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57 云海冬天沒有雪

云海最大的變化,就是越來越變得像南方,整個冬天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雪,即使下了雪,也是零星碎碎,不過雨水卻多了起來。
  這冬雨就像寧家人的心情,盡管老爺子走得很安詳,但所有人都沉浸在一陣哀痛之中。
  方志誠站在寧家老宅內,望著朦朧淅瀝的冬雨,思緒良多,卻總抓不到重點。腦海中的線索有很多,只是一閃而過。
  除了宋文迪之外,寧老算是自己人生的第二個伯樂,盡管寧老有些事情安排得很隱秘,但方志誠還是隱隱感覺到,自己的命運從見過這個老人開始,就逐漸變化。他會遇到很多困難,現很多死結,這些困難和死結仿佛是命運的作弄,同時也帶有人為的因素。
  所以方志誠現在琢磨著,這是不是寧老有意的安排。
  當然,方志誠遇到過許多難以解決的問題,最終卻又能豁然解決,這其中恐怕也有寧老的身影。
  盡管與這個老人沒有很多接觸,但當他真正離開的時候,方志誠卻覺得有種失落感,仿佛這世界上少了一個最理解自己的人。
  寧老在旁邊靜靜地看著自己,讀著自己這幾年來在官場上的成績,他是旁觀者,似乎也是布局者。
  寧薔薇見方志誠有點出神,低聲道:“你怎么了?傻子似的。”
  方志誠看了寧薔薇一眼,伸手點了點寧薔薇的梢,打碎了一顆晶瑩的雨珠,笑道:“沒什么,人偶爾要學會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否則的話,神經太過于緊繃,太累了。”
  寧薔薇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在認識方志誠之前,寧薔薇其實真的不太喜歡方志誠這種風格的男人,永遠看不清楚他內心在想什么,似乎始終在算計什么,說話做事都得轉好幾個彎子,一點也不干脆。
  但與方志誠相處久了之后,寧薔薇現這種男人也不錯,雖然很麻煩,但感覺很神秘,她突然伸出手在方志誠頭頂快地抓了一把,方志誠驚呼一聲,疑惑地看著她。寧薔薇攤開手,道:“你有白頭了。”
  方志誠笑道:“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就有了,這說明我很善于思考。”
  寧薔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白頭看上去慘兮兮的,以后還是少思考一點吧。”
  方志誠問道:“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寧薔薇搖頭,道:“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不要想得太多了。”
  方志誠想了想,道:“我們好好的聊會天吧?”
  寧薔薇奇怪地看了方志誠一眼,疑惑道:“剛才我們不是在聊天嗎?”
  方志誠笑道:“雖然是在聊天,但不是在好好的聊。”
  方志誠仔細想想,跟寧薔薇每次聊天,三言兩語就開始互相攻擊了,他希望能跟寧薔薇來一次沒有硝煙的對話。
  寧薔薇歪著腦袋,漂亮的眼眸轉了許久,語氣依然有點沖,“那就好好的聊吧,聊什么呢?”
  方志誠道:“聊我們的未來,比如我們結婚之后,你和我如何經營好家庭,經營好感情,經營好事業,經營好生活。”
  寧薔薇笑道:“我剛才還讓你少想想呢,你這個人還真是不省心,要想那么多,那該多累啊。”
  方志誠撓了撓頭,伸手在口袋里捏了捏煙盒,終究沒有取出,寧薔薇似乎現了這個細節,道:“如果腦袋想得疼,那就抽一支吧。”
  方志誠取出了一根煙,叼在嘴上,問道:“你抽嗎?”
  寧薔薇思考了幾秒,道:“我也來一支吧。”
  方志誠將煙遞給了寧薔薇,寧薔薇很不熟練地夾在手指中間,皺著眉頭讓方志誠點燃火,她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一股嗆人的氣息充滿喉嚨鼻腔,忍不住咳嗽起來,眼淚水都出來了。
  方志誠拍了拍寧薔薇的后背,哈哈笑道:“后悔了吧?”
  寧薔薇半晌才回過神,質疑道:“你這煙是不是有問題,以前我抽過,沒有這么嗆人。”
  寧薔薇在部隊里和不少男性打交道,有時候也會接過煙,抽過幾口,但味道不是這樣的,寧薔薇懷疑方志誠在煙里動了手腳。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不要找借口,既然你抽不習慣,以后還是別抽了。”
  寧薔薇沒有扔掉那只煙,捏在手指中間,讓她慢慢地燒著,半支煙燒完,她問道:“你想好了嗎?”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想好什么?”
  寧薔薇蹙起眉頭,低聲道:“當然是剛才你說的那幾個問題?”
  方志誠見寧薔薇似乎有點生氣了,輕聲笑道:“這得我們一起來商量,我即使想好了一切,你如果不愿意,那豈不是白搭?”
  寧薔薇搖頭道:“那你總得給我個計劃,然后我再對計劃進行調整。”
  方志誠吐了個煙圈,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道:“作為一個男人,自然希望結婚之后,媳婦能夠相夫教子,但我覺得你肯定受不了那樣的生活,所以我尊重你的任何決定。”
  寧薔薇松了一口氣,她有點害怕方志誠要求自己結婚之后,調整現在的崗位,雖然她不會聽取方志誠的建議,但拒絕別人,這總會或多或少地讓人有點歉意。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跟我想得一樣,雖然我們結婚了,但我會給你自由……嗯,你跟那些女人的事情,我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你不用多擔心。”
  方志誠沒想到寧薔薇會這么說,略微有點尷尬,苦笑道:“你就這么大方?”
  寧薔薇臉上復雜的情緒只是一閃而過,無所謂地說道:“你覺得我會像那些小姑娘一樣,跪下來求你,結婚之后,就對我一心一意嗎?那樣多卑微。”
  方志誠嘆氣道:“你還真是一個很酷的女人。”
  寧薔薇笑道:“你終于認可我是女人了?”
  方志誠打趣道:“只是剛才那一瞬間而已。”
  寧薔薇抬起了手,方志誠反應很快地往旁邊挑了挑,寧薔薇笑道:“就這么怕我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怕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寧薔薇嘴角動了動,嘀咕道:“我才不是你的老婆呢!至少現在還不是!”
  在云海又停留了兩日,期間寧玉蘭將方志誠喊到房間內,跟他認真交流了一番,對于寧薔薇而言,寧玉蘭是她的姐姐,也是半個娘,所以寧玉蘭對寧薔薇非常關心,生怕她受到傷害。
  “志誠,你以前做了不少荒唐事,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我們權當不知,但現在你和薔薇已經有婚約,希望你要約束一下自己,不要再多事了。”寧玉蘭說得很委婉,在提醒方志誠注意生活作風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道:“玉蘭姐,請放心,我以后一定收斂。”
  寧玉蘭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嘆氣道:“你們這些男人啊,有幾個能收住性子的?尤其是手中有權力,自然會有各種誘惑主動找到你們。不過,你即將成為寧家的女婿,要注意影響,如果風聲鬧得太大,丟的是寧家的顏面。”
  寧玉蘭的性格還算是比較溫婉,她這話傳到方志誠的耳朵里,讓方志誠感覺挺難堪的。
  方志誠頓了頓,道:“是不是玉蘭姐你聽到了什么傳言?”
  寧玉蘭點了點頭,道:“前不久,有個朋友打電話告訴我,說你和金家的那個兒媳婦糾纏不清。金家可是鬧出笑話的,兄弟相殘,那兒媳婦現在是個寡婦。寡婦門前是非多,你要躲著一點才是。”
  方志誠恍然大悟,苦笑道:“這肯定是歐陽兌惡意中傷我。”
  寧玉蘭嘆氣道:“空穴不來風,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希望還有什么事情傳到我耳朵里。薔薇外表看似比較堅強,但內心非常單純,你要好好待她。如果她受到什么委屈的話,我這個做姐姐一定不放過你。”
  方志誠從寧玉蘭口中聽出決絕之意,連忙點頭,道:“玉蘭姐,我聽明白了。”
  寧玉蘭似乎覺得自己剛才的語氣太強硬了一點,旋即又淡淡笑了笑,道:“以后就是家里人了,時常來云海看看,雖然小妹在部隊,而我在燕京,香草在云海也很少回來,但這里永遠是寧家的核心。”言畢,她從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鑰匙,遞給了方志誠,道:“這串鑰匙你拿著。”
  方志誠有點感動,將寧家老宅的房子交給自己,其實這就算是間接地默認自己是寧家之人了。
  方志誠略微有點猶豫,低聲笑道:“要不再過一段時間,我再拿吧?畢竟我和薔薇……”
  寧玉蘭搖了搖頭,異常凝重地說道:“你和薔薇的事情,在老爺子去世的時候已經定下,誰也改變不了這個結果。”
  方志誠點了點頭,將鑰匙拿在手中,只覺得沉甸甸的。
  這不是一串鑰匙,而是一份責任。
  雖然寧玉蘭的語氣很柔和,但方志誠感覺到了一種真誠的善意,寧家已經完全接納了自己,將自己當做家人一樣看待。
  方志誠心中也涌起了一股暖流,他暗下決心,一定不會辜負寧家對自己的厚望。
  云海的冬天沒有雪,方志誠感覺到了溫暖,盡管寧玉蘭一半是警告,一般是期許,但方志誠心中金光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