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744 誰給誰一個機會

官場是個大圈子,這個圈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經常出門左轉便能遇到熟人。所以方志誠與駱冰能夠相識并非奇怪之事,即使沒有項新引薦,兩人也會認識。讓方志誠感到意外的是,駱冰和趙崚竟然有著聯系。
  而且,給了方志誠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駱冰是一個氣質獨特的女人,外冷內熱,看上去如同冰山雪蓮,但舉手投足之間會彌漫出一股內斂的熱情,這是有些閱歷的女性深藏的魅力。
  當然,方志誠知道,眼前的一切可能都是虛假的,因為這個女人的演技很好,在自己面前展現的都是美好的一面。
  人無完人,當一個完璧無瑕之人出現在你身前的時候,你需要警惕,因為她絕對披著畫皮,而且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駱冰想要接近自己,盡管表面上冰冰冷冷的,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感覺,但時不時會拋出一個機會,讓自己去爭取。
  成年男女的世界,有時候需要默契感,方志誠和駱冰便有了一種默契感。
  當然,方志誠知道駱冰不可能是因為趙崚的指使來主動靠近自己,因為趙崚和駱冰的關系漢州不少人都知道,趙崚如果想用美人計的話,也沒有必要用自己的女人。
  所以方志誠猜到了一種可能,駱冰與趙崚之間出現了點矛盾,所以她在急于找下家。
  很快,小半杯紅酒已經飲完,方志誠起身給她再斟一杯,不知為何手微微一抖,紅酒朝著駱冰的身上潑了過去。駱冰驚呼一聲,瞄了方志誠一眼,沒好氣道:“你這是故意的吧?”
  方志誠將酒瓶放下,道:“這是意外。你衣服臟了,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給你開個房間,然后我幫你去挑一件干凈的衣服?”
  駱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只不過是衣服臟了而已,沒那么麻煩,我等下去洗手間清理一下就可以了。”
  方志誠笑道:“那樣多不好意思,沒法讓我贖罪了。”
  駱冰猶豫了片刻,她當然知道這是個暗示,自己究竟咬不咬魚餌呢,這是一個很難抉擇的問題。
  駱冰能在《漢州晚報》混得如魚得水,一方面是借助趙崚的支持,另一方面就是她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
  駱冰對自己的魅力很自信,她擅長讓男人神魂顛倒,因此裙下之臣不計其數,方志誠此刻成了她的獵物。不過,節奏和進展似乎都顯得太快了一點,所以駱冰在猶豫,要不要就這么火熱下去。
  駱冰知道男人的心態,如果讓你很快得手的話,只會讓對方輕視你,所以欲拒還迎的火候就得掌握得很到位。
  將酒故意潑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提議開房,盡管有些明顯,但卻并不讓人感到反感,這方志誠的確是一個有意思的男人。
  許多念頭在腦海里閃現,駱冰最終選擇給方志誠一點甜頭,微笑道:“那就麻煩方書記幫我訂一個房間了。”
  方志誠下了樓,來到服務臺,拿著身份證幫駱冰訂了個標間,然后了一條短信到駱冰的手機上,自行來到房間,未過多久,駱冰敲門而入,方志誠早已候在門口,駱冰似乎被絆了一跤,直接撲在了方志誠的身上。
  方志誠身體一轉,將駱冰頂在右側的酒柜旁邊,有些激烈地吻向她豐潤的紅唇,駱冰氣喘吁吁,伸手輕輕地推著方志誠,喉嚨里咕嚕嚕的說著什么,似乎讓方志誠不要這么做。
  今天只是一個局而已,盡管駱冰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女人,但方志誠還沒有饑渴到會與嚴格意義上只是第二次見面的女人生關系。
  從駱冰口中散出一種甘甜的香氣,方志誠現自己竟然有了反應,而駱冰也意識到了這一天,兩條**時不時地侵犯那里,給方志誠帶來極大的刺激。
  方志誠甚至有種沖動,就這么順水推舟,但理性還是告訴自己,這是一場戰爭,如果自己就此任性而為,后面的計謀就無法展開了。
  而駱冰也陷入了與方志誠一樣的困境之中,她原本也是琢磨著逢場作戲,人在江湖,多一個關系,就可以為自己多留一條后路。盡管她有趙崚作為依仗,但她知道很多事情也有趙崚搞不定的時候,方志誠如此年輕,就能擔任區委書記,可以說是前途不可限量,所以駱冰也就想與方志誠搭上關系。
  當然,這關系并不是要展到另外一步,保持曖昧是最佳的狀態。女人和男人處于曖昧狀態的時候,那是最有神秘感的階段,彼此能夠為對方做出一些突破底線的事情。
  想清楚一切,駱冰咬了一下方志誠的舌尖,方志誠痛呼一聲,往后退了兩步,道:“咬我做什么?”
  駱冰紅著臉,嫵媚地笑道:“如果不咬你一口,今晚我就得犯大錯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不好意思,看來我誤會了。我原本以為今天你約我出來見面,就是為了犯錯而來。所以我就順水推舟,剛才潑了紅酒。”
  駱冰往后退了兩步,距離方志誠有一定的距離,輕聲道:“方書記,你還真是誤會了。你也知道,我有婚約在身,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搖頭苦笑道:“有點可惜。我實話實說,你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很吸引我。”
  駱冰眨了眨眼,道:“那你愿意娶我嗎?”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其實我也不瞞你,我也有婚約在身。”
  駱冰臉上露出遺憾之色,旋即笑道:“這么看來,咱倆還真是有共同話題了。”
  方志誠感慨道:“相同的人會不自覺的走到一起,他們會進入共同的圈子。”
  駱冰眨了眨眼,道:“能跟方書記站在一塊,這是種榮幸。”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們已經不是站在一塊的關系了吧?剛才已經有了突破。”
  駱冰乜了方志誠一眼,道:“還不是被你打了個出其不意?可不會給你機會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坐下來看會電視?”
  駱冰搖了搖頭,道:“那就不用了,你現在就是個大魔王,我害怕跟你時間呆久了,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方志誠笑道:“為了證明我不是你所想的那般人面獸心,所以今天讓你走。”
  駱冰搖著姣好的身材走到了門邊,回身朝著方志誠笑了笑,道:“這家酒店的房間費還是挺貴的,為了不浪費,要不幫你介紹一下?你放心,絕對讓你滿意。”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如果你把自己介紹給我,我才會動心。”
  “白日做夢!”駱冰翻了個白眼,終于選擇了離開。等走入電梯的時候,駱冰竟然感覺自己的心臟還在激烈的跳動著,腦海里回顧者著方才生的一切,感覺身下涼颼颼的。
  她不禁暗罵自己的身體不爭氣,只不過是有點身體接觸而已,就產生這么大的反應了。不過,方志誠身上的味道,的確讓人沉醉,區別于其他男人,有種陽光與健康的味道。
  以趙崚作為對比,趙崚盡管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但跟他親熱的時候,會有種腐朽的味道,而且永遠是自己在竭力討好他。而方志誠是那么的主動,他似乎知道自己身體的敏感位置,讓自己迅點燃熱情。
  駱冰離開差不多十分鐘,有人摁響了門鈴,方志誠打開門,遞給對方一個u盤,道:“注意方法,不要讓他產生懷疑。趙崚也是個聰明人,我們要把戲演得更加逼真。”
  對方點了點頭,道:“這是個連環計,就算趙崚再聰明,恐怕也會中計,何況駱冰還這么配合咱們的行動。”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內心對駱冰還是有點歉意,畢竟在這件事情上,方志誠利用了駱冰,但仔細想想,這就是官場,如果不夠爾虞我詐,如何能生存呢?何況駱冰也并非帶著純潔的目的接近自己。
  方志誠道:“對了,駱冰究竟與趙崚的關系如何?對他有沒有足夠的殺傷力?”
  對方道:“已經經過仔細地調查,駱冰利用趙崚的資源,為《漢州晚報》找到了很多廣告商。光是廣告提成,就是一筆不菲的收入。而這筆收入,在流入駱冰的賬戶之后,又進行分散,兜兜轉轉之后,最終流入一個叫趙銘的賬戶內。”
  方志誠問道:“趙銘與趙崚是什么關系?”
  對方道:“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我覺得肯定有玄機。”
  方志誠點頭道:“晚上你們約在哪里見面?”
  對方道:“醫院旁邊的一家咖啡廳。”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去吧,有什么問題與我聯系。”
  對方笑了笑,道:“趙崚不過是只紙老虎而已,難道還敢吃了我不成?”
  方志誠壓低聲音,道:“趙崚是個很復雜的人,有時候看上去優柔寡斷,有時候又是果斷堅決,這樣的人,很難猜到他下一步會怎么辦。”
  對方道:“我會看著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