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745 云層外沒有囚籠

(求月票!!)
  苦肉計和反間計,已經使了出來,趙崚究竟能不能中招,就看今晚的情況了。
  方志誠讓張曉亮調查趙崚許久,終于得出一個結論,想要找到趙崚的破綻,必須從他身邊的女人著手,而這時候駱冰引起了他的注意。方志誠現駱冰的狀態有點古怪,似乎不愿吊死在趙崚這一棵樹上,所以方志誠便用了一招美男計,引誘駱冰今晚在酒店里與自己生曖昧的關系。
  十點半,張曉亮走入咖啡廳。這家咖啡廳比想象中要人氣好,燈光昏暗,男女對坐,喝著咖啡,低聲說著情話。
  張曉亮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趙崚仔細盯著張曉亮看了許久,笑道:“比想象中要嚴重。”
  張曉亮整張臉浮腫,盡管帶著墨鏡,但還是能看出眼睛受了重創。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低聲罵道:“方志誠那狗日的,動手太狠了。”
  趙崚嘆息了一聲,似乎能夠感受到張曉亮的痛楚,朝著服務員招了招手,幫張曉亮點了一杯卡布奇諾。
  等咖啡上桌之后,趙崚道:“喻金平跟我說了你的事情,我為你感覺到不值。方志誠能這么快在霞光站穩腳跟,那完全是你的功勞,現在他想一腳踹開你,這連我也感到心寒。”
  張曉亮不動聲色地說道:“趙市長,老喻的意思,其實我明白,他是想讓我投靠你。不過,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論業務能力比不上他,而他投靠了你,處境并不是很好。所以我很遲疑。”
  趙崚笑了笑,道:“每個人有自己的優勢,喻金平的能力在組織上面,但他的能力不一定能給我最大的幫助,所以我暫時對他進行了雪藏。而你不一樣,處事靈活,有情報網,我正缺少你這種人。”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道:“謝謝趙市長你對我的信任,不過我這個人骨子里很保守,如果不知道明確的前途,很難下定決心邁出那一步。”
  趙崚暗忖張曉亮果然狡猾,這是希望自己提前給他安排好位置,然后他才選擇轉換陣營。趙崚臉色變得凝重,沉默片刻,道:“現在市委組織部正在商議你的去處,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可以給你安排好的去處。”
  張曉亮笑道:“去哪里呢?”
  趙崚道:“現在有兩個縣的副縣長有空缺,你可以選擇其中一處。”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道:“我對縣區沒什么興趣。”
  “哦?”趙崚笑道,“那你想去哪里?”
  張曉亮道:“我想出去看看,趙市長你主管駐京辦,不知能否為我在那里謀取一個職務。”
  趙崚暗忖張曉亮和喻金平一樣狡猾,均選擇了那個三不管的地帶,只要去了駐京辦,以后無論趙崚和方志誠斗得如何,他可以躲在燕京,不會受到太多干擾。
  趙崚想了想,道:“可以,不過你也應證明你的價值。”
  張曉亮淡淡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個u盤,道:“不瞞你說,前段時間我受方志誠的委托,一直在調查你。就在今天晚上,我下面的人給我捎來這么個有意思的東西,相信它能給你有所幫助。”
  趙崚皺了皺眉,將u盤接到了手中,道:“我不太喜歡你這種方式,我更喜歡直白一點。”
  張曉亮擺了擺手,笑道:“此事我并非故弄玄虛,只是不知道怎么開口,而你看了這個,應當就明白我的難處了。”
  與張曉亮進行了簡短的接觸,趙崚現張曉亮并不是那么好控制,比想象中要狡猾奸詐,不過轉念一想,如果張曉亮熱乎乎地往自己貼上來,反而讓自己有點輕視。張曉亮給自己造成一種待價而沽的感覺,正是為了希望能以高一點的姿態進入自己的陣營,畢竟喻金平是個失敗的典型,張曉亮不愿意重蹈覆轍。
  與張曉亮分別之后,趙崚坐車回到家中,他沒有直接洗漱睡覺,而是進入書房打開電腦,然后將u盤插入接口,很快出現了一個令他感覺到詫異的畫面,男主角是方志誠,女主角竟然是駱冰。
  盡管視頻拍攝的并不是特別清晰,但這兩人趙崚都能夠清晰地辨別,一個是現在自己最大的政敵,另一個則是自己的干女兒。趙崚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將視頻來回看了兩遍,他終于意識到生了什么,自己的干女兒駱冰和方志誠搞在一起了。
  “真是一對狗男女!”趙崚憤怒地拍了一下桌面,低吼道。
  原來這就是喻金平所說,張曉亮掌握的秘密。
  方志誠竟然與駱冰有了這么親密的關系,那宛如自己的腹背受了重重的一擊。
  過了差不多十來分鐘,趙崚才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給駱冰打了個電話,冷聲道:“你現在在哪里?”
  駱冰剛洗完澡,踱步走到陽臺,笑道:“我在公寓呢?你過來嗎?”
  趙崚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克制怒火,低聲道:“今晚你去哪里了?”
  駱冰聽出趙崚的語氣不對勁,很快反應過來,暗忖今晚與方志誠見面,莫非被趙崚知道了?
  駱冰知道現在不能如實相告,那是最愚蠢的方法,笑道:“我今晚哪里都沒去,下班之后就回家了。”
  趙崚冷冷地說道:“很好!”然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趙崚有三個情婦,其中駱冰是他最為喜愛的。駱冰年輕漂亮,每當與她在一起的時候,趙崚感覺自己步入中年的身體立馬就恢復了活力。所以趙崚對駱冰特別的好,當她大學畢業之后,不僅為她安排了不錯的工作,而且還讓她知道了自己不少的秘密。
  趙崚仔細梳理頭緒,意識到問題出現在哪里,早在半年之前,趙崚為駱冰介紹了一個男朋友,然后在他的撮合下,兩人已經進入了婚期。趙崚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更好地掩飾駱冰與自己的關系,因為趙崚知道,一旦駱冰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之中,很有可能成為自己最大的破綻。
  從表面上來看,駱冰對趙崚的安排還是很順從的,但趙崚現在意識到,駱冰順從的外表下,其實早就掩藏著背叛。
  自己該怎么辦呢?趙崚有點慌亂,如果駱冰背叛自己,將一些秘密和盤托出,那自己就完蛋了。
  片刻之后,趙崚給駱冰打了個電話,道:“明天晚上我找你。”
  駱冰佯作一如尋常,笑道:“好的,我會準備好晚餐。”
  電話結束之后,駱冰并沒有直接入睡,她挪開了客廳中央的電視柜,然后在最下方找到了一個筆記本。駱冰打開之后,隨手翻了翻,然后嘆了一口氣,這上面是近期將廣告客戶返*點給趙銘那個賬戶的明細,每一筆的時間金額都非常詳細。
  駱冰想了想,將之放到原位,然后挪回電視柜。這時手機響了起來,電話那邊是自己的未婚夫常健。
  常健與駱冰談婚論嫁已經有半年了,駱冰也不知道常健知不知道自己和趙崚的關系,但她能夠感到常健很排斥趙崚。
  “睡了沒?”常健低聲問道。
  如果從丈夫的角度來看,常健的性格很好,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在一家國企擔任技術員,平時話不多,但對駱冰非常體貼。如果沒有趙崚,駱冰應該會接受常健,但是一切因為這個婚姻是趙崚指派的,所以駱冰本能地感覺到惡心。
  駱冰出生在一個很普通的家庭,大二時候在一家餐廳打工,遇到了一個試圖調戲自己的流氓,然后正好趙崚出手,趕走了那個流氓。一開始,趙崚對自己很關心,駱冰對待他就像長輩一樣,后來某一次趙崚約自己吃飯,駱冰喝多了酒,等醒來的時候,現趙崚已經奪走了自己的第一次。
  當時的駱冰并沒有感到特別的傷心,因為她覺得趙崚很有安全感,能夠給自己遮風擋雨,于是她心甘情愿地成為趙崚的情婦。
  趙崚也給駱冰足夠的補償,不僅幫她安排好了工作,而且還幫她買了房,在漢州有了自己的窩。
  但是人心是會改變的,接觸久了之后,駱冰感覺自己失去了自由,趙崚將她隱藏在暗處,同時將她的人生完全規劃好,甚至還幫她安排了一個丈夫。
  駱冰突然意識到,自己人生是如此的可笑,似乎不是為自己而活,她只是趙崚人生的附庸品,所以駱冰變化了,她不像以往那樣,堅守自己冰冷的心,試圖改變現在的環境。
  駱冰知道趙崚對自己的意義,如果沒有了趙崚,自己會失去現在的一切,所以她開始尋覓和趙崚旗鼓相當的人,然后換取自己的自由,最終她尋找到了方志誠,一個年輕的潛力股。讓駱冰始料未及的是,趙崚如同陰影一般,很快就察覺到了一切,讓她幾乎要窒息。
  駱冰嘆了一口氣,回答常健,道:“還沒睡,有什么事情嗎?”
  常健笑道:“我弄到了一張漢州音樂節的門票,你明天有時間嗎?一起去?”
  駱冰搖了搖頭,道:“你忘記我的工作了嗎?漢州音樂節的主辦方就是我們單位,如果我要門票的話,那有什么難處。明天我還有事,就不去了,要不你約別人一起吧。”
  常健碰了個閉門羹,訕訕地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去了。你注意身體,別因為工作太拼,忙壞了身體。”
  駱冰嗯了一聲,道:“知道了,我困了,晚安。”
  掛斷了未婚夫的電話,駱冰躺倒了床上,她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朦朦朧朧之中,天花板突然打開,然后自己身體穿過了屋頂,飄向空中,穿越云層——云層之外,沒有囚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