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751 你對我動心了嗎

趙崚出事的風波雖說被市委有意控制,不過還是產生了一定的影響,趙崚在任上的時候,關系很好,身邊聚集了不少人,現在樹倒猢猻散,不免人人惶恐,尤其是他主管的幾個部門,如財政和駐京辦最是人心惶惶。
  臧毅擔任常務副市長,自然順便也接管了趙崚以前的工作,他動作一如既往地雷厲風行,將幾個以前趙崚重用的親信拿下,然后安排自己中意的人選作為替補,在極端的時間內便進行了血液的更新。
  臧毅的雷霆手段讓漢州官場中人感覺到了這個年輕副市長的強勢,同時也引起了眾人的敵意。漢州官場一直以來就是個排外的地方,臧毅一個外鄉人,在很短的時間就掌管了實權,這引起了大家的反感。
  臧毅并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他有自己的為官之道,當初在古河縣的時候,就以這種雷霆手段懾服眾人,所以他對自己的處事方式很有信心。
  臧毅處理完所有文件之后,給胡鋼打了個電話,胡鋼笑道:“你在政府嗎?如果在的話,來我辦公室,我們好好聊聊。”
  臧毅道:“那我就打擾您了。”
  其實市長和常務副市長的辦公室只隔了兩個房間,不過如果兩位領導的關系一般,這兩個房間就如同天塹,誰也不會串門到對方的房間。正常而言,市長和常務副市長之間的關系都不是特別融洽,主要還是因為利益使然。
  進了胡鋼辦公室,秘書很快送進來一杯茶,臧毅泯了一口茶,笑道:“胡市長,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商議一下,漢州明年城慶活動的事情。”
  胡鋼點了點頭,道:“明年是漢州成立兩千三百年城慶,按照章書記的意思,不要鋪張浪費,辦一個簡單而不失格調的城慶即可。”
  臧毅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不這么認為,漢州在城慶工作上,不僅不能低調,而且要大搞特稿。”
  胡鋼皺了皺眉,淡淡笑道:“哦?你有何高見?”
  臧毅道:“城市想要發展,就和人想要成名一樣,有時候需要借助一些事件炒作自己。漢州遇到城慶這么大的一件事,為何不借機提高一下自己的名氣呢?城市名氣有了,對于吸引外來務工人員和優質的企業都有很大的好處。”
  胡鋼嘆了一口氣,道:“臧市長,你或許不知道,現在市里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兩年的經濟形勢不太好,漢州的發展一直未能呈現爆發態勢,主要依靠土地政策勉力維持。要搞城慶,那可需要一筆資金。”
  臧毅笑了笑,拍了拍胸脯,道:“資金的問題,我來解決,還希望胡市長能在常委會上支持我的提議。”
  胡鋼沉默片刻,豁然道:“行,如果辦得出色,這是惠及漢州的好事,我又豈能不支持呢?”
  臧毅在胡鋼的辦公室停留了片刻,然后才起身離開,從今天談話交流的經過來看,胡鋼感覺到臧毅隱隱有和解的意思。其實胡鋼與臧毅并沒有什么矛盾,他與趙崚才是多年的對手,現在趙崚死了,胡鋼心情變得輕松,對臧毅自然不會想對趙崚那般處處警惕。
  臧毅今天提到城慶活動的事情,那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是想試探一下胡鋼的口風,如果他答應了自己的提議,那么這個同盟關系就算是暫時定下了。
  當然,胡鋼對臧毅也存有警惕之心,有趙崚作為前車之鑒,胡鋼知道臧毅一點也不忠誠義氣,當有共同的目標時,他或許會與自己站在一起,但一有異變,臧毅肯定會選擇落井下石。
  胡鋼現在要求臧毅配合自己的并不多,只要在常委會上,與自己保持一定的默契,然后與章天靈爭奪對常委會的控制力。
  若在以前的話,胡鋼或許沒有十足的信心,但如今他已經有夏蘭山的支持,還是有信心挑戰一下外來戶章天靈。
  ……
  方志誠最近沒有時間過問市委層面的問題,現在霞光區一堆重點項目,他幾乎每天都要跑一個項目現場看進度,甚至給人一種錯覺,趙崚之死與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趙崚去世之后,駱冰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以至于精神狀態有點失常,所以方志誠給她安排了一個心理醫生,安撫她的情緒。
  在這件事情上,方志誠還是有種負罪感的,有句話叫做殺人不見血。在趙崚之死的事情上,方志誠就做到了這一點。他使用了一個連環計,包括苦肉計、反間計、利誘、激將等諸多招數。趙崚是有罪的,但生命無價。方志誠間接成為了殺人兇手。
  張曉亮臉上的傷養好了之后,并沒有被調離霞光區,依舊還是擔任原來的職務,同時他往方志誠的辦公室跑得更加勤快了。這也是一個信號,張曉亮重新獲得了方志誠的信任,之前的矛盾已經煙消云散。
  當然,也有少數不明就里的人,暗諷張曉亮的行為不恥,完全沒有半點自尊。但張曉亮足夠的厚臉皮,他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什么不該做,同時他也要暗下決心,總有一天要讓那些鄙視自己的人意識到自己是多么的明智。
  “方書記,這幾天你讓我安排人調查那個姓歐陽的燕京人,這里是我們采集的一些資料。他就是個花花公子,幾乎每天都跑夜店,同時每天都要帶一個女人開房。”張曉亮嘖嘖嘆道,“不過,他最近兩天的行蹤有點變化,似乎鎖定了一個目標。”
  張曉亮很敏銳,能讓歐陽兌格外關注的事情,這必然是有與眾不同之處。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究竟是什么目標?”
  張曉亮遞出了一張照片,道:“她叫趙凝,豫南人,今年才搬到漢州,在市委家屬樓旁邊開了一家寵物店,前不久成功申請了保護小動物基金會,我懷疑她也是有點背*景之人,很有可能跟臧毅有什么關聯。因為一個外地人能夠申請到保護小動物基金會這樣的公益組織,難度非常之大。”
  方志誠干咳了一聲,這件事是他交給成浩來辦理的,張曉亮所以并不知道趙凝,不過他分析得也不是完全錯誤,趙凝和臧毅來到漢州的時間相差并不是太久,難免引起張曉亮的聯想。
  只可惜,張曉亮還是棋差一招,沒想到背后支持的并非趙凝,而是他方志誠。
  方志誠有點不高興了,這歐陽兌是什么意思?難道知道自己對趙凝村有好感,所以故意想利用趙凝來惡心自己?
  應該不會!
  方志誠迅速地開始分析,得出一個結論,歐陽兌極有可能之前就認識趙凝。趙凝是金鋒的大嫂,金家是北方派系重要的一股力量,而趙凝已故丈夫金德曾經被認為是有望成為北方派系中堅力量的候選人之一,同出一脈,所以歐陽兌肯定認識金德,繼而也認識趙凝。
  “歐陽兌和趙凝最近有沒有什么異常的舉動?”方志誠看上去很平靜地問道。
  張曉亮輕聲道:“看不出趙凝有什么行動,只是歐陽兌最近一直纏著她,幾乎每天都在她的店里,不到關門停業,堅決不出門。”
  方志誠不悅地說道:“歐陽兌的確是個厚臉皮的家伙。”
  張曉亮察覺到方志誠語氣中的怒火,低聲問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方志誠想了想,道:“撤掉眼線吧。”
  “什么?撤掉?”張曉亮吃驚且疑惑地望著方志誠。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撤掉。”他心中暗嘆了一聲,如果不撤掉的話,自己親自出馬,豈不是也要被張曉亮的那些眼線掌控了。
  張曉亮想不明白原因,只能頷首道:“我等會就打電話。”
  等張曉亮離開之后,方志誠猶豫許久,終于還是給趙凝打了電話。
  方志誠準備冷落趙凝一段時間,人的心態就是如此,既然兔子已經撞到了樹樁,逃不出手掌心了,走過去的時候,心態完全就可以變得悠哉一點,但現在旁邊突然多了一匹狼,那心態就會急變,總不能讓到手的獵物被別人給竊取了吧。
  終于方志誠還是打通了趙凝的電話,沒想到電話竟然沒有通,他將手機拍在了一邊,暗自郁悶許久。有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趙凝主動打來電話,方志誠心情才舒緩不少。
  “打電話找我有什么事嗎?”趙凝的聲音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中帶著一絲沙啞,容易引起男人的保護**。
  方志誠想了想,試探道:“聽說你最近多了一個追求者。”
  “沒有啊?”趙凝蹙眉且不解道。
  方志誠決定說得更加直接點,因為他覺得趙凝反應總是慢一拍,你跟她兜兜轉轉的說話,很難說道點子上,“姓歐陽的。”
  趙凝微微一愣,道:“你說的是他啊,他曾經是我前夫的好友,最近來漢州出差,我們偶然碰見了,他這兩日在我店里待的時間就多了一些。”
  方志誠輕哼一聲,道:“事情沒那么簡單吧,分明是他對你有意思,所以才纏著你的。”
  趙凝眉頭蹙起,道:“別胡說,他是個有身份的人,怎么會看得上我呢。”
  方志誠嘆氣道:“你年輕漂亮,有幾個男人不對你動心?”
  “那你呢,也對我動心了嗎?”趙凝也不知為何就這么心頭一熱,反問了過去。
  這的確將方志誠給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