到了派出所之后,喬振華突然現了方志誠,驚出了一身冷汗。
  方志誠眼中精光一閃,道:“剛剛是否已經有人給你打過電話?”
  喬振華是項新一手提拔上來的,他知道項新和方志誠的關系,也就不在隱瞞,低聲道:“市局那邊交代,要將此事低調一點處理。”
  方志誠眉頭挑了挑,道:“怎么個低調法?”
  喬振華道:“肇事幾名人員的工廠負責人已經說過,給死亡家屬一點錢作為賠償,然后此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原來人命如此不堪。”
  喬振華訕訕笑道:“具體情況我也問過了,對方也并非是蓄意謀殺。死亡的那個男人有點倒霉,其實是為生口角的兩人去拉架。結果卻被打到了要害。至于生口角的那人,雖說受傷嚴重,但被搶救過來了。”
  方志誠不動聲色,淡淡道:“那你剛才還對那個婦人說,對方是正當防衛?”
  喬振華苦笑道:“這也是為了控制她的情緒,如果任由她鬧下去,我們就沒法辦公了。”
  方志誠道:“我理解你們辦案的難處,不過在有些問題上,還是要注意多一點人情味。”
  言畢,方志誠也不再多說什么,起身離開了所長辦公室。
  喬振華摸著下巴,沉思許久,有點拿捏不住方志誠的意思,所以最終給項新打了個電話。
  項新聽喬振華說明原委之后,罵道:“這還不明白嗎?方書記,是讓你們處理這個案件的時候,要站在弱勢群體的角度,多為孤兒寡母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