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30 張曉亮遇到危機

周末方志誠去了一趟瓊金,陪著謝雨馨和樂樂玩了兩天。謝雨馨成功從瓊金市電視臺調入到了省衛視,現在衛視已經搭建了個欄目組,準備以謝雨馨為核心,打造一個談話類節目。這個節目以時政、經濟、明星為核心,是省衛視第一個深度訪談類節目。
  謝雨馨能從市電視臺調入到省臺,方志誠在其中作了很多工作,他沒有從宋文迪那處借力,而是利用自己在瓊金的人脈關系網,一個找一個,最終找到了省新聞出版廣電局的某個副局長,然后敲定了此事。
  當然,這其中的復雜情況,謝雨馨并不知曉,她只知道省局突然了一個商調函給市局,然后市局將之給了市臺,自己由此便往上更進一步,走到了更高的平臺。
  談話類節目風險很大,難度也高,因為涉及時政,所以很容易擦邊,引起非議。國內現在一般衛視都主打娛樂,避政治而不提,就是為了規避其中的風險。
  方志誠曾經勸說過謝雨馨,是否考慮換一個方式,不過謝雨馨有自己的想法,方志誠也不好過多干涉。
  從海底世界回到家中,方志誠累成了狗,謝雨馨先進衛生間洗澡,樂樂坐在方志誠的腿上看電視。樂樂這個孩子比同齡人要早熟一些,別的小孩都喜歡看動畫片,她卻喜歡看一些更成熟的東西。樂樂拿著遙控器熟練地一陣輕按,最終目光落在一個娛樂新聞節目上,然后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方志誠很少看娛樂新聞,平常在辦公室看報紙,商燕會有意將娛樂版塊給挑出來。電視機里播放的都是一些當紅明星的八卦,未過多久便看到了杜兮的身影。
  “干媽!”樂樂指著電視,微笑著說道、
  方志誠這才恍然大悟,意識到樂樂看娛樂新聞節目,其實是想找杜兮的消息。
  杜兮正處于演員的黃金年齡,三十歲上下的明星會受到各個年齡層的喜愛,所以她的新聞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各大娛樂新聞的板塊。
  熒幕上,杜兮穿著華麗晚禮服,朝著鏡頭面帶微笑,她這是在出席一個珠寶商的布會,隨后娛樂記者圍住她進行簡單的采訪,主要圍繞三個問題,第一年內還有什么大動作,比如新專輯、新電影;第二感情生活有沒有最新的展;第三作為藝人公司的管理者,下一步藝人公司的展情況是怎樣的。
  杜兮面帶微笑熟練而老辣地解答了一切,方志誠覺得杜兮在回答第二個問題時,很有意思。杜兮沒有否定自己對感情生活的向往,聲稱一直在等待一個好男人來拯救她。
  方志誠低聲自言自語地說道,“藝人果然都是騙子,說謊眼皮都不跳一下,說得這么自然。”
  杜兮很排斥男人,怎么可能對男人有好感呢?還等待,真是太可笑了。
  不過,從杜兮應對媒體的態度可以看得出,現在的杜兮有了較大的改變。以前的杜兮極有個性,很討厭媒體,但現在她并不是很排斥站在鏡頭面前,這種轉變,讓媒體對她的好感加分不少。
  人的性格很難改變,但環境變化,會讓人成熟。杜兮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代表著公司的形象。作為個人,她可以不屑與媒體交流,因為她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自信。但現在若是她得罪了媒體,那些媒體如果轉而攻擊公司,那足以讓杜兮很頭疼。
  熒幕上的影像一轉,進入下一個環節“影視探班”,記者深入影視基地,追蹤大家比較關注的電視劇拍攝的情況,不久,閃過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吸引了方志誠的注意力。
  電視劇接受采訪的一位女藝人,正是玉茗演藝學校屆學員楊曉蕎。出道一年左右,她已經成為國內當紅的年輕女藝人。最近熱播的好幾個電視劇里,她都有參加。
  楊曉蕎比較適合拍古裝戲,她的臉型精致而古典,穿著白色的綢衣,有種仙女下凡的出塵之氣。
  楊曉蕎應對記者的回答,表現得輕松活潑,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形象。方志誠不禁暗嘆了一聲,不出意外,最多兩三年,楊曉蕎的名氣恐怕就要飛攀升,晉升國內當紅女明星的序列。
  謝雨馨洗完澡出來,見方志誠在看娛樂新聞,笑道:“你什么時候變換口味了?”
  方志誠瞄了一眼謝雨馨,她此刻剛洗完澡,皮膚泛著水色,宛如出水芙蓉,“難道我就不能關心一下娛樂圈的動態嗎?”
  謝雨馨點了點頭,道:“我覺得你更會關注時政新聞。”
  樂樂這時候說道:“媽媽,方叔叔這是在陪我看電視呢。”
  謝雨馨笑道:“原來如此。”言畢,她拋了個媚眼,意思是被我猜中了吧。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謝雨馨對自己很了解,同時他自己也開始反省。雖然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普通人,但其實生活方式卻與普通人完全不一樣。除了在女人方面,方志誠有點難以自控之外,他是一個對生活很嚴格自律的人。
  在工作上面,他付出很多精力,以整個漢州官場而言,每天加班時間能過自己的,幾乎沒有;他每天花一部分時間,用于鍛煉身體;在飲食方面,他也不喜歡大魚大肉,更喜歡清淡的事物;同時,他還有輕度的潔癖……
  在別人眼中,方志誠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怪人。他的這種怪,讓他明顯與其他人不一樣,隨便在哪個位置身上似乎都有種光輝。
  方志誠還是秘書的時候,宋文迪就評價過他,是一個很有向上能量的年輕人。
  “積極!向上!”這是與方志誠相處之后,給每個人的感覺。
  方志誠身上有一種陽光的味道,即使遇到挫折,他不會輕易地言敗,而會想盡一切辦法努力解決困難,這是一種讓人很振奮的韌性。
  謝雨馨將樂樂拉進衛生間洗澡,方志誠接到了張曉亮打來的電話。張曉亮這個時間點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什么急事了。方志誠走到陽臺聽張曉亮匯報,區教育局出現問題了,從省財政廳突然下通知,將組建一個審計小組,對霞光教育經費的使用情況進行審計,時間定在下周一,現在已經是周日,所有人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方志誠第一反應便是趙崚玩的花樣,趙崚主管全市財政工作,與省財政廳聯系緊密,他有能力從省里迎來審計小組。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之前讓你要注意教育賬目清楚,你有沒有梳理?”
  張曉亮道:“我們之前已經開始整理了,不過你也知道,最多只整理了近三年的,在往前,因為時間太久,不少憑證都沒有,所以想要整理很困難。”
  方志誠問道:“那近三年的賬目有問題嗎?”
  張曉亮嘆了一聲,道:“問題不小。如果審計小組去抽查學校的話,恐怕問題就大了。”
  教育經費對于教育局而言,只是個中轉站,最終會落到學校去。而學校有沒有將這些錢落到實處這就不可控制了。學校如果使用不到位,教育局要承擔重要監管不力的責任。
  張曉亮感覺到不妙,輕聲道:“方書記,他們這次是針對我而來。”
  方志誠點了點頭,張曉亮是自己的左膀右臂,這并不是秘密。相對而言,成浩和張曉亮都是方志誠的得力干將,因為成浩走的是正道,而張曉亮走的是偏途,所以張曉亮更容易成為靶子。
  方志誠能從張曉亮口中聽出明顯不安的情緒,安撫道:“放心吧,我估計審計小組也只是走個過場而已,若是真要查的話,漢州其他幾個縣區也經不起查,因為霞光算是做得不錯,因為我們早就開始補這一塊了。”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道:“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我已經給教育局那幾人打電話,讓他們通知到位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通知每個學校的校長,就可以了。到時候見招拆招吧。”
  事情已經生,現在做其他事情已經無用。現在要做的是,不要因敵人出其不意地一招,慌亂了陣腳。
  方志誠見過大風大浪,這點小問題還難以讓他手忙腳亂。
  方志誠隨后給市委書記章天靈打了個電話,將此事給他說了一番。章天靈的態度很是不滿,冷笑道:“若真是趙崚引來的禍水,那他也太沒有大局觀了。”
  官場有個規矩,大家對內斗都是習以為常,但若是你升級范圍,讓矛盾在上一級層面暴露出來,這是很遭忌諱的。尤其是章天靈,他作為市委一把手,很反感這種行為。
  方志誠輕聲嘆道:“漢州教育系統經費使用情況,的確有問題。以此為契機,整頓一下,也并非什么壞事。”
  章天靈見方志誠這么想,淡淡一笑,道:“你的心態倒是好,還為別人說話了。”
  方志誠道:“事情要兩面看,教育系統的問題,我早就了解,不過因為這是一塊很難咬的骨頭,所以我一直沒有辦法,省里此番調查,只要利用得好,或許會成為一陣東風。”