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60 一絲陰謀的味道

關于黃林的舉報,自然是空穴不來風。黃林在農業局任期很長,與種子公司和化肥公司有牽連,這是理所當然之事,因為這才全市乃至全國,都是一個行業的潛規則。農民購買種子、化肥、藥水,沒有太多的途徑,只能找分散在每個鄉鎮的農技站來進行購買。所以農業局與這些公司便有相應的利益聯系。種子公司能否占有一個片區,先要跟農業局的領導打好關系。區農業局有決定權,而黃林作為農業局的一把手,自然可以將這些轉化為利益。
  不過,這是潛規則,所以如果大動干戈的話,自然會引起連鎖反應。成浩那人,莫進有所了解,是對自己非常嚴格之人,如果他都有問題,那么這整個霞光就沒有什么清正的官員了。
  黃林雖說被他所用,但與黃林有真正利益關系的不一定是成浩,而是另有其人,如果與省廳有關,那恐怕就會捅了大簍子,并非莫進能夠承受的。
  方志誠也是因為對成浩有信心,所以才讓莫進嚴查此事內幕。
  莫進原本想利用農業局的問題,借機打壓成浩,但沒想到現在接到了一個燙手山芋,如果他成為查案的推動者,那便意味著如果撬動了那個利益鏈,自己將會遭受到對面的報復。
  莫進的原意,只是想讓成浩因為黃林的事情,受到處分,同時在農業局安插自己的人手,沒想到事情變得麻煩起來。
  莫進心中隱隱起了退意,知道要注意把握火候,道:“方書記,或許沒那么復雜,只要查明黃林是否貪污即可。”
  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敲了幾下,低聲道:“老莫,咱們搭伴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你我彼此相互了解,已經有了默契。你覺得我是那種,出了問題,就糊里糊涂辦事的人嗎?”
  莫進暗嘆了一聲,苦笑道:“方書記,其實事情沒那么復雜,或許只是有人想讓黃林挪挪位置而已。”
  見莫進轉圜了語氣,方志誠暗忖莫進果然不敢把事情鬧得太大,語氣變得嚴肅地說道:“老莫,現在霞光處于百廢待興的局面,你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希望你把注意力多多放到經濟展上來,至于干部的選拔及調整,那是由組織部門負責的。”
  莫進知道方志誠在委婉地警告自己,暗示自己手不要伸得太長。
  與莫進簡單交流了一下,方志誠只是為了驗證一件事,此事究竟是否陰謀。莫進盡管回答時非常慎重,但透露了一個信息,他對此事似乎有所掩飾。
  莫進或許不是直接地推動者,但肯定與此事有關聯。
  掛斷了莫進的電話之后,方志誠給成浩打了個電話,詢問道:“黃林此人如何,是否存在問題?”
  成浩猶豫片刻,道:“我不太好評價。”
  方志誠沉聲道:“作為主管領導,你都評價不了,那豈不是意味著你根本不了解下面的情況?就憑這個,你就有失察之責。”
  成浩苦笑道:“黃林的能力很強,為人也很低調謙虛,所以……”
  方志誠用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敲打了好幾下,沉聲命令道:“能力不是衡量干部的唯一標準。官場之中從來不缺少精英,但缺少講原則有操守的干部。黃林如果真的涉嫌以權謀私,那就撤掉他吧。”
  成浩嘆了一口氣,匯報道:“他的關系在省里。”
  方志誠擺了擺手,不悅地說道:“我的關系還在都呢!”
  方志誠暗忖成浩在這件事情上做得不夠堅決,略微有點失望。莫進那邊,他是幫成浩給堵住了,不過農業局還是得調整,如果成浩還想將農業局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就需要動用點手段了。
  成浩的業務能力不錯,但在這個方面是短板,比不上張曉亮的靈活。如果是張曉亮的話,根本不需要自己來協調,早就利用自己身邊的關系網把問題解決在萌芽狀態之中了。
  農業局內訌一事,看上去是一件小事,但方志誠還是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危機和陰謀的味道。整個霞光官場,到處存在潛規則,光鮮的外表下,掩不住一股腐朽的氣息。方志誠意識到黨員干部的工作作風和經濟展必須要兩手齊抓,絕對不能放松。
  方志誠頭腦很清醒,看似平靜的海面之下,其實潛藏著很多問題,作為區委書記一刻也不能松懈。
  其實,說是內憂外患也不為過,內部派系斗爭非常激烈,莫進雖然不反對自己,但他努力爭取自己作為二把手的權力,并不準備安靜下來;外部則有臧毅虎視眈眈,利用工業制造在區域經濟戰略上給方志誠不斷地施加壓力。
  方志誠決定此事還是要慎重處理,雖然莫進打了退堂鼓,不愿意繼續追究,但方志誠還是命令成浩把事情給解決干凈,對黃林進行追責。
  霞光區的這些矛盾已經成為了方志誠的家務事,如果霞光這個家庭都弄不熨帖,如何安心地與外部人博弈呢?
  方志誠一方面有心進一步整治霞光區的風氣,另一方面也考慮到政府的形象,龔德的行為已經戳破了農業局的膿瘡,那就不能冷眼旁觀。方志誠骨子里是一個討厭潛規則的人,在潛規則的面前,大眾的利益被私人給掠奪,預示著肯定存有不公平、不公正。
  方志誠一直給自己強調一個原則,雖然自己沒法做到盡善盡美,但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要主持正義與公平。如果丟掉了這個原則,方志誠就覺得官職升得再高,也沒有了價值與意義。
  官場之中有不少貪官,但方志誠很慶幸,自己遇見的一些官員,都是有原則有理想的,比如宋文迪,他就是一個深信“為官務必為百姓造福”理念之人。所以方志誠受到他的影響很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成浩不僅嘴角泛起了苦笑,其實黃林利用農業局對全區種子、肥料等農業生產資本的控制權,向有關公司收受回扣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不過這回扣不是給他一人,而是層級式的分撥。自己主管農業局的時候,黃林就曾經給他好處,不過被他嚴詞拒絕了。
  后來黃林改變了工作方式,對成浩在農業布局上給予全力支持,當時的成浩在區政府的位置靠后,沒有精力也沒有能力對黃林進行中監督,而黃林這么配合他的工作成浩也就忽視了他身上的問題。
  所以成浩給黃林打了個電話,“老黃,龔德今天來我這兒鬧了一場,事情已經鬧大了。現在區里需要農業局給出個合理的答案。”
  黃林一直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他當然知道龔德針對的是自己,苦笑道:“成區長,此事還是得要你幫我澄清才行啊。那輛轎車雖說是我用的比較多,但我從未說過那是我的私人專車。”
  成浩嘆氣道:“現在不是專車的問題,有人還指控你利用權力牟取私利。”
  黃林連聲喊冤枉,“我怎么可能做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呢?都是龔德的惡意中傷。”
  成浩道:“我建議你主動坦白吧,現在風向不利于你,而且方書記那邊的態度非常堅決。”
  黃林面色慘白,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煩,只覺得頭暈目眩。過了許久之后,他決定,還是要跟區委書記方志誠溝通一下。
  ……
  龔德從區政府走出之后,上了一輛銀色的面包車,過了大約一兩個小時,面包車停靠在漢水河畔,堤壩上站著一人。龔德收拾心情,疾步走了過去,低聲道:“臧市長,您好!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經辦妥了。估計現在黃林已經被調查了。”
  臧毅轉過身,點了點頭,道:“事情辦得不錯,這段時間你就不要去上班了,過一段時間省里會向農業局商調函,到時候你就到省廳工作吧。希望你到了新的平臺,能有更好地展。”
  龔德見臧毅這么說,連忙眉開眼笑,連聲稱謝。
  臧毅朝著龔德點了點頭,不再說話,目光掃向水勢濺落的汗水河,旁邊的秘書走了過來,將龔德引下了堤壩。
  等龔德離開之后,臧毅給江永打了個電話,匯報道:“江主任,已經按照你的意思下了網。”
  江永哈哈笑道:“沒想到這么快啊?”
  臧毅嘆了一口氣,道:“既然答應你,自然要幫你辦妥。不過我不太喜歡用這種手段,登不上大雅之堂。”
  江永連忙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你也知道,我并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文書記。現在淮南的關系復雜,文書記并沒有完全掌握各方力量,需要借此機會削弱一些勢力。”
  臧毅擺了擺手,道:“具體的原因,我不關心,也不想知道,還請江主任記住給我的承諾。”
  江永暗嘆了一聲,這臧毅并不是好相與主兒,道:“放心吧,明年的相關政策及資源一定會如你所愿。”
  臧毅點了點頭,淡淡笑道:“祝江主任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