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72 吃了一個閉門羹

電子商務網站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傳統意義上的電子商務網站,主要是解決網站的建設,但隨著信息技術的發達,已經開始解決更多的問題。與此同時,對于電子商務網站則有更高的要求,不僅在互聯網平臺上建設精美的網站,還要商品的進貨、銷售、配送及物流。
  電子商務網站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綜合連鎖超市,只不過是他不需要租賃門面。他的門面建在互聯網上,只要會上網的人,在網站看到了自己的心儀商品,點擊購買,然后再通過快遞,直接送貨上門。
  這其中重點需要解決幾個關鍵問題,第一,在線支付。有了能讓消費者信任的在線支付系統,才能夠讓消費者完成重要的支付環節,當網站收了消費者的錢之后,才能將貨發給消費者。宏達集團在前幾年已經獲得了自己的支付牌照,并贏得了市場的信賴,所以這是空中超市網的一個巨大優勢。
  第二,物流配送。當消費者購買商品之后,能否完成交易,最主要是看物流配送的速度。如果送貨的速度越快,那么消費者的體驗度就越好。所以柳川看中了這個環節,采取自營物流配送的模式,第一筆風險資金全部投入在這個方面,經過前期的宣傳,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
  現在大部分人都知道,有一個叫做空中超市網的電子商務網站能夠將商品,以最快地速度直接送達消費者的手中,他們都穿著統一的物流服裝,擁有標準的配送服務,給人很強的安全感。
  第三,倉庫網點。物流和倉庫是密不可分的環節,與物流相比,倉庫的自營建設需要更多的資本,這也是空中超市網在籌劃上市之后的重要解決的問題,在現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空中超市網采用租賃的形式,與全國各地較大的倉儲基地簽訂協議。
  漢州作為空中超市網的總部,同時也擁有淮南最大的倉儲基地,所以柳川便與漢運倉儲基地進行聯系,準備在漢州建一個商品的核心中轉區。也就是說,以后網站往全國銷售的所有貨品,全部從漢州這邊進行重新分配周轉,這樣的話,公司也可以隨時地進行監管,做好調整。
  但現在出現了問題,原本說好的合作,突然變卦,這就讓柳川感覺很尷尬,他已經向總部匯報過此問題,總部也沒有太多辦法。宏達集團雖然經營的范圍廣泛,但在物流倉庫這塊并沒有涉及,所以這就需要空中超市網自己來解決。
  柳川思前想后,最終還是想到了方志誠,既然雖然漢運倉儲基地不在霞光,但方志誠應該能給自己提供幫助。他才來到漢州為多久,與之熟悉的人,也只有方志誠,而且他知道方志誠很重視空中超市網的發展,如果他說出難處,方志誠一定會竭盡全力來幫助自己。
  方志誠也如同柳川所料,直接給萬衡打了個電話,希望他能給自己一點幫助。不過,從萬衡口中聽出為難之意,方志誠便道:“萬書記,現在空中超市網那邊很著急,上百萬的貨品沒地方放,這樣吧,你能否將漢運倉儲基地聯系人的方式給我一下,我親自登門找他協調。”
  萬衡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們分頭行動。我這邊找一下漢運倉儲基地的主管部門負責人,讓他們協調一下,而你呢也跟那邊溝通溝通,最好此事以比較柔和的方式處理掉。”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那就麻煩萬衡了。”
  萬衡淡淡一笑,道:“這是什么話?是我應當做的事情……沒想到臧毅那邊出手這么快,我們還沒動手呢,他卻是先動手了。”
  方志誠道:“我估計,應該是他聽到了什么風聲,與明年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有關。”
  萬衡并沒有得到相應的信息,道:“怎么說?”
  方志誠道:“在2009年全球貿易萎縮、消費收緊的大環境下,電子商務在我國卻出現了逆市擴張的現象,保持了近年來的高速增長勢頭,全年市場規模超過了3.5萬億,成為重要的一抹亮點。而且,現在網購只占我國社會消費品總額的1-2%,而在韓國,這個比例達到了10%。所以這是一個可以深入挖掘的領域。所以不出意外的話,明年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二號首長將會重點指出電子商務,然后出*臺一系列的扶持政策。”
  萬衡知道方志誠的信息來源肯定準確,方志誠的母親是國務院研究室主任,掌握著國家實施經濟戰略的最核心信息。
  萬衡輕嘆了一聲,道:“沒想到臧毅如此敏感。”
  其實,方志誠并非從蘇青那里得到消息,而是他一直醉心研究這一領域,他相信高層的眼光,不能可能將如此明顯的經濟形勢錯過。而且蘇青也知道自己在漢州做什么,所以她也在關注電子商務的發展。
  到了一定的級別之后,能否脫穎而出,關鍵在于對國家政策的敏感程度。臧毅來自于國家發改委,國內重點經濟形勢變化,他都有趨勢知道,所以一有風吹草動,他能夠立馬感覺到,并采取相應的措施。
  如同方志誠所猜測的,萬衡的確提前得到了一個消息,早在兩個月之前,“電子商務”被他并不看好,但從發改委某個同事口中得出,明年三月份將召開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將把“電子商務”列為重要議題。
  從內心來看,臧毅依然并不看好電子商務,他第一反應是,蘇青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腳。蘇青知道方志誠在霞光大搞電子商務,所以有意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點出這一筆,然后加以引導,由此來從政策上給方志誠聲援,這也算得上一種資源傾斜。
  以前臧毅對方志誠不屑一顧,對于工業制造和互聯網產業之爭,他認為自己可以完勝。但現在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方志誠在霞光已經扎穩腳步,現在工業經濟處于下行階段,而如果國家轉移戰略政策,真的將資源往電子商務方面傾斜,指不定還真讓方志誠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所以臧毅決定不能坐以待斃,任由方志誠這么發展互聯網產業基地,他找準了現在方志誠的弱點,利用空中超市網需要倉儲基地這一問題做起了文章。
  此事臧毅起初找到胡鋼的時候,胡鋼很難理解,畢竟這已經違反原則,作為一個政府官員給下面人打電話,要求他們停止與某個企業合作,這是一件等不上臺面的事情。不過,胡鋼覺得為了維護好與臧毅現在逐漸升溫的關系,所以還是幫臧毅完成了此事。
  下午三點左右,柳川來到了方志誠的辦公室,兩人一起行往漢運倉儲基地。漢運倉儲基地位于西城區,距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上了高速走環線,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還沒進入其內,便看到數輛貨車正在緩速進入,身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指揮車輛通行。等轎車來到門口,保安攔住了轎車,道:“請問有什么事?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柳川下了車,遞了一根煙,道:“我們是過來辦事的。”
  保安沒有接煙,道:“辦什么事?找誰?要不你打個電話,讓他們親自過來接你們,否則的話,對不起,我不能放行。”
  柳川臉上露出無奈之色,只能掏出手機給漢運倉儲基地的負責人黃勝撥通電話。未曾想,電話忙音,沒有人接聽。
  方志誠也從轎車上下來,問道:“怎么?對面不接電話嗎?”
  柳川苦笑道:“上午我還跟他通了電話,說下午來拜訪他的。”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道:“他是故意給我們弄個閉門羹,讓我們知難而退。”
  方志誠走到保安身邊,問道:“你們是不是接到指令,看到牌照淮KXXXXX,一定要攔下?”
  方志誠猜測,估計上面有人給保安打招呼,如果見到方志誠公務轎車的車牌號或者柳川轎車的車牌號,一律不給放行。
  保安微微一怔,暗忖這家伙怎么知道的,嘴上卻是嗯嗯唔唔一陣,道:“沒有的事,我們一視同仁,每輛車都要經過嚴格把關。倉儲基地內存有大量重要的貨品,如果我們不嚴格一點,出了問題,你負責嗎?”
  方志誠淡淡一笑,暗忖這保安語氣還挺沖的,不過他從保安的態度,卻是知道,這肯定是黃勝在里面搞鬼了。
  “現在怎么辦?”柳川也是沒有太多辦法,自己請到方志誠出面,但對面連門都不讓進,這無疑陷入了另一種困境。
  方志誠摸著下巴,沉思許久,嘆了一口氣道:“現在沒有太多辦法,只能折返了。”
  柳川苦笑道:“那豈不是白跑了一趟?”
  方志誠道:“即使明知會白跑一趟,但我們還是要親自來這里,這是必須要走的流程。”
  柳川似乎有些生氣,冷笑了一聲,道:“風水輪流轉,今天的仇,我可是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