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37 燕京客人真會玩

九點半左右,方志誠接到一個消息,有人在區委大院門前拉了條幅,同時大約三四十人,圍堵住了大門。最新被委任為區委辦主任貢德海匆匆來匯報:“方書記,外面肇事者似乎針對你而來。”
  方志誠很快意識到,這恐怕與昨晚那個碰瓷風波有關。果不其然,還沒到門口,就看到鄭大奎在不停地辱罵,“還是什么區委書記呢,殺人犯還不錯。我老娘已經八十歲了,被她直接撞翻了,他竟然置之不理。你說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冷血的人嗎?”
  方志誠皺著眉頭,走到鄭大奎的面前,沉聲道:“鄭大奎,我昨天不是跟你說了嗎?等事情查明之后,會按照規矩來辦事。你怎么到區委大院來鬧事了?”
  鄭大奎怒道:“事情查明?需要等到什么時候?等我媽出院之后,還能找你算賬嗎?今天你必須要給我個說法,究竟賠不賠償?”
  貢德海拉了拉方志誠,低聲道:“方書記,現在影響極其不好,還是暫時安撫一下,讓他們先撤掉吧。凡事都可以慢慢商量,如果驚動了市里或者驚動了媒體,那可就不妙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他現在已經確信了,從頭至尾,就是一場針對自己設計的陰謀,以鄭大奎的頭腦又怎么會想到制作橫幅來霞光區委門前鬧事,更重要的是,事情才發生不到一天,根本不給自己反應的機會,一環套一環,明顯經過精心的設計。
  方志誠意識到現在當務之急,需要找到誰是始作俑者,否則的話,自己只能處于被動之中。
  方志誠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之人,他梳理頭緒,淡淡道:“這樣吧,我們到會議室好好聊聊。”
  鄭大奎咳嗽了一聲,道:“行吧,那就跟你聊聊。不過我時間不多,還得回去照顧我媽,你要盡快給我承諾。”
  進了會議之后,方志誠讓貢德海等人離開,所以會議室內瞬間只有自己和鄭大奎兩人。
  坐定之后,方志誠給鄭大奎泡了一杯茶,道:“說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鄭大奎道:“我要求也不多,你給我十萬塊,我再也不會來煩你。”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敲打了兩下,笑道:“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我了解過你養母的身體狀況了,都是一些皮肉傷,醫藥費的話不超過三千元。”
  鄭大奎漲紅了臉,道:“還有精神損失費,還有我的誤工費。”
  方志誠淡淡道:“如果走法律程序,精神損失費也是有額度的,不能任憑你漫天要價,另外,你好像沒工作吧?怎么算誤工費?”
  鄭大奎被方志誠三言兩語說得沒法接話,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道:“別跟我瞎扯,沒有十萬元,我每天都來問候你。另外,還會邀請媒體來介入,讓他們都知道原來霞光區的區委書記是一個肇事逃逸的罪犯。”
  方志誠沉默了片刻,輕聲道:“鄭大奎,我們不妨在開門見山吧。你是受到誰的指派來陷害我?”
  鄭大奎面露詫異之色,道:“陷害?什么陷害?”
  方志誠道:“我知道你不會承認,但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的行為很危險,這已經屬于敲詐和勒索的范疇了。”
  鄭大奎的眼神中出現一絲慌亂,他擺了擺手,道:“你別嚇唬我,我不吃這一套。看來是談不攏了,那我也只能對著干了。”
  方志誠站起身,嘆了一口氣,道:“鄭大奎,我已經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了。”隨后,他打開了門,項新帶著兩名警員從門外走入,很快抓住了鄭大奎。
  鄭大奎露出驚恐之色,道:“你們這是準備做什么?”
  項新道:“我們懷疑你試圖以碰瓷的方式進行詐騙,現在帶你到區公安局,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的調查。”
  言畢,他們壓著鄭大奎離開了。
  貢德海不知何時來到方志誠的身邊,緊張地問道:“方書記,這樣做似乎有點不大妥當吧?外面還有人呢,現在直接就把人帶走了。即使帶走他,也不能從正門啊?”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心中有數,如果鄭大奎的同伙做出激烈的行動,那就將他們一起帶走。”
  貢德海沒想到方志誠會這么處理事情,說到底他還是有些懷疑,方志誠是不是真的撞了人,然后肇事逃逸了。
  但現在方志誠處理問題如此果斷,讓貢德海有些遲疑,難道方志誠真的并無過錯?
  有些事你越是藏著掖著,反而會讓別人以為你有錯,相反,像方志誠這樣殺伐果斷,直截了當一些,反而會給自己正名。
  一輛轎車遠遠地停在區委門口不遠處的街道邊,歐陽兌見鄭大奎被扭送進了警車,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旋即又露出笑意,道:“這家伙處理問題,沒有拖泥帶水,還是挺老辣的嘛。”
  司機問道:“現在怎么辦?”
  歐陽兌笑了笑,道:“封住鄭大奎的嘴巴,就說是他鬼迷心竅,想要詐騙點錢。”
  司機微微一愣,道:“那他可是要坐牢的啊?”
  歐陽兌道:“估計也就三四年的時間,像他那樣的人渣,讓他在牢里待個三四年,也是為民除害了。”
  司機苦笑道:“那您得到了什么?”
  花了三十萬,只是借方志誠之手,為民除害?來自燕京的客人真的很會玩。
  歐陽兌點了點頭,道:“可以更加了解一個重要的人,花這點錢值得。”
  司機心中暗嘆,土豪的世界,真的很難理解。
  歐陽兌計劃好了一切,如果方志誠出一點差錯的話,事情就會往另外一個方向發展。比如方志誠如果承認自己撞了老太太,那么鄭大奎會不斷地騷擾方志誠,讓他麻煩不斷;又比如,今天這場圍堵風波,方志誠不動用雷霆手段,消除影響,隨之而來,會在漢州掀起一些陰謀論,出現對方志誠諸多不利的言論。
  方志誠選擇了最正確的方法,所以歐陽兌沒法繼續往下看這出戲了。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接到了項新的電話。
  項新長吁一口氣,道:“對方已經開口了,是自己鬼迷心竅,讓老媽碰瓷,想要你訛你錢財。”
  方志誠沉默半晌,道:“你信嗎?”
  項新搖頭道:“自然不信,要繼續往下查嗎?”
  方志誠想了想,道:“沒必要往下查了。”
  項新點頭道:“還是要找到幕后之人,不然任由這樣陰險的人在身邊,太過危險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其實我知道誰是幕后之人。”
  項新微微一愣,道:“既然知道,那就簡單了,我直接逮捕他,將他審訊一番。你放心,在詢問人方面,我還是很有經驗的。”
  方志誠無奈地說道:“關鍵是,如果沒有真憑實據,你沒法抓他。”
  項新輕聲道:“是燕京來的大人物?”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是個難纏的家伙。”
  項新沒好氣地說道:“他雖是強龍,但我們是地頭蛇,誰怕誰?”
  方志誠道:“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值不值得的問題。他只不過是一個過客而已。”
  方志誠將事情的前因后果聯系了一下,猜到了肯定是歐陽兌在其中設計推動,而鄭大奎不過是別人手中的槍而已。
  雖然事情看上去很簡單就解決了,但仔細想來,方志誠還是感覺到后怕,因為這個簡單糾紛之中潛藏著很多陷阱。如果事態不受控制,很有可能引來輿論的介入,從而一發不可收拾。
  不得不承認歐陽兌是個陰謀高手,隨意一個布局那是信手拈來,讓人防不勝防。
  從此次經歷,方志誠意識到自己還是得注意一些小細節,危險不僅在官場之中,生活之中也時時透露著陰謀的氣息,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地雷。
  臨近下班,臧毅接到了歐陽兌的電話,他嘆了一口氣,道:“以后有什么事,還是得事先給我打個招呼。”
  歐陽兌笑道:“這么小的事情,沒有必要。”
  臧毅道:“此事沒有那么簡單吧?”
  歐陽兌點了點頭,道:“有句話叫做不打不相識。”
  臧毅沒好氣道:“你的意思是?費了那么大的力氣,只是你想讓他認識你?”
  歐陽兌道:“沒錯!如果不出意外,他和你都是同類人,即使跟他成不了朋友,讓他記住有我這個敵人,也是種榮耀。”
  臧毅淡淡道:“你又開始變態了。”
  歐陽兌輕聲道:“我們生活在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臧毅點了點頭道:“外表和平的時代,真的很難區分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歐陽兌笑問。
  臧毅沉默半晌,道:“至少現在是的。誰也沒有辦法掌握未來,畢竟人生會發生很多變故。”
  “原來你是這樣看待咱倆的友情,唉,對從小同穿過一條褲衩的人也如此忌憚,有時候真覺得你是一個人情淡薄之人。”歐陽兌并沒有感覺到失落,淡淡笑道,“雖說未來有很多變化,但也有可能一如既往的如此。”
  臧毅笑了笑,道:“也許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