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47 拯救駱冰的行動

(人氣榜掉了兩位,即將出前十了,求諸位火速支援!)
  駱冰太了解趙崚了,這是一個很冷漠的人,如果他真心愛自己,絕對不會用嘴巴說出,而當他說出了那么一句話,這反而說明,他不再愛自己。駱冰收拾心情,走到陽臺邊,趙崚還沒有離開,他正與一個身穿棕色風衣的男人交代著什么。
  過了一會兒之后,趙崚離開了,而那個身穿棕色風衣的男人進了一亮銀色的面包車,那輛面包車并沒有離開,車上似乎還有兩三人,駱冰心下一沉,意識到自己是被困住了。
  駱冰知道趙崚很多秘密,尤其是皇宮酒吧的事情,她曾經接觸過歪哥,也知道歪哥現在身陷囹圄,但他手下的兄弟卻沒有散掉,現在那股勢力匯集在一個叫做毛猴的人身上。
  當然,毛猴并不是真正的老板,歸根到底,他們最終都是在為趙崚服務的。
  駱冰坐回沙發,腦海中仔細搜索著現在能夠依靠的對象。
  常健?盡管是自己的未婚夫,但駱冰知道,他就是一個普通的技術員而已,為人老實憨厚,自己喊他幫助,他或許會拼盡一切來救自己,但如何和毛猴這幫刀尖舔血的人來斗呢?
  邱曉彤?駱冰搖了搖頭。工作歸工作,生活是生活。邱曉彤的社會關系復雜,認識許多黑白兩道之人,或許能幫助自己解決困難,但畢竟她與邱曉彤只是業務合作伙伴,還沒有上升到知心知底的地步。
  駱冰否定了一個又一個朋友,結果發現她可以選擇求援的人,非常可憐。雖然她認識很多朋友,很多客戶,但是這些人多半與趙崚有著關系,等到自己與趙崚現在處于決裂的前夕,很難保證他們會選擇保護自己,而放棄與趙崚的利益關系。
  駱冰突然有種絕望的感覺,她感覺心臟在下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駱冰再次站到陽臺,那輛面包車靜靜地停靠在那里,終于她咬了咬銀牙,作出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她來到沙發前,拿起手機,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
  駱冰其實很早就想到,利用方志誠來幫自己脫困,這也是為何那次在戲水餐廳積極主動索要方志誠電話號碼的原因。
  駱冰知道趙崚先后多次吃了方志誠大虧的事情,也知道在漢州,只有方志誠有能力且愿意與趙崚抗衡。
  駱冰之所以遲遲不打這個電話,那是因為對趙崚還留著點情分,畢竟自己最好的年華都被趙崚所搶占了,如果她主動與方志誠靠攏,那便意味著與趙崚的關系將徹底走到絕境,而那些逝去的年華也將變得分文不值。
  再心狠的女人遇到這種情況,也會猶豫。
  只是駱冰現在沒有足夠的時間,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明天下午趙崚就會幫自己辦妥出國的手續,然后駱冰會以旅游的名義出國。在旅游的過程中,趙崚會給自己物色好一個地方,讓駱冰在國外隱姓埋名地待下去。
  在趙崚看來,他對駱冰已經做到了情至意盡的地步。
  而駱冰需要放棄現在的一切,曾經的努力化為泡影,到人生地不熟的異鄉,適應一個全新的環境。
  終于駱冰還是鼓足勇氣撥通了方志誠的手機號碼,響了兩聲之后,那邊傳來方志誠的聲音,道:“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嗎?”
  駱冰停頓了數秒,低聲道:“方書記,我想跟你做一筆交易。”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哦?究竟是什么交易呢?”
  駱冰道:“我手上有趙崚這么多年來利用權力謀取私利的證據,只要你愿意救我,我就將所有資料全部交給你。”
  方志誠想了想,道:“你說得太直白了一點,讓我有點懷疑。”
  方志誠顯然沒料到駱冰直接開誠布公,這也證明現在駱冰已經走投無路。自己沒有猜錯,張曉亮將那個視頻交給趙崚之后,引起了趙崚激烈的反應,這也使得駱冰和趙崚的關系走到了絕境。
  方志誠不是神仙,他并不知道這一系列的布局會引起這樣的反應,但他能隱約地推斷,利用苦肉計讓張曉亮獲得趙崚的信任,然后再玩一手反間計,應當能取得不錯的效果。
  現在劇情往自己料想的方向在發展,但方志誠一點也不感覺到輕松,相反他覺得有點沉重,因為駱冰的語氣讓他意識到,現在情況十分緊急,如果錯了一步,前面的工作就白費了。
  方志誠沒法信任駱冰,因為駱冰與趙崚的關系非常親密,而駱冰也勢必知道自己與趙崚之間的矛盾,這是不是個陷阱呢?
  方志誠沉默數秒,才道:“美女,我們嚴格意義上只見過兩面而已,最多對彼此有點好感,談不上有什么很深的感情。而你和趙崚的關系,我也心中有數。所以我沒法信任你,沒有信任作為前提,又如何交易呢?”
  駱冰似乎早已料到方志誠的反應,道:“我手里掌握趙崚暗中控制皇宮酒吧以及漢州晚報廣告資源的證據,這些證據足以讓趙崚直接垮臺。”
  方志誠能從駱冰的語氣中聽出誠懇之意,嘆氣道:“你為什么會選擇我?市委有很多領導,你大可以直接向他們匯報。”
  駱冰很快回答道:“因為你們的矛盾最大,而我也只能找到你。”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駱冰聽方志誠這么說,心中放下了懸石,道:“我現在已經被趙崚控制起來,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明天下午他就會把我送出國。所以你要阻止這一切,不能讓他將我送出國。”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看來趙崚還是挺心軟,或者相信你們的感情,如果換做其他人的話,你在出國之前就失去人身自由了,如何還能給我打電話?”
  駱冰沉默片刻,方志誠說得沒錯,趙崚的確還對自己有所保留,那也是因為趙崚不想徹底地撕破兩人的關系,畢竟駱冰知道的東西太多了。防得了駱冰現在一時,但不代表以后還能防得住。所以趙崚做了比較軟和的處理方式。
  駱冰道:“你什么時候來救我?”
  方志誠道:“當然是事不宜遲。不過,此事我沒法直接出面,因為趙崚控制了你,想必也對我防了一手,所以我會安排其他人來幫你脫離困境。”
  駱冰輕嘆了一聲,道:“行吧,我現在也只能相信你了。”
  方志誠猜得不錯,當他只要一有動作,就會被趙崚暗中安排的眼線給發覺。趙崚在駱冰家的附近安排了人,在方志誠所住小區的附近也安排了人。
  方志誠不能親自出馬,所以他給兩個人打了電話,第一個是張曉亮。張曉亮與方志誠關系惡化,已經是漢州官場人盡皆知的事情,所以現在張曉亮不可能被趙崚懷疑,而他也是辦理此事的最佳人選。但是張曉亮手無縛雞之力,單靠一人,當然沒法救出駱冰,于是方志誠給郭勁遠打了個電話。
  郭勁遠在自己身邊已經有好幾年,雖然沒怎么出過手,但他的功夫過硬,連趙清雅也對他稱贊有加。
  方志誠作了簡單的安排,郭勁遠開車去接張曉亮,然后兩人一同趕往駱冰的家,將駱冰從趙崚的軟禁中解救出來。
  對于駱冰而言,這注定是個無眠之夜,自己未來的人生,將在這個深夜決定。駱冰在賭博,賭方志誠會不會來救自己,如果能成功地救自己,那便意味著有機會擺脫趙崚的禁錮。如果賭輸了,駱冰將一無所有,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到了凌晨三點左右,一陣吵鬧聲引起了駱冰的注意,她趕緊沖到陽臺上,只見三個人圍住了另外兩人,那三人手上都拿著明晃晃的砍刀,其中一人叫囂著,讓兩人滾開。
  駱冰意識到這兩人恐怕就是方志誠安排過來,救自己的援兵了。不過,她捏了一把汗,因為她知道毛猴的手段,方志誠安排的人能夠對付嗎?
  “老郭,能行嗎?”張曉亮嚇得雙腿發軟,暗自罵娘,他以為就是來辦個事情,接駱冰去一個安全的地點而已,哪里能想到還會遇到兇神惡煞的人。
  郭勁遠瞄了張曉亮那張還浮腫的臉一眼,鎮定地說道:“對面只有三個人而已,還應付得過來。你朝遠處站站,別妨礙我就好了。”
  兩人剛交流完,為首那個棕色風衣的男子揮著砍刀朝郭勁遠的面門上削了過來,老郭矮下身,輕松地躲過,然后另外一人朝郭勁遠的右肋砍了過來。郭勁遠一個翻滾,逃過了這一擊,然后伸手在棕色風衣男子的手腕處輕巧的一啄,那男子如同被電擊,手腕不聽控制,砍刀就往下掉落,而郭勁遠表現得一氣呵成,伸手一撈,那刀就在手中,然后刀背反掠,直接與左側的那個男子手中的砍刀拼了一記。
  咔擦一聲,那男子虎口傳來痛辣的感覺,砍刀竟然被磕飛了。隨后,郭勁遠又是一敲,直接擊中那男子的手臂,那男子慘呼一聲,捂著胳膊踉蹌兩步,跌坐在了地面上。至于那個棕色風衣的男子,正中郭勁遠的一踹,捂著肚子腿了幾步,躺在地上,也不知肋骨斷了幾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