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754 芙蓉帳暖度春宵

第三次踏足趙凝的閨房,發現擺設有了些許變化,梳妝臺上放著一本書,方志誠走過去翻了翻,是一本時尚畫冊,書名有些奇怪,叫做《寵物》。
  趙凝正在給方志誠倒水,方志誠笑道:“真是奇怪,分明是有關寵物的雜志,為何女人的照片比寵物還多?莫非這有其他意思?”
  方志誠故意混淆概念,其實并非他不懂這雜志為何會出現這種情形。以寵物為主題的時尚雜志,受眾群主要是女性,所以這里面不僅講述寵物的故事,還搭配一些與女人有關的時尚話題,順便為一些奢侈品打廣告。
  趙凝從方志誠手中抽回了那本雜志,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胡說什么呢?”
  方志誠翻了幾頁,發現畫冊內有字跡,笑道:“沒想到你看雜志這么認真,還做筆記呢。”
  趙凝嘆了一口氣,道:“不要隨便亂翻別人的東西,這涉及到別人的**。”言畢,她將玻璃杯放在方志誠的手邊,一把奪過了雜志,將雜志放進了抽屜里。
  趙凝此刻脫掉了外套,穿著淺色的羊毛衣,胸口勾著枚紅色的花型圖案,旁邊別著漂亮的蝴蝶胸針,下身穿著一條寶藍色的牛仔褲,將腿臀裹得緊繃極了。修長挺立的脖頸,肌膚雪白細膩,方志誠不僅暗贊了一聲,這趙凝越看越美麗,越看越令人心動。
  方志誠坐在椅子上,拿著玻璃杯吹了吹,熱氣飄散,泯了一口,趙凝皺了皺眉,見垃圾桶里的垃圾滿了,便將垃圾袋扎了一個口子,將之扔到門外。
  方志誠趁機將玻璃杯的水倒入放在角落里的紅白色的痰盂里,心中暗自琢磨著,這痰盂怕是晚上趙凝夜里嫌出門上廁所麻煩,所以放在房間里,方便使用的。
  等趙凝再次回到房間,方志誠將空著的玻璃杯遞過去,道:“喝完了,再給我倒一杯吧。”
  趙凝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道:“你不怕燙嗎?那么一杯水,這么快就喝掉了?”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口太渴,所以沒什么太大的感覺。”
  趙凝嘴角泛著苦笑,走到方志誠身前,準備接過玻璃杯,方志誠伸出手,故意在她纖長白皙的手指上輕輕地碰了一下,卻聽到“啪嗒”一聲。冬天穿著毛衣,容易生出靜電,方志誠和趙凝均是感覺骨子里一麻,纏到了靈魂里,趙凝滿面羞紅,差點連杯子沒握住,直接摔在地上。
  方志誠笑道:“這算什么?咱倆來電了嗎?”
  趙凝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剛才上樓的過程中,還被樓梯的鐵扶手給電到了呢,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跟電梯扶手也來電了?”
  “這個比方太不恰當了。”方志誠連連搖頭,決定重新提出個話題,“你這個房間看上去聽溫馨的,不過有一個不好的地方,房間屬于**的,衛生間公用,你若是半夜上廁所,豈不是很不方便。”
  趙凝見方志誠目光瞄向放在角落里的痰盂,沒好氣道:“要你管?”
  方
  志誠嘆氣道:“還不是為你考慮嘛?”
  趙凝心中將方志誠恨得牙癢癢的,她知道方志誠是明知故問,晚上自己怎么解決問題,他肯定知道,只是試圖想讓趙凝說出來。
  趙凝道:“我不需要你為我考慮,喝完這杯水,就趕緊走吧,時間已經不早了,你不要上班,我還得賺錢養活自己呢。”
  方志誠嘻嘻一笑,慢悠悠地喝起了茶。
  趙凝沒好氣道:“剛才不是說口渴嗎?怎么現在喝得這么慢了?”
  方志誠笑道:“剛才心急,現在卻又不心急了。”
  趙凝想了想,突然想明白了,問道:“剛才那杯水是不是被你倒掉了?”
  方志誠微微一愣,連忙笑道:“怎么會呢?”
  趙凝板起面孔,走到痰盂旁,打開了蓋子,只見里面有水,瞪了方志誠一眼,啐道:“你沒事做,把水倒掉做什么呢?”
  方志誠哈哈一笑,道:“覺得有意思,就倒了。”
  趙凝怒了努嘴,道:“神經病。”
  方志誠見趙凝氣呼呼的模樣,本能地感到開心,能讓反應遲鈍的呆萌少婦,口出臟話,這是何其困難,卻被自己成功地辦到了。
  過了半晌,趙凝接到了下面員工的電話,道:“我真要下去工作了,你走不走?”
  方志誠站起身,沒有走向門口,卻是倒在了床上,道:“那你不用管我,我睡個午覺。”
  趙凝面色通紅,猶豫不決,暗忖今天的方志誠真是奇怪,變得跟無賴一樣。不過,她內心深處,卻是很高興,畢竟這種死纏爛打的感覺,遠比冷暴力要好多了。
  趙凝思忖許久,道:“那你睡覺吧,我不管你了。”
  方志誠干脆閉起了眼睛,只覺得朦朦朧朧之中,趙凝的倩影在屋內閃來閃去。他瞇起了眼睛,透過眼縫偷偷地望著趙凝。趙凝正在換衣服,她工作的時候會換一套干練點的衣服。
  趙凝推門而出,方志誠坐正了身體,然后掏出手機給商燕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下午自己不去上班了,之前定下的幾個活動先推掉。
  隨后,方志誠便脫掉了外褲和衣服,只剩下背心和內褲,鉆到了被褥里,頓時覺得被褥很香,不是那種香水的味道,有種甜到心里的感覺,他忍不住吸了兩口,然后將枕頭調整了一下,用最舒適的姿勢睡下,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方志誠打了個激靈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趙凝一臉訝異地望著自己,方志誠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低聲嘆道:“我這是睡了很久嗎?”
  趙凝點了點頭,道:“現在已經是六點多,你睡了差不多有四五個小時,看得出來,你很累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發現沒有什么異樣,否則他可就得懷疑趙凝的那杯白開水動了手腳,加入了安眠藥或者什么。
  方志誠沒想到自己會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睡這么久,他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笑道:“
  主要是你的床太舒服了,一不小心就睡了這么久。”
  趙凝低聲道:“估計你真感冒了,如果還是覺得很累,那就繼續睡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罷了,在睡下去,怕是要戀上你的床,再也不想下去了。”
  趙凝臉色一紅,嘴唇蠕動了幾下,竟是沒有回應方志誠,轉身出了房間。方志誠知道,這是她故意給自己騰出時間,讓自己得空穿上衣服。
  方志誠在床上繼續躺了一會,趙凝敲了敲門,道:“你起床了嗎?”
  方志誠嗯了一聲,趙凝打開門,眉頭微皺,道:“怎么還躺著?”
  方志誠道:“我決定今晚就睡在這里了。”
  趙凝暗忖這怎么能行,她翻了翻腕表,突然想起離下班時間還有十來分鐘,等下寵物店的員工都得下班回宿舍了。趙凝的房間與其他幾人的混合宿舍緊挨著,如果讓員工發現,這可就不雅了。
  趙凝有些焦急地說道:“你還是起床吧!”
  方志誠笑道:“你剛才不是說,如果我覺得困,還可以繼續睡嗎?”
  趙凝道:“現在我反悔了,你必須馬上起床。”
  見方志誠根本沒有反應,趙凝便走近,想要將方志誠拉起來。
  方志誠哈哈大笑,緊緊地裹在被子里,道:“急死你。”
  趙凝哪有力氣把方志誠給揪起來,方志誠裹著被子,就跟頂著個烏龜殼一樣,根本無處下手,她琢磨著只能用巧勁,騰出一只手,從床褥的邊緣伸入,結果很順利,趙凝摸到了方志誠的身體,手感不是特別好,糙糙的,她抓了抓,估計應該是汗毛,用力抓了一把。
  方志誠驚呼一聲,“痛死我了。”
  趙凝看了一眼那幾根“汗毛”,發現這毛并非直的,而是有點彎,突然明白了什么,努力平靜地說道:“誰讓你耍賴皮,如果你繼續賴,那我就只能繼續拔你的腿毛了。”
  方志誠從趙凝的面色瞧不出究竟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咬牙道:“那你就繼續拔吧,反正我今天就賴上了。”
  趙凝輕哼一聲,再次重新上陣,她這次多用了些力氣,因為方志誠故意壓緊了被褥的邊緣,所以等趙凝的手探入時,被方志誠壓在了被子的下方,根本摸不到方志誠的身體。趙凝有點著急了,她旋即改變策略,慢慢地扯被褥,將被褥從方志誠的剩下給抽了出來。
  方志誠這下沒了辦法,只感覺到趙凝冰涼的手再次深入靠近自己,與上次一樣,靠近自己的大腿內側,那沁涼的感覺,酥酥麻麻,比之前碰到靜電時的感覺還要讓自己靈魂顫抖。
  讓他感覺到意外的是,最終那只手并沒有與剛才那樣,痛下辣手,而是停留在了自己的尷尬位置。
  方志誠見趙凝呆住了,方志誠一開始覺得尷尬,隨后覺得有趣,笑問:“怎么?不敢拔了嗎?”
  趙凝貝齒咬著紅唇,暗嘆真是該死,想要縮回手,卻被方志誠給扯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