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742 有殺傷力的秘密

喻金平在組織部處于兩不管的角色,管不了別人,別人也管不了他,所以他平時也就很自由,下午早點下班,不會有人多問。但是,這并不讓喻金平感覺到輕松或者開心,畢竟他以前在霞光的時候,掌管著那么多官員的升遷調令,現在變成了無所事事的閑人,心情的落差可想而知。
  喻金平知道現在的處境怨不得別人,他有點后悔當初的選擇,若是不自作聰明趁著方志誠被隔離審查的時候弄小動作,現在他可能往上更進一步了。以陳為例,他當初還是鄧少群的秘書,結果因為態度端正,不僅沒有被方志誠丟到冷板凳,而且還往上連升了好幾級,現在更是取代了自己的崗位。
  喻金平自認為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當初能在鄧少群那么古怪的上司手下混得如魚得水,應付方志誠自然水到渠成,但是一切都被自己一時的沖動給摧毀了。
  當然,因為選擇了背叛方志誠,所以喻金平也就兩眼一抹黑,跟著趙崚一條道走到底了。令喻金平感覺到郁悶的是,趙崚現在的處境并不是特別好,甚至還比不上當初夏蘭山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
  喻金平給自己的定位是個智囊,他覺得在這個關鍵時刻,必須要站出來為趙崚出謀劃策,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所以格外地關注霞光的動向。他知道趙崚現在的心結在霞光,如果能給方志誠制造點麻煩,這會讓趙崚格外高興,同時將目光更多地放在自己身上。
  當趙崚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時候,喻金平才有涅槃重生的機會。
  喻金平給張曉亮打了個電話,從張曉亮的語氣能夠聽出來,他的心情極其不好,這也間接地說明了,張曉亮和方志誠之間的矛盾,那是實有其事。
  喻金平約張曉亮晚上一起吃飯,張曉亮略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答應了。
  答應與自己吃飯,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燈,說明張曉亮現在內心已經開始動搖,自己有勸其投誠的機會。
  兩人約在一家位置有點偏遠的小飯館,地點是張曉亮報給喻金平的,喻金平找了很久才找到,差點還迷了路,問了好幾個人,才抵達目的地。餐館位于東郊一個老小區內,門面很小,門牌泛著黃色,里面的環境也很一般,走入其中便能聞到一股不是特別好的油香味。這么小的一個餐館,竟然還有包廂,只是通往二樓的樓梯既窄且陡,喻金平平時缺乏鍛煉,找到張曉亮的時候,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張曉亮從桌上取了抽紙,遞給喻金平,微笑道:“老喻,你找到這里辛苦了。”
  喻金平嘴角泛著苦笑,道:“讓人感覺意外啊,你怎么選了這么偏僻的地方啊?”
  張曉亮嘴角抽了抽,遞了一支煙給喻金平,道:“我倆見面,還是低調一點好啊。畢竟不在一條船上,若是傳出什么不好聽的,對你對我,都不好。”
  喻金平微微一笑,道:“老張,你還真夠小心謹慎的。”
  張曉亮嘆氣聳肩,道:“沒辦法。誰讓我上面的那個人疑心病太重呢?”
  喻金平臉上佯作驚訝,低聲道:“不會吧,以前我一直感覺方對你可是信賴有加啊。”
  張曉亮搖頭道:“此一時彼一時啊,有句話叫做功高震主,現在方志誠覺得我的勢頭太大,所以想要卸磨殺驢了。畢竟像少群書記,還有你,都已經不在霞光,他已經坐穩位置,我對他不僅沒有利用價值,甚至還因為知道他許多秘密,所以反而成為了風險。”
  喻金平搖頭苦笑道:“如果方想拋棄你,那還真是太無情了。霞光官場誰不知道,你張曉亮幫他處理了多少累活臟活?”
  張曉亮擺了擺手,無奈苦笑道:“老喻,今天之所以愿意來跟你聊聊,主要是有種同病相憐之感,有些話跟別人無法傾訴,也只有跟你說了,你才能深刻地理解我的難處啊。”
  喻金平點頭,嘆道:“當初被方志誠調出霞光,我也跟你一樣,心中各種不平衡,不過后來我也算是柳暗花明,遇到了一個伯樂。”
  張曉亮搖了搖手指,笑道:“老喻,今天在座的也沒有第三人,你跟我說話,還拐彎抹角的,當初你之所以對方落井下石,還不是因為提前找好了去處,與趙市長搭上了線?”
  喻金平訕訕一笑,道:“哪里提前了?之前只是與趙市長見過幾面,有一點交集而已。不過,得知我的困難之后,趙市長還是給我很多幫助,否則,我哪里能跟進一步到市委組織部工作呢?”
  張曉亮不動聲色,他哪里不知道喻金平是明升暗降,現在手中權力還比不上霞光區委組織部的一名副部長。
  張曉亮眸中精光閃了閃,徐徐道:“老喻,說實話,之前還有點鄙視你的所為,現在想想,倒也佩服你的選擇了。只是我沒有你那么好的運氣,有趙市長這么一座大靠山。”
  見張曉亮這么說,喻金平心中有數,張曉亮這是等著自己推薦和接引呢。
  其實今天這頓飯,彼此都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呢,又不想把話題說得太直白,于是便兜兜轉轉,一直就在目的之外繞著,誰也不想先點破,因為這是有玄機的。
  誰點明了,那就意味著誰掌握的籌碼就少了。
  張曉亮若是先提出,那就意味著是求喻金平介紹自己給趙崚,這樣張曉亮就算欠了喻金平一個人情,喻金平若是先提出,那就意味著張曉亮是被拉攏過去的,張曉亮以后在趙崚陣營之中就不至于那么低聲下氣。
  投靠與拉攏,這在站隊的時候還是有一定的區別。
  以喻金平為例,當初就是投靠的身份進入趙崚的陣營,結果他想去駐京辦卻被趙崚一口回絕,最終被安排進入市委組織部,擔任一份閑差。
  女服務員走入包廂內,拿著一份菜單,張曉亮點了兩個菜,然后將菜單遞給喻金平,讓他點幾個喜歡的菜,喻金平選了幾道,等女服務員離開,笑道:“沒想到這家飯店的女服務員長得還挺漂亮。”
  張曉亮笑道:“她不僅是女服務員,還是這家店的女老板。”
  喻金平微微一怔,道:“”這么年輕的女老板,挺意外的。“
  張曉亮道:“店原本是她老公開的,結婚沒幾年,老公出了一場車禍走了,所以店便留了下來。”
  喻金平唏噓道:“原來是個寡婦啊。”
  張曉亮笑道:“你別小看寡婦開店,這生意反而比以前她老公在的時候更加紅火了。你說這老板娘長得漂亮吧,還年輕喪偶,男人嘛都有很強的同情心,所以有點生意便照顧她。”
  喻金平瞇著眼睛,笑了笑,道:“老張,你對這老板娘這么熟悉,看來你們是有一腿吧?”
  張曉亮哈哈大笑,道:“你又不是不知我家里可是養著一只母老虎呢,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說話之間,包廂的門被推開,女老板端著盤子上來,道:“你們的菜到了。”
  張曉亮笑道:“拿兩小瓶紅星二鍋頭。”
  女老板點了點頭,搖著綽約的身材離開,未過多久,拿了兩小瓶白酒走入,指著火鍋旁邊的碟子,道:“如果配菜不夠的話,說一聲便是,再給你們加。”
  喻金平笑道:“老板娘好客氣啊。”
  女老板笑道:“張總是熟客,經常照顧我的生意,自然要點優惠。”
  張曉亮淡淡一笑,等女老板離開之后,與喻金平道:“老喻,今天就喝7塊錢一瓶的酒,希望你不要嫌棄啊。”
  喻金平連忙擺了擺手,笑道:“這是哪里的話?”
  已經入冬,所以點了火鍋,吃了身上會暖和一些。不一會兒,兩人就把小瓶裝的白酒給喝完,又讓女老板送了四瓶過來。又是兩瓶白酒下肚,兩人之間的話才逐漸敞開。
  喻金平打了個飽嗝,道:“老張,咱們話說了不少,酒也很了許多,不妨打開天窗吧,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一樣,往趙市長身邊靠攏靠攏?”
  張曉亮搖了搖頭,抿了一口白酒,苦笑道:“現在方對我的態度很明確,肯定是想放棄我。所謂良禽擇木而棲,我也想有個好去處。不過,這趙市長處,我還真得考慮一下,畢竟當初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他的事情。”
  喻金平笑了笑,道:“放心吧,宰相肚里能撐船,只要你愿意棄暗投明,我敢打包票,趙市長一定會愿意接納你。霞光雖說展得不錯,但畢竟只是一個區而已。以你的能力,應當是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才對。”
  張曉亮似乎有點醉意,朝著喻金平點了點,笑道:“老喻,你說得沒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那方志誠雖說掌握著我不少把柄,但我何嘗不也知道他許多秘密?”
  喻金平旁敲側擊道:“哦?不知能透露幾個嗎?”
  張曉亮擺了擺手,醉笑道:“既然是秘密,那就不能隨便說,若是說了的話,豈不是就沒有殺傷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