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73 私入工業園摸底

柳川如此生氣,方志誠也是能夠理解的,原本說好要見面,卻被人放了鴿子,這種郁悶之情可想而知。
  不過他沒有想象中那么焦灼,因為官場之中類似的事情太多,如果你每件事都生氣,那早晚有一天會被氣死。
  方志誠知道自己帶著柳川來漢運倉儲基地來見負責人黃勝,恐怕會碰個軟釘子,但他這一個動作必須要做,因為只有你做了這件事,才能給人有理由插手此事。
  漢運倉儲基地屬于國營單位,前身是淮南新華書店集團的倉儲基地,后來改制,歸入淮南傳媒集團,不僅用作全省圖書的倉庫,而且還將一部分倉庫劃撥出來,以租賃的形式增加收益。當初胡鋼將這個項目拉到漢州,花費了不少心血。但也因為漢運倉儲基地并不屬于漢州管轄,背*景非常復雜,所以單靠方志誠一個區委書記,想讓漢運倉儲基地賣個面子,難度倒是不小。
  倉儲基地內,有一棟兩層高的小樓,二樓一間辦公室內,黃勝撥通了胡鋼辦公室的座機,笑著說道:“胡市長,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做了,對方已經離開。”
  胡鋼點了點頭,道:“老黃,謝謝你啊,改天我請你吃飯。”
  黃勝擺了擺手,笑道:“哪能啊!還是我做東吧。不過,你這可是讓我趕走了個大客戶啊。我們與空中市網談的可是十年租賃協議,涉及資金上千萬,如果談成了我這幾年的任務指標可就都完成了。”
  胡鋼笑了笑道:“放心吧,現在物流倉儲業這么達,你現在手中有倉庫,難道還怕沒有生意嗎?前段時間,我與高寶公司的高層見了一面,他想在漢州弄一個倉庫,我當時就推薦了你們。”
  黃勝笑道:“高寶那邊已經跟我們聯系過了,預計下個月能簽約,如果不是有高寶作備胎,我還真不會把空中市網給拒之門外。”
  胡鋼道:“相對而言,高寶這樣的日化企業更加有生命力。雖說他們搞的電子商務是朝陽產業,但指不定哪一天就煙消云散了。而高寶已經展了十幾年,是全國數得上號的企業,這樣的企業更為可靠。”
  黃勝點了點頭,道:“胡市長,你分析得沒錯。綜合而言,這筆生意,我們不虧。如果下次還有好的生意,一定要通知我。”
  胡鋼道:“那是理所當然之事。”
  與黃勝通完電話之后,胡鋼忍不住暗自搖了搖頭,在這件事上,他感覺做得有點愧疚感,盡管現在已經和方志誠風道揚鑣,但胡鋼內心對方志誠此人還是很有好感的。
  其他的不說,但看之前在黃林問題的處理上,胡鋼能從方志誠身上看到一種特有的氣質。臧毅雖然更加老謀深算,甚至有點深不見底,但與方志誠身上的氣質相比,顯得太過暗淡了。
  盡管知道當官是越做越沉穩,但人對積極陽光的氣質總是會帶有些許好感。
  所以現在盡管和臧毅上了一條船,但胡鋼內心深處還是更加欣賞方志誠的行事風格。
  臧毅此人做事滴水不漏,處理問題很成熟,不會給人留下說辭,但正因為如此,有種如芒在背之感。
  坐在轎車內,方志誠接到了張曉亮的電話,張曉亮利用自己的人際關系網已經尋找到了一家合適空中市網的倉儲基地,不過并不在漢州,而是在隔壁城市寧海。寧海與漢州有一江之隔,也在瓊金一小時經濟圈之內,按照原來省委的構想,同城化項目也應該涵蓋寧海,不過后來因為考慮到寧海嚴格意義上屬于淮南地區,而省委大規劃是往蘇中展,所以便撇掉了寧海,更深入地與漢州進行同城化融合。
  不過,從長遠角度來看,瓊金漢州寧海三座城市在未來的聯系將越來越緊密。
  方志誠將這個消息告訴柳川,道:“盡管那個倉庫的面積沒有漢運的規模大,但已經達到你們的要求。你們之前與漢運的合作協議是十年,在我看來,時間有點太長,因為你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建設自有倉。所以與寧海的倉儲基地,我建議你們只簽三年。”
  柳川點了點頭,苦笑道:“考慮漢運,主要是因為它的名氣,同時也是想更深入地在漢州進行展。但沒想到,最終還是要轉移陣地。”
  方志誠拍了拍柳川的肩膀,低聲道:“柳總,在我看來,你大可不必這么氣餒。做空中市網這樣的全國平臺,目光不僅要放在漢州,而是面向全國,甚至全球。漢運倉儲基地雖說在淮南很有名氣,但站在全國來看,算不了什么。被輕視不可怕,關鍵是坐井觀天,目光短淺。”
  柳川暗嘆方志誠可真不像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看問題比自己長遠多了,苦笑道:“方書記,你說得沒錯!不過,這口氣總得消化一下,才能咽下去。”
  先將柳川送回公司,折回區委大院的過程中,方志誠給萬衡打了個電話,道:“空中市網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萬衡有點意外,道:“怎么解決的?我剛才托人向淮南傳媒集團協調,但一直沒有回應。”
  方志誠道:“我幫空中市網重新找了個倉庫。”
  萬衡疑惑道:“漢州沒有合適的倉庫,莫非你介紹到了另外城市?”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盡管空中市網是霞光支持的重點企業,但目光不能太短淺,要學會迂回前行,不能吊死在漢州一棵樹上。”
  萬衡淡淡笑道:“你這話怨氣很大啊,搞得自己好像不是漢州的官員一般。”
  方志誠嘆氣道:“某些漢州官員行事太過,為了斗爭,竟然不惜干擾企業的展及運營,這已經觸碰到了底線。”
  萬衡輕嘆了一聲,道:“此事我們無憑無據,所以也不好說什么。”
  方志誠沉聲道:“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要去做了。”
  萬衡想了想,知道方志誠指的是幾家新入霞光的工業企業涉及到環境污染問題,道:“相比較于空中市網而言,那幾家企業受到政府的監督,甚至處罰,還真不冤枉!”
  萬衡自然有自己的渠道知道新工業企業來到漢州后,受到了諸多的投訴。
  臨近下班的時候,方志誠喊郭勁遠帶著自己,往工業園行去。這一次他并非直接去工業園,而是去工業園附近所在的洪建村。現在的工業園就是在原洪建村基礎上搭建起來的,工業園給當地的村民帶來了改變,先有了企業,村民們都有了工作,此外,有些村民雖然賣掉了土地,但還有自有住房,他們在原來房子的基礎上進行了修建,為前來工業園的打工者提供住處。
  洪建村嚴格意義上來看,已經有了城鎮的雛形,不過因為前幾年霞光的展度緩慢,所以當地的村民的生活水平并沒有明顯提升,只是比以前活得稍微安逸一點。
  想要查明工業園的環境究竟達不達標,從一些報告上是看不出玄虛的,究竟有沒有影響,生活在附近的老百姓感觸最深。
  將轎車停靠在村口,天色已經有點暗,路邊有幾家店鋪,一家出售生活用品,兩家門面略顯陳舊的飯館。方志誠挑了其中一家看上去環境較好的,準備吃個晚餐。像這樣的小店鋪,一般是沒有菜單,只是在一張一平米不到的黑板上,寫著一些菜名。店主人在門口擺了鍋灶,不遠處擺放著各種蔬菜肉類,客人喜歡吃什么,隨意搭配,店主人炒好后,按照葷素算錢。葷菜五元,素菜三元,再加米飯,一頓飯只要六七元。
  方志誠要了兩個炒菜,還點了一個湯,然后與郭勁遠在里面選擇了一個位置。黃色的桌面有些臟,郭勁遠抽了一段卷紙在桌上沒擦拭幾下,那卷紙便已經爛掉了。
  方志誠笑道:“沒必要講究了。”
  郭勁遠點了點頭,道:“這里主要是給工業園的那些工人提供飯菜,油可能不會太好。”
  方志誠知道郭勁遠的意思,道:“今天我們就感受一下別人的生活吧。”
  只過了幾分鐘,兩盤熱菜已經擺上了桌,方志誠嘗試一口,口感倒不算很差,只是那油香氣與正常的味道不太一樣,至于米飯選用的是陳米,口感很差。
  方志誠和郭勁遠吃了一點,外面涌入一群人,都是工業園打工的年輕人。方志誠原本以為自己能夠把這頓飯吃完,但終究還是沒有堅持下去,便給郭勁遠使了個眼色,兩人付了錢,出了飯館。
  還沒走遠,飯館里傳來嘈雜聲,方志誠挑了挑眉,準備回身,這時也有不少人圍觀,兩個老太太在交流著,其中一名搖頭苦笑道:“這幫人,三兩天就要斗毆,都習以為常了。”
  方志誠湊過去問道:“他們是為什么打架?”
  老太太道:“還不是為了搶人?”
  “搶人?”方志誠一臉疑惑。
  老太太點頭道:“最近來了不少家企業,都是一些比較好的企業,所以他們一來,就導致不少工人辭去了以前的企業,去新企業工作。現在這些工人分為兩派,一邊是新企業的員工,一邊是老企業的員工,見了面,三言兩語不和,往往大打出手。”
  方志誠暗嘆了一聲,他原本過來摸底工業園環境污染問題的,沒想到現在工業園還有其他問題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