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40 何謂新時代女性

吃完飯之后,邱曉彤拉著方志誠到KTV唱歌,進屋之后,便有一個濃妝艷抹的中年女子走了進來,邱曉彤拉著她說了一會話,未過多久,之前阿誰中年女子帶著好兩位標致年輕的公主過來。
  項新笑道:“怎么還喊了人?咱們這兒不缺女人吧。”
  邱曉彤瞄了項新一眼,道:“又不是為你喊的,為小方喊的。”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邱總,費心了。”
  兩位公主一個坐在方志誠的旁邊,一個坐在項新的旁邊。項新很快與身邊阿誰公主熟絡起來,不時地舉杯喝酒,然后親密地交頭接耳。方志誠目光注視著中間的液晶電視,不時地舉杯飲一口,旁邊的公主并非不標致,只是方志誠身邊的女人多是一些出眾的女子,會所里的這些庸脂俗粉,又豈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邱曉彤瞧出方志誠對阿誰公主的興致不太高,便走到公主旁邊,讓她離開了,然后緊挨著方志誠,笑道:“小方,沒想到你還是個正人君子,比項新這個死鬼要正經多了。”
  方志誠道:“君子的稱號可不敢當,只是很少來這里玩,一時之間放不開。”
  邱曉彤點了點頭,舉杯道:“來,姐陪你喝,讓你早點放開。”
  方志誠笑道:“我酒量不好,還請邱總手下留情。”
  邱曉彤陪方志誠說了會話,正好點到她的歌,便拿著電話唱了起來。不得不說,今晚這四個女人唱歌都非常好聽,而邱曉彤的嗓音最為特別,溫婉之中帶著磁性,有點故去的女歌星鄧麗君的味道。
  邱曉彤唱完一首之后,笑道:“小方,你要不也來一首吧?”
  方志誠謙虛地笑了笑,道:“我就不消了吧,五音不全,怕貽笑大方。”
  邱曉彤笑道:“老項阿誰嗓音才叫做真正讓人崩潰呢,你不要婆婆媽媽了,跟個娘們似的,趕緊報個歌名,我去給你點一首。”
  方志誠感覺推脫不掉,便報了歌名。方志誠很少來這種娛樂場所,但他唱歌有點天賦,之前甚至還為秦玉茗自學了吉他,所以一出聲,便博得屋內掌聲不竭。
  回到本來的位置上時,駱冰占去了本身的座位,方志誠便只能挨著駱冰坐了。而邱曉彤此刻忙著與遲夕說話,這便給駱冰和方志誠提供了聊天的空間。
  KTV就是這樣,沒有固定的座位,空間不大,如果你想要跟誰聊天,主動靠過去,舉起啤酒瓶就能搭訕了。
  “方書記,歌唱得不錯!”駱冰遞了一小瓶啤酒過來。
  方志誠接過之后,喝了一口,唱完歌之后,嗓子有點癢癢的,這時候啤酒沖入喉嚨之中,會有種特別清爽的感覺,“你唱得比我好多了,是專業的吧?”
  駱冰倒也不謙虛,微笑道:“應該算是半專業的。屋內這幾個女人,每個月至少要在KTV類似的場合唱歌不下五次,有句話叫做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來也會吟,所以我們都還能唱幾首。我們傍邊唱得最好的是邱總,她以前大學時代是音樂專業,除了唱歌之外,還會好幾種樂器。”
  方志誠道:“本來如此。”
  也難怪項新會給邱曉彤打電話,這是一個骨子里有瘋勁的女人,跟她在一起,不會覺得枯燥乏味,節目不竭。
  唱了兩小時的歌,時間已經到了深夜一點,邱曉彤似乎還有精力,笑道:“要不現在去酒吧街玩?趕過去的話,正好是最熱鬧的時候。”
  項新瞄了方志誠一眼,知道他有點疲勞,便笑著拒絕道:“今天就算了,明天一大早還得開會呢。”
  邱曉彤笑了笑,道:“行吧,下次有空再約。對了,必然要帶上小方。”言畢,她朝著方志誠眨了眨眼。
  方志誠回以微笑,跟在項新的身后準備離開,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他掏出一看,是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上面寫著“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駱冰。”
  方志誠轉過身朝駱冰望了一眼,這時駱冰也正好朝著這邊望過來,借著燈光,方志誠能看到駱冰嘴角帶著笑意。
  陳莉沒有喝酒,所以成了司機,其余三個女人鉆入一輛紅色的馬自達6內,并不覺得擁擠。
  遲夕疑惑道:“老邱,今天的氛圍有點不合錯誤勁,按照你以前的習慣,必定是圍著項新轉,為何一直纏著姓方的年輕人,莫非你看上他了啊?”
  邱曉彤瞄了一眼駱冰,笑道:“我怎么會看上他呢?我這是在給駱冰牽紅繩呢。”
  駱冰低聲啐道:“胡說什么呢,姐是有家室的人了。”
  陳莉打著標的目的盤,笑道:“駱冰,咱們圈子里的人,誰沒有個紅顏知己?誰說只有男人才可以拈花惹草,現在是新時代,咱們都是新時代的女性,要敢于爭取本身的權力。”
  駱冰沒好氣地說道:“這種權力不要也罷。”
  遲夕頓了頓,疑惑道:“駱冰,我也覺得有點奇怪,今天你跟阿誰小方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有點古怪,可不像你以前對待男人冷冰冰的感覺。”
  駱冰白了遲夕一眼,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還真以為他是項新帶過來的小弟啊?”
  遲夕皺眉道:“是有點好奇,因為看得出來老項對小方很尊重,沒有擺什么上司的架子,我差點誤以為老項就是這么個隨和的人呢。”
  駱冰嘴角泛起微笑,解開迷題道:他其實是項新的頂頭上司,霞光區委書記方志誠。”
  遲夕和陳莉都張大嘴巴,不約而同的“啊”了一聲,吃了一驚。
  遲夕感慨道:“他看上去不超過三十歲吧?”
  駱冰點了點頭,道:“應該是二十九歲。”
  陳莉乜了邱曉彤一眼,道:“老邱果然真是老謀深算,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啊?一直裝模作樣,佯作不認識他?”
  邱曉彤微笑道:“做咱們這一行,怎么不能眼不雅觀六路耳聽八方呢?漢州重要官員的資料,我都研究過,因為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遇見一個,那就是財路。這方志誠可不是一般人,算得上現在霞光區的知名人物,我早就讓項新給我引薦了,沒想到他今天直接帶了過來。”
  陳莉笑道:“你不僅是老謀深算,還是老奸巨猾了。”
  邱曉彤微笑道:“無奸不商嘛。不外,今天給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要算得上駱冰了。”
  遲夕笑道:“可不是,差點就成了別人的小奶媽了,要是他真舔上了,駱冰還真賺了,白白多了個區委書記當兒子。”
  “放屁!”駱冰臉皮子薄,以她很好的涵養,也忍不住罵了一句,隨后揮出粉拳,朝遲夕的胸口砸了過去。
  ……
  坐在出租車內,方志誠笑道:“老項,平常你都這么玩嗎?”
  項新撓了撓頭,笑道:“哪能啊,這幫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你遠遠地望著心動難耐,但真要上手,難度可就大了。以邱曉彤為例,你覺得她性格豪放吧?但是圈子里從來沒有傳過她不好的名聲。她很早之前就結婚了,家里有一個據說是個腦癱的孩子,丈夫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司職員。”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人都有兩面,表面看得到的東西,其實內里不必然是那樣的。”
  項新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道:“有件事我還是得說下,你今天和駱冰似乎很投緣……”
  方志誠苦笑道:“這算得上什么緣分?只不外是逢場作戲罷了。”
  項新低聲提醒道:“方書記,駱冰這個女人不簡單啊。”
  “哦?”方志誠皺眉道。
  項新道:“外面都傳聞,她與趙崚的關系不同尋常。她也就三十歲擺布,以這個年齡能成為《漢州晚報》廣告部的負責人,那是倚仗市里有關系。據說駱冰大學畢業之后,就一直被趙崚包養了。”
  方志誠疑惑道:“今天邱曉彤不是說,駱冰準備結婚了嗎?”
  項新高深莫測地笑了笑,道:“這年頭愿意當接盤俠的人可不少。那駱冰有樣貌,也有事業,想找個備胎,還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方志誠知道空穴不來風的道理,說心里話,方志誠今晚對駱冰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但沒想到竟然與趙崚有瓜葛,這不禁讓他心中多了些芥蒂。
  方志誠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項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對了,我想起一件事,差點忘記跟你報告請示。前兩日,我見到王平與趙崚的秘書暗里在咖啡廳見面。”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知道王平是別人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沒想到又與趙崚有關。”
  王平進入區委書記辦公室,是經過好幾個人的引薦,所以身份有些撲朔迷離,方志誠只知道他可能與趙崚有關,但一直沒有確定。
  項新道:“夏書記還在漢州的時候,趙崚就擅長組織人際關系網,當時夏書記還敲打他過幾句,他才有所收斂。現在章書記剛到漢州時間還不長,趙崚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他已經在暗處安插了很多眼線。”
  方志誠道:“是時候要給趙崚上點眼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