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70 發展工業的隱患

霞光暫時穩定下來,不過市委的斗爭卻是異常激烈,胡鋼和臧毅聯手,在常委會上已經形成了一股與章天靈可以抗衡的力量,所以章天靈隱隱感覺到了壓力。
  萬衡道:“現在已經到了年末,各個部門都在準備工作報告,市政府那邊的報告已經完成了初稿,聲勢兇猛啊。”
  方志誠疑惑道:“究竟怎么個兇猛法?”
  萬衡嘆氣道:“每年的工作報告看上去大差不差,但如果喜新厭舊就可以分析得出不同之處。明年政府方面的重點工作主要針對人事改革,這其實隱晦地表示,要爭奪人事權。”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我還是支持市政府人事改革的,畢竟已經過了一個時代,以前的官員已經跟不上現在的經濟形勢,政府需要更換一批有能力的干部。”
  萬衡淡淡一笑,道:“從大局來看,你說得沒錯。但從章書記的角度來看,人事問題不應該由市政府提出,他們將手伸得太長了一點。”
  按照常理,應該是市委組織部的報告中提出這一問題。
  市政府工作報告主要圍繞幾個核心問題,經濟實力、財政數據、城市環境、產業規劃、招商引資等,現在人事改革成為重點,顯然有點不對勁。
  人事權是黨8政一把手的核心權力,在市政府工作報告上明確寫出這一點,看上去是尋求支持,其實換個角度來看,又像是在叫囂和挑釁。
  方志誠很意外,顯然沒想到市委層面的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的地步。方志誠皺起眉頭,嘆氣道:“這恐怕是臧毅的策略。”
  萬衡點了點頭,道:“胡鋼雖說有一定的政治智慧,但以他的性格,還不會與章書記對著干,臧毅現在很活躍,已經形成了一股不弱的勢頭,他在慢慢地影響胡鋼。不得不說,臧毅在這方面很有天賦。”
  方志誠也暗自認可,臧毅是一個很會借勢的對手,之前趙崚在的時候,他善于借趙崚的勢,現在則是借胡鋼的勢,自己則做個旁觀者,看別人相互搏殺,最終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方志誠蹙眉道:“臧毅的確是一個棘手的家伙,來漢州不過半年多而已,現在已經積攢到了足夠的力量。”
  萬衡苦笑:“昨天我和章書記碰面,也聊到這個問題。現在臧毅已經成功接手了趙崚的所有資源,這種滲透力極為可怕,關鍵問題還在,我們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就已經完成這一列的動作。”
  現在的局面雖說還沒有到絕境,但勢頭不妙。臧毅現在表現出來的能力,完全出了一個層次,他打出什么招,大家都不知道,這會讓己方慢慢落入劣勢。
  方志誠輕嘆道:“臧毅采用的是溫水煮青蛙的招數,他慢慢在蠶食我們的優勢。因為動作很細微,所以我們根本看不出來,但當時間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出現缺口,給他一擊斃命的機會。我猜測,現在臧毅已經打算向常委會伸手,政府工作報告的人事改革問題,只是投石問路而已,他會一步步地提升政府在這方面的話語權。”
  萬衡能理解方志誠的意思,人的防備之心會慢慢削弱,臧毅會不時地去觸碰人事權這一塊,雖說一開始難以松動,但終有一天,投路石累計到一定的數量,將會壓垮這道門。
  萬衡嘆了一口氣,道:“志誠,你分析得很到位,我和章書記都沒想到這一點。你越來越成熟了。”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我也只是猜測而已,臧毅的確是個很難纏的對手。來到漢州之后,先點燃了一把火,原本以為他會繼續大開大合地放大招,沒想到選擇了低調蟄伏,利用借勢來穩扎穩打。”
  萬衡道:“我也研究過他以前的資料,誤以為他會采用更加激烈的方式,但沒想到臧毅在漢州風格變化了不少。”
  方志誠暗嘆一聲,分析道:“此一時彼一時,當初臧毅是政壇新兵,展現出一股初出茅廬不畏虎的氣勢,能給他加分不少。他越是打破常規,越是能得到別人的重視。然而現在臧毅已經轉變身份,所以他現在需要綜合考慮很多問題。”
  萬衡點頭贊同,道:“與在古河縣的時候相比,臧毅現在可以輕松獲取更多資源,但這些資源同時也是枷鎖,讓他需要考慮很多問題。”
  方志誠笑道:“分析出了臧毅的弱點,就可以找到壓制他的對策了。”
  萬衡摸著下巴,沉吟片刻,道:“臧毅現在重點關注工業制造領域,想把漢州打造成淮南最大的工業化城市。如果能在這里做點文章,應該會讓臧毅很頭疼。”
  方志誠暗忖能坐到市委副書記位置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他提醒道:“此事不能太過,畢竟現在省里也在關注這一塊。”
  萬衡哈哈笑道:“放心吧,這點我自然知道。”
  想要針對工業制造領域施加一點阻礙,其實方法并不難。工業制造最直接帶來的影響,就是不少企業會有環境污染的問題,盡管臧毅在篩選企業的過程中,已經有意注意這個問題,但實際操作的時候,還是會留下一些毛病。
  霞光區政府信訪辦近期接到了不少居民舉報信,都是擔憂新進的幾家工業企業會對生活環境有所影響。方志誠曾經轉過幾份材料給萬衡,經過兩人的討論,萬衡現在將之聯系起來了。
  倒不是方志誠不支持城市工業化,只是有些擔憂,工業化對城市環境造成的影響,這是不可避免而且不可逆的。盡管現在已經倡導新型工業企業,一般企業都有相應的環保措施,減緩對環境的污染,但也僅僅是減緩、減輕而已。漢州沒有工業化基礎,所以如果要打造這么一個領域,肯定就要忽略一些問題,比如在環保上開放一些綠色通道,這與國家政策是相悖的。
  現在各種舉報投訴信,恐怕都是臧毅暗中給擋開的。
  對于企業,政府要給予一定的寬容度,不能什么都插手,事事都去管,但有些核心問題,敢嚴格要求,還是得認真監督。以工業污染為例,這是一個影響后代子孫生存的大原則,從這個角度深入的話,會讓臧毅有點麻煩。
  從餐廳傳來一陣撲鼻的香氣,湯雪喊道:“開飯了,邊吃邊聊吧。”
  兩人坐到了飯桌上,萬衡見萬怡還抱著那臺iphone手機,無奈地苦笑道:“晚點再玩,行嗎?”
  萬怡不搭理萬衡,目光繼續停留在手機上,萬衡只能無奈搖頭,苦笑道:“真不禮貌。”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剛拿到了一個新鮮的玩意,肯定覺得有誘惑,你就別管她,讓她繼續玩吧。”
  萬怡心不在焉地吃著飯,一不小心將湯汁滴在了手機上,趕緊用紙巾擦拭了好幾下,心疼不已。
  湯雪已經將最后一道菜擺上了桌,看到這個情形,無奈地搖頭,訓斥道:“萬怡,如果你繼續這樣,信不信,我把你的新手機從樓上扔下去!”
  萬怡知道老媽說話算數,抬起頭,無奈地將手機丟到一旁。
  方志誠打趣地與萬衡道:“萬書記,看來家里還是嫂子做主啊。”
  萬衡無奈苦笑,道:“你說得沒錯。不過,你嫂子在外面還是很給我面子的。”
  湯雪吐了吐舌頭,別有一番風味,苦笑道:“志誠,讓你見笑了啊。你不知道,萬怡很任性,如果你不給她認真一點說話,她只會蹬鼻子上臉。”
  萬怡俏臉通紅,瞄了方志誠一眼,嘀咕道:“有客人在,也不給我留點面子。”
  湯雪沒好氣道:“既然知道客人在,還做沒禮貌的事情……”
  萬怡笑了笑,道:“好吧,從現在開始,我認真吃飯。”
  方志誠暗嘆萬怡的性格挺開朗,雖然有點貪玩,但還是挺乖巧,笑道:“下次見面,我還送你一些有趣的東西。”
  萬怡將手放在嘴邊,竟然朝著方志誠拋了個飛吻,眨眼放了個電波,笑道:“說話算話,這算是提前預支給你的獎勵哦。”
  雖說萬怡二十歲,比方志誠只小了不到十歲,但在方志誠和萬衡夫婦看來,萬怡不過是自己的晚輩而已,也就當她是小孩,沒在意這個舉動。
  湯雪笑道:“志誠,你可別任著方志誠的性子來。”
  萬怡連忙搶著說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方志誠微笑道:“行,我一定做一個大丈夫。”
  在萬衡家中吃飯,還是很開心的,盡管萬衡已經是副廳級干部,但他的家庭很溫馨,在這里容易放松下來。而且萬衡夫婦對自己的那種感覺,就如同對待親人。感情是從一些細節之中能夠掘出來的,所以方志誠也愿意與萬衡夫婦相處。
  萬衡今天心情好,多喝了兩杯,他身體恢復得不錯,現在改成半年去云海檢查一次。湯雪今天則放開量,跟方志誠頻頻敬酒。不知不覺,方志誠竟然有了點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