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762 我們都是一類人

萬衡道:“我知道你現在很難辦,事情出在漢州,如果你不解決的話,被人投訴的話就要承擔責任。但這件事真的不能較真處理,鄒公給我轉達了意思,如果你動了黃林,那么他將發動一部分人反對宋書記。”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如果我不按照鄒公的安排行事,就成了分裂李系聯盟的罪人?”
  萬衡嘆氣道:“志誠,我知道你心中想法,但一個人的力量是微薄的,單憑你一人之力,很難改變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的規則,所以你要做的是,首先變得很強大,當有一天,你處于很高層面的時候,就可以從制度層面來解決現在的問題,讓一些潛規則消失不見。”
  萬衡勸說方志誠的語氣很誠懇,因為他對方志誠很了解,這是一個內心有著正義感的干部,他心中有偏執與倔強。其實萬衡很欣賞方志誠的這種性格,早在十年之前,萬衡就是這么一個人,不受各種利益的誘惑,后來偶然的機會被李思源看重,給予提拔。
  不過,現在萬衡已經不同以往,雖然他身上仍有桀驁的氣質,但面對很多問題,開始習慣迂回處理,不再強勢。
  因為他知道,有些問題,你用強勢的方法來處理,并不一定有柔和的方式處理,結果來得更佳。
  方志誠沉默了許久,嘆氣道:“對不起,萬書記,我在這件事上堅持己見,因為這涉及到原則。或許此事會影響你們內部的團結,但我還是要處理黃林。錯了就是錯了,他必須要承受相應的代價。”
  萬衡徐徐吐出了一口氣,暗忖這就是方志誠了,如果他改變了處置方式,那就反而不正常了。
  萬衡苦笑道:“志誠,此時你可是得承受很多壓力,恐怕宋書記那邊也不會贊同你這么做。”
  方志誠緩緩道:“在很多人眼中,我的行為很任性,其實我這么做真的是任性嗎?即使宋書記來求情,我也會按照規矩辦事。現在政府中已經出現了一股不好的風氣,大家認為別人能貪,我也就能貪,貪得不是太多,那就不會引起問題。這是一個多么扭曲的觀念。我現在的位置很低,沒法改變制度,修正規則,但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要掃平這種黑暗腐朽的味道。”
  方志誠的聲音不是很大,但字字清晰,鏗鏘有力。
  萬衡也是聽得氣血沸騰,方志誠的話淺顯易懂,但其中蘊藏著勇氣與堅守,這是現在很多官員缺失的。
  萬衡在組織部工作多年,一直在強抓干部培訓,試圖讓干部樹立正確的價值觀,但鮮有成效。萬衡一度疑惑,自己這么做是否有意義?因為社會的環境使得大部分官員同流合污,將違背操守與道德看成理所當然。
  但方志誠的一番話,讓萬衡在混沌中看到了一絲光明。如果每個一把手官員,都能夠在自己的范圍內正本清源,那么社會的整體環境又怎么會崩碎呢?
  但方志誠這樣的干部太少了,而且因為太格格不入,所以大多被官場排擠,最終飲恨收場。萬衡心中升起一陣沖動,他想要讓保護好現在方志誠留有的寶貴品質。
  萬衡自嘲地笑了笑,道:“志誠,你給我上了一課啊。”
  方志誠平靜地說道:“萬書記,希望你能理解。”
  萬衡想了想,道:“鄒公那邊我會與他溝通一下,看能否減少嫌隙。”
  方志誠道:“文迪書記那邊,我會主動與他匯報。”
  萬衡掛斷電話之后,給鄒雄打了個電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嘆了一口氣,道:“鄒主任,具體的問題,我已經問過霞光那邊,按照我的意思,還是請黃林主動坦白,將之前貪污的款項全部上繳,這樣就能爭取寬大處理了。”
  鄒雄聽萬衡這么說,眉頭皺成了一團,冷笑一聲,道:“小萬,你還記得當初為何能受到思源總理的信任嗎?當初,首先是我挖掘了你,然后向他引薦,否則的話,你如何能被省委組織部如此看重?做人要有良心,我的要求也不高,當年你欠了我個人情,現在你將人情還給我。你也知道,我退居二線多年,早就沒有什么追求,以后也沒有什么要你幫助的機會了,難道請你幫我保住一人,也不行嗎?”
  鄒雄為官的口碑不錯,被人稱為淮南官場的“伯樂”,他雖然沒有進入過組織部,但幫助過的人有許多,所以混了極好的人脈。雖然現在退居二線,但做件事情,還是有人愿意傾力相助。
  萬衡為難地嘆了一口氣,道:“鄒公,你對我也有所了解,我對你當年的幫助一直感恩于心。但在這件事情上,恕我無能為力。因為在霞光已經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如果不處理的話,會對政府形象造成極大的損壞。”
  鄒雄冷笑了一聲,道:“小萬,你真讓我感覺到心寒啊。罷了,此事你做不了主,那么我就找其他人吧。另外,我知道你與宋文迪一直走得很近。我也能理解,你是看到我年紀大了,提前找棲身之所。雖然我現在不如以前,但宋文迪如果沒有了我,恐怕也難以應付文景隆,所以你不要因為自作聰明,而毀了自己的前程。提醒你的話,就說這么多了,以后恐怕我也不會請你幫忙了。”
  言畢,鄒雄掛斷了電話。萬衡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知道鄒雄是真的生氣了。
  方志誠沒有直接給宋文迪打電話,因為此事他主動匯報不太恰當,還是先看看萬衡那邊有沒有其他的后續發展,等情況明朗之后,自己與宋文迪再解釋不遲。
  下午三點左右,宋文迪給方志誠主動打來了電話,他一開始沒有明言黃林之事,而是詢問了一下他近期工作的情況,然后才步入正題,“志誠,現在省里的情況并不明朗,所以我還是希望你能稍微平穩,不要引起太多的變化。”
  方志誠道:“農業局黃林之事,已經影響到你了嗎?”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沒錯!剛才思源總理給我打電話,讓我要關心老同志,維護好身邊的資源,不要動作太大,破壞內部團結。”
  方志誠道:“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對黃林貪污之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宋文迪沉默片刻,方道:“志誠,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已經中了別人的計,此事不出意外,有人在暗中推動,否則那個農業局副局長如何有膽子與副區長叫板?其實對方的目的很簡單,希望李系內部有所混亂,繼而削弱我的實力。”
  方志誠自然也想到了這個可能,不久之前,他與莫進通了個電話,莫進這次倒是挺直爽,將臧毅給自己打電話之事,與自己和盤托出。
  事情的始末,方志誠已經基本梳理清晰,按照正常的方式,他應該從輕處理,看能否將事情掩蓋掉。
  方志誠道:“老板,你有沒有想過,既然對方以黃林作為離間李系勢力的切入點,對方肯定已經想好了下一步怎么做。如果我掩飾此事,不做任何處理,那么對方就束手罷休嗎?”
  宋文迪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了敲,兩道劍眉擰成了一團,低聲道:“你的擔心沒錯,現在的確進退兩難。處理黃林的話,鄒公那邊肯定會暗恨于心,而如果不處理黃林的話,始作俑者一定會點燃這把火,黃林最終還是會成為犧牲品,而你也將受到牽連。至于李系內部的關系,肯定還是一如既往地受到影響。這原本就是對方構思的一個精妙死局。”
  方志誠嘆氣道:“無論結果如何,黃林都要受到處罰。”
  宋文迪徐徐吐了一口氣,道:“老文終于開始動作了啊。”
  之前文景隆和卜省長交手,宋文迪借機培養勢力,現在已經控制住了省會瓊金官場,如果任由宋文迪繼續成長,總有一天會影響到文景隆對淮南的控制力。
  最近中組部傳出,有意要提拔年輕的副部級干部,這引起了文景隆的忌憚。宋文迪現在在常委中排名已經非常靠前,如果更進一步,那還了得?
  當然,在這個問題上,文系要針對的更多地是鄒雄。鄒雄此人是個深藏不露的隱士,雖然退居二線,但他對淮南的勢力平衡有著關鍵作用。
  方志誠道:“宋書記,請允許我在此事上任性一下,省委或許會因此產生一系列的變化,但我必須按照原則來處理此事。黃林雖然是順著潛規則收受回扣、賄賂,但他的確踩線、違紀,作為霞光的一把手,我必須要對他進行嚴格的處置。”
  宋文迪頓了頓,苦笑道:“罷了,我了解你的個性,固執、倔強、認死理,此事你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辦吧,至于鄒雄那邊,我會應對。”
  見宋文迪松了口,方志誠也暗自輕松,他對宋文迪還是很了解的,別人不會理解自己,但自己可是得到宋文迪的言傳身教,如果換作是宋文迪在自己現在的位置上,恐怕在眼睛里也難留那粒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