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67 就是比誰更膽大

程棟見方志誠沉默,以為他心怯了,道:“方書記,不瞞您說,我們已經聯系了多家媒體,其中包括在全國有影響力的幾家。等我出了辦公室,就會接受他們的采訪,將今天的問題全部說明。”
  程棟說這些話的時候,看上去底氣十足,其實內心不如表面那么鎮定。他知道今天這事如果處理得不好,以后在霞光恐怕就徹底斷絕了后路了。
  不過,程棟明白,如果自己不這么做,很難滿足幕后之人的要求,畢竟他給自己承諾的,是一次重生的機會,程棟必須要抓住它。
  何宇仿佛對方志誠深表同情,道:“其實問題很好解決,只要你收回成命,我們以后會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方志誠瞄了兩人幾眼,手指在桌子上輕輕地點了幾下,道:“兩位,沒想到你們的選擇竟然跟我一樣。我也聯系了好幾家媒體,準備跟他們聊一聊我的苦衷。”
  程棟微微一愣,他很難理解方志誠的做法,因為正常人在此刻都會選擇把事情變小,而方志誠如果邀請了媒體,那豈不是要把事情放大?
  方志誠不怕玩火**嗎?
  方志誠緩緩道:“我不僅邀請了媒體,我還準備了一份材料,等下準備送到省里。現在可以給你們過目。”
  方志誠伸手喊來貢德海,讓他去辦公室拿來材料,未過多久,貢德海將之拿了過來,然后分給了程棟和何宇。
  方志誠見程棟和何宇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淡淡道:“很多人都害怕內部的問題暴露,會影響政府的形象。但我不怕,因為我認為,既然是有問題,那就不要藏著掖著,一起面向社會,會加大政府的透明度,讓問題得到迅速解決。這里是紀委送過來,那些自己主動坦白問題同志的名單以及相關的情況。當然,這其中沒有你們二位的。之所以調整你們的位置,主要因為有人對你們進行了投訴。”
  這些材料還是有一定殺傷力的,盡管問題不大,跟黃林問題相近,都屬于利用職務,小拿小貪,但嚴格意義審視,還是觸犯了黨紀。
  程棟兩眼圓瞪,不悅道:“只是投訴而已,根本就沒調查,就調整我們的職務,這合理嗎?”
  方志誠道:“程棟同志、何宇同志,你們的情況我也重點了解過。雖然投訴信上面的內容多有不實,但問題還是存在的。科技局在這幾年來,一直以幫助企業申報國家科技項目為名,利用幾家會計事務所,在為企業制作項目申報書的過程中,收受大量利益。甚至,還出現私下的分成協議,比如市級科技項目申報成功,你們提取幾成,省級科技項目申報成功,你們又提取幾成。”
  “至于質監局,問題就更多了。現在市面上大量偽劣產品層出不窮,質量不過關,但都有質監局的公章……雖然我沒有具體證據,你和那些偽劣產品提供商有什么關系。但我認為,這本身就能證明質監局的工作沒有做到位,有瀆職的嫌疑。”
  方志誠語速很慢,但字句鏗鏘。
  方志誠接著說道:“調整干部的
  崗位,不僅僅因為經濟問題,而是你們在現在的崗位上,沒有做到應盡的職責。既然沒有能力履行職務,那么就該退位讓賢。”
  程棟沒想到方志誠如此犀利,一語道破了科技局內部的潛規則。很多人都覺得科技局是個清水衙門,其實這是錯誤之見。
  國家對科技企業有各種優惠政策,不僅有適合各種規模的科技企業專項資金,而且國家對科技企業還有相應的免稅政策。
  比如企業如果拿到國家高新技術企業這塊牌子,在企業所得稅上*將有大幅度的減免。區科技局在高新技術企業及其他科技政策上,有很強的話語權。一般省市都對指標進行下撥,最終區科技局進行推薦。省市兩級對下面的情況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最終決定企業是否符合標準,還是由區級說得算。
  至于質監局,這原本就是個油水衙門,方志誠閉著眼睛,都能知道,這個單位肯定不干凈,有貓膩。
  程棟眉頭緊皺,他意識到今天的談判,方志誠并非沒有準備,他需要改變現在的風向,所以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大聲道:“好啊,既然方書記你覺得這么做合適,那么我們就徹底對外公布吧。看看事情傳出去,對誰影響更大。反正我們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程棟同志,你現在的樣子,不像一個黨員,而像一個市井無賴。”
  程棟被氣得不行,指著方志誠道:“你真的想把事情鬧大,我做個無賴也無妨,省得霞光被你一手遮天。”
  何宇則沉默下來,因為他沒想到方志誠態度這么強硬,根本不怕事情鬧大。
  事情如果真鬧大了,對方志誠和自己,那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方志誠一直關注著對方的動作,見何宇神情變化,知道自己的策略是正確了,如果他退一步的話,恐怕程棟和何宇會更加強勢,只有反其道行之,才能讓何宇和程棟感覺到自己的決心。
  其實方志誠怎么可能起聯系媒體,家丑不可外揚,方志誠作為一把手,自然要注意其中的分寸。
  當然,如果對方真的要魚死網破,方志誠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現在站在公理一方,即使面對媒體,他也是有理有據。反之何宇等人雖然人多,但不占理。
  方志誠盯著程棟,緩緩笑道:“程棟同志,我希望你注意言辭,差點忘記提醒你了,我手機的錄音功能開著,今天你們的每句話,都被記錄了。”
  “你!”程棟頓時說不出話,甚至不敢說話了,他心中暗恨,方志誠也太狠了,自己怎么沒有想到,他會留一手。
  不過,誰能想到方志誠一個堂堂的區委書記,會玩這么陰險的招數,冷不丁地被陰了一記。
  方志誠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煙,自己抽了一根,然后將煙推到了何宇的手邊,輕聲道:“我知道,你們這么做,那也是有原因的,我也不是趕盡殺絕之人,如果你們現在離開,我會將今天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
  程棟依然還想堅持:“不行
  !你必須要……”
  何宇擺了擺手,打斷程棟,道:“方書記,看來今天我們是談不下去了……今天我們等下會撤離,但希望你能考慮下大家的意愿,否則的話,我們還會再來一次的。”
  言畢,何宇給程棟使了使眼色,程棟只能跟著離開了。
  未過多久,人員全部從區政府門口撤離了。
  貢德海沒能完全松氣,道:“方書記,接下來怎么辦?”
  方志誠攤開手,輕松地說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方志誠的態度,讓貢德海感覺很意外,難道方志誠認為此事已經解決了?剛才他可是聽得清楚,何宇可是說,需要方志誠給一個答復的。
  貢德海面露苦笑,“如果他們繼續來鬧呢?”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他們已經知道我的決心,不會再自討沒趣的。”
  貢德海微微一愣,旋即意識到方志誠的意思。今天這場鬧事,歸根到底,對方是沒有底氣的。原本就是一場試探,所以何宇見討不到好處,甚至還有可能出現不可控的情況,所以趕緊撤退了。
  至于程棟,看上去句句強勢,但事實上沒有何宇來得聰明。
  方志誠想了想,吩咐貢德海,道:“干部調整的事情,要抓緊去辦,你吩咐陳超,務必在本周內出文件,然后下發到有關單位。”
  此事不能在拖延,遲則生變,需要借著何宇和程棟等人的敗退,趕緊落實下來。
  貢德海連忙點頭,道:“我這就去處理。”
  從談判的小會議室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給章天靈回了個電話,“章書記,這邊的風波已經煙消云散了。你可能要提防,有人在常委會上借此刁難。”
  章天靈點了點頭,疑惑道:“你是怎么解決的?”
  方志誠笑道:“我恐嚇了他們!如果他們不撤,我就跟他們同歸于盡。”
  談判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其中處處含有勾心斗角的玄機。方志誠精準地掌握何宇和程棟的心態,才沒有被對方嚇倒,反而嚇住了對方。
  解決這件事,其實就是在比誰更放得開,誰更膽大!比拼的是方志誠害怕眾人的壓力,還是鬧事官員害怕方志誠豁出一切的決心。
  何宇等人其實歸根到底只是紙老虎,他們根本站不住腳,經不起深查,早已心虛。
  章天靈聽方志誠這么說,忍不住笑了,道:“他們敢在區委大院門口拉橫幅,難道還怕你這三言兩語?”
  方志誠淡淡笑道:“其實他們內心很慌亂,是強弩之末。只有比他們更狠,他們才會退縮。”言畢,方志誠將談判的始末,給章天靈詳細說明,“等會我將錄音文件發給你。里面有我與鬧事官員代表何宇和程棟的對話,程棟的態度很囂張,也因此很有價值。”
  章天靈笑道:“還是你想得仔細。”章天靈大致能猜出談判錄音的內容,有了這個東西,他就不怕常委會上胡鋼和臧毅的詰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