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755 從此君王不早朝

“先聽我說幾句,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很麻煩的女人,而且是帶著目的接近你的,如果你和我的關系更進了一步,就不怕我以此來要挾你,讓你完成我的要求嗎?”
  “我對你很了解,如果換做幾個星期之前,我會有那樣的擔心,但現在我可以確定,你不會那么做。”
  “為什么……”
  “因為你現在已經愛上我了。”
  “……真是夠自戀的。”
  “你愿意做我的情人嗎?”
  “別做夢!”
  “口是心非嗎?不用你回答了,因為你的身體好像已經給了我答案。”
  ……
  方志誠穿好衣服,望著躺在被褥里趙凝,她看上去極其疲倦,閉著眼睛,不過能從她的嘴角看出一絲滿足的淺笑,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
  每次面對趙凝的時候,方志誠都會忍不住想起金鋒,此刻他的心情有些復雜。一開始與趙凝在一起,內心之中是帶有報復金鋒的想法。然而,接觸久了,方志誠就將趙凝和金鋒區別來看,趙凝是趙凝,金鋒是金鋒,雖然他們在過去曾經有過交集,但他們現在是**的個體。
  金鋒給自己制造了那么多麻煩,趙凝不應當承受那些,反而,方志誠覺得趙凝很純凈,自己需要保護好這樣的女人。
  “我走了。”方志誠站在梳妝鏡前,再次整理了一下衣服,輕聲說道。
  “你走吧,記得低調一點,我就不送你了。”趙凝柔聲說道。
  方志誠笑了笑,道:“好好休息吧,記住,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趙凝想了想,沒有底氣地說道:“我不是任何人的,我只屬于我自己。”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嘴硬。”
  方志誠離開了寵物店,坐在車內,他掏出了一支煙點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花費了十幾秒慢慢吐出。
  他此刻有點感激歐陽兌,如果不是這么一個強勁的對手出現,他恐怕還會將趙凝冷落一段時間。正是因為歐陽兌出現追求趙凝,方志誠這才意識到,原來對趙凝的冷暴力,何嘗不是對自己情感施加暴力。
  方志誠在面對自己與趙凝的感情時,總是很難下定決心,畢竟趙凝的身份太特殊了,他知道自己喜歡趙凝,但每當要踏出那一步的時候,總會習慣性地回撤。但歐陽兌讓自己大膽地邁出了一步,原來結果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當然,不碰趙凝,也有其他的原因,他知道自己身邊的女人很多,愛上一個就傷害一個,感情債并不比金錢債來得輕松。
  比如對于沈薇,方志誠感覺自己這一輩子是償還不了了。又比如秦玉茗,方志誠一直覺得自己深深地虧欠她。還有趙清雅,因為害怕傷害她,所以他一直努力地克制自己。
  方志誠此刻真有點羨慕古代的君王將相,可以堂而皇之地娶妻納妾,如果換做古代,自己肯定是妻妾成群的主兒。還有,真到了古代,方志誠不敢確定,自己會不會成為留戀后宮罷朝的君王。
  ……
  監獄的環境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尤其是規格標準高一點的監獄,允許人居住單人間,同時還提供報紙、書籍等打發時間。金鋒在新的環境中已經適應下來,他每天都過著相同的生活,但相比以前的自己,現在的他仿佛就像是行尸走肉。
  現在他每個月唯一的期待就是,一封來自于趙凝的信。趙凝見過自己一次,她承諾要將自己救出去。雖然知道希望渺茫,但金鋒心中還是隱隱有些希望。趙凝真是一個很傻的女人,自己傷害她那么多次,竟然還牽掛著自己。
  “你的信!”獄警塞了一封信進來。
  金鋒麻木的心臟劇烈地跳動了一下,匆匆地掃了一眼署名,“趙凝”。
  信中他會講什么呢?會不會已經說服了方志誠,讓自己離開這個鬼地方?
  撕開封口,映入眼簾的依舊是趙凝清秀的字跡。金鋒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但隨后笑容慢慢變淡,臉色變得逐漸猙獰起來。
  “為什么會這樣!”金鋒怒吼了一聲,他一直在獄中克制著自己的憤怒,但這一刻再也忍不住爆發了。
  “鋒哥,請原諒我的背叛。此刻我對你充滿歉意,不僅違背了對你的承諾,同時還不可避免地墮落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我已經沒有辦法在面對你,所以這是我寄給你的最后一封信了……”
  這份信的內容很長,里面記錄著趙凝與金鋒的點滴回憶,兒時金鋒對趙凝的關懷、保護全部藏在其中,所以金鋒能夠清晰地讀到趙凝對自己的感情,然而這些回憶越是刻骨銘心,越是讓金鋒難以接受。
  趙凝的語氣很自責,從字里行間透出一股無力之感。而這無力感,讓金鋒癲狂,因為他其實早就可以料到,若是任由趙凝去主動接觸方志誠,換取自己的自由,只會被方志誠利用。
  自己明明知道那是個火坑,為何還將趙凝推下去呢?
  金鋒突然有點痛恨自己,因為自己潛意識里在利用趙凝。
  方志誠是什么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那是一個對女人并不拒絕的家伙。趙凝單純而漂亮,又何嘗不是羊入虎口呢?
  他想起方志誠與自己最后一次見面那次對話,如同方志誠所說的,自己最薄弱的地方,被他用力地捅了一刀。
  他終于醒悟了,與方志誠之間的戰役,宣告結束了,自己無論是事業還是感情,都輸得一敗涂地。
  方志誠不僅將金鋒送入監獄,擊垮他的家族,同時還奪走了他的女人。
  ……
  今年漢州的雪多了一些,尤其過了元旦之后,下了好幾場。漢州的地理位置決定了沒有大片大片的雪,所以雪剛落下,不過半日就化掉不少,路面樹梢多是一些冰渣,沒有北方漂亮那種令人視覺震撼的美景。
  方志誠搓手跺腳在路口站了一會,風有點大,凍得他趕緊將頭縮了起來,從遠處看背影,就像一個小老頭,片刻之后,一輛軍牌吉普車高速駛來,然后一個急剎車,停在了方志誠的旁邊。
  門開了,一個穿著軍裝的年輕女人下了車,方志誠走過去,苦笑道:“下雪天,你車開得那么快,太危險了。”
  年輕女軍人自然是寧薔薇,她白了方志誠一眼,道:“這也叫做下雪?真是少見多怪。”
  寧薔薇就是這個性格,如果見面不跟自己掐一句,那反倒有點奇怪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走到吉普車的后面,敲了敲后備箱,道:“有行李嗎?我幫你拿進屋。”
  寧薔薇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又不住下來。”
  方志誠皺起眉頭,道:“你難道就是為了看我一眼?”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低聲道:“我是來接你的。”
  “接我?”方志誠心中一沉,意識到為何方才寧薔薇開得那么急,他心中隱隱升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方志誠試探道:“莫非寧老爺子……”
  寧薔薇點了點頭,輕聲道:“估計就這兩天了,他想見你一面。”
  每個冬季都是老年人最難熬的日子,尤其到了八十歲以后,對于老年人而言,每個冬季就如同過一道鬼門關。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那我們走吧。”
  寧薔薇想了想,道:“我可以等你半個小時,你收拾一下,看要帶上些什么。”
  方志誠反應很果斷,直接上了樓,簡單地整理了衣物,然后提著公*文包下了樓。
  一路行來,這對歡喜冤家沒有如同往常一樣斗嘴,沉浸在一種悲傷的氛圍之中。寧薔薇開車的速度很快,原本四個多小時的路程,只是三個多小時走完,到了醫院之后,方志誠和寧香草匆忙來到了病房,寧香草和寧玉蘭站在門口,迎住了他倆,低聲道:“你們終于來了。”
  寧薔薇眼圈一紅,趕忙往病房內走去,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默默地跟在寧薔薇的身后。
  寧老爺子戴著呼吸器,眼神已經有點渙散,旁邊的儀表盤不時地發出聲音,給人一種錯覺,似乎隨時會斷掉。
  “爸,薔薇和志誠來了。”一個中年男人沉聲說道。方志誠意識到,這就是三朵金花的父親寧中將,也是如今寧家的核心人物,寧老爺子培養出來的接班人。
  寧老爺子有氣無力地微微點頭,手指動了動,寧薔薇趕緊過去握住他的手,哽咽道:“爺爺,我來了,你最疼愛的薔薇來了。”
  寧老爺子盯著寧薔薇看,嘴角竟浮現出一絲欣慰笑意,然后將目光掃向方志誠。
  方志誠會意,趕緊走過去,將手搭在了寧薔薇的手背上,寧薔薇身體微微地動了動,不過她并沒有排斥,此刻她能理解寧老的意思,希望兩個小輩好好的。
  寧老爺子眼神中閃過一絲光亮,隨后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儀器敏感地察覺到了他身體的變化,有規律的滴滴聲,很快變成了刺耳的警報聲。
  “嗚嗚……”
  房間內瞬間充滿痛哭聲,方志誠則覺得大腦有點空白。
  (本卷完)
  (第五卷煙斗寫得很累,同時也感覺到大家跟讀得也累。主要是主角身份變化,導致故事情節、人物關系變得復雜。第五卷之所以取名劍刃舞者,其實并非指的是小方舞劍,而是獻給書中那些曾經在歷史舞臺上舞過劍的大人物。畢竟小方現在所處的位置還很低,離舞劍的大人物很遠。然而,老人們逐個離去,剩下的時代終將屬于年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