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5 間諜與反間諜戰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李思源來銀州密會宋文迪的消息,如同病毒滋生的速度,迅速傳播出去。此事終究是有利有弊,利處在于,不少原本處于中立狀態的人,意識到宋文迪的實力,堅定地邁出一步。弊端在于,原本與宋文迪唱對臺戲的人,藏得極為隱蔽,宋文迪即使想借勢肅清泉安幫,難度變大。而且,陰謀的氣息,在銀州官場彌漫著,雖然表面上很安靜,但水面之下卻是暗潮洶涌。
  銀州電視臺的新聞節目,夏翔減少出現的頻次,即使出現,也是一臉笑意地隱藏在宋文迪的身后,省紀委關于投訴銀州市委班子的舉報信,卻如同下雪般沸沸揚揚。尤其是一份關于魏民的舉報信,在省委常委會上掀起波瀾。
  舉報信中稱,魏民在任上利用職務之變,假公濟私,用公器之力解決私怨,打擊報復對手,令人蒙受冤屈。
  三年前,魏民的小舅子承包工程,被市城鄉建設局給查處,小舅子破產后,因為郁郁寡歡,導致自殺身亡。因此魏民含恨在心,在今年十月份,對建設局副局長李明洋等一批干部進行查處。魏民借助身后的背*景,在日常工作中一意孤行,不聽取別人的意見,趁紀委書記鄧方圓在省委黨校學習之際,擅自雙規國土資源局正科級以上干部五人,使得銀州官場人心惶惶,氣氛緊張。并且,魏民還與銀州黑勢力勾結,編織一張龐大的勢力網,任何人想要在這張大網上存活下去,必須要與魏民妥協,魏民其實是銀州地界的黑社會皇帝。
  諸如此類的舉報極多,而且還配以大量的圖片,乍一看怵目驚心,雖然李思源一力擔保,但迫于壓力,只能對魏民的晉升持有保留意見。
  ——這些大量的舉報信目的明確,都是為了阻止鄧方圓調任省紀委之后,魏民升為紀委書記而所作出的陷害。
  魏民晉升的人事命令被擱置下來,宋文迪也愛莫能助,與魏民溝通許久,才把他的情緒給穩定下來。
  魏民離開市委書記辦公室時,臉上充滿失望之色,槍打出頭鳥,魏民是宋文迪眼前的紅人又能如何,當遭受眾怒的時候,依舊只能飲恨收場。
  方志誠看著魏民略顯蕭索的背影,不僅暗嘆一口氣,魏民是政治斗爭的犧牲品,他打掉了馬向南,但也受到那件事情的影響,仕途受到了阻礙。
  如果宋文迪態度激烈,更加明顯的保護魏民,只能引來泉安幫更為猛烈的反擊,屆時可能會出現無法想象的困難,比如設置圈套,引魏民入彀,或者栽贓嫁禍,令魏民百口莫辯。
  官場的黑暗,遠比任何一個世界要復雜許多,宋文迪只能勸說魏民,暫時明哲保身,等到適當機會,再給魏民補償的機會。
  但人非圣賢,魏民內心有正義、有勇敢,但同樣與其他人一樣,也有對權力的欲望。在查處銀州重機之前,宋文迪許諾過魏民,等此事成功完成之后,將魏民提拔一級,但是結果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
  魏民不僅沒有成為紀委書記,反倒被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知道沒法責怪宋文迪,但心中的怨怒難消,官場的機會很少,一旦錯失一次,可能永遠再也沒有第二次。
  狐死兔泣,魏民的落魄,恐怕會影響一批人對自身立場的看法。泉安幫雖然暫時聲音消匿,但手中的寶劍已然鋒利,劍芒掃過,任宋文迪背*景深厚,也得退避三舍。
  對魏民的進攻,無疑是殺雞儆猴。
  金鋒接完來自省委的電話之后,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他隨后敲門進入夏翔的辦公室,輕聲匯報道:“剛才省委傳來消息,魏民的紀委書記泡湯了。”
  夏翔點點頭,放下手中的鋼筆,沉聲道:“新人紀委書記的名單交給國用書記沒有?”
  金鋒笑著點頭,道:“國用書記的秘書程耀說,國用書記還是很滿意此次的人選。”
  夏翔站起身,在金峰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嘆道:“金鋒,這次多虧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國用書記不可能這么爽快地答應我。”
  王國用是淮南省三號人物,雖說常委排名第三,其影響力超過省長卜一仁。王國用是金系在淮南安插的老牌官員,也是金鋒最大的依仗之一。因為王國用的關系,所以近幾年夏翔才會在泉安幫內部分割出一個不可小覷的力量。
  若不是因為被宋文迪逼急了,夏翔是不可能調用王國用這一枚關鍵的棋子,主要是因為李思源來到銀州的影響,若是夏翔不展示自己的實力,很有可能出現一面倒,不僅遭到宋文迪的打壓,而且還可能引來泉安幫內部的倒戈。
  金鋒目光內斂,謙虛地說道:“國用書記也知道銀州的重要性,他表示一定會支持你在銀州大展手腳。”
  等金鋒離開里屋,夏翔目光中透出一股復雜的光芒。關于金鋒與自己的那些小道消息,夏翔并非沒有聽說過,有人稱夏翔為傀儡市長,認為他完全被金鋒牽著鼻子走,是不折不扣地糊涂蛋,對于這些他并不感到憤怒,而隱隱覺得滿意,因為這是夏翔故意偽裝出來的形象。
  官場要擅長借勢,即使金粉比自己年輕,是自己的秘書,那又如何,只要能利用他,讓自己往上更進一步,這些暫時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別人的目光又不能幫自己從正廳級邁出副部級那關鍵一步。
  金鋒是一個聰明的年輕人,他在自己的面前至少總是擺出一副謙遜的態度,那便足矣。
  金鋒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登陸QQ,窗口突然出現閃動,他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小鋒,在嗎?”趙凝給出一個笑臉表情。
  “在,有些忙,什么事?”金鋒猶豫半晌,才回了一條短信。
  “我跟你哥的結婚照拍好了,發給你看看?”還未等金鋒反應過來,趙凝丟出好多張婚紗照。
  金鋒臉上露出復雜的情緒,有贊嘆,有欣賞,有遺憾,有嫉妒,有憤怒,他違心地回復道,“照片很漂亮,真心的祝福你。”
  趙凝許久沒有回復,金鋒正準備下線時,窗口彈動,“你這個惡心的偽君子!”
  趙凝不要金鋒的祝福,要的是金鋒的暴怒,可惜這個男人,最終還是沒有如想象中那般,愿意將自己救出虎口。
  金鋒下班之后,開著那輛黑色的大眾車,往充滿聲色犬馬的酒吧街行去,每當心中隱隱作痛的時候,他便會如此,習慣性地用酒精麻痹自己。
  在很多人眼中,金鋒成熟穩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當選擇愛情和事業時,他已然會感到心痛。
  酒吧到了,殷雄和史東早已等候許久,嘴里叼著煙,流氓似的抖著腿,金鋒走過去,嘴角露出輕浮的笑意,低聲道:“有沒有妹子?”
  心理上的傷痛,可以用肉體上的墮落暫時緩解。
  ……
  晚上九點半,方志誠跨在一輛腳踏車上,他一只腳撐著路邊的石墩,一只腳隨意地踏在腳踏板上,等到倩影隱約從門口閃出,方志誠將食指與中指放到嘴邊,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陸婉瑜微微一怔,瞇著近視眼,借著朦朧而昏黃的燈光,看清方志誠后,臉上綻放出如同玫瑰般的笑容,她邁著輕快地步子,很快來到方志誠身前,輕聲道:“方哥,你怎么又來接我了?我來這兒已經有四五次,已經足夠了解附近的情況,不需要你接送。”
  方志誠拍了拍后座,幽默道:“沒聽說過習慣成自然嗎?晚上若是不來接你,我總覺得有點不舒服。”
  陸婉瑜靦腆地提臀,坐在車后,方志誠打兩聲鈴,奮力踩了兩腳,佯作苦惱道:“咦,怎么蹬不動,婉瑜是不是你變胖了?”
  “怎么可能?”陸婉瑜面紅耳赤道,“我昨晚洗完澡剛稱重,還瘦了兩斤。”
  方志誠笑出聲,輕嘆道:“逗你玩呢,婉瑜啊,你太瘦了,以后多吃一點吧,都說胖點的女人才好看。”
  陸婉瑜可沒那么好騙,抱怨道:“我們班上有個兩百斤的女同學,下次介紹給你,讓你看個過癮。”
  “妹子,你太調皮了!”方志誠氣哼哼地扭動車龍頭,自行車歪歪斜斜地扭成蛇形。
  “呀!”陸婉瑜膽小,連忙驚呼一聲,伸出玉臂摟住方志誠的腰部,并將臉貼在方志誠的后背上。
  方志誠感覺后背傳來暖意,小腹如同點燃一把火,頓時有點過意不去,暗忖自己有種設陷阱,吃陸婉瑜豆腐的嫌疑,他干咳一聲,握穩車把手。不過,陸婉瑜沒有松手,反而越摟越緊。
  方志誠覺得有些不對勁,不過他沒有多問,而是埋頭認真地踩車,未過多久,后背傳來一陣沁涼的感覺。方志誠疑惑地問道:“你怎么哭了?”
  陸婉瑜搖搖頭,哽咽地說道:“我沒哭。”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那是下雨的緣故嗎,我背后都濕透了。”
  陸婉瑜可愛地抽了抽鼻子,低聲道:“是啊。下落雨了,雨水卻只落在你的身上,而你為我遮風擋雨。”
  “少女,文青了?”方志誠抬頭望著皎潔的月亮,微笑道,“文青可是一種病。”
  “即使是病,我也不愿意治,只求它病入骨髓,病入膏肓!”陸婉瑜聲音細弱蚊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