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768 保持最合適距離

走在一條并不寬敞的路面上,兩旁郁郁蔥蔥的常青樹,略有起伏的磚石將花壇分成好幾塊,空氣雖然有點冷,但不影響散步的興致。方志誠和齊豫兩人駐足在一個占地不是很大的人造噴泉旁,泉水一開始并不是很高,就當人不注意之時,突然發出嘩啦的聲音,原本只有半米高的水柱,直接飛上了天空。帶起了的水霧,灑在人的臉上,雖然有點冰涼,但心情卻是不錯。
  齊豫看了一眼方志誠,道:“怎么樣?還滿意嗎?”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怎么這么問?這里可是齊氏集團亞洲總部,我滿意與否,重要嗎?”
  齊氏集團大廈終于建造成功,除了一棟堪稱霞光地標的樓宇之外,大廈周圍的環境也進行了精心設計,精致的花園式長廊將大廈圍在了中心,這配套建設,耗資已不下千萬。
  齊豫嫣然笑了笑,道:“當然,因為如果不是你,可不會有它。現在集團已經開始整合資源,明年的話應該能給政府交上不錯的成績單。”
  所謂的整合資源,那就是將齊氏集團在大6的諸多產業全部規整到總部,這將產生一筆可觀的稅收,這就是展總部型企業的好處。
  方志誠笑道:“沒想到齊氏集團的效率這么快!我原本以為至少要兩到三年。”
  齊豫晃了晃手指,道:“地皮是有年限的,這么大的地方空著,不產生價值,豈不是浪費資源?”
  方志誠微微一愣,笑道:“原來你是這么考慮的,還真是會精打細算。”
  齊豫點了點頭,道:“所以在效率方面,你們這些官員永遠別想跟我們這些商人相比。我們是受到金錢驅動,而你們是因為責任驅動。金錢驅動是外在的,賺得越多,動力越強;責任驅動是內在的,這就要看人是否有責任感了。”
  方志誠暗忖齊豫這話說得還是有道理的,現在官場之中不少官員作風懶散,其實是因為外在給他的刺激太少了,雖然國家已經在推動績效考核政策,但收效甚微,因為大部分單位都是走個過場,績效考核的時候,并不會太嚴厲,績效成了個形式和過場,所以政府的懶政現象,并沒有得到改善。
  齊豫見方志誠沉默不語,面露凝重之色,笑問:“最近聽說你遇到了些麻煩。”
  方志誠自嘲地笑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
  齊豫道:“那是因為我安排專人關注政府動態,那件事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嚴重。其實換到企業之中,那是最正常不過,在我看來,你動作還是稍顯緩慢了一點。”
  “緩慢?”方志誠笑道,“現在已經有人覺得我很急了。我畢竟擔任區委書記還不到一年。”
  齊豫道:“你的方法已經很柔和了。鄧少群因為犯事離職,牽扯的人員一大把,你能忍到今天,也算得上好脾氣了。”
  方志誠聽齊豫這么一說,仔細想想,這倒也是,笑道:“你挺會安慰人的。”
  齊豫歪了歪嘴,道:“我挺不喜歡國內的氛圍,包括做企業也是如此,講求人性化管理。在國外,無論是政治還是商業,都以利益至上。換了總統,國務卿鐵定是要跟著換的。因為核心領袖變化了,下面的團隊也要隨之改變。而國內不一樣,我前段時間想要調整一個副總裁,結果被董事會給否決了。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副總裁是個元老,對齊氏集團的展有著重要的作用……但是,最近這兩年他毫無建樹,甚至作風還不大好。他所在的那個部門,有好幾人都是他的情婦……”
  方志誠沒想到齊豫會跟自己訴苦水,嘆了一口氣,道:“還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后來怎么說,以我對你的了解,肯定把那個副總裁踢出局了。”
  齊豫得意地笑了笑,道:“沒錯,只是花了點手段。我收買了一個情婦,然后讓她拍攝了視頻。不過,這視頻代價不小,價值一百萬!”
  方志誠苦笑道:“如果那個副總裁真的如你所說不堪,一百萬將他弄走,倒也劃算。畢竟他的位置很關鍵,如果有了損失,可就不是一百萬那么簡單了。”
  齊豫打了個響指,道:“沒錯,我就是這么想的。不過,事后,我爺爺還是批評了我一頓……”
  方志誠想了想,道:“那是他做給其他董事會成員看的,如果他不這么做,如何消除那些董事心中的陰霾呢?”
  齊豫怔了怔,苦笑道:“我卻是沒想明白,為此還跟他吵了一架,然后干脆來到霞光了。”
  方志誠笑道:“你有點任性。”
  齊豫微微一笑,道:“人真的很復雜,明明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說明白的事情,卻總要兜兜轉轉,繞了幾個彎子才能讓別人理解。”
  方志誠道:“有些事情不能說得太明白,太明白了反而會失去效果。”
  齊豫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嘆道:“說話老氣橫秋的,你如果跟我爺爺在一起聊天,應該有共同話題。”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要不為我引薦一下吧,說實話,我很想見一見,這個國際珠寶界的傳奇人物。”
  齊氏集團是以珠寶產品家的,盡管現在已經是多維展,涉及商業地產、酒店等諸多領域,但珠寶還是齊氏的根本所在。珠寶作為奢侈品,深受富豪的喜愛,而且隨著經濟水平提升,珠寶的消費群體在慢慢積累變多,這是一個在不斷膨脹的領域。而齊豫的爺爺,如今是香都有名的人物,97年的時候,作為香都代表之一參與了回歸儀式。
  齊豫眨了眨眼睛,托著香腮,思索片刻,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吧。”
  方志誠詫異,有些尷尬地笑道:“為什么?”
  齊豫輕聲道:“我怕他看中你,逼你成為齊家的孫女婿。”
  方志誠愕然無語,暗忖齊豫這是什么意思?還沒有反應過來,齊豫已經快步往前小跑了好幾步。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緊跟俏影而上,暗忖這齊豫有時候還真調皮,一不經意,讓自己的小心臟竟然撲通撲通地亂跳了。
  與齊豫吃了午餐之后,方志誠開車趕往辦公室。與齊豫的關系,方志誠已經明確,是一個可以無所不談的紅顏知己,但那雷池卻不能輕易去跨,因為自己現在的感情問題已經夠復雜的了。
  明年即將與寧薔薇完婚,在此之前,方志誠要注意收斂一些,不能橫生枝節,在這一點上,方志誠還是很清醒理智的。
  與齊豫談話,三句有兩句透著曖昧,方志誠有些心癢,但終究還是沒有去撓。
  若是與齊豫的關系處理不好,對自己倒沒有什么太大的損失,對霞光的損失可就大了。方志誠心里有個算盤,早已算好了齊氏集團總部設在霞光,對霞光的意義所在。
  官場與商場之中,方志誠和齊豫的關系,其實并不算少見。男人和女人本身就有著吸引,而且兩人有意利用男女之間的吸引,形成與眾不同的合作關系。現在關系的溫度是正好合適,如果太熱或者太冷,都不利于彼此關系維系下去。
  仔細想想,方志誠對齊豫有了另外一番認識,以前對齊豫的印象,這是個單純的姑娘,但在商場浸淫多年,齊豫豈是這么簡單,她骨子里說不定是個聰明且狡猾的女人,擅長利用自己的魅力達到自己的目的。
  方志誠打了個寒顫,不敢也不愿往深處去想了。無論齊豫的內心是怎么樣的,但現在他與之相處得很舒服,那就足夠了。
  剛把車停在區委大院,姜佩打來個電話,道:“晚上有空嗎?”
  方志誠心中默默計算了一下,已經有差不多月余時間兩人沒有見過面了。這也是從那以后,姜佩次主動來問自己。
  方志誠想了想,還是拒絕道:“最近這段時間比較忙,等忙完了,我請你吃飯吧。”
  姜佩沉默了片刻,低聲嘆道:“其實我不想纏著你,但你這樣對我,讓我真的很絕望。”
  方志誠嘴角泛起了苦笑,他沒想到姜佩會這么說,也能感覺到,這些埋怨已經藏在她心中許久。
  方志誠道:“姜佩,我不會丟下你。只是最近這段時間,我們不太適合見面。”
  姜佩頓了頓,收拾了心情,道:“那我等你。”
  姜佩說此話的時候,心中滿是無奈,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應該說出這些,但還是忍不住說出口。姜佩現自己已經不可救藥地愛上了方志誠。其實她原本并不這么想,最多是想利用方志誠來慰藉一下自己干涸的內心,報復丈夫孫柏而已。
  但感情這東西,真的難測,假戲往往成真。
  掛斷電話,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姜佩簡單的一句話,讓方志誠唏噓不已,所謂最難消受美人恩,說的就是自己現在的狀況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犯錯,自己又怎么能讓他們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