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758 吃著燕窩放臭屁

方志誠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未過多久,門被敲了兩聲,方志誠喊了“請進”,寧香草捧著一晚燕窩走入,道:“剛做好的,大姐讓我拿給你嘗嘗。”
  方志誠暗忖寧玉蘭考慮得細致周到,之前給自己敲了警鐘,現在讓寧香草端著燕窩給自己吃,就是想安撫一下自己的情緒了。
  燕窩是個奢侈的食品,方志誠進入官場之后,也沒少吃過,但總覺得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神乎其神。
  方志誠笑著接過碗,用湯匙吃了一口,道:“味道很好,謝謝香草姐了。”
  寧家在做這碗燕窩的時候,肯定是用了其他方式,遠比酒店里的要更加爽口。
  寧香草點了點頭,笑瞇瞇地望著方志誠,道:“怎么?剛才被我大姐數落了吧?”
  方志誠聳了聳肩,佯作無所謂地說道:“大姐是覺得我還有得救,所以才教育我的。”
  方志誠暗忖寧玉蘭不虧是大學教授,給自己做思想工作的方法高,根本讓自己無法升起不滿之心。
  寧香草噗嗤笑出聲,旋即正色道:“你心態倒是挺好的。唉,你也得注意才是,雖然你人在淮南,但燕京圈子無數人都關注著你,所以你有什么問題,就會被人無限放大。現在燕京有人惡意中傷你,說你配不上薔薇。玉蘭姐,提醒你,也是關心你。畢竟你和薔薇還沒有結婚,惹出太多事,會讓大家的面子都掛不住。”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氣道:“我以后不會亂來了。”
  寧香草笑了笑,道:“以我對你的了解,難了。”
  方志誠乜了寧香草一眼,打趣道:“香草姐,你這么自信?你究竟有多么了解我呢?”
  寧香草道:“你啊,人是很好的。但是呢,好聽一點是熱心,難聽一點是花心,紅顏知己太多。以前沒結婚,可以任性一點,但若是結婚,再胡來,那可就不像話了。”
  方志誠淡淡一笑,沒有反駁寧香草。他心中感慨,這寧家三姐妹的感情真挺好,寧香草也在為寧薔薇給自己做思想工作呢。
  方志誠一邊吃著燕窩,一邊打量著寧香草,淺灰色細斜紋外套,內里是一件白色的襯衣,白嫩細膩的臉龐精致而不失嫵媚,他第一次現寧香草嘴角有明顯的梨渦,笑起來真是千嬌百媚。
  寧香草在三姐妹中,樣貌是最為清秀的,比之寧玉蘭的優雅雍容,多了一抹清新時尚,比之寧薔薇的英姿煞爽,多了一陣溫柔甜膩。
  寧香草還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教徒,平常舉手投足有種從容與優雅,女人有信仰,那就賦予了她一種異于常人的魅力。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在看自己,目光飄向了窗外,道:“對了,給你一個信息,從明年起國外資本會大量進入國內的互聯網產業。”
  方志誠心中一動,道:“為什么?”
  寧香草道:“主要是因為全球實體經濟下滑得厲害,現在產業急需變革。華夏因為一直展度比較穩健,所以引起了不少國外資本的注意。但是,在金融及一些老產業領域,華夏有著嚴格的限制,所以國外資本就希望通過互聯網這一新興的事物作為突破口。畢竟國家現在對互聯網研究得不夠透徹,所以這就給了國外資本足夠的生存空間。”
  對于任何一個行業而言,一旦有了資本輸入,那就會進入快展的道路,以電子商務行業為例,如果全國各種媒體鋪天蓋地都是電子商務的宣傳,那將改變大家的認知,紛紛關注到這一領域。
  方志誠近期一直在研究電子商務,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老百姓對電子商務還不夠了解,不知道它究竟是個什么東西,能夠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好處。
  因為這是個虛擬的渠道,老百姓看不到實際的物品,所以電子商務平臺想吸引用戶產生訂單,這就有一定的難度。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回漢州之后,就會緊抓此事,爭取能搭上這班車。對了,既然國外資本涌入市場,那么華英投資會不會加大對空中市網的支持呢?”
  寧香草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第一輪投資的資金,難道都燒完了嗎?”
  方志誠點頭,道:“互聯網是一個前期特別燒錢的行業,空中市網在拓寬渠道的過程中,已經捏緊褲腰帶,但依然還是感覺供血不足。宏達集團那邊也投入了不少資本下去,這似乎是個窟窿,永遠也塞不滿。”
  寧香草想了想,笑道:“我近期正在做預算,會給空中市網騰出一點空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給空中市網追加投資,那就意味著給霞光輸入資本。方志誠凝視著寧香草那張精致嫵媚的臉,感慨道:“香草姐,你笑起來真好看。”
  寧香草的臉頰瞬間如同火燒一樣,她瞪了方志誠一眼,羞怒道:“莫名其妙。燕窩吃完了嗎?我得收碗了啊。”
  方志誠正準備道:“急什么,等我再吃一口。”
  寧香草卻是一把奪過了燕窩碗,有點慌不擇路的逃離了方志誠的房間。
  方志誠歪著腦袋,暗自回味著方才寧香草離開的深情,一種麻癢的感覺在心頭撩撥,難道剛才香草姐害羞了?
  寧香草出門的時候,正好撞見了寧薔薇。寧薔薇反應很快,躲過了寧香草,正準備詢問,未曾想寧香草徑直離開了。
  寧香草的異常反應,自然引起了寧薔薇的疑惑,二姐一向是個很穩重的人,很少見她如此慌亂。
  寧薔薇蹙起了俏眉,走入房間,疑惑道:“你剛才對二姐做了什么?”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我能做什么?她給我送燕窩來,結果我還沒吃完,她就收掉了。”
  寧薔薇敏感地問道:“肯定是你的問題,老實交代。”
  方志誠自然不會傻到把夸贊未來二胰子漂亮的話一五一十地告訴寧薔薇,他只能敷衍道:“唉,真的沒什么,要不你去問二姐?”
  寧薔薇輕哼了一聲,道:“你等著!”
  言畢,寧薔薇風風火火地出去了。
  望著寧薔薇的背影,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以后有些話還是盡量少說,畢竟現在自己和寧香草的關系不同以外,以前是朋友,可以開玩笑,現在已經成了一家人,如果說些曖昧的話,會引起很大的負面反響。
  方志誠又想了想,其實對寧香草的那句話,也算不上什么曖昧,只是寧香草可能太敏感了一點。
  片刻之后,寧薔薇再次走入房間,方志誠咳嗽了一聲,道:“二姐,怎么說?”
  寧薔薇道:“二姐說你不尊重人,吃燕窩的時候,放個臭屁,她受不了,直接落荒而逃了。”
  方志誠張大嘴巴,沒想到寧香草給了這么理由。
  自己夸她漂亮,竟然被比作放屁,這等無奈,實在讓人啞巴吃黃蓮有口難說出了。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決定繼續幫寧香草把謊話圓好,道:“燕窩這東西太金貴了,以前真沒吃過,然后肚子不爭氣,吃了兩口就有反應了。”
  寧薔薇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突然哈哈大笑,捂著肚子,直接沒法停了。
  方志誠赧然地望著寧薔薇,暗忖這的確是個笑話,以后可以放到飯局上講也堪稱奇談。
  ——“某人在媳婦家做客,媳婦的二姐端來一碗燕窩,未曾想喝了兩口,肚子不舒服,放了兩個臭屁,結果二姨子落荒而逃,被媳婦正好撞見,誤以為那人對二姨子做了什么,于是媳婦與之大打出手……”
  終于寧薔薇笑完了,道:“雖然知道你和姐在胡說八道,但這真的很好笑。”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暗嘆寧薔薇也不是特別傻,哪能真把她給忽悠了。
  他轉移話題道:“香草姐,有時候真的很調皮。”
  寧薔薇等了他一眼,道:“不準欺負我姐,不然摔你幾十次。”
  方志誠舉手投降,笑道:“不敢不敢!”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道:“二姐,命挺苦的,自從二姐夫走了之后,她就一直很寂寞。你有沒有合適的朋友,不妨給她介紹,讓她有個伴兒,應該就不會如此寂寞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看著辦吧,但是香草姐的條件這么優秀,想要找一個合適的男人,還真不容易。”
  寧薔薇頓了頓,笑道:“其實我有個很好的人選。”
  方志誠蹙眉琢磨了一陣,道:“你不會是想撮合她與臧毅吧?”
  寧薔薇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道:“你怎么猜得這么準?”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臧毅怎么能配得上香草姐呢?”
  寧薔薇自顧自地說道:“臧毅與我姐年齡相仿,他現在是副廳級干部,可以說是事業有成,和我姐若在一起,豈不是天生一對,這樣你和他的矛盾也能緩和下來,做對手,還不如做連襟呢。”
  方志誠腦海中閃過臧毅和寧香草走在一起場景,眉頭擰成了一團,道:“讓我和臧毅作連襟,不如讓我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