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43 你若愿打我愿挨

張曉亮看上去醉了,但喻金平從他嘴中沒有套出任何話,心中有點郁悶,同時也意識到,想讓張曉亮開口,恐怕不給一點好處,那是不行的。這好處,自己給不了,得趙崚親自出馬才行。兩人這頓飯也算是興盡而散,至少喻金平基本確定了張曉亮有變換陣營的想法。
  反間計就怕沒有嫌隙與破綻,一旦有了破綻,只要小心地造勢,那就可以利用破綻,來將裂縫擴大,最終達到目的。
  臨行的時候,喻金平坐在出租車上,掉頭準備跟張曉亮打招呼,沒想到正好撞見一幕,那張曉亮用手掌在那女寡婦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xx的,我就知道這兩人肯定有奸情。”喻金平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張曉亮能將自己約到這么私密的地方,這說明了一個道理,張曉亮還是很看重此次與喻金平的對話。
  等出租車駛離,張曉亮眸中迷離的眼神消失了,他笑著與那女老板,道歉道:“不好意思啊,剛才動作有點大。”
  女老板擺了擺手,笑道:“都說是演戲了。怎么樣,剛才我做得不錯吧?”
  張曉亮從口袋里掏出了幾張紅鈔*票,笑道:“不錯,還請你記住,若是他再來這里吃飯的時候,還是按照我囑咐你的那些來應對。”‘
  女老板將錢點了點,笑道:“知道了。演戲嘛,我曾經自學過,當初如果不是文化成績差了十幾分,我就上北影了。”
  張曉亮笑了笑,暗忖這女老板還真能嘮。
  在路邊上等了大約半個小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張曉亮的手邊,張曉亮直接拉開后面的門,笑道:“方書記,剛才跟喻金平見過面,他果然已經得知我們之間生分歧的事情,并且說服我投靠趙崚。”
  方志誠點了點頭,緩緩地分析道:“喻金平這個家伙看上去聰明,但都是一些小聰明,他自以為進入市委,投靠了趙崚,自己就能擺脫在霞光區處處受制的現狀,其實在趙崚眼中,喻金平的價值實在是有限的狠。不過,如果他能幫趙崚拉攏到你,這對喻金平而言,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至少能讓趙崚感覺到,他還是有點用處的。”
  張曉亮道:“接下來,怎么辦?”
  方志誠想了想,道:“當然是你投靠趙崚,然后給他透露點秘密。”
  張曉亮苦笑道:“趙崚,他會中計嗎?”
  方志誠道:“疑心病那重的曹操為何會信黃蓋?”
  張曉亮道:“那是因為苦肉計。”
  方志誠微笑道:“所以咱倆的戲還得演得更加逼真一點,你還得多吃點苦頭。”
  張曉亮嘴角抽搐了幾下,道:“你若是忍心打,那我就甘心挨。”張曉亮說這句話的時候,感覺自己真是夠賤的。
  方志誠拍了拍張曉亮的肩膀,道:“辛苦你了。”
  ……
  第二天漢州官場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方志誠將張曉亮給打了,據說是張曉亮因為方志誠要調整他的崗位,所以心生不滿,找上門要與方志誠進行理論,結果生口角,方志誠直接將張曉亮一頓好打。方志誠年輕氣盛,之前擔任區長的時候,就曾經動手打過人,所以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只是這張曉亮曾經是區委書記門前紅人,現在成為了棄子,讓不少人唏噓不已。
  趙崚聽黃秘書匯報了這個消息,沉默半晌,感慨道:“這方志誠也真是太過年輕氣盛了,處理問題理應講究點方式和方法。”
  黃秘書順著趙崚的話,道:“年輕人嘛,難免不夠沉穩。方志誠的風格一直如此,比鄧少群不遑多讓。”
  趙崚點點頭,道:“這樣下去,可不好,傳出去有損政府形象。”
  黃秘書道:“沒有不透風的墻,現在恐怕傳遍整個霞光官場了。”
  趙崚點了點頭,道:“那邊還有什么消息嗎?”
  黃秘書連忙遞給趙崚幾頁文件材料,道:“這是王平偷偷復印過來的材料。”
  趙崚接過之后,仔細看了兩遍,低聲道:“難怪方志誠如此憤怒,有人舉報張曉亮在飯局上大罵方志誠是個嘴上沒長毛的小子,還有錄音作為佐證。年輕人臉皮薄,哪里能咽得下這口惡氣呢?對了,那個錄音呢?你讓王平想盡辦法找來。”
  “估計有點麻煩。”黃秘書道:“我讓他試著去辦。”
  三四個小時之后,黃秘書匆匆走入內屋,興奮地說道:“錄音過來了。”
  原來今天方志誠十一點有個調研活動,他帶著商燕去參加,所以王平一人留在辦公室,這便給他提供了機會。王平注意觀察過方志誠的習慣,喜歡將最近剛剛整理過的材料放在靠左側的抽屜里,所以他試著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個u盤。
  趙崚點了點頭,讓黃秘書調好電腦放給自己聽。等趙崚聽完之后,他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道:“通知一下喻金平,讓他轉告張曉亮,晚上我與他見一面。”
  黃秘書知道趙崚為何突然決定要見張曉亮,因為之前他一直有所疑惑,畢竟張曉亮跟方志誠曾經關系匪淺,即使出現矛盾,也不會到魚死網破的地步。但現在有了這個錄音,趙崚確定無疑,這方志誠和張曉亮的關系徹底破裂了。
  趙崚研究過方志誠,在霞光官場有三個人是他手中的老兵,成浩、項新、張曉亮。而張曉亮做的事情尤為特殊,承擔著組織情報網絡和解決登不上臺面事務。
  從某種角度來看,張曉亮對方志誠的重要程度要過其他兩人。如果能爭取到張曉亮,就可以掌握方志誠的許多秘密。
  所以趙崚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與張曉亮見一面,徹底打爛他與方志誠之間的陣營關系。
  黃秘書出了辦公室便給喻金平打了電話,然后與他約好了見面的具體時間和地點。
  ……
  晚上七點多,方志誠走進漢州一家比較有名的準五星酒店,酒店的二樓裝修得頗為富麗堂皇,這里是個開放式茶坊,擺放著幾個茶桌,穿著白色禮服的年輕女子坐在中央的舞臺,現場彈著鋼琴曲。
  方志誠之前來這里喝過一次茶,知道這里的收入標準,一杯鐵觀音價格在一百多元左右。地點是駱冰定的,方志誠給駱冰了一條短信,“欠我的一頓飯。”結果駱冰便了地址過來。選擇此處,方志誠也能理解,因為這里靠近報社。
  方志誠找了一個靠著窗戶的位置坐下,這里緊挨著入口,只要駱冰進入,他就能很快見到駱冰。等了十來分鐘,駱冰腳步輕快地走入,與前幾日相比,因為化了濃妝,所以她的臉蛋更加顯得精致,踩著八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因此看上去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駱冰很快找到了方志誠的位置,方志誠的目光禮貌而溫和,駱冰卻不知道為何,有種被看得不好意思的滋味,兩排唱唱的睫毛不由自主地垂落,直到坐在位置上,才抬起頭,笑道:“方書記,不好意思,你等我許久了吧?”
  “不用這么見外,喊我名字就好。”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其實也沒多久,半個小時而已。”
  駱冰尷尬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本來已經下班,結果有個客戶要更換明天版面上的廣告,你也知道,對我們而言,客戶就是上帝。”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漢州晚報》在漢州行量第一,去年廣告收入達到八千萬,在全國地市級報社當中排名前十,作為廣告部主任,你可以說是功不可沒呢。”
  駱冰笑道:“沒想到你對我們報社還真夠了解。想吃點什么呢?不要因為知道我的底細了,就宰我哦?”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之前只是在這里喝過茶,不知道這兒還提供晚餐,你應該對此很熟悉,你幫我選擇吧。”
  駱冰朝著遠處的服務員招了招手,隨后服務員夾著菜單走了過來,駱冰點了幾個比較素淡的菜肴,方志誠含笑點頭,表示就認可。
  不得不說,駱冰是一個挺有氣質的女人,能讓趙崚看上的女人,不同尋常。方志誠問了一些駱冰業務上的技巧,比如如何讓企業心甘情愿地在報紙上投入大量的廣告。
  駱冰笑道:“你怎么會問這個問題?”
  方志誠道:“報社招商跟政府招商有異曲同工之處,所以我希望能從你這個成功的廣告總監口中獲取經驗,從而更好地開展工作。”
  駱冰道:“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很喜歡工作的人,現在是下班時間,難道不應該輕松一點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是我不解風情了。”言畢,他舉著紅酒杯,與駱冰道:“敬你一杯,致歉。”
  駱冰抿嘴一笑,不得不說,她對這個年輕的區委書記很有好感。不僅僅因為昨晚的那場游戲,而是方志誠很符合自己對理想中伴侶的標準,年輕有為、帥氣健康,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只可惜,駱冰知道自己不可能與方志誠有什么結果,因為她已經有婚約在身,而且有一個男人控制了她一輩子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