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766 唱紅臉和唱白臉

“方書記,還有什么吩咐嗎?”不知從何時起,張曉亮對方志誠有著盲目的信任,他知道方志誠有著從逆勢中獲得轉機的能力,所以盡管此次對方的籌謀可能會影響很大,但他并不是特別擔心。
  方志誠也感覺到了張曉亮的心情,苦笑了一聲,每次處理棘手的問題時,方志誠都表現出一種從容不迫的感覺,這間接地影響了自己身邊的人。不只是張曉亮,其余諸人都對方志誠有種印象,放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再大的事兒也算不了什么。
  這也是沒辦法,人生在世全靠演戲,如果你不讓下面的人對你有信心,如何給他們安全感呢?
  方志誠道:“姑且靜觀其變吧,畢竟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打出什么牌,我們也沒有太多辦法啊。”
  張曉亮點了點頭,道:“我會盡快將何宇的資料交到你的案頭。”
  方志誠輕聲道:“辛苦你了!”
  事情變得相當的復雜,方志誠努力讓自己冷靜,理清楚頭緒。
  原本以為黃林的事情,是對手策劃,只為分裂李系內部矛盾,然而問題慢慢展,酵升溫,已經開始影響方志誠對霞光的控制權。
  方志誠并非一個天生的陰謀論者,但身處官場之中,不得不讓他懷疑,此次透露著蹊蹺。恐怕有人在暗中鼓動,讓問題從小變大,成為導*火索。
  這次指向的目標,是自己,也可能不僅是自己。方志誠很快意識到,恐怕目標是章天靈也是有可能的。
  在這件事情上,章天靈一定會堅定不移地站在自己這面,如果事情鬧大,甚至在全國引起熱議,那么到時候章天靈就處于風口浪尖。
  方志誠不得不往深處去想,有時候事情就是這么不可控制。
  原本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因為農業局公車私用問題,副局長辱罵副區長成浩,繼而牽出了黃林以公謀私,隨后引起了省里的變化,李系內部宋鄧兩股勢力分裂,最后再回歸到漢州官場,現在針對方志誠和章天靈又打出了一套組合拳。
  這就像是在下一盤棋,幕后之人的判斷力極其準確,他能猜到方志誠可能會有的反應,然后一步步緊逼,讓事態往自己的目標所演變。
  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但方志誠知道,這其中怕是臧毅在暗中推動。臧毅也因此展現出了青年榜前十的實力,他有著強的謀局能力,老道和隱蔽程度令人咋舌。金鋒當初對方志誠使下的陷阱,與臧毅相比,那可是小巫見大巫。因為臧毅對自己很了解,似乎猜到了自己下一步會這么做。
  自己利用黃林之事,在霞光大換血,恐怕也被他算到了。
  所謂的高手就是如此,所有的安排不會給你留下蛛絲馬跡,推動的過程如行云流水,讓人防不勝防。
  方志誠現在也沒有太多的辦法,自己處于被動的位置,對方算計好了自己的所有計劃,現在只有改變角度與視野,看對方能不能露出什么破綻。只有找到對方的問題,自己才能有反轉的機會。
  何宇無疑是個關鍵人物,他身上肯定有著線索,但是從他身上找到線索,想必特別難,因為對方有備而來,又豈會輕易讓自己抓到把柄?
  ……
  下午五點多,霞光區委大院被圍堵,有人拉起了條幅,上面寫著“區委書記一言堂,排除異己霸道橫行”。
  區委班主任貢德海摸著頭上汗水,與方志誠匯報,道:“方書記,怎么辦?人越來越多,現在怕是有三四百人了。他們堵住了門口,任何人不得進出。”
  方志誠疑惑道:“區公安局那邊呢,沒有安排人過來維持秩序嗎?”
  貢德海匯報道:“已經匯報過了,不過人數不夠多,還在增援。”
  方志誠連忙擺手,道:“不用增援了!”
  “為什么?”貢德海一臉疑惑。
  方志誠道:“如果人數更多,只會讓問題變得不可調和。你去跟那些鬧事人員商量下,找個代表,進行商談吧。”
  這從某種角度上來看,是霞光政府內部事,屬于左右手之間的互搏,如果招來更多的人,只會讓現場變得更加不可控制。
  貢德海點了點頭,轉身出了辦公室。
  方志誠知道自己大動作調整霞光許多重要崗位肯定會引起一系列的變化,但沒想到反應如此激烈,如此之快,稍不經意,對手的招數就撲面而來。
  手機這時響了起來,是章天靈打來的電話,他輕嘆了一聲,道:“區政府被圍堵一事,我已經知道,現在全市許多雙眼睛盯著你,你需要慎重處理。實在不行,退一步也無妨。”
  從章天靈的語氣中,方志誠感覺到了對方的壓力。畢竟這可是他任上第一次遇見**,關鍵事件的制造者還是政府干部,如果不控制好的話,會引起難以預料的影響。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章書記,你也認為此事我做錯了嗎?”
  章天靈嘆了一口氣道:“沒人說你做錯了,只是方法有些不對。”
  如果方志誠改變方式,不動用雷霆地調整崗位,而是緩和一點,在以后的工作中,潛移默化地重新布局,會好得很多。章天靈的意思委婉卻明確,方志誠的行為太過激烈了。
  方志誠道:“重病需要重藥來醫治,如果我委婉點處理,如何能徹底地改變崩壞的風氣呢?”
  章天靈苦笑道:“志誠,你還是太年輕了,許多事情沒有經歷過,所以不知道社會關系的復雜。水至清則無魚,人有時候需要難得糊涂。”
  方志誠搖了搖頭,堅持地說道:“章書記,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我愿意違背良心。在明知某些干部是蠹蟲的基礎上,還讓他們為群眾服務,蠶食群眾的利益,這我做不到!”
  章天靈沉默片刻,徐徐道:“現在蠹蟲團結在一起,這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你如何來應對呢?”
  方志誠冷聲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自認沒做錯,何懼那些跳梁小丑?”
  章天靈暗自唏噓,如今官場之中,像方志誠這么做的人,能有幾人呢?他沉默嘆道:“我現在只能幫你抗住些壓力,具體如何安撫好那些人,還需要你慎重而為。”
  方志誠對章天靈還是有些感激,因為他能這么做已經最大的讓步,市委書記雖說權力很大,但也并非無所不能。章天靈已經因為此時受到了很多的壓力,現在急需幫自己抗住壓力,已經是最大的支持。
  此事自始至終,方志誠都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做法。
  因為他深信,自己做得沒錯。
  方志誠并非任性之人,他來到霞光之后,起初選擇低調蟄伏,冷眼旁觀,隨后溫水煮青蛙,壓制莫進,踢走鄧少群,慢慢坐上了區委書記的位置,他其實并非一個急躁之人,他懂得利用時間來改變一些事情。
  但在此次換血工作上,方志誠表現得如此直接,主要是因為他覺得時機已經成熟。黃林的問題,正好給了方志誠一次契機。如果沒有黃林問題的暴露,方志誠會等待一段時間,但現在機會已經出現,方志誠又怎么會錯過?
  他就是希望利用這次機會,對霞光官場進行一次徹底的洗禮,在官員之中杜絕潛規則,不要因為利用權力和職務貪污這是默許的。同時,這也自己是向二舅蘇摩回應半年期限的實際舉動。
  掛斷了章天靈的電話之后,貢德海已經帶入兩名代表,分別是質監局局長何宇與科技局局長程棟。方志誠對何宇有點印象,這是一個笑面虎人物,每次見面都點頭哈腰,這樣的人屬于八面玲瓏,適合談判場合。而程棟身材高大,面相嚴肅,很有氣勢。
  方志誠讓兩人坐下,淡淡道:“你們都是政府工作人員,知道現在的行為的危害,所以我建議你們趕緊撤出門口那些人,也好給自己一個退路。”
  何宇咧著嘴,笑道:“方書記,我們今天不是鬧事,而是希望你能知道我們的想法。如果單獨來找你,你恐怕不會關注,所以我們想了點辦法。”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這不只是個方法,而更像是個陰謀!”
  程棟沉聲道:“方書記,你讓我們那么多正職干部坐冷板凳,難道不也是陰謀嗎?如果你想讓事情平靜,就改變之前的人事方案,否則的話,我們下一次就不是在區政府了……”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何宇連忙笑呵呵地說道:“方書記,我們怎么敢威脅你,我們是在提醒你。”
  何宇和程棟二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兩個人配合得很默契。他們此行經過商議,見到方志誠該怎么說,早就打好腹稿。
  在他們看來,方志誠應該會選擇跟他們妥協,法不責眾,一向是政府處理群眾事件的方法。而且,現在方志誠已經逼得他們無路可走,也只能用這么激烈的手段了。之所以激烈,那也是因為方志誠對霞光官場干部大換血太過不近人情。
  旁觀的貢德海暗嘆了一聲,方志誠現在處于尷尬的境地,如果妥協,那就是自認之前的決定錯誤了,如果不妥協,那則是引起眾怒,事情會往不可控的地步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