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4 內外兼修的女子

為官者們總結了許多在仕途上的終南捷徑,比如夫人路線、保姆路線、雙親路線……頂頭上司若是妻管嚴,那就不妨從他的老婆找到切入點,用枕邊風助自己一臂之力;頂頭上司若是從外地空降,在本地沒有家人,那么給他安排一個貼心的小保姆,無疑是一個有優勢的手段;若是領導正直不阿,那么可以從他的雙親入手,公正無私的領導,一般會尊重考慮父母的意見。
  這些終南捷徑,雖然不是護身符,但有時候會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當然,方志誠使用“家教路線”,將自己的眼線埋入葉家,并不是為了很多年之后,能借助葉家的勢力乘風而上,他琢磨著宋文迪與銀州的地方勢力泉安幫終究會有一戰,為了保護好自己和宋文迪,因此埋下這枚棋子,終究能為以后有可能遇到的絕境,獲取一線生機。
  雖然宋文迪有足夠的政治智慧,但他畢竟勢單力孤,身側看似有一些助力,但只不過是暫時的趨附,若是真正觸及到個人的利益,極有可能被背叛。
  政治場上的分合,波云詭譎,往往眨眼之間,瞬息萬變。比如丁能仁,一開始是劉強東的左膀右臂,深受其看重,但最終劉強東敗北,完全是因為丁能仁的倒戈一擊。
  而現在丁能仁雖說明面上是緊跟宋文迪的步伐,但方志誠在私下里見到他與銀州三雄暗通曲款,這充分說明,官場之路,要擅長撥云見日,不能因浮云蔽目。宋文迪看不見的地方,方志誠要幫他去探路,原因在于,方志誠已經被捆綁在宋文迪這輛戰車上。
  宋文迪若是垮臺,其他人還有轉圜余地,但方志誠卻不會再有任何的生機。一旦領導下臺,秘書必然遭殃,這算得上官場的鐵律。
  快下班的時候,宋文迪突然將方志誠喊進辦公室,似乎心血來潮,要與方志誠下棋。方志誠與宋文迪下過幾次,宋文迪的棋藝高超,方志誠根本不是對手,宋文迪見勝得太容易,便很少再找方志誠對弈。
  方志誠意識到宋文迪有事情要交代,便在茶幾上擺好棋盤,然后有模有樣地與宋文迪對攻起來。宋文迪見方志誠今日來勢洶洶,笑道:“小方,今天你的氣勢很盛,棋路有較大的變化。”
  方志誠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宋文迪,輕嘆道:“若是沒有變化,怕是又要被老板誘入彀中,很快棄子投降了。”
  宋文迪搖搖頭,淡淡道:“毫無章法地進攻,雖然可以暫時迷惑別人的視野,不過若是想要獲得最終的勝利,還是很難辦到。”言畢,宋文迪拱“車”,把方志誠的“馬”給逼到絕境。
  方志誠一點也不肉疼,將“炮”打入對方陣營的腹地,微笑道:“即使失敗,那也得漂亮的失敗。”
  宋文迪微微一皺,放棄吃“馬”,將“車”拉回陣營,擺出防守的陣勢,輕描淡寫道:“雕蟲小技,終究還是落了下層。”
  方志誠尷尬一笑,他原本想用“馬”來誘惑宋文迪,自己的炮打入對方腹地,然后再調用己方的“車”,再與“帥”配合,即使將不死宋文迪,也得讓他手忙腳亂一番,沒想到宋文迪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簡單的回“車”,便洞穿方志誠的小心思。
  方志誠并不氣餒,隨后花招百出,而宋文迪雖然最終還是勝了,不過也花費了一番心思。
  宋文迪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淡淡道:“不知不覺,已然七點半。”
  方志誠見宋文迪話語大有深意,好奇道:“老板,莫非你在等人?”為了等人,所以宋文迪為打發時間,拉著自己下了一把象棋。
  宋文迪點點頭,輕嘆道:“你去泡兩杯好茶,等會咱倆一起下去接人。”
  誰會這么晚來到市委大院,而且令宋文迪如此鄭重其事呢?
  方志誠隱隱察覺,應該是大人物,他連忙起身,把茶具全部整理好,在茶水間洗盡,然后回到辦公室做好泡茶的準備。
  隨著宋文迪辦公桌前那部紅色的電話機響起,宋文迪豁然起身,整個人沒有之前的休閑感,變得嚴肅、凝重、干練。
  一輛黑色的商務轎車悄然駛入市委大院,宋文迪走了幾步,迎了過去。轎車的副駕駛車門先打開,從上面走出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他與宋文迪寒暄一句,隨后拉開后門,省委書記李思源緩緩地走出轎車,先朝四周打量一番,旋即淡淡道:“與我兩年前的印象,并無太大區別。”
  方志誠雖然早就猜到,極有可能是李思源暗訪銀州,但當見到他本人的一瞬間,還是忍不住暗自激動。平常在電視、報紙上見到的人物,如今就在眼前,這是一種何等的情感?
  淮南省委書記李思源是一名老資格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因為他主持淮南省工作,所以淮南才能始終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盡管中央因為派系之爭,對李思源偶有非議,但李思源憑借其對淮南省諸多的突出貢獻,在百姓之中呼聲極高,始終保持極佳的威望。
  李思源為什么會來到銀州呢?
  方志誠猜測其中的原由,極有可能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有關。以云海為長三角的核心,在服務業、創意產業、物流、金融、科技等諸多領域進行共融,而銀州作為毗鄰云海的橋頭堡,無疑是重要的一個環節。
  現在不少人已經將長三角城市圈,叫做云海城市圈,借助國家的大規劃,淮南與浙源均使出針對性舉措,浙源省借助云海強大的商貿需求,以搭建繁榮的貿易市場為主要發展規劃;而因為淮南的省會瓊金與云海相距甚遠,所以淮南省不得不服將銀州設為重要根據地,以高新科技產品及科技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成為連接瓊金與云海的重要橋梁。
  李思源剛剛在云海參與一個重要的會議,離開云海之后,馬不停蹄地便趕來與宋文迪見面,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吩咐。
  宋文迪領著李思源來到辦公室,方志誠給他們泡好茶之后,便出了辦公室。中途,宋文迪與李思源簡單介紹了一下方志誠,李思源態度隨和,與方志誠閑聊幾句。方志誠很理智,不卑不亢地應答李思源幾句。
  宋文迪與李思源在里屋聊了足有一個多小時,還沒有結束的勢頭,期間宋文迪打電話喊方志誠泡了兩次茶,李思源很喜歡方志誠泡的茶,笑著夸獎:“小方,這茶藝不錯。周康與之相比,還欠缺些許。”
  宋文迪輕聲笑道:“既然李書記這么喜歡小方泡的茶,要不把他調過去,給你使用如何?”
  李思源指著宋文迪的鼻子,笑罵:“你這么說,令小方聽了,豈不是感到心寒?所謂君子不奪人所好,我雖不是君子,但也不愿做惡人。”
  宋文迪輕描淡寫道:“若是李書記真愿意用小方,對于他而言,那可是天大的福氣,他只有感激我,而對于李書記而言,你順手提了他一把,也是莫大的善緣。”
  李思源笑笑,輕嘆道:“小宋,你這張嘴巴,越來越犀利了。”
  宋文迪得意道:“那也是因為李書記,允許我放肆。”
  雖然只聽了只言片語,但方志誠瞧出宋文迪與李思源的關系非同一般,若是能上司相處到能以信口開玩笑的份上,這也算得上莫大的榮耀了。
  不過,方志誠還是知道,整個淮南省,能像宋文迪這般在李思源面前敢于插科打諢的人物,絕對不超過兩三人。
  領導在里屋閑聊,方志誠便與李思源的秘書周康,坐在外面抽煙扯淡。
  周康遞給方志誠一支煙,輕聲道:“你知道李書記為何這么信任文迪書記嗎?”
  方志誠笑笑,搖頭道:“不太清楚,只聽說別人提過,曾經是李書記的秘書?”
  周康擺了擺手道:“秘書只是名義上的事,其實文迪書記從來沒做過李書記的秘書。只是當初李書記下鄉的時候,正好在文迪書記的老家插隊,然后文迪書記的父親對李書記有救命之恩。李書記的第一任妻子,是文迪書記的姑媽。”
  方志誠臉上露出異樣的表情,輕嘆道:“原來還有這么一層關系。”
  這個消息十分隱秘,銀州官場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一層關系。周康愿意告訴方志誠,顯然瞧出方志誠的沉穩,知道他不會對外傳開。
  周康深深地吸了一口煙,不再多言。
  但這一句簡單至極的話,無疑讓方志誠吃了一顆定心丸,若只是秘書與領導的關系,李思源與宋文迪的關系只能勉強說不錯,但若是彼此還有更深層關系在內,宋文迪無疑脊梁骨更硬了——而宋文迪的脊梁骨,也是方志誠的脊梁骨。方志誠暗忖自己運氣真好,竟然攀上這么一棵大樹。
  晚上九點左右,李思源才離開宋文迪的辦公室,臨行前李思源對方志誠泡的茶念念不忘,周康笑道,一定與方志誠學習這茶藝之道。送走李思源之后,宋文迪背手,仰望滿天星空,方志誠頓時生出一種欽佩之情,同時感覺到銀州即將迎來一場暴風驟雨,當下只是風起云涌前短暫的平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