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34 燕京來的不速客

成浩聽方志誠這么說,微微一愣,隨后便點了點頭,道:“老板,我知道了。”
  等成浩離開辦公室之后,商燕敲門進來,低聲道:“外面來了個人,想要見你。”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疑惑道:“誰啊?”
  商燕遞了一張名片過來,方志誠掃了兩眼,嘆了一口氣,道:“讓他進來吧。”
  若是正常人,沒有提前聯系,商燕一般是不會放進來的,但這張名片不尋常,上面寫著的職務有些冷門。一般人不會掛著這么冷門的職務,所以這只能說明此人身份特殊。
  在商燕的引領之下,一個瘦高的青年走入里屋,他面色有些蒼白,體型瘦削,嘴角掛著一絲笑意。這笑意并不讓人感到反感,他給方志誠的印象,仿佛兩人相識很多年了。
  方志誠也算是閱人無數,他從這絲笑意中本能地感覺到威脅。
  等商燕關門離開之后,方志誠站起身,指著沙,道:“歐陽主任,請坐!”
  來人正是歐陽兌,他點了點頭,還是那么笑著說道:“你之前就知道我?”
  方志誠搖了搖頭,如實道:“并不知道。”
  歐陽兌微微一怔,夸張地笑了兩聲,道:“不知道也很正常,畢竟你不是圈子里的人。”
  方志誠笑了笑,問道:“圈子?什么圈子?”
  歐陽兌也不覺得尷尬,直接坐在沙上,翹起了二郎腿,目光在方志誠的辦公室兜轉了一圈,道:“當然是燕京的圈子。你不是一直想進去嗎?”
  從歐陽兌的名片可以看得出,他應該來自燕京。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還真從來沒想過要進去。”
  歐陽兌彈了彈手指,笑瞇瞇地說道:“我怎么感覺跟你說話真夠累的,你是故意跟我抬杠嗎?”
  方志誠輕聲道:“你可以理解為,道不同不相為謀。”
  歐陽兌停頓了半晌,長吁了一口氣,道:“有點個性,讓人感覺到很意外。”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不知來找我,所為何事?”
  歐陽兌聳了聳肩,道:“其實也沒有什么事,只是想見見,現在在圈子里很有名氣的寧家女婿,究竟是何方神圣。”
  方志誠道:“那你現在見到了?”
  歐陽兌點頭,笑道:“見到了。感覺很一般,非常普通,有種鮮花插在牛糞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感覺。”
  歐陽兌這話說得有點難聽,不過方志誠不以為忤,反而笑出聲,“你是在嫉妒我。”
  歐陽兌微微一愣,嘲諷道:“我怎么會嫉妒你?”
  方志誠這才開始慢悠悠地泡起了茶,場面上的氛圍有所改變,歐陽兌一開始是趾高氣昂地進入辦公室,方志誠故意刺激他,最終讓歐陽兌變得不再平靜,竟然用言語攻擊自己。
  話鋒交錯,并非因你說了幾句臟話,嗓門大一點,就代表著你贏了。歐陽兌現在顯得口不擇言,落在下風,而方志誠依舊是不動如山。
  方志誠道:“歐陽主任,咱倆第一次見面,你這么直接攻擊我,不大妥當,有失風度了。如果不是因為嫉妒,我實在找不到其他理由。”
  歐陽兌道:“我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現在圈子里這么評價你的,可不只是我一個。按照你的邏輯,整個圈子都在嫉妒你?”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寧薔薇,的確值得你所謂的那個圈子里所有男人,都嫉妒我。嗯……我想想,比如臧毅。”
  歐陽兌道:“就你這種人,還配讓臧大少嫉妒?”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其實他真的在嫉妒我。”
  歐陽兌笑出聲,道:“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坐井觀天說的就是你這種人。不過是一個三線城市的區委書記而已,搞得自己跟世界的主角一樣。你這種人在燕京圈子,絕對活不了五天。”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你侮辱我多次,我有理由直接將你從辦公室趕出去。不過,我想了想,沒有必要。因為對你這種人,似乎不值得。”
  歐陽兌冷笑道:“哦?你調子還蠻高的。”
  方志誠道:“在霞光,在這個辦公室,我的確就是主角。”
  歐陽兌哈哈大笑,道:“真是個有趣的家伙。”
  方志誠沉默,繼續在泡茶。
  歐陽兌繼續激將道:“方志誠,我奉勸你一句,最好馬上收手,現在跟你家人說明白,與寧薔薇斷了婚約。否則的話,我會讓你自食惡果。蘇家在其他人眼中或許很強大,但在圈子里也不過是個落寞了多年的勢力而已。”
  方志誠泡好了茶,指著茶碗,淡淡道:“喝杯茶,就走吧。”
  歐陽兌現方志誠沒有任何情緒波動,自己諸多挑釁竟然都打在了棉花上。他想了想,端起了茶杯,將茶水一飲而盡,然后徑直站起身,直接出了辦公室。
  方志誠看著歐陽兌的身影,慢慢地品了一口茶,今天歐陽兌擺明了是上門找事兒的。當歐陽兌進入辦公室的一瞬間,方志誠就感覺到了敵意。
  如同歐陽兌所言,自己不是那個圈子里的人,而方志誠也不太關注那個圈子。在他看來,人應該以自己為中心,塑造圈子,而不是那里有個圈子,你主動往哪個圈子靠。這樣的話,即使進了那個圈子,你并不是核心之人,若只能走在邊緣,那又有何用處呢?
  通過歐陽兌囂張的態度及刺耳的諷刺,方志誠漸漸心知肚明,歐陽兌恐怕是臧毅那邊的人。方志誠瞬間感覺到有點可笑,這肯定不是臧毅的想法,以自己對臧毅的了解,這是一個不會做出如此低格調事情之人。
  當然,歐陽兌貿然來找自己,也不能完全說明這個人是有多么沒素質,在官場之中,誰都在偽裝自己,表演得囂張跋扈,不可一世,是為了掩飾本來的面目,讓人輕視他。
  出了方志誠的辦公室,歐陽兌給臧毅打了個電話,笑問:“你猜我現在在哪里?”
  臧毅道:“剛才有人跟我匯報,你去了霞光區委大院。”
  “你安排人帶我在漢州逛逛,原來是想借機監視我啊?”歐陽兌笑道:“沒錯,我見了方志誠一面。”
  “不是監視,而是保護。”臧毅問道,“你對他的評價是?”
  歐陽兌道:“這是一個很沉穩的家伙,我用各種方式刺激他,他都表現得很平靜。不過,就在那絕對的冷靜之中,我能感覺到一絲殺氣。”
  臧毅笑道:“那可是我的對手。”
  歐陽兌道:“你的敵人,當然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臧毅沉默片刻,道:“你在漢州這段時間還是盡量以休息為主吧,如何應對方志誠,我已經布置好了計劃。”
  歐陽兌淡淡一笑,道:“你的計劃我不關心,我只知道,在漢州這段時間,得找點樂子。”
  臧毅嘆了一口氣,知道以歐陽兌的性格,肯定不可能來到漢州這么安分,不過他也知道歐陽兌看上去行事大條,事實上粗中有細,是一個很難纏的家伙,否則也不可能名列青年榜之中,雖然在榜尾,但這是很有含金量的榜單,不是誰想進便能進的。
  掛斷電話之后,歐陽兌轉過身瞄了眼剛才進出的辦公室,淡淡一笑,“閑著也是閑著,不妨跟你玩一玩,稱稱你究竟幾斤幾兩。”
  與臧毅的陽謀不一樣,歐陽兌可沒有那么多顧慮,他辦成一件事情的方法有很多。
  ……
  下班的時候,方志誠接到了趙凝的電話。成浩之前跟自己談保護小動物基金的事情時,還有半截話沒有說完,被方志誠故意給打斷了。
  成浩似乎帶著趙凝什么話來的。趙凝道:“我想請你吃飯,謝謝你。”
  又是吃飯?
  方志誠道:“趙總,你的飯,我可不大敢吃啊。”
  趙凝低聲道:“請你放心,不會再生之前的事情了,這次是單純的想要感謝你。”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就你和我嗎?”
  趙凝道:“是的。”
  “那就不單純了!”方志誠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再喊幾個人吧。”
  等方志誠掛斷了電話,趙凝突然覺得心里空落落的,方志誠的意思很明顯,是想避免單獨與自己接觸。她不僅有些懊悔,是上次自己的行為太過分了嗎?
  趙凝嘆了一口氣,然后打電話給熟悉的酒樓訂了個包廂,她不知不覺已經習慣了在漢州過著隱性瞞名的生活。然而,安靜的生活也需要朋友,在潛意識里,方志誠成為了自己的朋友,他盡心盡力地幫自己解決好幾個困難。
  然而,因為自己的緣故,方志誠逐漸冷落自己,仿佛曾經擁有的緣分,不再光顧彼此。趙凝竟然覺得有些不舍。
  晚上方志誠按照約好的地點來到了包廂,讓他覺得意外的是,里面只有趙凝一人。
  趙凝見方志誠表情有些不對勁,連忙解釋道:“我原本準備多請幾人,但他們都有空。”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坐在位置上,道:“今晚只談工作,不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