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741 心照不宣的默契

隨著臧毅將趙崚拉上同一輛戰車,地頭蛇和過江龍結合,成為了一個無法忽視的戰力。無論是趙崚還是臧毅,都讓方志誠有點頭疼。而且,趙崚吃了幾次虧之后,現在變得謹慎不少,尤其是去年市財政系統的漏洞,被方志誠挑破之后,趙崚便開始亡羊補牢,現如今漢州的財政工作,無論是管理制度,還是工作方式都有了煥然一新的變化。現在市財政工作還是令人放心的,不怕別人找刺。
  所以方志誠一直在等待機會,等趙崚再次暴露破綻。
  王平不是趙崚的破綻,但是卻可以利用他來迷惑趙崚,讓他暴露出破綻。
  《三國演義》之中,周瑜使用過一個連環計,先是利用反間計,蠱惑蔣干盜書,然后再利用苦肉計,讓黃蓋詐降,最終一舉火燒連營。
  現在方志誠身邊便有一個“蔣干”,如何利用“蔣干”,就得小心布局了。
  第二天上午,方志誠讓張曉亮來辦公室一趟。張曉亮很快趕到,手里提著一個文件袋。等張曉亮坐在沙發上之后,方志誠給外面的王平打了個電話,吩咐他泡兩杯茶。
  張曉亮將文件袋遞給方志誠,低聲匯報道:“這是最近我安排人調查處的一些線索,按照你的意思,任何關于趙崚的資料都收集在內,包括一些捕風捉影的緋聞。”
  方志誠點了點頭,將文件袋拆開,翻出來一頁一頁的閱讀,最終停留在其中一頁,問道:“趙崚總共有幾個情人?”
  張曉亮道:“三個……其中一個現在是市迎賓館的副總經理,沒認識趙崚之前,她只是招待所普通的服務員;還有一個是環保局辦公室副主任,之前趙崚主管過環保工作,因為工作關系認識的;最后一個是《漢州晚報》廣告部的總監,上大學的時候,與趙崚相識。隨后趙崚包辦了她的工作。對外宣稱是趙崚的干女兒。”
  方志誠暗自嘆了一口氣,最后這個干女兒便是昨晚見過的駱冰了。駱冰外表甜美清純,個子高挑,給人一種冰美人冷艷之感,很難想象她是被人包養的情婦。
  方志誠點了點頭,停頓了一會兒,這時王平拿著泡好的茶杯走進辦公室,他將材料往茶幾上一摔,臉色陰沉地怒道:“老張,你辦事也太潦草了吧?這種沒有經過仔細調查的資料,也能交上來,也太敷衍馬虎了。前段時間,到處都傳言你在外面生活作風不好,我幫你努力壓下來的,你就是這么對我的?”
  張曉亮微微一怔,對方志誠突如其來的怒火,只感覺莫名其妙,他望了王平一眼,覺得尷尬無比。張曉亮畢竟是一個副區長,在秘書面前被區委書記大聲責罵,這是很丟臉面的事情。
  張曉亮沉默片刻,腦袋里轉了好幾個彎,終于想明白了什么,反駁道:“方書記,你讓我調查趙市長的資料,我費盡心思才搜到這些,至于其他要求,我真的很難辦到。”
  王平此刻的反應有點不自然,按照正常的情況,他上完茶水,就應該立即出門,但現在站在旁邊停留了一會。
  方志誠瞄了王平一眼,低聲道:“這里沒你什么事情了,出去吧。”
  王平連忙點頭,走出了辦公室。剛帶上門,便聽到方志誠大聲說道:“從明天起,你張曉亮就自謀其路吧,我方志誠不敢用你,也用不起你……”
  還沒等王平反應過來,里面便傳來一陣腳步聲,他連忙躲到一邊,而張曉亮氣沖沖地摔門而出。
  張曉亮一邊疾步快走,一邊怒道:“嘴巴上沒長毛的家伙,脾氣這么大,老子不陪你玩了。”
  商燕感覺很意外,低聲問道:“這是怎么了啊?”
  王平聳了聳肩,苦笑道:“我也不大清楚,剛才送茶進去的時候,只知道方書記對張區長的工作很不滿意,摔了材料。”
  商燕嘆了一口氣,道:“最近這段時間,外面對張區長的投訴的確蠻多,估計方書記是有意要讓張區長收斂一下脾性。”
  “咔擦……”就在商燕和王平聊天的過程中,從里面傳來一陣令人牙酸的碎裂聲,商燕連忙快步跑入其內,王平也是緊隨其后,地面上一片狼藉,茶杯被摔得粉身碎骨。
  方志誠似乎還在氣頭上,在辦公桌前來回踱步,自言自語地說道:“這個張曉亮也太過于猖狂了,竟然說我能坐上區委書記的位置,完全是依賴他,也太高看自己了。”
  商燕給王平使了個眼色,王平會意,連忙起身出去找了掃帚和簸箕,進來將瓷杯碎渣給清除掉。商燕低聲勸道:“張區長,平時還挺盡心盡力的……”
  方志誠擺了擺手,嘲諷道:“這家伙就是個趨炎附勢的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出門之后肯定就見風使舵了。他就是個定*時炸彈,也就我看在他有用的份上保住他,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敢用他?”
  商燕還是見方志誠第一次發這么大的火,也不知道這么勸他,只能陪著王平一起將地上的垃圾給清除掉。
  等收拾完辦公室之后,王平趁著倒垃圾的功夫,窩在樓梯口撥打了個電話。
  “黃秘書,你好!”王平笑道。
  黃秘書道:“王兄,有何貴干啊?”
  王平連忙道:“剛才區委書記辦公室發生了一件大事,我琢磨著趕緊與你匯報一下。”
  黃秘書挑了挑眉,疑惑道:“哦?究竟是什么事情?”
  王平道:“剛才方書記和張曉亮在辦公室里大吵了一架,方書記還摔了杯子。”
  黃秘書哦了一聲,疑惑道:“究竟為什么事情,兩人會吵得如此嚴重?”
  王平努力回憶了一下方才的情形,低聲道:“我只聽了個大概,似乎方書記讓張曉亮調查關于趙市長的事情,而他調查的內容并不能讓方書記感到滿意。隨后,方書記提起了張曉亮一直被投訴舉報的事情,兩人發生了嚴重的分歧。”
  黃秘書聽到其中的重要之處,低聲道:“他在調查趙市長?”
  王平點頭道:“今天一大早張曉亮提著一個文件袋過來,相關資料肯定在那個袋子里,這絕不會錯。”
  黃秘書道:“你辦得不錯,以后有什么消息及時通知我。”
  王平道:“我知道該怎么辦。不過上次跟你提起的那件事……”
  黃秘書頓了頓,道:“我已經幫你協調了,不出意外的話,你女兒上學的問題,明天就能落實并解決。”
  王平感激地說道:“謝謝黃秘書。”
  黃秘書淡淡一笑,道:“謝謝趙市長,我還沒有那么大的面子,都是他幫忙聯系的。”
  王平點頭道:“趙市長要感謝,但是黃秘書你也要感謝。”
  掛斷了王平的電話,黃秘書走到門邊,敲了敲門,等里面傳來“請進”的聲音,黃秘書推門而入,低聲道:“王平那邊傳來消息,方志誠與張曉亮大吵一架,徹底撕破臉皮。”
  趙崚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擊,搖了搖頭,道:“此事有點古怪啊,之前方志誠那么維護張曉亮,現在怎么可能與張曉亮發生矛盾呢?”
  黃秘書陸續將王平那邊傳來的消息告訴了趙崚。趙崚眉頭深鎖,搖頭道:“此事感覺有點蹊蹺啊。”
  黃秘書道:“那邊在調查您,要不要做點防范措施?”
  趙崚搖頭道:“那些問題都是空**來風之事,要防范什么呢?”
  黃秘書也就不多說什么,道:“您繼續忙,我就先出去了。”
  等黃秘書出去之后,趙崚沉思良久,他自然能意識到,如果張曉亮叛離方志誠的陣營,那將帶來何等好處。
  張曉亮是方志誠真正的幕僚,背后不知道幫方志誠處理過多少秘密之事,如果能將他變為自己的棋子,這無異于掌握了方志誠很多秘密。
  不過,如何才能讓他成為自己的棋子呢?畢竟自己之前針對張曉亮弄了不少麻煩。
  正猶豫之間,座機響了起來,接通之后,發現是喻金平打來的。
  “趙市長,有件事要向你匯報。”喻金平現在是漢州市委組織部副處級干部,他所說的問題勢必跟人事有關。
  趙崚道:“什么問題?”
  喻金平道:“剛才得知一個消息,方志誠給組織部打電話,希望能調整張曉亮的崗位。”
  趙崚聽到此處,心中豁然開朗,意識到果然如同王平所料,方志誠跟張曉亮的關系真的走到了困境。
  趙崚淡淡一笑,道:“我之前也接到了消息,方志誠和張曉亮在辦公室大吵了一頓,有了嚴重的分歧。”
  喻金平眉頭一松,道:“那可是一個好消息,張曉亮可是方志誠最為依賴的一個棋子,如果放棄了他,等于自廢一臂。”
  趙崚點了點頭,道:“如果能好好利用他,到時一個不錯的策略。只是之前與他的關系有點僵。”
  喻金平連忙主動請纓道:“要不我來試試?以前我們雖說關系談不上融洽,但也算得上點頭之交。”
  趙崚知道喻金平在市委組織部一直日子不好過,現在找到了個機會,很想表現一下自己,所以才會如此熱心。
  趙崚道:“此事就委托你來辦,如果張曉亮愿意棄暗投明,算你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