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765 一波未平一波起

市委常委例會上,胡鋼就霞光大規模人事變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胡鋼認為,方志誠的行為太過激進,容易導致政府根基不穩,從而后患無窮,因為原本的正科級干部都是一些有資歷有經驗的干部,現在方志誠一下子換了那么多,全部啟用新官走馬上任,這會不會出現問題?
  章天靈保持了沉默,萬衡則與胡鋼作了解釋,“胡市長,霞光區出現人事變動,主要是因為有一部分干部主動向紀委坦白自己失責違紀行為。如果不進行調整,那豈不是意味著對他們的行為姑息放任?”
  胡鋼無奈地苦笑道:“萬書記,我只是覺得此事可以委婉地處理,而不是這么大張旗鼓。據我所知,那些干部固然有問題,但他們不少人對霞光和漢州的經濟發展是有貢獻的,咱們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讓人心寒。”
  萬衡反擊道:“此話我是否可以這么理解,如果有功勞的話,那么干部就有貪污受賄的豁免權了?”
  胡鋼不悅道:“至少蘭山書記在任的時候,絕對不會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可是傷筋動骨的事情。”
  胡鋼搬出了夏蘭山,與夏蘭山有關聯的常委開始表態。
  宣傳部長王明首先道:“此事對政府的影響的確不大好,如果被有心人宣傳,恐怕會造成很大的損失。前年互聯網上便有過一個典型的案例,與此相似。某個一把手進行了大換血,結果被下面的干部聯名舉報,公布在網絡上并非大規模的宣傳,后來甚至受到了中央首長干部的關注。結果那名一把手被調查,上級部門的領導也被誡勉談話。”
  章天靈皺了皺眉頭,胡鋼和王明兩人一唱一和,態度明顯,這是拿夏蘭山和輿論壓力來提醒自己。
  章天靈依舊不說話,捧著茶杯喝了一口茶。
  臧毅咳嗽了一聲,淡淡道:“章書記,雖然霞光調整干部,那屬于霞光組織部的事情,但市委也應該給予提醒,如果太過放任,可就不大好。我們都知道,章書記你對方志誠格外地看重,但不應讓他由著性子來。”
  臧毅此話說得委婉,但大家都知道意思,是在暗指章天靈對方志誠太過庇護了。
  章天靈抬眼看了一下臧毅,隨后又掃了掃胡鋼,低聲道:“志誠同志,我會與他進行一次談話。具體該如何處理,我覺得還是要仔細研究。不過,胡市長剛才的言論,我還是不敢茍同。我和蘭山同志不一樣,他在很多問題上表現得穩健,但不代表那就是對的,至少在我看來,漢州政府在他的手上,不僅沒有進步,而且還很糟糕……”
  章天靈此話一講,胡鋼和王明的臉色均是有所變化。
  不過,這也是能夠理解的,胡鋼和王明當面搬出夏蘭山削章天靈的面子,章天靈引而不發,豈不是變相地忍氣吞聲?
  章天靈就是要讓大家知道,自己外表謙和,不代表內心軟弱。
  會議結束之后,臧毅緊跟著胡鋼的腳步出了會議室。胡鋼輕嘆了一聲,道:“沒想到天靈同志,這么固執啊。”
  臧毅淡淡道:“不只是你這么想,今天會上所有人都與你同感。”
  胡鋼看了一眼臧毅,暗忖這臧毅有點精明,今天這個會議,原本就不是帶著讓章天靈責令霞光停止大規模更換干部的目的,只是為了在會議上削弱章天靈的威信。
  胡鋼成為了臧毅對付章天靈的棋子。胡鋼現在心知肚明。
  胡鋼道:“下一步怎么辦呢?是否聽之任之?”
  臧毅道:“如果有人做了惹眾怒的事情,肯定會被眾人所攻訐。”
  胡鋼點了點頭,道:“不知霞光如何安穩地過這一道坎。”
  ……
  張曉亮皺著眉頭掛斷了電話,剛才接到了消息,有人準備聚眾鬧事,初步估計,已經涉及到小半個霞光官場,他嘆了一口氣,這次方志誠的動作似乎有點太過火了一點。
  張曉亮仔細分析著方志誠的目的,自言自語地說道:“莫非他準備在年前要把霞光給整合完畢?有點操之過急。”
  滿打滿算,方志誠來到霞光不過兩年左右,雖然他每個布局都異常得巧妙,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時間來沉淀的。
  張曉亮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心頭一驚,莫非方志誠在短期內有調動了?
  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解釋方志誠為何會如此激烈地整頓霞光官場。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低聲匯報道:“方書記,剛才得到消息,有人正在組織人馬,準備到霞光區委討說法。”
  方志誠點了點頭,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自己只是處理一兩人,那倒還好,現在面積太廣,難免有人想著要聚集起來,與自己較勁。
  方志誠問道:“主要是哪些人?”
  張曉亮翻了翻筆記本,道:“質監局的局長何宇是主要組織者。”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何宇有沒有向紀委反饋過自己的問題?”
  張曉亮道:“沒有!但是有人舉報了他,他此次也在被調整范圍之內。”
  方志誠點了點頭,這就能理解了,如果他自己主動去紀委坦白了自己的違紀行為,那么再與自己對著干,就失去了主動權。
  方志誠沉聲道:“你對他了解過沒有,他是否存在問題?”
  張曉亮道:“何宇是一個很謹慎的人,盡管在質監局那個關鍵崗位上,但風評一直很好,曾經拿到過多次省級榮譽,也曾經是副區長的熱門候選人。當然,后來有了變化,何宇就一直呆在了質監局。”
  所謂的變化,指的是方志誠來到了霞光,一朝天子一朝臣,當初何宇受到鄧少群的重用,現在想獲得方志誠的信任可就難了。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何宇對自己介懷在心,然后發動眾人反對自己?
  這似乎還是很難解釋,只要是聰明人都不會當出頭之鳥,其中恐怕還有其他的利益。
  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地敲了敲,低聲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們都是精明之人,知道若是將事情鬧大的話,需要承擔怎樣的責任,所以你需要繼續調查,找到為何他們會這么做。”
  任何政府都會遇見**,但政府干部聚集起來反對政府一把手,這倒是很少見,如果真的鬧大了,方志誠可就成了整個漢州乃至淮南第一個被群攻的區委書記,即使后面能夠消除影響,但在未來的政治生涯中,這將是履歷上難以洗清的一個敗筆。
  方志誠面色變得凝重起來,這其中肯定有人從中作梗,當然,這也是自己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寧老爺子的喪禮上,二舅蘇摩已經明確地給方志誠下達了要求,半年時間內必須要交一份成績單。
  方志誠來到霞光已經有一段時間,他知道霞光的癥結在哪里,這彎彎道道的諸多潛規則是重要的問題之一。干部坐在重要的位置上,吃拿卡要,已經成為了不成文的規定。如果想要讓霞光煥然一新,經濟戰略布局是一方面,內部干部的調整才是重點。
  更直白一點來講,現在霞光區的經濟發展趨勢是不錯,但官員如果不作為,仗著自己的職務,對新興的企業頻頻設置關卡,這對大好的勢頭就會起到負面作用。
  在前段時間的大規模調研中,不少企業反饋,霞光的辦事流程太過復雜,經常出現一個部門推另外一個部門的情況。企業辦理簡單的一件小事,指不定兜兜轉轉要將整個霞光所有部門全部跑一圈,即使如此,說不定還難以辦成功。
  所以方志誠決定要使用重藥來治理霞光,畢竟他的時間不是很多。
  半年的時間,真的辦不了什么事,尤其是在政府,任何一個決策或者制度,都需要長達兩三年甚至四五年才會逐漸呈現效果。
  其實方志誠了解蘇摩的意思,霞光在他認為,已經是一個食之無味的雞肋,人生要學會放棄,既然知道那里已經沒有什么可以深挖掘的東西,不妨直接跳出那個坑,重新找尋新的機遇。
  不過,霞光對方志誠的意義并不是那么簡單。這是方志誠第一個從布局到推動,花費無數心思的地方。誰也不能否認,方志誠在霞光的付出,他是整個政府加班時間最長的人。因為他的到來,霞光的招商引資情況有了好轉,產業結構進行了大調整,GDP和稅收也有了驚人的提升。更重要的是,方志誠作為班子的隊長,給霞光官場輸入了一陣清風,潛移默化地改變政府的工作方式及工作節奏。
  因為付出得太多,所以方志誠有點不甘心,他需要讓自己人生的第一份成績單沒有遺憾。
  正好出現了黃林問題,方志誠便有意推動此事,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乎意料之外,方志誠的雷霆手段引起了眾人的反對。
  其實,這也是霞光的一大特點,官員抱團的情況特別嚴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