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69 為官者需要情懷

回到辦公室之后,區委組織部長陳超匆匆趕來,他手上提著文件袋,遞給了方志誠。文件袋里是霞光進行大換血的人員資料,那次群體事件之后,何宇等人蔫了下去,再也沒有蹦跶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區委書記的態度很堅定,即使自己再怎么折騰,也難以改變局勢。
  其實上級部門對新任干部調整轄區內干部崗位,還是給與一定的寬容度。因為這是官場之中默認的規則,既然你委派了新干部,那就要在人事權力上給與最大的放權。
  只是方志誠這波換血來得稍“遲”了一點,他短短時間內掌握了霞光,讓別人生出錯覺,方志誠早就已經調整過轄區內的干部了。其實方志誠在霞光區委書記的任上,還沒有真正地進行過大規模的人事調整。
  方志誠取過文件袋,抽出資料,掃了掃,道:“市委組織部的意見是什么?”
  陳道:“按照區里的意思來辦。”
  方志誠點了點頭,這場霞光官場的大換血終于告一段落,雖然過程很是復雜,甚至有些驚險,但最終還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在核心的崗位上換了一批新鮮的血液。
  其實這是任何一把手都會去做的事,但方法卻是各有不同。
  方志誠選擇了先安撫,后清洗的方式,最后的手段看似激烈,但前面的鋪墊卻是有條不紊循序漸進。他踢走了喻金平,卻留下了陳,讓屬于鄧少群的人沒有異動。
  方志誠之所以采取這種行為,是希望政府能夠穩定。他不希望人事變動,影響了霞光的大展。
  陳作為旁觀者,經歷了此事的始末,對方志誠還是很欽佩的,與鄧少群相比,方志誠能隱忍,也有魄力,是少見的理性者。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那就按照原來的計劃來處理吧,對于何宇還有程棟二人要重點關注。”
  陳意會,這兩人是之前鬧事的主要組織者,如今風波已過,自然要對兩人下手了,“我已經做好安排,將他倆調入人大,你看如何?”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先安排到市委黨校學習吧,如果安排在人大的話,我估計有人會給他們幫助。”
  陳明白方志誠的意思,之前何宇和程棟之所以愿意擋槍,肯定是得到了別人的允諾,現在若是調整一個比較冷門的崗位,還是會給他們機會。不如直接讓他們去學習,間接地將他們隔離,等到過了一段時間,再對他們進行處理,那時候恐怕有心人早已忘記當初的承諾了。
  陳點了點頭,道:“我等會就去辦。”
  方志誠雙手合十,淡淡笑道:“你怎么看待我這次對區政府進行的大換血?”
  陳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會這么問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有種兔死狐悲之感,畢竟那些人曾經跟我相識,很多與我的關系不錯。他們雖說觸犯了法規,但還是一點感情的。不過,站在霞光政府的角度,你的行為還是很正確的。霞光官場其實就是漢州官場的縮影,這是一個制度僵化,執行力較弱的機構。主要是因為蘭山書記當初在任期內風格的影響,黨員干部形成不求有功但求有過的麻木是想。霞光想要崛起,歸根到底還是出在人的身上,盡管組織部籌劃了好幾次培訓會,但是收效甚微,所以只有從根挖起。”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所以你盡管心中不太舒服,但還是支持我的?”
  陳微笑道:“我想,不只是我,現在霞光官場中層干部,都看到了希望。以前霞光官場就是像是渾濁的水,大家是魚,誰也看不清自己游向哪里,但現在不一樣,大家都找到了抱負與情懷。”
  “情懷?”方志誠若有所思的問道。
  陳道:“只要踏入官場的人,誰天生愿意做個貪官?每個人出點都是想做個好官,只不過受到了別人的影響,在打擦邊球的過程中逐漸墮落。”
  方志誠嘆了一聲,道:“老陳,我現在覺得將你安排在組織部,是一個聰明的決定。你說的沒錯,現在不少干部身上缺的就是一種情懷。如果多一些情懷,多一些理想,多一些堅守,政府的環境就不像如今這樣烏煙瘴氣。”
  其實陳年齡不大,不過三十多歲而已,不過方志誠喊他老陳沒錯,自己比他年輕,還給他一定的尊重。
  陳撓了撓頭,笑道:“其實,‘情懷’二字,是我從你的身上學來的。我一直在捉摸你與鄧的不同之處,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當這次黃林問題爆之后,我終于知道了,你身上有著一種堅持。這種堅持,是對官員的自我定位,是一種情懷。”
  方志誠笑道:“老陳,你之前跟我抱怨,張曉亮太愛拍馬屁。我現在一琢磨,你這馬屁功夫比曉亮還要厲害啊。”
  陳連忙擺手,笑道:“此前是開玩笑而已,曉亮同志還是很靠譜的。”
  方志誠淡淡一笑,正色道:“老陳,還記得當初我委任你為區委主任時的情形嗎?你的確用實際行動贏得了我的信任。希望你以后能夠一如既往,我身邊需要你這樣的人。”
  陳聽方志誠這么一說,心中一寬,他知道自己終于正式進入方志誠陣營了。以前方志誠對自己看上去很重視,但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忌憚。換位思考,自己恐怕也不會輕易接受一個自己敵人的心腹。
  這次霞光區大規模換血,陳心中是最為忐忑的。但方志誠適時給他吃了個定心丸,仔細一想,那是因為方志誠已經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等陳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呼出一口氣,安撫好陳的情緒,給霞光換血這件事就算得上真正的告一段落了。
  在這件事情上,方志誠與臧毅算是間接地過了一招。臧毅利用黃林試圖分裂李系內部的團結,如果方志誠處理得不當,說不定還會讓他進入漩渦。方志誠正確應對,針對黃林進行嚴格處理,順水推舟展開了一場霞光內部的大換血,而臧毅在其中也暗下絆子,利用何宇等人試圖引起霞光政府的震動。臧毅出招,方志誠接招,最終臧毅沒能如愿,方志誠則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嚴格意義來看,此次過招,方志誠算是小勝了一場。
  快下班的時候,萬衡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萬怡的寒假快要結束了,請你來吃個飯。”
  2oo9年還沒有結束,還有一周的樣子才到元旦,不過他仔細一想,倒也理解,國外都是圣誕節前后放假,每年一月初便開始正式開學了。
  方志誠笑道:“行啊,那我晚點過來。”
  開車來到市委家屬樓,習慣性地先進了趙凝的寵物店,趙凝很是意外,經過那次戳破了窗戶紙之后,兩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系,但方志誠能夠從她眼神中看出一絲熱切。
  “你怎么過來了?”趙凝微笑地問道。
  方志誠如實說道:“到同事家吃個飯,順便來你這兒坐坐。”
  趙凝點了點頭,道:“時間不早了,你還是趕緊去吧,我這事情多,沒時間陪你說話。”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你這是趕我走嗎?”
  趙凝淡淡道:“是啊,看見你就生氣。”
  方志誠無奈離開了寵物店,轉身的時候,只見趙凝站在窗口注視著自己,他心情好了些許,然后駕車往市委家屬大院行去。
  等車離開之后,趙凝才緩緩離開原先站的地方,她曾經以為與方志誠會這么斷了,但沒想到方志誠又來找自己,原本沉靜的心情再次掀起了波瀾。
  方志誠提著給萬怡準備好的禮物敲響了萬衡家的門,湯雪系著圍裙開了門,笑道:“志誠,你來了啊,怎么又帶了東西?”
  方志誠微笑道:“放心吧,這次不是水果,而是給萬怡準備的。”
  萬怡原本坐在沙上,見方志誠來了,跟著走到門口,方志誠將袋子遞給了萬怡,萬怡接過看了一眼,驚呼道:“這是iphone,好貴的!”
  萬衡從書房走出,道:“什么愛瘋?”
  萬怡笑著說道:“爸,你就不知道了吧,這是現在最流行的智能手機,我很多同學去打工省吃儉用就為買這么一部呢。3系列是今年九月份才在國外上市的。”
  萬衡可不懂這些,皺眉道:“這么一部手機多少錢呢?”
  萬怡說了個數字,是以美元的價格,萬衡簡單換算了一下,抵得上自己兩個月的工資了,咋舌道:“這么貴,趕緊退給你方叔叔。”
  萬怡眼中流露出不舍之意,方志誠連忙笑道:“這是我給萬怡的禮物,萬怡挺喜歡,就不要逼她了。”
  萬怡嘻嘻一笑,朝著萬衡作了個鬼臉,然后做到沙上拿著iphone去研究了。
  這部手機是前段時間三舅蘇霖給自己郵寄來的,他一共給自己了五部,其中一部是給他用,另外幾部則是說讓他騙小女孩的。方志誠研究了一陣,琢磨著這手機若是給一般人,恐怕還不識貨,萬怡從國外回來,想必更為敏感,便把帶了一部過來。果不其然,讓這小姑娘很高興。
  萬衡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道:“為什么手機會這么貴?”
  方志誠道:“手機將是下一個趨勢,你回想一下幾年前,能想象電腦為我們帶來的便利嗎?以后手機將是下一個顛覆性的領域。”
  萬衡搖了搖頭,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嘆道:“我替萬怡謝謝你了。”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你客氣了。我進廚房看看嫂子需不需要打下手。”
  萬衡點了點頭,他知道方志誠的廚藝不錯,但未曾想,方志誠剛進廚房便被湯雪給推了出來,然后方志誠便跟萬衡坐在陽臺上喝茶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