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76 出人意料的反攻

葉老的三兒子葉明鏡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因為行事向來低調,很少顯山露水,所以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價有多少。
  不過有人暗地里估算過主掌他的遠海集團,資產已經超過百億,是國內最大的集裝箱運輸、石油運輸、汽車船運等業務的民營企業之一。海洋運輸業是一個壟斷企業,能獲得這種特殊領域資源,充分說明了葉家的能量。
  在華夏,隱藏著很多深不可測的富翁,這些人很少在媒體上露面,但他們的財富早已超過那些數百億身價的上市企業掌舵者。很多人誤以為上市企業是評價一個公司成功的重要標準,這其實是錯誤的理念。
  因為如果企業的資金實力雄厚,根本無需要融資,而且產業的發展若是勢頭迅猛,又何須將企業曝光在公眾的視野之中,并且還將每年分大筆紅利給普通股民?
  所以企業上市并非想象中的光鮮亮麗,只是通過上市這一動作,獲得源源不斷的資金,至于這些資金能否產生實際作用,使企業利潤增值,還待商榷。畢竟并非所有的上市企業,都能有較強的盈利能力。
  葉明鏡除了身為云海集團的董事長之外,還是兩家金融投資公司的董事,主要投資稀土及重金屬領域。這兩大壟斷行業,可以為葉明鏡帶來源源不斷的收入,但當資產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他知道必須要謹慎小心,否則很容易遭到別人的覬覦。
  所以,葉明鏡正在逐步撤出銀州,想要洗凈身上的“原罪”。
  泉安幫逐步弱化在眾人的視野之中,馬向南被雙規后,葉家沉默,棄之不理,便是某種信號。不過,解散泉安幫,不代表葉家會放棄對銀州的控制力,對于宋文迪的步步緊逼,以及夏翔的背叛,葉老非常憤怒,暫時的風平浪靜,只是假象而已。
  葉明鏡此次回到銀州,便是解決馬向南被雙規之后留下的尾巴,關于銀州重機的后續發展。
  按照政府的規劃,銀州重機將把不良資產全部剝離,然后整合優勢資產,計劃在納斯達克上市。一旦成功,必然會造出一個產值過十億的企業。這一塊大肥肉,葉家絕無可能舍棄,白白地便宜別人。
  人是自私的生物,即使看似遠離銀州,但葉家人還是將銀州的產業看做自家的后花園!
  葉明鏡以遠海集團董事長的身份,與政府進行商談對銀州重機的控制權,計劃收購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其余百分之四十九由政府控制,不過葉明鏡在價格上面,壓得很低,并沒有如同意料之中那么順利,順利達成目的。
  與市招商局已經洽談數次,葉明鏡根本沒見到宋文迪,這讓他心存憂慮。葉明鏡意識到,宋文迪根本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葉家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在銀州掀起腥風血雨,這個政府一把手,自然會輕視自己。
  想要令宋文迪重視自己,葉明鏡必須要有所動作,雖然不是政府官員,但他很了解官員們的行事風格,葉明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盡管很擅長與官員們斡旋,但每當要做那些違背道德與倫理的事情,他始終有種淡淡的憂傷。
  葉明鏡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壞人,但他確實做了很多壞事。很多時候因為形式所迫,葉明鏡給自己找了許多充分的理由……
  因為自己最疼愛的女兒在銀州上學,所以葉明鏡每周會回一次銀州。
  等陸婉瑜離開之后,葉明鏡拿著一杯乳白色的熱牛奶,敲門進入臥室,見女兒正在上網,他微微一笑,道:“寶貝兒,新來的家教老師如何?”
  葉輕柔十八歲,已經出落成一個漂亮而青春的少女,漂亮的雙眸含著動人心魄的神采,精致而微圓的臉蛋猶若粉妝玉砌的工藝品,膚色白皙若雪,雙腿纖細柔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體還未能長開,因而惹人有含苞待放的期待感。
  再過幾年,葉輕柔會長成何等如花似玉的模樣呢?
  葉明鏡目光中滿是憐愛,看到葉輕柔,便能忘記商場上的爾虞我詐,陰謀陷阱。
  葉輕柔乜了一眼葉明鏡,聳聳肩道:“還算耐看,介紹給你做小三,如何?”
  葉明鏡微微一怔,苦笑道:“寶貝兒,你胡說什么呢?若是給你媽聽見,那可就不好了。”
  葉輕柔向來說話沒有遮攔,但葉明鏡絲毫不以為忤,認為這是葉輕柔的純真內心,他很享受跟女兒肆無忌憚的聊天,因為女兒跳躍式的對話方式,讓他甚至感覺自己年輕了很多歲。
  葉輕柔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著儒雅的葉明鏡,低聲嘆道:“成功男士誰沒有一個三妻四妾,爸,你若是在外面養小三小四小五,我肯定不覺得奇怪。陸老師,雖然穿著土氣了一點,但是身在年輕,若是我給你介紹,你給我點介紹費,如何?”
  葉明鏡無奈地看著自己古靈精怪的女兒,笑罵道:“別胡說八道,你這些話,是跟誰學的?”
  “自學!”葉輕柔朝著電腦努努嘴,嘆道:“現在有互聯網,想知道什么信息,還不簡單?”
  葉明鏡撫摸著葉輕柔黑亮的長發,輕嘆道:“互聯網有利有弊,能幫助人打開視野,但是也有不少不良的信息,以后還是少上點網,把心都放在學習上吧。”
  葉輕柔微笑道:“爸,你放心吧,我都這么大了,有辨別好壞的能力。比如,陸老師她是一個不錯的女人,單純善良,所以我愿意讓她做我的家教老師。”
  葉明鏡點點頭,暗忖這陸婉瑜倒是還不錯,雖然學歷不怎么樣,但能受到葉輕柔這么高的評價,那可是極為罕見的。
  葉明鏡將牛奶放在葉輕柔的手邊,滿意地點頭道:“你玩吧,記得喝了牛奶在睡覺,那樣會更舒服一些。”
  “謝謝老爹!”葉輕柔露出燦爛的微笑,整齊潔白的牙齒,如同一粒粒玉珠,葉明鏡心情也舒暢起來。
  等葉明鏡離開之后,葉輕柔嘴角露出狐貍般狡猾的笑容,口中重復念道“陸婉瑜啊,陸婉瑜!別以為踏入我家門,就草雞變鳳凰了。我該怎么玩你,才夠有意思呢?”
  ……
  “甜蜜蜜,我笑得多甜蜜,好想花兒開在春風里,開在春風里……”
  陸婉瑜坐在方志誠的車后,似乎想起黎明與張曼玉演的那部溫情浪漫的電影,輕聲哼起鄧麗君的歌曲。
  方志誠面朝星空,蹬著自行車,任秋風劃過短碎的發梢,笑問:“上課已經有很多天,感覺怎么樣?”
  陸婉瑜微微一愣,低聲道:“還算可以吧,那小姑娘處于青春期,有點叛逆。不過,我相信很快便能適應。”
  方志誠點點頭,琢磨一番,終于直入主題,道:“婉瑜,其實哥讓你進入葉家,是有私心的。”
  “哦?”陸婉瑜顯然有點意外,疑惑道,“什么私心?”
  方志誠猶豫道:“我希望你能幫我關注葉家的情況,幫我了解一些關于葉明鏡的信息,諸如他什么時候回銀州,見過那些人等等。這些事情,可能有危險性,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不會勉強你。”
  陸婉瑜重重地搖頭,真誠地笑道:“方哥,你不是說過嗎,我和你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為什么要這么客氣呢?”
  方志誠訕訕地笑道:“正是因為是一家人,所以我利用你,感到于心不安。”
  陸婉瑜張開清澈如水的雙眸,如同一泓清泉,一眨不眨地盯著方志誠寬闊的后背,輕嘆道:“我一直覺得自己沒用,什么事都需要哥你幫我來解決,現在終于能幫你,我感到十分開心。”
  方志誠微微嘆道:“你還真是一個傻丫頭。”
  兩人隨后在學校附近大排檔,點了一些燒烤與啤酒,邊吃邊聊,不知不覺間,陸婉瑜竟然露出了醉態。
  方志誠把目光從酒杯移向面色酡紅青春可愛的陸婉瑜,竟然心中升起了一股邪惡的想法。因為家庭緣故,方志誠在大學里沒有時間談戀愛,他的所有時間都用來打工或者學習,與年紀相仿的女孩幾乎沒有親近過。而陸婉瑜比自己只是小一歲而已,卻是點燃他心中未曾在校園戀愛因而略微遺憾的火苗。
  “婉瑜,你很漂亮。”方志誠失神之下,竟然說出一句輕挑的話語。
  陸婉瑜先是一愣,隨后嬌羞的一笑,伸出嫩蔥般的玉指,拾起泛著黃色氣泡的啤酒杯,提到唇邊,輕輕地泯了一口,語氣柔和地笑道:“謝謝夸獎。不過,女人光漂亮是不夠的,還得有內涵。”
  方志誠微微一笑,夾了一根鹵雞爪,放入陸婉瑜的盤中,嘆道:“你想得很透徹,不過,做一個內外兼修的女子,可不容易。其實,女人可以活得更加簡單些。”
  “不容易,我也得去做!”陸婉瑜小心地對付著雞爪,徐徐道。
  “為什么?你完全可以走選擇一條輕松的路。”方志誠歪著頭,注視著陸婉瑜的俏臉,好奇道。
  陸婉瑜停下動作,微笑道:“因為那樣會被哥你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