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48 絕望中打出昏招

(兩連更,求月票支持!)
  在張曉亮的印象中,方志誠的專職司機郭勁遠是一個不太言語之人,平常偶有接觸,他也不多話,會主動以微笑示人,所以張曉亮一直以為郭勁遠是一個沒有脾氣之人,但今天他完全改變了以前的想法,郭勁遠三兩下就收拾了幾個拿著砍刀的流氓,這讓張曉亮極其錯愕。
  張曉亮意識到方志誠為何會安排郭勁遠與自己同行,所謂強將手下無弱兵,方志誠早已猜到這邊的局面,所以讓郭勁遠來保護張曉亮。
  “好身手!”張曉亮嘖嘖稱贊道。
  郭勁遠瞄了一眼面包車,道:“趕緊把人接下來吧,還有一人跑回車上,我估計是打電話召集人馬了。三五人,我還能對付,如果有十來個,我就無能為力了。”
  張曉亮點了點頭,連忙轉身進了小區,駱冰一直在陽臺上觀察著樓下的動靜,見兩人脫困,連忙將門打開。
  張曉亮很快進屋,低聲道:“你就是駱冰吧?”
  駱冰點點頭,道:“方書記讓你來救我的?”
  張曉亮嗯了一聲,道:“趕緊離開吧,遲則生變。”
  駱冰猶豫了一下,道:“等我片刻,我收拾下東西。”
  張曉亮沒好氣地說道:“你應該提前收拾好,現在都什么時候了,哪有功夫等你收拾?趕緊走吧,對方很快就來人增援了。”
  駱冰回身望了一眼周圍,最終只提著皮包,跟隨張曉亮離開。郭勁遠已經將車停在樓口,駱冰和張曉亮匆忙進了后排。這時不遠處駛來好幾輛車,打著大燈,極其刺眼。
  郭勁遠低吼一聲,道:“抓穩了。”
  隨后車子飛馳而出,竟是直接朝著那些車輛沖了過去,嚇得駱冰大驚失色,面色慘白。
  車子一陣顛簸,終于平穩下來,郭勁遠沉聲道:“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如果不激進一點,今天咱們都逃不了。”
  張曉亮摸了摸額頭的汗水,暗嘆今晚也算是經歷了一場另類的生活,他在官場呆得這么久,平時接觸的人群都是光鮮亮麗的,哪能想到其實社會跟電視劇演的一樣,到處充滿了危險。
  張曉亮感慨道:“不是法治社會嗎?怎么還有這些惡人?”
  郭勁遠淡淡道:“張區長,生活比電視劇還精彩,你以前活得太簡單了。”
  張曉亮嘴角抽了抽,被郭勁遠說自己活得簡單,這顯然是一個很沒面子的事情。
  張曉亮腦子里藏著很多陰暗的事情,只是經歷江湖追殺,還只是第一次而已。
  張曉亮慢慢平靜下來,問駱冰,“你現在還能去哪里?”
  駱冰沉默片刻,突然發現天大地大,自己從鳥籠中飛出,竟然是一時無處可去。她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很了解趙崚,他不會就這么輕松地放過我,肯定會找人來抓我的。”
  張曉亮點了點頭,道:“所以你現在需要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你愿意信任我嗎?”
  駱冰盯著張曉亮的臉看了許久,張曉亮現在臉還腫著,說實話這個形象很難讓人產生信任感。她徐徐道:“我愿意相信方書記。”
  張曉亮笑了笑,道:“現在方書記已經將你的事情全權委托給我,所以你必須相信我。我現在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后你需要將趙崚違法亂紀行為的材料交給我,只有趙崚被繩之以法,你才能夠改變現在的狀態,獲得真正的自由。”
  駱冰點頭道:“我會讓你們滿意的。”
  在張曉亮的指示下,郭勁遠將車開到了城南一個比較偏遠的村莊,他的人際關系在此刻發揮作用,打了兩個電話,便為駱冰找到了合適的藏身之處,隨后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
  方志誠聽到駱冰安然無恙的消息,松了一口氣,囑咐道:“趙崚那邊肯定已經收到消息,他肯定會搶時間毀滅一系列的線索及證據,所以你抓緊時間,讓駱冰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他的違法資料。”
  張曉亮點頭,道:“駱冰現在已經開始寫舉報信了。”
  方志誠想了想,道:“必須要兩手準備,舉報信要盡快準備好,同時還得準備好證據,尤其是趙崚以權謀私,利用《漢州晚報》廣告資源收受回扣,中飽私囊的證據。”
  張曉亮道:“我會抓緊去辦。”
  交代好了一切,方志誠暗自松了一口氣,現在有駱冰站在自己這邊,局勢對己方就大為有利,他能夠想象,現在趙崚恐怕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跳腳了。
  ……
  “毛猴,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你必須要找到駱冰在哪里,否則的話,不僅是我完蛋,你們也得倒霉。”趙崚拿著手機,憤怒地命令道。
  毛猴苦笑道:“趙市長,我們已經盡力了,對方非常狡猾,根本沒留下任何線索,一個小時的時間太緊,怕是不夠啊。”
  趙崚道:“現在離八點還有一個半小時,我沒法給你更多的時間。”
  毛猴嘆了一口氣,道:“昨晚我們已經安排了足夠的人手,沒想到對面那么強。”
  趙崚眉頭挑了挑,道:“過去的事情,多說無益,現在要解決問題,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可吃。”
  掛斷了毛猴的電話,趙崚在書房內來回踱步,昨晚深夜三點多,他接到了毛猴的電話,就一直沒有睡覺。這對于趙崚也是一個度日如年的夜晚。
  他原本以為方志誠會親自去救駱冰,所以安排了一批人守在方志誠的住處,主要等他有風吹草動,就立馬采取行動,但未曾想到,方志誠沒有親自出手,竟然利用他人打了趙崚一個出其不意。
  從毛猴的反饋,方志誠安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張曉亮。得知這個消息之后,趙崚突然心中一涼,意識到自己踏入了彀中。一開始,對方就是在算計自己,無論是張曉亮和方志誠的矛盾,亦或者后面張曉亮被方志誠怒打,只是玩了苦肉計而已。至于張曉亮交給自己的那個u盤視頻,玩得是一招離間計,目的是讓自己對駱冰產生懷疑,繼而破壞兩人之間的關系。
  能擔任常務副市長,趙崚是個聰明人,一直以來都是他在布局,沒想到如今自己陷入了別人的局中。
  趙崚焦急地在書房內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只能給毛猴一個小時的時間,應為他必須騰出時間做其他打算。
  一個小時過去了,毛猴那邊依然沒有消息傳過來,趙崚意識到自己只能走第二步了。他早已讓司機趕到家中,然后吩咐他開往臧毅的住所。現在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臧毅了,如果他愿意幫助自己,或許自己還有轉圜的余地。
  臧毅剛剛跑步回來,洗完澡之后,聽到保姆說有客人造訪,見是趙崚,他微微一愣,顯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臧毅笑道:“趙市長,這么早來找我,不知有何事?吃過早飯沒,一起吃早飯吧?邊吃邊聊。”
  趙崚臉上露出了苦笑道:“我現在可沒心思吃早飯,不知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臧毅意識到趙崚怕是遇到了難以解決的事情,笑道:“那就去書房吧。”
  進了書房,臧毅問道:“現在房間內只有你我二人,不妨直說吧。”
  趙崚嘆了一口氣,道:“方志誠現在拿捏住了我的把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足以讓我離開現在的位置。還請臧市長能夠助我一臂之力,解決現在的困境,我以后一定銘記你的大恩……”
  臧毅眉頭皺了皺,道“究竟是什么把柄?”
  趙崚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主要是在《漢州晚報》的廣告費用上,拿了一點返*點。”
  臧毅道:“涉及的金額有多少?”
  趙崚猶豫片刻,咬牙如實道:“幾年陸續累加,大約在三千萬的樣子。”
  臧毅手指在辦公桌上敲擊了幾下,嘆氣道:“事情有點大啊。”
  報社拿到客戶的廣告費用之后,再給一些從中給與幫助的人返*點,這其實是潛規則,但臧毅拿的返*點額度太大,已經超出了規則之外,觸碰到了禁區。
  趙崚見臧毅不表態,突然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他苦笑道:“既然臧市長,你也幫不了我,那我只能另尋他法了。”
  臧毅站起身,將趙崚送出了住處,等趙崚所乘的轎車緩緩駛離,他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坐在轎車內的趙崚此刻是懊惱不已,他暗忖自己也真是病急亂投醫,怎么能向臧毅尋求助力?
  其實仔細想想,臧毅甚至比方志誠還希望自己能夠出事,一旦趙崚出了問題,那么常務副市長的位置將空了出來,臧毅現在是常委副市長,是市政府的三號,如果趙崚離開二號位置,他極有可能將是最大的獲益者。
  盡管臧毅和趙崚之前達成了同盟關系,但那層關系非常淺淡,根本經不起任何的沖擊。
  所以趙崚向臧毅求援,這是昏招中的昏招,現在自己抖落出了破綻,臧毅又怎么可能會坐以待斃,恐怕他現在就開始布局,為自己如何更進一步,成為常務副市長作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