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49 盟友變成墊腳石

趙崚最終選擇向夏副省長求援,歸根到底,趙崚算得上是夏蘭山的門生,當初夏蘭山在漢州的時候,對趙崚特別倚重,并將他當成自己的接班人來培養。趙崚很清楚自己為何會一步步走到如今被動的局面,那是因為夏蘭山離開漢州,自己最大的靠山沒有了。
  趙崚親自趕往瓊金,來到了夏蘭山的辦公室。夏蘭山今天上午有外務活動,但瞧出趙崚的焦急之意,推掉了其他工作。
  “蘭山書記,還請你能幫我。”趙崚語氣消沉地說道。
  夏蘭山沒有說話,他沉默了許久,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趙崚便將問題給夏蘭山反應了一番。夏蘭山許久才嘆氣道:“趙崚,想要解決此事,難度太大,我沒有十足的把握。”
  趙崚道:“我可以將那些錢全部上繳。”
  夏蘭山沉默道:“現在事情已經敗露,錢肯定是要上繳的,但即使你能把錢吐出來,恐怕也難以逃脫組織的追究。”
  趙崚嘆氣道:“我真的無路可走了嗎?”
  夏蘭山對趙崚還是留著幾分情誼,當初共事的時候,如果不是趙崚鼎力支持自己,夏蘭山很難對漢州做到完全掌控,而且,如果趙崚現在若是失敗的話,那就意味著自己在漢州將沒有一個可信賴之人。漢州官場徹底失去掌握與控制,夏蘭山在省政府將少了個至關重要的籌碼。
  夏蘭山很想幫助趙崚,但他思前想后許久,終究還是分析得出了一個悲觀的結論,趙崚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夏蘭山還有另一層考慮,這已經成為了死結,自己如果參與其中,會不會將自己也拖下水?
  夏蘭山緩緩道:“我現在只能建議你改變策略,認清時勢,爭取寬大處理,主動向有關部門交代自己的違法亂紀事實,該上繳的錢款必須上繳……”
  趙崚的面色一陣慘白,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趙崚心如死灰地走出夏蘭山的辦公室,夏蘭山無奈地搖了搖頭,其實趙崚一步步走到如今地步,他心中有愧疚,因為那有他的刻意放任的緣故。
  如果當初夏蘭山對趙崚嚴格要求,那么趙崚絕對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夏蘭山當初了為壓制胡鋼,所以有意培養趙崚,對他大開各種綠燈,甚至出了皇宮酒吧的事情,夏蘭山也幫他壓了下來。
  久而久之,趙崚養成了一股驕縱之氣。
  如果夏蘭山現在還是漢州市委書記,他或許能夠拉趙崚一把,但今日不同往常,夏蘭山已經離開了漢州,如果現在插手漢州本地的政務,肯定會引起其他人的關注。
  夏蘭山在省政府也只是暫時站穩腳跟而已,盡管省長卜一仁對他非常關照,但他在諸多省長之中也是排名殿后的,夏蘭山不可能為趙崚,破壞自己辛苦在政府營造出來的形象。
  至于漢州還歸不歸自己掌控,夏蘭山也想清楚了,蘇家安排章天靈前去接管,這其實就是個信號彈,漢州終究會逃出自己的掌心。
  夏蘭山是一個沉穩之人,他知道舍與得的分寸,盡管損失了趙崚,會影響到自己的實力,但是該壯士斷腕的時候,還是得堅決果斷一點。
  趙崚坐在轎車內接到了章天靈的電話,章天靈的意思很明確,希望能夠跟他進行一次談話。談話的內容雖然在電話里沒有提及,但趙崚知道這必然是與駱冰有關。
  從瓊金回到漢州,趙崚徑直來到了市委書記辦公室,章天靈見到了趙崚,指著沙發,道:“老趙,請坐!”
  趙崚尷尬地笑了笑,道:“好的。”
  章天靈吩咐秘書送了兩杯茶進來,等趙崚喝了一口茶,道:“老趙,今天市委許多關鍵部門都收到了有關于你的一封舉報信,我希望聽聽你的解釋。”
  趙崚抬頭看了一眼章天靈,這個新人市委書記跟夏蘭山的風格不一樣,夏蘭山是外剛內柔,他表面看上去十分的嚴肅,事實上出事風格比較迂回,從不偏激,但從章天靈這段時間的執政方式來看,他的風格是很強硬的,盡管每次見面都禮貌有加,但該出手的時候絕對不手軟。
  趙崚硬著頭皮,沉聲道:“天靈書記,我不知道什么投訴信。我19歲成為黨員,自認半生處事無愧于心,一定是有人栽贓嫁禍于我。”
  章天靈惋惜地說道:“老趙,你是常委,是漢州最重要的干部,如果你愿意坦白的話,我會向有關部門求情,爭取給你寬大處理的機會。但如果你還是一意孤行,恐怕我也難辦,只能走流程了。”
  趙崚至今還表現得很無辜的模樣,如果不是因為章天靈手中握有證據,甚至會有點懷疑,那些舉報信是否真實。
  章天靈不得不暗嘆趙崚強大的心理素質,給了他這么大的壓力,他依舊不為所動。
  章天靈閉了閉眼睛,緩緩道:“趙崚,我給過你最后一次洗心革面的機會,下次就不是我跟你談話了。”
  趙崚緩緩站起身,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如果想整我,那就盡管來吧。”
  言畢,趙崚順了順衣服上的皺褶,穩步走出了市委書記辦公室。
  等趙崚離開之后,章天靈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道:“剛才我與趙崚已經溝通過,他對舉報信不屑一顧。”
  方志誠道:“他看了舉報信有沒有什么具體的反應?”
  章天靈苦笑道:“他連舉報信都沒要求看一看……”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他在竭力掩飾心中的恐慌,所以故意裝作一副無所謂的姿態,這只能說明他已經慌亂了陣腳。”
  章天靈點了點頭,道:“下一步怎么辦?直接上報省紀委嗎?”
  方志誠道:“要分兩步走,第一,要上報省紀委,讓他們盡快安排調查小組來對趙崚進行調查,第二,要安排人跟住趙崚,防止他潛逃。”
  章天靈笑道:“你考慮得很周到,我等會就作安排。對了,有件事讓我感覺到很意外,現在消息已經傳播開來,但臧毅卻沒有絲毫反應。”
  方志誠想了想,沉聲道:“臧毅是想坐收漁翁之利。”
  章天靈暗忖方志誠思路果然清晰,他也是方才反應過來,為何臧毅沒有幫自己的盟友一把的原因。
  官場之中沒有永遠的盟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當趙崚失去了價值,臧毅不介意以他作為墊腳石,往上更進一步。
  “臧毅已經在籌劃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了啊。”章天靈唏噓地想著,即使知道他的意向,但卻沒有太好的阻止之策,畢竟臧毅在過去一段時間內展現出了過人的能力,那個位置如果空了,他是最合適的代替者。
  與方志誠又聊了片刻關于趙崚問題的情況才掛斷電話,隨后章天靈給市公安局局長孟達下達了指示,要求他務必監管好趙崚的動向,不允許他逃離漢州。
  當天夜里十一點左右,方志誠接到了萬衡的電話,萬衡低聲說道:“趙崚畏罪自殺了,吞服了大量的生金,死在書房內了。”
  方志誠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微微一怔,心中還是有些愧疚之感,畢竟趙崚走到末路,是自己動用計謀,一步步將他推向懸崖。
  方志誠苦笑道:“趙崚是一個極好面子的人啊。”
  方志誠對趙崚還是很了解的,他是一個好面子之人,一直以漢州的功臣示人,如今查出他問題不斷,必然會引起同事或者老百姓的非議,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呢?
  萬衡停頓片刻,道:“之所以選擇自殺,恐怕還有其他原因,那么多錢的去向究竟在何處?趙崚之前可是一直喜歡在燕京跑項目。”
  方志誠知道萬衡的意思,他是在暗示,那些不義之財,恐怕會與燕京的一些大人物有關聯。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人雖然已經死了,但該查的還是得查。”
  萬衡道:“剛才已經接到省里的通知了,趙崚一事到此為止。”
  方志誠愕然無語,苦笑道:“那就到此為止吧。”
  趙崚是省管干部,他出了問題,并不是一件光榮之事,既然他選擇了死亡,省里便有領導暗示,將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與萬衡打完電話之后,方志誠開車前往駱冰所在的村莊。
  見到駱冰之后,發現短短不過兩日,她變得憔悴無比。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告訴你一個消息,趙崚已經自殺了。”
  駱冰怔怔無語,數秒鐘之后,淚水如同泉涌般溢出了眼眶,“是我害了他……不應該這樣的,被調查了,最多去坐幾年牢,為何會選擇死亡呢?”
  方志誠搖頭安慰道:“是他咎由自取,與你無關。他選擇死亡,也是自愿的,或者意識到自己犯的錯誤太大,無顏面對他人。”
  駱冰顫抖著身體,哽咽道:“如果知道是這個結果,我絕對不會這么做……”
  方志誠嘆氣道:“收拾好心情吧,也請你節哀。”
  方志誠根本沒想到與趙崚的恩怨會以這么個形式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