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64 只爭朝夕從今起

“黃林主動向區紀委坦白了自己在崗位上,利用職權,與種子公司、肥料公司收受回扣,并給與相關公司開辟綠色通道,從而躲避檢測,致使大量殘次種子流入霞光,同時部分肥料、飼料屬于三無產品,產自于小作坊,對畝產收成造成極大的影響。”成浩給方志誠匯報道,“此事鬧得很大,因為種子公司、肥料公司不僅在霞光銷售,而且在全省都有布點,現在已經引起了全省的轟動。”
  方志誠摸著下巴,輕嘆了一聲道:“我也沒想到事情鬧得這么大。”
  成浩嘆氣道:“據說牽扯到某個副省長,夢想集團的高層管理者與副省長關系密切。”
  方志誠對此有所耳聞,夢想集團是現在全國最大的肥料生產公司之一,他的覆蓋面極廣,幾乎涵蓋了全國大小農業區域,簡而言之,只要有肥料需求的地方,都有夢想集團的身影。華夏原本就是農業大國,可想而知,與農業緊密相關的肥料市場蛋糕是多么巨大。
  方志誠沉默片刻,笑道:“這把火具體燃盡了哪些人的利益,我們不需要過多關心,只要問心無愧便好了。現在區里的動態如何?”
  成浩苦笑道:“自然是人心惶惶,不僅農業口子的,所有部門都在擔憂,畢竟黃林出事,給他們敲響了警鐘。”
  方志誠正色道:“知道怕是好事,如果不知道怕的話,那就糟糕了。任何底線都是一步步地被蠶食的,如果不用事實告訴他們,哪些底線連碰都不能碰,如何讓政府氛圍有徹底的變化?許多人都覺得,我在黃林的問題上太過于嚴厲了。但錯就是錯了,貪就是貪了,只要碰到了貪污**的警戒線,那就應該一視同仁。”
  成浩輕嘆了一聲,對方志誠的果斷,他還是很佩服的。
  因為作為漩渦之中的人,成浩當然知道這其中并沒有想象得那么簡單。雖然方志誠是區委書記,但在官場中還處于底層,有些人不是想動就能動的。為了讓黃林主動坦白問題,方志誠承擔了很大的壓力。這些壓力在許多人眼中看來,有點得不償失。
  方志誠的意思很明確,官場之中很多時候固然要斤斤計較得失,但偶爾也要拋開利益,看待事情的本質。
  方志誠在霞光區官員之中,正在一步步地植入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要以潛規則為借口,去動一些自己不該去動的東西。
  雖然這會給人營造一種不近人情的感覺,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人去做的。至少方志誠現在收獲了一些骨子里有理想、操守的干部的認可。
  黃林一事證明了官場之中的蝴蝶效應,引起了一系列的變化。
  省紀檢系統對農業部門進行了一次大范圍的嚴查,找到了很多令人震驚的內幕。農業問題始終是華夏發展的重點問題,盡管國家一直在強調*經濟結構轉型,但對農業始終高度關注。
  黃林的舅舅因為牽扯到此事,雖然他最終選擇讓黃林坦白從寬,但紀委部門還是上門對其進行了幾次談話。此事過去之后,黃林徹底從二線退到了三線,在人大也只是掛個虛名,完全失去了權力。
  省委組織部隨后發布了人事任免名單,調整了十多名正廳級以上的干部,其中多半是李系之中曾經與鄒雄關系緊密的人員。這一次風波,徹底削弱了李系力量,同時預示著文景隆完全掌握了淮南,成為真正手握權力的一號人物。
  現在淮南分為三股勢力,其中文景隆掌握著組織部、發改委、政法系統等力量,勢力最為雄厚;而卜一仁以政府系統為據點,依然有話語權;而宋文迪因為李系力量被削弱,成為三股勢力之中最為弱勢的。
  不過,從長遠角度來看,對于宋文迪而言,這并非一件壞事,雖然李思源當初給他留下了很多資源,但畢竟那些是別人給他的,宋文迪想要真正的站穩腳跟,到達李思源的層次,甚至有所超越,這就需要他積累屬于自己的人脈資源,而不是永遠依靠李思源。
  李系內部力量的重新洗牌,對宋文迪而言,是一次挫折,也是一次機會,如果他能利用此次內部亂局,穩扎穩打,重新梳理資源,將許多力量真正地整合為自己所用,涅槃重生,才能證明他的潛力與價值。
  成浩輕嘆了一聲,苦笑道:“最近這段時間區紀委那邊很熱鬧,不少干部主動過去承認錯誤。以前紀委是一個冷清的衙門,門可羅雀,現在那邊的同志每天忙得馬不停蹄。”
  方志誠徐徐出了一口氣,道:“紀委那邊我已經交代過了,所有坦白之人,允許從寬處理,但從寬絕對不是忽略,只要有以權謀私行為的,一律要停職。”
  成浩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有些擔憂,道:“這樣會不會亂?”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已經跟陳超同志提前溝通過,組織部的動作要跟上,要做好準備,在春節之前來一次徹底的大換血。”
  成浩是一個很有追求和一身正氣的干部,他曾經很看不慣官場中的種種規則,希望有一天能改變風氣,讓政府真正成為大公無私,廉潔為民的地方。不過,隨著在官場中摸爬滾打多年,成浩意識到通過自己的力量根本沒法做到這些,所以他改變了策略,不再去管外面的風雨,只對自己依然嚴格要求。
  當改變真正出現的時候,成浩并沒有感到欣喜,相反他覺得有一絲擔憂,因為出現方志誠這么一個制度與規則的顛覆者,成浩在欽佩的同時,為他感到擔心。因為他需要承擔很多的壓力。
  成浩心口突然涌起了熱血,沉聲道:“方書記,需要我做什么嗎?”
  方志誠認真地盯著成浩看了一眼,能看出他的真誠,搖了搖頭,笑道:“老成,此事不需要你再做什么。你只要永遠做好現在的自己,為霞光政府樹立一個好官的形象即可。你其實一直做得很不錯,在很多人眼中我是異類,而你何嘗不也是異類呢?”
  成浩感動不已,盡管以前他一直以方志誠為馬首是瞻,但內心之中偶爾會動搖,質疑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否正確。因為方志誠太過年輕了,他身上有許多不可確定性。
  但經歷了此事,尤其是方志誠簡單的一句話,讓成浩徹底地信服了。
  成浩有些激動地說道:“士為知己者死。方書記,你對我而言,是貴人,也是伯樂。無論未來如何發展,我永遠會與你站在一起。”
  方志誠站起身,伸手在成浩肩頭拍了拍,他知道成浩是一個不會拍馬屁之人,此話是發自肺腑,他低聲道:“謝謝你的承諾,相信我們一定能夠開辟出全新的天地。而霞光是我們的第一步……”
  成浩能聽出方志誠的弦外之音,他這是在給自己間接地承諾,如果方志誠改日走得更遠,那么方志誠也將帶著他一起走出霞光。
  成浩一度以為自己的仕途就這么了了,但方志誠給他開辟了全新的空間。這讓已經沉寂的熱血,再度燃燒起來,成浩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出了區委書記辦公室的。
  外面吹著冷風,直往他的脖子里灌,但成浩感覺自己身上暖洋洋的,如同吃了羊肉火鍋,他甚至感覺到燥熱。
  “我得去工作!”成浩默默地告訴自己,“從今天起,我要只爭朝夕!”
  ……
  市長辦公室內,胡鋼皺著眉頭,翻閱著信訪辦的好幾份材料,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這個方志誠,想要干什么?他這是準備把霞光正科級以上的干部全部換一遍嗎?”
  這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臧毅輕聲道:“胡市長,有空嗎?與你聊幾句。”
  胡鋼放下了舉報材料,道:“恐怕沒那么簡單吧?”
  臧毅笑了笑,道:“方志誠正在給霞光換血的事情,你恐怕已經得知了吧?”
  胡鋼點了點頭,道:“我也在犯愁呢,究竟該怎么做?如果調整一兩個干部,還能理解,他這可是一下子要調整近十個……”
  臧毅淡淡道:“胡市長,在我看來,這是一次機會。”
  “哦?”胡鋼對臧毅還是有些警惕,雖然現在自己與他走近,與方志誠的聯盟關系早已破裂,但胡鋼對臧毅無法信任,當初趙崚的下場,胡鋼可是歷歷在目。
  臧毅道:“方志誠在霞光進行大規模人事調整之事,章書記即使不會表態支持,恐怕也會暗中通過,我們為何不以此為由,與章書記爭取點資源呢?”
  胡鋼眉頭微微一皺,道:“你想要什么?”
  臧毅淡淡笑道:“不是我想要什么,而是胡市長,你需要什么?”
  胡鋼心知肚明,臧毅不會有那么好心,他明白臧毅在挑撥,然后試圖坐山觀虎斗,坐收漁翁之利,不過,這的確是一次機會,胡鋼憋著一股勁,此刻方志誠無疑給了自己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