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59 不可回避的對手

放在別人的眼中,臧毅和寧香草的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臧毅在政治上有建樹,寧香草在商業上有成績,兩個人若走到一塊,那么將把臧家和寧家聯系在一起。唯一不足的是,寧香草曾經有過一段婚姻。
  但在方志誠看來,寧香草的話,這就是瞎扯淡。
  不過,他也知道,寧香草的話怕是代表了很多人的觀點,寧家有些人怕是在為此運作,希望能將寧香草和臧毅撮合到一起。
  在政治層面看來,有時候一次婚姻還是兩次婚姻并不如同老百姓所看重的那般重要,很多人的婚姻只是個形式而已。以宋文迪和文鳳婚姻為例,兩人之前就沒有什么感情基礎,只是為了維護利益而作出的決定。
  但,方志誠了解寧香草,這是一個外表溫柔,內心固執的女人,讓她接受臧毅,這不太現實。但有時候人會為了利益而置換
  許多人對臧毅的評價很高,這是一個很沉穩,有想法,有素質的年輕干部,在外面人的眼中,他處理問題態度認真嚴謹,作風雷厲風行,給人一種正能量的感覺。
  但作為他的對手,方志誠卻不這么認為,因為多次交手,他知道臧毅只是偽裝得比較好而已,骨子里是老謀深算的。若是將寧香草介紹給臧毅,這豈不是讓天鵝肉落到了癩蛤蟆的嘴巴里嗎?
  仔細分析,臧毅的確是個沒有太多缺點的人。漢州官場幾乎每個人都對他稱贊有加,即使萬衡和章天靈,也對他的能力很是看重。
  寧薔薇此話也是給方志誠提了個醒,盡管臧毅不會阻礙自己和寧薔薇結婚了,但寧家對他十分看重,或許會讓寧香草嫁給他,所以若是想讓寧家改變主意,那就要將臧毅擊敗。
  臧毅,已經成為方志誠短期內必須要戰勝的敵人,不可回避。
  然而,方志誠分析了一下,以自己現在的條件,和臧毅如果硬碰硬的話,沒有太大的勝算。因為臧毅通過工業制造論壇一事,贏得了太多贊賞,整個漢州都認可他的能力。而在不少人眼中,互聯網產業太過于虛無縹緲,與臧毅相比,方志誠還是顯得太過輕浮了一點,不夠腳踏實地。
  從臧毅來到漢州的半年時間來看,在經濟戰略上,方志誠是難以與臧毅相比的,所以連蘇摩也有點看不下去,主動讓方志誠改變策略,為霞光重新定位。
  方志誠手中已經有數據了,初步估算,今年的工業產值將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三百,這就是臧毅給霞光帶來的具體價值。而且,這還是一些重點工業項目沒有啟動的基礎上,光是工業化制造論壇給霞光一些原有的工業企業帶來的訂單。
  在大家的眼中,臧毅已經創造了奇跡,他只是通過一個會議,便改變了霞光乃至漢州的在工業制造上的地位。
  ……
  回到霞光之后,方志誠對全區機關單位進行了一次走訪,到了年末,節后很快就要提交政府報告,方志誠要對全區進行一個摸底,才能把政府報告寫得更加務實、接地氣。用了差不多一周時間,方志誠將區里幾十個縣級機關,及醫院學校等事業單位挨個走遍,可以說是忙得腳不沾地,隨后,他又開始對全區鄉鎮、街道進行調研。
  區委書記這么拼命,則讓全區各級政府機關弄了個手忙腳亂。
  方志誠之所以如此大動干戈,是因為他對霞光缺乏了解,盡管來霞光已經一年多了,但霞光究竟是什么樣,他沒有一個詳細的概念。
  瓊漢同城化、互聯網產業基地、工業園、齊氏集團大廈、影視主題公園……方志誠對這些核心項目固然有概念,但對基層和機關卻不甚了解。所以方志誠趁著年底,對陌生領域來了個摸底。
  作為一個區委書記,不僅要了解重點,還需要知道細節,因為有時候細節更決定成敗。
  通過馬不停蹄地調研,方志誠對霞光大致有了判斷。霞光區屬于城鄉差異較大的地區,一方面帶有城市的特點,另一方面遠離中心區域的農村還很落后,甚至交通還沒有完全打通。想要推進霞光區進一步展,城鄉一體化,是最主要的手段。
  所以在政府工作報告里,方志誠決定在城鄉交通上進行重點規劃,明年一部分的財政預算將重點投入到此處。
  既然決定要打通交通問題,那么就涉及到交通建設相關部門的人員安排,方志誠給陳打了個電話,讓組織部現在就開始考察干部,爭取在明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出爐之后,便能啟用新干部上崗。
  隨后方志誠給成浩打了個電話,詢問了一些常規問題,見他精神狀態不是特別好,有幾個數據竟然報得不太合理,方志誠疑惑道:“成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有點不對勁啊。”
  成浩頓了頓,嘆了一口氣,道:“前兩天區農業局有人找我要解決公車的問題,被我搪塞了過去,沒想到昨晚農業局副局長龔德親自到我家中,給我老婆塞了禮品。當時我沒在家,更沒注意,結果今天龔德來找我,又提起公車的問題,便出現了矛盾。龔德在辦公室里大吵大鬧,說要去紀委舉報我。”
  方志誠頓了頓,問道:“是不是有人從中作梗?”
  成浩的性格,方志誠還是有些了解的,這是個水火不浸的主兒,霞光官場能比他身家清白的屈指可數。那龔德敢向成浩送禮,這也算得上膽子夠大了。
  成浩沉默片刻,道:“應該不會,我跟他近日無怨遠日無仇的。”
  方志誠想了想,暗忖成浩有時候就是太正了一點,道:“前兩年區政府不是給下面單位配過車嗎?我印象中,農業局應該也在范圍內。”
  成浩嘆氣道:“農業局有兩輛車,其中一輛是老車,已經服役十多年,還有一輛便是前年分配過去的車,這輛車自然是由一把手使用。而那輛老車則給其他人使用,但那輛車經常出問題,所以農業局其實沒有公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這是公車私用出現的問題啊。龔德估計也是被人當成槍了。”
  方志誠很快意識到,幕后之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希望利用龔德引起區政府領導注意到農業局公車使用的問題,最終指向的目標是農業局局長黃林。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霞光區雖說已經被方志誠掌控,但并不代表風平浪靜,還是時不時出現一股妖風。區長莫進很支持方志誠的工作不假,但不代表他與成浩的關系是和諧的。所以方志誠第一反應,就是想到了區政府一二把手之爭。
  黃林是成浩提拔上來的干部,以前成浩還沒有升為常務副區長的時候,主管農業工作,所以黃林現在就成了成浩的左膀右臂。
  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敲了敲,嘆息道:“最近你是不是和莫進出了什么問題?”
  成浩頓了頓,點頭道:“一直有問題,只是盡量相安無事。”
  方志誠道:“我會安排人去做下工作,農業局用車的問題還是盡量大事化小吧。不過,你也要去督促一下黃林,讓他注意一下言行。現在有人要針對他,讓他盡快把屁股擦擦干凈吧。”
  成浩反應過來,沉默片刻,嘆氣道:“黃林做事還是挺認真,不過風評不佳,我等下就找他談話,請您放心。”
  與成浩打完電話之后,方志誠給莫進撥了個電話。莫進語氣謙和地笑問:“不知方書記有什么吩咐?”
  方志誠冷冷地說道:“莫區長,區政府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嗎?”
  莫進微微一怔,尷尬地笑了一聲,道:“方書記,你指的是龔德在成浩辦公室鬧事的事兒嗎?”
  方志誠沒有說話,保持沉默,這就逼著莫進主動交代事情始末。
  莫進便一五一十地給方志誠進行匯報,道:“事情我也才剛剛得知,畢竟是政府內部的丑事,原本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方書記知道了,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我已經安排人找龔德談過話,事關農業局局長黃林,他在任期內,行事粗暴,橫行霸道,還私下控制肥料公司、種子公司,利用農技站收受回扣。”
  方志誠皺了皺眉,道:“有證據嗎?”
  如果事情真如同莫進所言,黃林怕是保不住,同時成浩作為他的老領導還得受到連帶處理。畢竟當初成浩是主管農業局的領導,會讓人難免聯想,成浩是否也獲取了大量的利益。
  莫進嘆了一口氣,道:“此事我也在猶豫,是否要追查下去,畢竟牽扯太廣,很有可能與成浩同志有關聯。”
  方志誠暗忖莫進此話看似拿不定主意,事實上是逼著自己拿主意。
  方志誠沉聲道:“此事一定要查,而且要查明真相,如果黃林真的有問題,那就要依法追究他的責任。至于是否有其他牽連,也要追查,要起湖打漁,不能放過一條漏網之魚。”
  莫進原本以為方志誠會選擇幫成浩來求情,沒想到方志誠的態度如此堅決,這讓他倒是有點不太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