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736 隨手整出個陷阱

這中年男人看上去大概五十歲的樣子,身材高大,面相比較兇惡,一看就不是什么善類。方志誠倒也不懼,伸手做了個簡單的擒拿手,那中年男子的手腕就被被反擰過來,方志誠在順勢一壓,中年男人痛呼一聲,差點跪倒在地。
  方志誠冷靜地說道:“我再次重申一下,我沒有撞到那位老太太,她受傷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那中年男人已經是痛得滿頭大汗,怒道:“你放開我!”
  方志誠輕輕地一推,那中年男人踉蹌半步靠在墻上,指著方志誠道:“我老媽平時身體很好,若不是被你撞了,怎么可能進急救室?另外,如果不是你撞了人,能墊付藥費?”
  方志誠道:“我救她,是出于人道主義。總不能見死不救吧。這樣吧,等老太太出了急救室,你問問她,自然水落石出。”言畢,他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掏出一張紙片在上面寫了自己的聯系方式,“我先走了。如果有問題,可以打電話給我。”
  “不行,你不能走。”老太太家人中一個中年婦女攔住了方志誠,“如果讓你走了,哪里還能找得到你。”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道:“真是好心辦壞事了。也罷,我就等著老太太出來吧。”
  等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樣子,老太太被送了出來,她雖然被打了麻藥,但還有些理智。中年夫妻便湊過去,問道:“媽,你是怎么受傷的?是不是有人撞了你?”
  老太太嗯了一聲,道:“是啊,他車開得太快了……”
  中年婦女見老太太這么說,轉身就指著方志誠,道:“看到了沒有。你還不承認,我們說就是你碰倒的。”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知道現在情勢對自己不利,因為進入了一個死局,對方是一家人,而自己只有一張嘴,如今再有理,也是百口莫辯,于是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出事地點是有監控攝像頭的,運氣好的話,應該能拍攝到現場的畫面。真是我的問題,我一定承擔所有的責任,不僅支付醫藥費,而且還給你們補償。但若不是我的問題,那么到時候請你們向我道歉。”
  中年男子冷笑道:“我媽已經醒了,你就別裝了。一定是你撞的。”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現在時間已經晚了,很多事情都沒法處理,老太太也清醒了,今晚就此作罷,等明天再解決問題,如何?”
  中年男子道:“光給我們一個電話沒用。”
  方志誠想了想,從皮包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證,道:“我把身份證壓在你這兒,總行了吧?”
  中年男子接過看了一眼,道:“行吧,別想著逃,我有辦法找到你。”
  走出醫院,方志誠一直在回憶著當時的情形,他確定沒有撞到那老太太。唯一的解釋,自己遇上碰瓷了。
  方志誠來到出事地點,給項新打了個電話。項新還沒有休息,便連忙趕了過來。方志誠將事情始末給項新說了一遍,項新在四周檢查了一番,道:“這邊是有攝像頭,但不知道有沒有用。我現在就安排人來調監控。”
  時間已太晚,這時候收集資料比較難,但隨后來的警員還是找到了線索,在附近一個門面找到了攝像頭,有可能里面記錄了當晚生事情的始末。
  項新道:“事情就交給我辦了,明天我再去跟老太太的家人照個面。”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項新攤了攤手,苦笑道:“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好人很多,但壞人也不少。利用好人的善心敲詐勒索,類似的情況并不少。”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有什么新的線索及時告訴我。”
  第二天早上七點左右,項新給方志誠打來電話,匯報道:“老板,你似乎真的被設計了。我們一早便去那個門店想要調取昨晚的錄像,但未曾想,那老板說監控是壞的。然后,我們現他神色有點不對勁,就追問了許久,終于得知,監控昨夜被人用高價給購買了。”
  方志誠冷聲道:“看來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了?”
  項新點了點頭道:“估計今天會有很多變化,你要注意應對。我這邊也會抓緊時間,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東西。那戶人家的情況,我們已經調查到了。老太太姓沈,年齡已經快八十歲了。昨晚最先趕到的是她的養子,叫鄭大奎,有點不學無術,公安檔案有不少污點,曾經還因為偷竊被刑拘過。”
  方志誠擰著眉頭,道:“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查到,究竟是誰在幕后。我現在處于弱勢,因為不知道對手是誰,所以沒法猜出他們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
  市人醫附近一家茶館,鄭大奎有些緊張地上了二樓包廂,里面早已坐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他正在品茶,見鄭大奎到了,指了指對面的座位,笑道:“坐吧。”
  鄭大奎滿臉賠笑,道:“老板,事情都按照你的吩咐辦了,尾款是不是可以給我了啊?”
  年輕男人淡淡一笑,道:“事情可還沒結束,只是辦了第一步而已。不過呢,尾款可以給你一部分。接下來你要去辦另外一件事。”
  鄭大奎疑惑道:“什么?”
  年輕男人笑道:“去區委大院門前拉橫幅伸冤。”
  “區政府?”鄭大奎臉上露出驚容,“為什么要去區委啊?”
  鄭大奎犯事不少,雖說是派出所的常客,但本能對政府部門還是有些畏懼。畢竟他知道真相,其實昨晚那個男人并沒有真正地撞到自己的養母。所有的一切,只是對面這個年輕男人導演出來的一場戲而已。
  因為這個男人允諾提供一筆很驚人的好處費,所以鄭大奎勸說養母應承下來,同時還用了苦肉計,老太太身上的傷是之前就留下的。
  年輕男人瞄了一眼鄭大奎,見他有些猶豫,但并不害怕他會拒絕,雖然這個世界金錢不是萬能的,但他知道鄭大奎很喜歡錢,為了錢可以不折手段,否則也不可能讓高齡的養母承受那么多的罪。
  年輕男人淡淡道:“因為昨天那個男人,就在區委大院上班,他是區委書記。”
  “啊?”鄭大奎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你害慘我了啊。竟然讓我誣陷區委書記。”
  年輕男人淡淡笑道:“你現在后悔似乎已經來不及了。如果你繼續按照我的計劃辦下去,我可以給你更多的報酬。”
  鄭大奎突然意識到這個年輕男人不簡單,他不僅陷害區委書記,還在一步步地引誘自己與他捆綁得越來越緊。
  “還能給我多少錢?”鄭大奎咬了咬牙,問道。
  年輕男人隨手從包里掏出了兩摞百元大鈔,道:“這十萬只是一部分,如果你辦得漂亮,我再給你十萬。”
  十萬元?順利的話,前后加起來就是三十萬了。
  自己因為賭博在外面欠了點錢,償還了這筆錢,還能有點盈余,足夠用作賭資來翻本了。
  對于鄭大奎而言,足以鋌而走險。
  況且對方的要求也不是很難,不就是拉橫幅嗎?
  即使對方是區委書記又如何,他無法證明昨晚不是他開車撞了人,那便意味著他理虧,所以自己去鬧事,也就合情合理。
  “好的,我這就去辦。”鄭大奎將鈔*票拿到了自己的手邊,“要不要鬧大一點?我有一幫兄弟,可以隨叫隨到。”
  年輕男人泯了一口茶,道:“你終于明白我的用意了。”
  鄭大奎看出來了,這年輕男人肯定是區委書記的對頭,所以想要造出不利的謠言,惡意中傷區委書記。
  鄭大奎已經被錢沖昏了頭,這一刻就是讓他去殺人,他也有膽量,何況不過是鬧點風波?
  區委書記雖然是個大官,但那又如何?
  年輕男人緩緩道:“橫幅和標語,我已經找人做好,等下你直接帶人去區委那邊,會有人和你對接好。對了,肯定會有人到時候查問你,你應該知道怎么做吧?”
  鄭大奎連忙點了點頭,笑道:“這是自然,我絕對不會透露你。”
  年輕男人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道:“如果你透露了,你收了我多少錢,我不僅會原封不動地收回來,而且還要等值的代價。”
  鄭大奎聽到此處,這年輕人說話很是平和,沒有一點殺氣,但不知為何卻讓自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知道如果背叛對方的后果,那就不是把錢吐出來那么簡單了。所以他想好了,無論結果如何,最終都得自己承擔。
  年輕男人出了茶館,坐在轎車的后排,道:“去霞光區委大院吧,我們看戲去。”
  司機點了點頭,道:“請您坐好。”
  年輕男人閉上了眼睛,似乎沉浸在轎車音響播放的音樂之中。
  人生若是不折騰點事情出來,實在就太沒意思了。
  在他看來,這點小動靜或許動不了方志誠,但花點錢找點樂子,那樣才有意思。他一直想讓自己變得存在感非常強,在燕京是這樣,不時會弄點小動靜出來,而到了漢州,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