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756 用堅持證明自己

寧老臨終之前,拉起了方志誠和寧薔薇的手,這一動作放在寧家人眼中,其實意義很明顯,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兩人。兩人的婚姻不僅影響著兩人未來的人生,還影響到兩個家族未來的生存。
  蘇老離世之前布下的局,寧老在離世之前劃上了個句號。所以無論方志誠現在是否在漢州取得成績,現在都不太重要,方志誠成為寧家的女婿,是寧老的遺愿。
  在蘇老的葬禮上,雖然方志誠和寧薔薇還沒成婚,但大家都將他看成了寧家人。方志誠也陸續見到了不少大人物,深感寧家的人脈關系網強大,只是寧家一直軍方展,而且遠在云海,不再政治中心,故而很少在政壇上顯山露水,所以與其他幾個豪門相比稍許暗淡了一些。
  蘇摩蘇霖二人得知寧老去世的消息,第二天便趕到了云海,畢竟這是一次證明蘇寧同盟關系的機會。寧老的葬禮與蘇老的葬禮一樣,作為對共和國作出重要作用的人,按照國葬的標準,降半旗默哀。一號長親自參加悼念,同行的還有其他幾位長。民間傳聞,一號長年輕時曾經受到寧老的幫助,所以一號長對寧老的情感非常特別。
  葬禮結束之后,蘇霖將方志誠拉到一邊說話,道:“你和寧薔薇究竟怎么樣了?”
  方志誠苦笑道:“三舅,我和她也只是認識了半年而已,平常見面的時間很少,感情還是那樣吧,不慍不火,不咸不淡。”
  蘇霖沒好氣地嘆道:“臭小子,你實在太讓人失望了,我之前不是教過你嗎?要盡快將生米煮成熟飯。你和寧薔薇的婚事那是板上釘釘的了,你真的用強,難道還怕她告你不成?”
  方志誠撓了撓頭,低聲道:“三舅,你是讓我霸王硬上弓嗎?”
  蘇霖點了點頭,拍了拍方志誠的胸口,低聲道:“心知肚明就好。雖說薔薇是個軍人,聽說身手也不錯,但畢竟是個女人。你要拿出點英雄氣概,即使失敗一次也無妨,要多嘗試幾次,總會成功的。”
  方志誠苦笑道:“我怎么感覺你的建議有點坑?”
  蘇霖吸了吸鼻子,低聲道:“男人對付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不要臉,三舅今天可是將秘訣傳授給你了。你好自為之啊。”
  兩人說話之間,蘇摩從不遠處走了過來,道:“你們在討論什么呢?”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蘇霖道:“我在教他怎么騙老婆。”
  蘇摩沒好氣地白了蘇摩一眼,嚴肅道:“你又出什么餿主意,志誠,你千萬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剛才跟寧中將聊過了,他對你還是很滿意的,而且薔薇也答應了這門婚事,預計在明年下半年就給你們完婚。”
  蘇霖有點驚訝,道:“老寧,之前不是說等等嗎?”
  蘇摩緩緩吐氣道:“這是寧老臨終前的意思。”
  蘇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我對老爺子越來越欣賞了,真會辦事。”
  蘇摩知道蘇霖性格如此,不與他計較,轉過臉與方志誠道:“最近在漢州如何?我昨日與天靈打過電話,似乎臧家那小子往前更進一步,成為常務副市長了。他在漢州搞出的工業制造論壇,影響力很大。而你弄的那個互聯網產業基地,似乎有點飄,還沒有什么實際進展。”
  方志誠道:“任何一個新興的行業,從無到有,從小變大,都需要一個過程。漢州的互聯網產業正在布局之中,雖然現在看上去不像工業制造那樣聲勢浩大,但經過培育一段時間,一定能呈現爆式的展。”
  蘇摩嘆了一口氣,道:“這涉及到經濟戰略之爭,如果輸了的話,想要再爬起來,那可就難了。”
  蘇霖不同意地撇了撇嘴,道:“就算輸了,那又如何?臧毅原本就是進入中組部儲備干部的人選,志誠現在什么都沒有。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你放手去干,如果能讓臧毅摔個跟頭,那是最好不過的,即使輸了,咱也不怕什么,換個地方重新來過罷了。”
  蘇摩乜了蘇霖一眼,有點生氣地說道:“你怎么跟志誠灌輸這么不好的想法?”
  蘇霖聳了聳肩,道:“我覺得你不應該給志誠太大的壓力。”
  方志誠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暗嘆,蘇家這兩兄弟的確是兩種性格的人,這才說了幾句話,兩人就掐起來了。
  方志誠笑道:“二舅三舅,看來你們對我是沒信心啊。”
  蘇摩嘆了一口氣,道:“臧毅是很多人都看好的年輕干部,他的大伯是七號長,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未來在改委必然會有他的一席之地。無論是經驗,還是職務,他現在都遠勝過你。并非我倆對你沒信心,而是現在的局勢使然。”
  蘇霖有點不高興地說道:“我看臧毅也沒什么大明堂,只不過是個資源的搬運工而已,他從改委帶了大量的工業制造企業去了漢州,整合了一下,就成為政績,技術含量太低。而且從全球層次,現在制造業展處于下行階段,東北那邊一直說工業振興,也沒看到有什么起色。在我看來,臧毅此舉還是有些生硬。”
  蘇摩想了想,認可蘇霖的眼光,自己這個三弟,雖然性格很古怪,但對經濟展趨勢把握得還是很清晰的。
  蘇摩道:“志誠,你有沒有想過改變一下策略,比如在漢州推進新興服務業?”
  方志誠知道蘇摩的意思,如果展策略定義廣泛一點的話,更容易引入資源,現在方志誠主要推進互聯網產業中的電子商務,這完全是一個空白的領域,蘇家是有力也無處使,只能站在一旁干著急。
  蘇摩能為自己考慮這么多,方志誠還是很感動的,他知道不茍言笑的二舅其實跟蘇霖一樣,都將自己當成了家人。
  蘇家盡管將自己遺棄了二十多年,但此前的那種埋怨早已煙消云散,轉而是一種溫馨之感。同時,方志誠也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責任,他語氣堅定地說道:“二舅,請給我半年的時間,如果半年互聯網產業還是沒有動靜,我會考慮重新調整戰略。”
  蘇摩搖了搖頭,道:“半年之后,你有必要動一動了。”
  考核期是半年,如果方志誠作出了成績,理所應當要更進一步,如果依然還是一事無成,那么蘇摩就考慮要讓方志誠換個地方。
  蘇霖在旁邊也點了點頭,對蘇摩的這個決定還是非常認可的。
  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漢州如果給不了方志誠應有的前程,就沒必要一棵樹上吊死。畢竟方志誠深受蘇寧兩家的看重,未來有許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辦。
  不遠處,寧薔薇朝著方志誠招手,蘇霖先看見,笑道:“你媳婦喊你,趕緊去吧。”
  方志誠禮貌地點頭,往寧薔薇的方向去了。
  蘇摩嘆了一口氣,道:“志誠,這小子有點倔啊。”
  蘇霖撇嘴,道:“蘇家論脾氣倔強,誰能比得上二哥你?”
  蘇摩瞪了蘇霖一眼,道:“你跟他關系不錯,有空幫著勸勸他。”
  蘇霖想了想,道:“其實那小子很聰明,他知道我們對他沒有什么信心,但他堅持總有自己的道理,我們還是尊重他吧。”
  “不是不尊重他,是我們想幫他啊。你也知道,臧毅身后站著哪些人,以方志誠一己之力,能夠面對嗎?”蘇摩道:“如果局限在那么個小領域,我們怎么幫他呢?所以他最好的方式,是改變執政策略,讓我們有機會將資源往霞光輸出。”
  蘇霖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許久之后,才道:“其實志誠剛才給我們的回答已經很明確了。他并不需要我們太多的支持,只是希望我們對他的判斷有信心。”
  蘇摩甩了甩手,輕哼了一聲,道:“幼稚!過度的自信,那就是自負。”
  蘇霖心中藏著一句話沒有說出口,志誠其實是在用一種堅持來證明自己,證明自己能夠擔任蘇家和寧家的交給他的使命。
  ……
  方志誠走到寧薔薇身邊,見她面色有點不對勁,疑惑道:“怎么了?”
  寧薔薇低聲道:“我爸剛才話,今晚你從酒店搬出來,住到我家里去。”
  方志誠已經成為未來的寧家女婿,讓他住在外面的話,的確有些不妥。
  “我估計這肯定是玉蘭姐的主意。”方志誠笑道:“行啊,我等下就去酒店。”
  寧薔薇瞪了方志誠一眼,道:“你好像挺高興?”
  方志誠點頭道:“當然。酒店雖好,但哪里有家舒服?”
  寧薔薇給了方志誠一個鄙夷的表情,道:“你準備什么時候回漢州?”
  方志誠想了想,道:“估計兩三天吧,事情雖然結束了,但我覺得還是要陪你幾天。”
  寧薔薇臉頰泛起潮紅,嘀咕道:“誰要你陪?”
  方志誠笑了笑,指著靈堂內老爺子的遺像,道:“他臨終之前,握著我的手,讓我要好好照顧你的。”
  寧薔薇啐道:“信口開河,胡說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