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761 離間之計顯真相

方志誠顯然沒想到黃林會給自己主動打電話,因為此事已經交給成浩去處理了。他第一反應是,成浩搞不定黃林,他想起了莫進之言,“黃林有惹不起的后*臺”,嘆了一口氣,正因為他有后*臺,所以才會違反紀律。
  “方書記,請原諒我冒昧地打擾您。”黃林道,“對于農業局的問題,我想跟您聊聊。”
  方志誠想了想,道:“你說吧。”
  黃林道:“我承認農業局有一些小問題,但現在是有心人將小問題擴大化。”
  方志誠淡淡問道:“你認為拿種子公司和肥料公司的回扣,這是小問題?”
  黃林嘆氣道:“這在其他縣區也實屬常見。”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如果沒記錯的話,去年有農戶投訴在農技站購買的種子成活率極低,結果事情被壓了下去。請問你,當時農業局在審查這些種子公司的時候,有沒有做到認真審核?”
  黃林愕然無語,因為他沒想到方志誠竟然記得這件事,去年種子公司提供的雜交稻種出現問題,導致不少農民在農技站購買種子回去種植時出現產量大降。得知此事之后,黃林安排人安撫到位,所以事情并沒有激化。但沒想到方志誠竟然連這件事都記在心中。
  方志誠的記憶力很好,基本上只要被他看過的材料,都會留在心中,其實對農業局的問題,他早就留意,只不過是當時事情很多,沒有精力來辦這件事。
  黃林苦笑著解釋道:“方書記,看來你真是不給我活路了啊。不過,我也給你提個醒,如果事情鬧大了,我也不怕,能做到現在的位置,我也是有些資源的。”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黃林這態度讓自己無語了。分明是自己違紀,這語氣說得跟自己逼他走上絕路一樣。
  其實這也是現在大多數官員的心態,在黃林看來,比自己更貪的人一抓一大把,方志誠緊抓自己的小辮子不放,這有點過分了。
  但方志誠認的是死理,你既然是貪了,那就沒有多少之分,小貪大貪都是違紀,都應該承受相應的懲罰。
  現在之所以紀律變成了空文,那是因為絕大多數人對規章制度麻木,認為只要不過分,小貪小賄不打緊,這就演變成了現在崩潰的官場風氣。
  方志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黃林同志,我認為,你還是積極向紀委部門主動坦白,情節若是不算嚴重,那么一切還有挽回的余地,如果你依然執迷不悟,只會越走越遠。”
  黃林冷冷地說道:“那我們走著瞧吧。”
  黃林應該之前低聲下氣的態度,語氣也變得強勢起來。
  方志誠知道這才是黃林真正的面目,有些人你看他溫文爾雅,事實上內在陰險貪婪。在官場呆久了之后,方志誠已經不會被對方的表象欺騙。
  ……
  黃林最終選擇了給自己真正的靠山打電話。這么多年來,舅舅只讓黃林在漢州發展,他的理由很簡單,他已經退居二線,盡管在淮南還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如果黃林走到更高的位置出了事情,面臨的風險就更大一點。在霞光擔任農業局長,盡管位置不高,權力不大,但以舅舅的能力,還是能夠保黃林安然無憂。
  在官場呆了幾十年的老人,早已看透了,前程固然重要,但越往上爬,風險也是巨大的。職務越低,風險系數也就越小,職務越高,面對的敵人和危機會倍增。所以他讓黃林低調一點,在農業局安安靜靜地擔任局長。
  “舅舅,我這兒出問題了!霞光這邊有人要查我。”等電話接通之后,黃林低聲說道。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人皺眉問道。
  黃林嘆氣道:“還不是為了農業局拿回扣的事情?整個漢州哪個個縣區農業局不跟那些公司拿回扣啊?現在有人小題大做,要查我。”
  老人沉默片刻,道:“你實話實說,究竟拿了多少?”
  黃林粗粗算了算,有所保留道:“我在局長位置上差不多五年,累加起來十幾萬吧。”
  老人嘆了一口氣,道:“十幾萬就要調查你?這的確有陰謀的味道,你不要著急,我會幫你想想辦法。另外,你暫時就不要在漢州,直接來瓊金吧。”
  老人感覺這其中不同尋常,黃林不過是一個正科級干部而已,有必要大張旗鼓嗎?所以他直接讓黃林到瓊金,否則的話,若是被人有心利用,直接將黃林關起來,私下逼問,真問出個什么大事,黃林就徹底完蛋了。
  ……
  外面起了風,吹入辦公室有點涼意。莫進有些坐立不安地站起身走到窗戶邊,嘆了一口氣。龔德超雖然不是自己推出來的槍,但自己已經掉到了這個坑之中。
  昨天臧毅給莫進打了個電話,意思簡單明確,如果能幫助他打壓成浩,感覺如何?
  莫進現在雖然是區長,但他的副手顯然更受到區委書記的信任,這就讓他的工作處處遇到掣肘。莫進知道自己沒法和方志誠抗衡,但對于成浩,他還是有著強烈的打壓之心的。
  所以莫進最終選擇了與臧毅合作,暗中推動了此事的發展。
  龔德超是受到臧毅指使,對黃林發起控訴的。莫進只需要順水推舟,就可以讓成浩因為黃林受到牽連,同時降低他在方志誠心中的地位。這原本是一個挺好的計劃,但沒想到事情一波三折,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方志誠沒有選擇大事化小,他不僅對成浩施加了壓力,還最終決定對黃林進行嚴查,追求其相應的責任,這有些出人意料。
  因為莫進也知道黃林有個很強大的后*臺,讓方志誠去跟那個后*臺來個強烈的碰撞,或許才是臧毅的目的。
  莫進有點后悔誤入了這個漩渦,此刻只是希望能夠盡快平靜,自己能順利地避過此次風暴。
  ……
  在絕大數人的意識中,相對于一些貪婪成性的官員而言,黃林其實算得上比較低調,他的違法情節有普遍性。因為不僅是黃林拿回扣,全國農業系統不拿回扣的人少之又少。黃林只能認倒霉,遇到了龔德超這么個對手,同時還遇上了方志誠這么個領導。
  如果換做其他領導,或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但方志誠眼睛里揉不進沙子,潛規則若是不被他看到那還好,但一旦被他發現,他一定會打破潛規則,毫不留情。
  農業局局長黃林出了問題,惹得霞光不少官員驚出一身汗,因為整個霞光官場都知道區委書記是一個經常弄出整風運動的人,所以害怕這一輪是不是又得一窩端了?尤其是整個農業系統,人人自危,不過很快區委組織部安排新官上任,這種不安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
  萬衡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目的明確,專門為黃林求情,“黃林的問題不能夠平和一點處理嗎?省里的意思,可以把他調到省廳去。”
  方志誠苦笑道:“萬書記,黃林既然是違反了紀律,為何還能調到省里去?如果真這么辦了,豈不是要讓其他違法亂紀的干部更加有恃無恐嗎?”
  萬衡苦笑道:“這件事上面有人打招呼了啊。”
  萬衡一向性格剛烈,能讓他動搖之人,肯定有相當的實力。
  方志誠道:“黃林究竟有什么來頭?”
  萬衡嘆氣道:“黃林的舅舅是從省人大副主任位置退下來的。你可能沒聽過他的名字,但我們這一代人基本都對他的名字如雷貫耳,叫鄒雄,人稱鄒公。”
  方志誠的確沒聽過這個名字,疑惑道:“的確不認識,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萬衡道:“鄒公算得上是思源總理的恩師,當初若不是鄒公,思源總理的仕途之路,恐怕不會如此順利。”
  方志誠現在恍然大悟,意識到萬衡為何會主動與自己幫黃林求情。萬衡嚴格意義上是李思源陣營之人,只是后來李思源晉升成為副總理,所以將人馬轉交給了宋文迪。
  現在方志誠盯住鄒雄的外甥不放,這有點內斗的味道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萬部長,即使黃林后*臺很硬,但他的確涉及到違規,如果不處理他的話,很難服眾。”
  萬衡道:“志誠,在這件事情上,你不能鉆牛角尖,我們內部需要團結。”
  “我們”指的是李系的內部,在萬衡看來,方志誠是宋文迪的心腹,理所應當地歸于李系的陣營。盡管現在宋文迪已經掌握了李系的大部分資源,但并非所有人都歸順于他,畢竟宋文迪不過是一個剛晉升副部級三年左右的干部,還難以服眾。
  如果方志誠現在處理了黃林,那肯定會惹得以前鄒公手下的那幫人不滿,認為宋文迪是故意挑釁,這并不是一件好事。
  方志誠現在想明白了,萬衡恐怕也是與鄒公有著緊密的關系。
  事態逐步逼近真相,方志誠突然明白了,這其實就是一個轉了很多彎的計策,最終只是為了迫使李系內部出現內斗,分裂宋文迪對李系的控制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